好书吧 > 穿越小说 > 弃妇归来 > 第108章
    次日, 傅芷璇是提着一篮子晶莹的葡萄回去的。

    小岚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她看了一眼东边天际才堪堪冒出来的一丝红云,好奇地说:“夫人, 这么早就有卖葡萄的?”

    傅芷璇一怔, 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小岚当她是默认了,走过去, 拿起一串葡萄,惊喜地说:“这葡萄还真新鲜,刚摘下来的吧,这上面还有露珠呢。”

    可不是刚摘下来的,而且还是陆栖行亲自摘下来的。她浅浅一笑说:“待会儿给我爹送一半过去。”

    傅天意夫妇已经去服徒刑,家里便只剩两个老人和几个孩子。好在,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疗养,傅松源的身体已经好多了,能自己坐起来了。

    “好, 夫人你不回去吗?老太爷昨天还在念叨着你呢。”没有傅天意夫妇, 小岚倒是对傅家不那么排斥,傅芷璇最近一段时日,忙得不可开交,小岚便偶尔去傅家一趟,替她看看傅松源的病情如何了。

    傅芷璇摇头:“今日我有事要忙, 不能回去,你给我爹捎话,过两天我就回去。”

    她今天得去衙门接闻方。闻方可是因为她才受得伤, 她不去接他怎么说得过去。

    苗家那边也得了消息,一大早苗铮就亲自过来了,见到傅芷璇安然无恙,他松了口气,苦笑了一下,愧疚地看着傅芷璇:“抱歉,都是我连累了你。”

    “谈不上连累不连累,徐荣平本就不会放过我。”傅芷璇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就凭她知道了徐荣平私底下与梁人之间的交易,他对付自己也不过是早晚的事。

    苗铮瞥了傅芷璇一眼,皱眉道:“不若把玉印交给我吧。”

    他们已经定下契书,这玉印在苗铮的手里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玉印留在傅芷璇手里反倒是害了她,不如拿回来,徐荣平有百般手段,尽管朝他使来便是。

    傅芷璇不同意,若非陆栖行一直暗中派人盯着她,她这回也要阴沟里翻船,苗家虽人多势众,家里奴仆成群,但没有哪一个及得上闻方。这玉印到了苗铮手里更不安全,他不安全,玉印也不安全。

    沉眉思索了一会儿,傅芷璇道:“其实这东西无论是放你身上,还是放我身上日子长了都不合适,终究是个祸害,我有一个主意。”

    苗铮看向她,点头道:“你说。”

    傅芷璇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气说:“把玉印上交给户部,送四成干股给户部。”

    这是想了许久的办法。苗家手握南北水运这条通道,日进斗金,总会引来各方觊觎,做纯粹的商户是行不通的,他们也得在朝中找一保驾护航的势力。苗夫人在世时,依靠的是徐荣平,而现在他们与徐荣平闹翻,自是不能找徐荣平,势必要找一个比他更强的势力。

    可徐荣平背后有户部右侍郎的岳丈大人做靠山,同时他南下做的事还有萧家影子,寻常的官员定不是他们的对手,而那些根深叶茂的世家大族恐怕也不会为了这区区黄白之物与萧家作对,平白惹来一身腥。

    思来想去,最好的选择非朝廷莫属。有了朝廷撑腰,别说徐荣平,就是他老丈人以后也拿他们没辙,而且若能攀附上朝廷这棵大树,管他各方势力如何争斗,除非大燕城破国亡,否则苗家都能一直屹立不倒。

    这算是个极为有利的法子,只是苗家要让利甚大,每年所赚取的银子恐有一大半都要进户部的仓库。

    苗铮对生意上的事一窍不通,几成干股他也没什么实际的概念,转而征询地望向身后的米管家。

    米管家朝他眨了眨眼,双手交握,看着傅芷璇,心疼地说:“傅夫人,这是不是太多了点,四成银子算下来,差不多能有十万两银子。”

    “十万两?”苗铮也被这庞大的数字吓了一大跳。

    米管家点头,无奈地笑道:“苗夫人看过账册,应当清楚,每年下来,我们苗家的盈余也就比这个数字多一些而已。虽说赚得多,但苗家这么大的摊子,花销也大,还有各个铺子里的掌柜都有干股,细细算下来也不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傅芷璇承认米管家所说是事实:“没错,如果分给朝廷四成干股,苗家每年的盈余应只有五万两左右,若是要添加船只或是开新的铺子,将会更少。不过若能换来长久的平安,我想也是值的,你们好好思量吧。”

