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修真小说 > 青蛮 > 第25章 痴女(七)
    白黎没回答, 只低头看她:“这个答案只有我未来的媳妇儿能知道, 阿蛮妹妹确定自己要听吗?”

    青蛮:“……当我没问, 再见吧您嘞!”

    白黎哈哈大笑,微凝的气氛瞬间消散。

    “吃饭去?”

    “……”正在翻白眼的小姑娘顿了顿,转头露出甜笑,“好呀, 我已经很饿啦!”

    这小丫头怎么能这么好玩?

    白黎忍了忍没忍住,大笑着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

    ***

    吃完饭已是下午,青蛮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回到茶馆, 研究起了白黎给她的那本古籍。

    古籍上确实记载着找人替身渡劫的相关信息, 还有通过灵魄之力找到妖物本体的法子,但它残破不堪, 很多地方都缺字少页,上头还有水渍什么的,小姑娘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 只好下楼去找白含。

    壮壮正趴在床上睡觉, 青蛮叫不醒它——谁能叫得醒一只装死的猫呢?

    白黎则是一回来就被红玉叫走了,两人好像有什么事儿要办, 到现在还不见人影。楼下大堂里只有白含一个人,正拿着本《论语》认真地在背。

    好好一只妖, 做点什么不行,干嘛非要考科举呢?

    ——青蛮每次看到白含都会纳闷,但两人不熟,她不好意思多问, 便按下了。

    “白含,你能不能帮我看看这个呀?”

    清秀的男子抬头,温和笑道:“当然,不过这是什么?怎么这么破?”

    “说是大宝贝呢。”想起白黎笑着说“寻宝去”的样子,青蛮随口答道,末了把那古籍递过去,指了指上面某句字迹被水晕开的话,“你能看清这说的是什么不?”

    白含仔细看了看,歉意摇头:“看不清,这糊的太厉害了。”

    “那这里呢?这里能看明白么?”

    “这两个字好像是灵魄,后面……”

    “怎么样?”

    “大概意思应该是说,用这个东西,可以通过灵魄之力找到妖物的本体?”

    “对对,关键就是这是个什么东西,你能看得出来么?”

    “我看看……”

    两人仔细地琢磨了起来,然而一直到日落西山,暮色四起,也没琢磨出最关键的信息。青蛮郁闷坏了,蔫头耷脑地往柜台上一趴,幽幽叹道:“白哥哥和红姨怎么还不回来啊……”

    没能帮得上忙,白含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又见小姑娘着急,便道:“佘老太太今日嫁女,舅舅和红……他们去参加婚宴了,你要实在着急,我带你去找他们吧,看时辰那边也差不多该结束了,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在路上问他们。”

    青蛮眼睛微亮:“可我们都走了,这些客人怎么办?”

    白含从袖子里摸出一根纯白的羽毛:“它会带你去的。”

    青蛮看着那根从他掌心飞起,在她眼前不停旋转的羽毛,好奇地眨了眨眼睛:“这是你的毛?你的本体是鸟?”

    白含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是鸟……咳,那什么,你快去吧。”

    急于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得到第三十九颗妖丹,青蛮虽然心里好奇,却也没有再多问,抄起那本破破烂烂的古籍就跟着那根羽毛出了门。

    ***

    青蛮跟着那根羽毛出了城。

    天色已黑,城门已关,她是御刀飞出去的。然而飞了大半天也不见人烟什么的,青蛮忍不住了:“小羽毛,你是不是走错路了?这里荒无人烟的,哪来的什么佘府啊!”

    羽毛颇有灵性地扭了扭身子,似乎在回答:就在前面,快到了。

    “你确定?”青蛮朝远处望了望,只看见一片漆黑,不过都已经走到这了,总不能就这么打道回府,她揉了揉脸蛋,嘟囔,“行吧,再信你一回。”

    羽毛很高兴地转了个圈,继续往前飞。

    乌云遮月,不见星子,四周一片漆黑,青蛮从乾坤袋里摸出一盏莲花小灯点燃,这才看清了附近的景象。

    “谁家宅子会建在这荒野林子里啊?难道……”

    话还没完,忽然听见一阵隐约的笑声。小姑娘凝神一听,循声望去,看见了一处茂盛的草丛。

    草丛后有火光闪动,凑近了往里一看,便能看见一个拳头般大小的洞穴。洞穴旁的石壁上雕着一条约莫拇指粗细的青蛇,仰着头,吐着信子,神色颇为倨傲。而那蛇头旁还刻着两个苍劲的大字,正是“佘府”。

    原来白含口中的佘老夫人,竟是一条蛇妖。

    青蛮恍悟,见里头丝竹悦耳,笑语晏晏,宴会显然还没结束,便转了身,准备找个地方坐下来等,却不想刚走出两步,便听得身后响起一个含笑的声音:“阿蛮妹妹?”

    青蛮转头,没看到人。

    为了参宴把身子缩成了巴掌大小的青年轻咳一声:“这儿呢。”

    青蛮只觉眼前一闪,白黎就凌空出现了。她眼睛一亮,跑上前谄媚笑道:“白哥哥,我等你好久啦!你宴会结束了吗?可以回家了吗?”