    苗家抱着运河这个金娃娃,不可能独善其身。不过这只是她一个人的看法。这到底的苗家的基业,一旦拿出去就再不可能拿回来,苗铮要好好思考思考也实属正常。

    苗铮沉默了许久,还是没拿定主意,只说:“你容我想想,过几日我再给你答复。”

    傅芷璇笑笑,抬头看了一眼东边天际变得有些刺眼的阳光,转开了话题:“兹事体大,公子是应好好想想,思虑周全。时候不早了,我该去接闻方了。”

    苗铮跟着起身:“他是因我苗家而受伤,我与你一道去。”

    傅芷璇没有反对,两人相携走出客栈,快上马车时,苗铮回头看了傅芷璇一眼:“不知夫人昨夜去了何处?”

    自己一夜未归这事瞒不了人,傅芷璇浅浅一笑,拿出早准备好说辞道:“昨夜闻方发现不对劲儿,在半路上放下了我,让我去他一朋友家暂住了一夜,等今早天亮,风声过去了,我再回来的。”

    这个朋友陆栖行也准备好了,别说苗铮,就是徐荣平去了也查不出什么来。

    苗铮听了不疑有他,赞道:“闻方真是机灵,我得好好奖赏他。”

    傅芷璇微笑着点点头,没有多言。

    两人各自坐了一辆马车,一前一后往府衙而去。

    昨夜偷袭闻方的不过是一群亡命之徒,都有案底在身,罪上加罪,一个死字是跑不了的。

    府尹又询问了一番,他们为何会针对傅芷璇与闻方,不过这群小喽啰并不清楚,只说似乎是大哥狼牙接了什么人委托,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所以才会伏击傅芷璇与闻方。

    不过与对方接头的只有狼牙一人,现在狼牙不知所踪,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先让人在城里张贴狼牙的画像,全城通缉。

    傅芷璇与苗铮去得有点晚,他们到的时候案子已经宣判,闻方被放了出来。

    瞧见傅芷璇,他咧嘴一笑,步下台阶,抬起受伤的左臂朝她拱手行礼:“夫人,昨日事出紧急,没来得及向你说明,让你受惊了!”

    傅芷璇连忙伸手扶起他,目光落到他包着白布的胳膊上,歉疚地说:“不必多礼,你是代我受过,当我是谢谢你才是。”

    闻方连忙摆手:“使不得,使不得,夫人折煞小人了。”

    米管家瞥了一眼不住往她们这边看的百姓,假咳了一声,提醒道:“公子,傅夫人,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有话先回去再说。闻方的胳膊也需要请大夫好好看看,别留下了隐患。”

    傅芷璇点头,微笑着说:“还是米管家想得周道。”

    几人相携离去。

    他们走后没多久,人群中走出一个紫青色祥云袍,头戴玉冠,双手负于背后的男人,他眯起眼探究地盯着那两辆渐行渐远的马车。

    见周遭看热闹的百姓渐渐散去,只余他们主仆站在那儿,甚是显眼,方庆犹豫了一下,低声说:“烈日炎炎,大人不如去对面的云香楼歇歇脚。”要看什么也可坐在二楼慢慢看。

    徐荣平扭头瞥了他一眼,忽地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你说,傅氏是何来历?”

    方庆一怔,小心翼翼地说:“应就是普通人吧。”傅芷璇的出身来历,他们又不是没有查过,除了那一桩和离之事,她的人生跟千千万万的妇人一样,实在是平淡得很,毫无出彩的地方。

    徐荣平瞥了他一眼,冷笑道:“愚蠢,你看闻方对她恭敬的态度,像是一般人?他可是连他正儿八经的东家,苗铮都没怎么搭理,却独独对傅氏恭敬有加,你说这是为何?”

    名义上,闻方还在苗家做工,领的还是苗家发给他的月银。

    方庆答不上话来,嘿嘿一笑,摸着脑袋,讨饶地说:“小人愚钝,还请大人提点!”

    提点?他若知道就不会在这儿问他了。

    徐荣平不悦地斜了方庆一眼:“给我查,查仔细了,昨夜傅氏是在何处下的马车,又去了哪儿,我就不信了,一个大活人还能凭空消失。”只要知道昨夜是谁救走了傅氏,就知道她身后之人是谁了。

    方庆忙收起笑,一脸的肃穆:“是,小人这就去办。”

    徐荣平大力一甩袖子:“先回去。”

    两人本是悄然来府衙门口看看这情况的,自是没有带多余的人。好在,徐府离府衙并不是很远,只需穿过三条街就到了。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穿过马路,踏入巷子,往徐府而去。

    烈日当空照,地面上的尘土似乎都被烤焦了,热浪扑面而来,才走几步,徐荣平主仆二人已满身是汗。临近午时,街上除了几个还在顶着日晒叫卖的小贩,路上几乎没有人。

    徐荣平的背影在灼热的阳光下拖得老长,忽然,他的影子从窜入了另一道身影,压在了他的头上。

    徐荣平一惊,猛然抬头,一下子就看到脸上带着青紫,手腕还受了伤,浑身散发着汗臭味和血腥味的狼牙。

    “你怎么在这里?府衙正在派人捉拿你,还不快藏起来。”徐荣平只惊讶了一瞬就掩饰起眼底的厌恶和恶意,状似关切地说。

    “你以为我不想,我是在这儿特意等你……啊!”狼牙这一说话就牵动了嘴上的伤口,他捂住嘴,呼了口气,一撇嘴,含糊不清地说,“徐大人,若非为了你,我那群兄弟也不会这么折损了,你说是不是?”

    徐荣平收起惊讶的神色,四平八稳地打量着他:“你想怎么样?”

    狼牙咧嘴一笑:“徐大人真是个爽快人,你把后面的银子付给我就行了,咱们银货两清,再无瓜葛。”

    “你事没办成,还想问我要银子?”徐荣平气笑了。素来只有他算计别人的,还头一回遇到敢要挟他,讨要好处的家伙。

    狼牙赖皮一笑:“事没办成,但小人可是结结实实损失了十几个弟兄啊,他们家里的老娘老子,婆娘娃儿都还等着吃饭呢。还有小人我,现在可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抓了小人不打紧,只是听说府衙牢房的刑具很是残酷暴虐,万一小人一个没撑住,说了不该说的话怎么办?大人,你说是也不是?”

    找死,竟敢威胁他。徐荣平黑漆漆的瞳仁中闪过一抹残暴,遂即又恢复了常色,面带不爽地说:“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银子,你随我来。”

    狼牙之所以能从那么多人中逃脱出来,也是个奸猾的,哪肯自动到徐荣平的地盘上,搓着手,嘿嘿一笑:“小人一身血污,怎敢去大人府上污了大人的眼。明天子时,大人派人把银子放到衙门口外的石狮子下就行了,小人拿了银子就会想办法出城,远走高飞,再不给大人添麻烦。”

    见他不肯上钩,还选了衙门这么个特别的地方拿银子,徐荣平眸光暗沉,沉闷片刻,竟笑出了声:“也好,你等着,明日子时会有人把银子给你送过去。”

    闻言,狼牙一喜,拱手道:“那小人就多谢大人了,明日子时,不见不散。”

    说罢,提起大刀,飞快地消失在了徐荣平的视线中。

    方庆瞥了一眼徐荣平看不出端倪的脸色,轻声问道:“大人,真的要给狼牙银子?这小子可是个泼皮,毫无信用可言,他的承诺恐怕不足为信。”

    事情搞砸了,还好意思来要余下的银子,甚至还把死人都搬了出来,这种没脸没皮的贪婪之徒的信用为零。一旦他手里的银子花光,很可能又会找借口来要银子。

    这一点,徐荣平如何不清楚。他嘴角泛起冰凉的弧度:“无妨,就是拿了银子,也得有那个命花才行。”

    看着他阴鸷狠戾的眼神,方庆无端端地打了个寒颤,明明是大夏天的,他却莫名地觉得背脊发寒。他也是真傻,竟忘了自己的主子是什么样的人,这银子可不是狼牙的富贵银山,反倒是他的催命符。

    想到这一点,方庆头一低,再不敢看徐荣平。

    徐荣平一脸阴沉地赶回了家,刚到门口,就听门房禀告道:“大人,庞老爷来了。”

    “岳父大人来了,可等了许久?”徐荣平一惊,忙问道。

    门房回禀道:“来了约莫快一个时辰了。”

    竟等了他那么久?徐荣平眼下的鱼尾纹不自觉地皱起,又问了一句:“庞老爷现在在何处?”