    昏黄的灯火倒映在她眼底,像是明亮的星辰,闪闪烁烁,璀璨晶莹。

    白黎看着她,心头不知为何隐隐有些发胀。

    也许是蛇果酒喝多了?

    他抬手揉揉微疼的脑袋,笑答:“还没结束,我觉得有点热,出来吹吹风,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们呀!”青蛮掏出那本古籍,扯扯他的衣袖,“还有这个,缺字少页的,很多东西都看不明白呢。白哥哥,这是你的书,你又那么聪明,能不能帮我看看先……”

    倒是把这个给忘了,难怪她会找到这儿来,怕是折腾了一下午吧?白黎乐了,想了想,道:“你在这等我一会儿。”

    ***

    宴会已经接近尾声,白黎跟佘老夫人和红玉打了声招呼,这便带着青蛮先行离开了。

    “你这样先走不会失礼吗?”青蛮没想到白黎会这么做,难得不好意思地说,“我等会一会儿没事的。”

    “那怎么行?你一个人在洞外等着多不安全。”白黎一本正经,“虽说阿蛮妹妹长得不怎样,身材也不好,但万一有那眼瘸的就喜欢你这种豆芽菜怎么办?”

    瞬间什么不好意思什么感动都没了的青蛮:“……”

    你才豆芽菜!你才眼瘸!死毒舌!王八蛋!

    小姑娘气鼓鼓的样子看起来有趣极了,青年指尖发痒,忍不住抬手戳了戳她的脸蛋:“怎么不说话了?”

    青蛮一巴掌拍开他的手,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怕自己一张嘴就会扑上去咬死你。”

    白黎顿了顿,大笑出声。

    青蛮继续翻白眼,笑死你得了!

    “好了好了不闹你,来,把灯往上提点,我看看这书……”

    两人边走边闹,手里的莲花灯散发出暖光,照亮了漆黑的夜。

    然后走着走着突然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什么的,青蛮顿时一惊:“怎么回事?!”

    “妖气,”白黎也是微微挑眉,收起了那本古籍,“去看看。”

    宵禁时间快到了,这会儿街上已经没什么行人,两人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却没有看到人,只有一条空荡荡的小巷立在他们面前,寂静而阴森。

    “这是怎么回事?”青蛮吃惊,“我明明闻到了一股很浓的妖气!”

    白黎没说话,只微微眯眼,往巷子里走了两步。

    两人都没有看见,就在他们的不远处,一个锦衣少年正被一只巨大的爪子踩在脚下,痛苦地挣扎着。他身下有猩红的血色在弥漫,右腿没在其中,似是没了知觉。

    眼看青蛮和白黎越走越近,他惨白的脸上迸发出期盼之色,口中发出了呜呜的求救声。然而他们像是根本没看见他,就那么目不斜视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少年如置冰窖,整个人都无法自控地颤抖起来,豆大的汗滴和着眼泪从他脸上滚落,惊恐而绝望。

    “我不想死……我……我不想死……”他终于崩溃大哭起来,对着身后那身材庞然,看不出样貌的妖物哀求道,“你饶了我!求求你饶了我吧!你……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妖物没有说话,黑暗中,只有一双幽红发亮的双眼暴戾地瞪着他,里头是无尽的杀意。

    它身上透着一股黑气,那股黑气把它和少年笼罩在了其中,像是一个巨大的黑球。

    青蛮看不见这个黑球,白黎也看不见,两人从巷头一路走到巷尾,眼看就要离开……

    妖物口中发出兴奋的低吼,只要这两个让它觉得危险的人一走,它就能把脚下这个恶心的人类撕成碎片了!

    它兴奋得直颤抖,等了片刻,终于忍不住张开血盆大口咬向少年,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一物破空而来,狠狠击中了它的后背。妖物被那东西烫得尖叫起来,用法力凝练出的黑球也一下破裂,露出了里头的场景。

    “嚯!这什么妖?怎么这么大!”青蛮被那小山似的黑影吓了一跳,“还有白哥哥,你怎么知道它在那啊?”

    白黎风骚挑眉:“我聪明呗。”

    “……”青蛮翻白眼,拔出大砍刀朝那妖物冲了过去。

    妖物见势不妙,抓起那少年就要跑,白黎啧了一声,和青蛮一起围了上去。

    两人都是打架很野蛮的主儿,那妖物双手难敌四拳,渐渐落了下风。然而它不知为何,竟是怎么挨打都不肯放下那惨叫连连的少年。

    青蛮纳闷,忍不住出声:“这莫不是个傻子吧?”

    她的声音让妖物顿了一下,随即也不知想通了还是怎么的,竟是猝不及防地丢下那少年,化成一道黑光跑了。

    青蛮想追,被少年一把扯住了裙子。

    “救命!救命!它要吃我!它要吃了我——”

    小姑娘额角跳了跳,想打人。

    “你说它怎么突然跑了呢?”白黎忽然道,“莫非是阿蛮妹妹声音太粗犷,吓到它了?”

    青蛮:“……麻烦去死,谢谢。”

    “真无情。”白黎藏起眼中的若有所思,拿过她手里的莲花灯往少年脸上一照,挑眉,“还是个熟人啊。”

    青蛮低头一看,惊了,这不是赵家那个二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