    迎上来的管家连忙道:“在书房,夫人在那边伺候着呢,让小人来前院等老爷。”

    “知道了,我这就去!”徐荣平不顾身上的衣服都汗湿了,加快步伐往书房走去。

    刚踏进书房的院子,他就瞧见妻子庞氏端着一只托盘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庞氏三十多岁,面相平平,肤色较暗,身体略微发福,光说长相,她与身材修长、仪表堂堂、风度翩翩的徐荣平还真是不大相配。

    瞧见丈夫匆匆而来,庞氏连忙走过去,把他拉到旁边的银杏树下,圆圆的脸上满是焦急:“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了惹父亲生气的事,我看他脸色不大好,有点像是来兴师问罪的。”

    徐荣平拉住庞氏手,轻轻安慰了她一句:“没有,我怎会惹岳父生气,许是公事抑或是其他吧,不用担心,我去见岳父。”

    “嗯,父亲今天心情不大好,你可千万别惹他生气。”庞氏又不放心地叮嘱道。

    徐荣平捏了捏她的还带着肉窝的手,转身步上了台阶。

    徐荣平的岳父,庞司身为朝廷三品大员,呆的又是炙手可热的户部,长期身居高位,使得他的身上带着一股子不怒自威的气势。

    哪怕今天他只穿了一身普通的深色长衫,但往那儿一站就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徐荣平对这位提携自己颇多的岳父总是又敬又怕,见到他,忙躬身行礼:“不知岳父大人前来,小婿未能远迎,还请岳父大人见谅。”

    庞氏生恐丈夫吃了父亲的排头,去而复返,托盘上还放置着一壶热茶:“爹,这是你最喜欢的碧螺春,今年刚采的新茶,夫君前几日才得来的,还没来得及给你送去,你先尝尝。”

    庞司一眼就看穿了女儿的心思,不悦地拧起眉:“行了,他一个大男人,为父能拿他怎样?你下去吧,为父今日来是有要事与荣平谈,你吩咐下去,莫让人打扰了我们。”

    其实除了庞氏,谁敢闯书房,这话分明是说给她听的。

    见父亲不悦,庞氏再不敢多言,丢给徐荣平一个小心的眼神,这才福身笑盈盈地退了下去,顺手替翁婿俩拉上了门。

    等她一走,庞司走到桌前,拿起茶杯,轻啜了一口茶水,脸上的冷凝有所缓和,他点了一下对面的椅子:“坐吧。”

    徐荣平点头,坐了过去,忐忑不安地看着庞司:“岳父大人可是有事要吩咐小婿?”

    庞司瞟了他一眼,反正这屋子里也没旁人,索性略去了客套,直奔主题:“怎么?苗家那边还没摆平?”

    听他催促,徐荣平立即认错:“小婿无能,中途遇到了些麻烦,耽误了时间,还请岳父再宽限几日,小婿很快就能把此事给处理好。”

    庞司盯着他,语气不耐:“最好如此,国舅爷那边已经派人在催了,苗家的运河一定要拿到手里,那可是南下的通道之一,不能落入他人手中……”

    徐荣平领会了他的意思,再次保证:“小婿明白,不过,岳父大人,小婿有一事要禀,那傅氏背后似乎有人。”

    他把昨夜的事说了一遍。

    庞司听了,眉头深深地蹙起:“傅氏?可是你先前所提的那个和离,与你们一道南下,姜氏有意让她接替手中事务的妇人?”

    徐荣平点头:“没错,就是她。”

    庞司不悦地看着他:“怎么,你们事前没查过她的底细?”

    “当然查过,她父亲不过是一九品小吏,家中也无人做官,亲戚也没甚出众的,没甚问题。”徐荣平赶紧说道。

    “那就怪了。”庞司的手指在桌上轻击片刻,忽地脸色一变,“你是负伤而回,她一个妇道人家,人生地不熟,又无银钱,是如何从安顺这么远的地方回来的?”

    徐荣平骤然一惊,才想起自己一直忽略了这个,脸色煞白的说:“是小婿失察,小婿这就安排人前往安顺查她是如何回来的。”

    庞司斜了他一眼,不悦地说:“不用了,安顺离燕京城数千里之遥,等你的人去查清楚,黄花菜都凉。”

    顿了片刻,他忽然说道:“她没有破绽,但她身边的人呢?你去查查那个叫闻方的底细。”

    相比之下,庞司对能在十几人围攻之下,只是受了轻伤的闻方更感兴趣。

    徐荣平眼睛一亮,拍手赞道:“还是岳父想得周到,凭闻方的身手,他绝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小婿这就安排人去查,只是傅氏那里,是不是先观望几天?”

    庞司沉吟片刻,也觉此事有古怪:“罢了,查到他们的底细前,先按兵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