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无肉不欢 > 第34部分
    变身一夜七次狼=>第二天早上……

    结论:不找女人不行。

    石头也给春/药弄傻了,脑子里装的是:中春/药=>忍耐=>忍耐=>忍耐=>忍耐=>不忍了,找女人=>女人太她妈的混账了=>忍无可忍……

    结论:揍死某个找女人的家伙。

    最后,两人竟然都没想到可以DIY解决!

    待我匆忙赶走了三个老“姑娘”,石头湿漉漉地自己从井里跳回来后,忽然开了窍,气呼呼地一头冲入房间,狠狠关上门,任凭我在外头怎么挠门都不肯放我进去。

    “外面很多人,你不要这样,先让我进去,咱们有话好好说,要打要罚随意……”眼看有几个好事者在围观,我唯恐两人被揭穿身份,紧张得要命。

    石头回我一声:“滚!”

    “哈~”又是那个蓝衣江湖人,笑着从隔壁房间走了出来,冲我摇头道,“姑娘的所作所为实在太不应该了。”

    他长得不算非常帅,但剑眉星目,自有一股英气,看起来很正派。

    我急忙解释道:“我是他夫人。”

    蓝衣人显然不信,却没有揭穿,好心劝道:“你呆会再进去吧。”

    “呆会?啊……”我恍惚了片刻,听见房间内有轻微喘息声,忽然大悟,窘得恨不得也去跳井。

    站在门口听他办事,很不像话,蹲在楼梯上等他完事,也很不像话,冲进去看他做事,更不像话。

    我手足无措。

    蓝衣人抱臂在旁边看着我,笑吟吟地相邀:“姑娘……不,夫人,不如去大堂坐坐,呆会再回来。”

    我对任何陌生人都不信任,下意识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没想到蓝衣人遭拒后很爽快地自行离开了,我便放下心来,鬼鬼祟祟地继续蹲在门外又等了一会,见秘药效力惊人,一时半会不能完事,干脆跑去原本安排给青楼姑娘的那个房间继续等。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石头拿着块小木板,风风火火地冲进来。

    我还没来得及扑上去道歉,就被抓住,然后按在床上,他抄起小木板,冲着屁股就狠狠揍了一下。

    “啊!我前几天才被熊踩过屁股,没消肿啊!”我挣扎着叫得比杀猪还惨。

    石头第二下似乎轻了些。

    我心中有愧,知他气得厉害,不敢求饶,只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石头的手举在半空中半响,最终丢下木板,气冲冲地又跑回房,狠狠甩上门。

    我赶紧追上,继续敲着门,不停道歉,还骂自己是猪,赔尽好话。

    石头死活就是不开门,不理我,不说话。

    蓝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了,端着壶酒,站在门外看看我,笑道:“姑娘,你先让他消消气吧。”

    我摸摸肚子,再次强调:“我是他夫人!”

    蓝衣人摇头:“若你真是他夫人,便不会做出这般蠢事了。”

    我正想反驳,门忽然又开了,石头狠狠一把将我拖了进去,往床上一推,自己走了。我乖乖地收拾好床铺,坐在上面,忐忑不安地等他回来。这一等就是华灯初上,他竟然在下面喝了点小酒,和那个莫名其妙的蓝衣人一块儿回来的。

    石头告别蓝衣人,掩上门,我有些担心地上去扶着他,关切询问:“那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来路,你还好吧?”

    石头静静地看了我一会,气势汹汹地问:“我很好,你是第二次推我去其他女人的怀里。你这自以为是的家伙,你她妈的把我当什么人?!”

    “第二次?”我困惑了好一会,终于想起往事,手忙脚乱地解释,“小尤的荷包那次?对不起,我当时……”

    他没有等我解释完,便弯下腰,笨拙而粗鲁地封上了唇。

    酒气带着狂乱呼吸猛然袭来,当柔软碰撞时,我下意识地往后一缩,很快又知道自己做错了,慌乱道歉:“对不起,咱们重来。”

    他停下了动作,愣愣地看着我。昏暗油灯下,眼里流泻出的失望,看得人心里发疼。

    我大概是全世界最糟糕的情人了吧?

    我觉得应该做一些事情证明自己的决心。于是扯下了腰带,伪装用的几卷白布打着旋,优雅垂下,落在脚面,衣襟打开,裸/露出的大片肌肤在深秋的微寒中瑟瑟发抖。我主动拉下他,坐在大腿上,艰难地笑了一下,然后壮着全身胆子,重新吻上他的唇,笨笨地撬开齿间,努力缠绵。

    石头抓住我伸向他腰间的手,放在唇间吻了吻指尖,低头笑道:“你的手很冷。”

    我抽回手,紧张地回答:“天气太冷。”

    “不要勉强自己了,”石头轻轻推开了我,冷静地说,“你在害怕。”

    “没事!”我解开头发,用双臂重新缠上去他的脖子,极豪迈地宣布,“来吧!只要你想要,我什么都奉陪到底!”

    石头再次推开了我:“你在发抖。”

    “……”

    那一瞬间,我无比痛恨自己的身子,为明明眼前是喜欢的男人,明明心里有了觉悟,可为什么要在关键时刻抖个不停?这种害怕和恐惧,和拒绝有什么两样?

    他会讨厌我的。

    我死命摇头否认:“胡说,是天气太冷而已。”

    石头缓缓将手挪到我胸前,试探着温柔抚过锁骨。

    这种带着□味道的触摸,让我抖得更厉害了。似乎有一种强烈的恐惧感,在自发抵制着所有想侵犯我身子的男人。南宫冥的拥抱,龙昭堂的爱抚,拓跋绝命的亲吻,所有会造成林洛儿身体敏感反应的事情,每一样都让我恐惧。

    这是为什么?

    石头沙哑难听的声音在暗夜里越发清晰:“为什么,你连我都害怕?”

    “不……”我害怕的不是石头,而是自己心中的感情。

    过去的七年多里,每一天我都在反复告诉自己,这个世界是恶心的,禽兽是恶心的,林洛儿的身体是恶心的,我厌恶自己,厌恶得无法自拔,以为只有深深地躲在安全的地方,才不会受伤。

    我发誓要像最淡定的种田文女主一样,盲婚哑嫁,不去谈什么感情,只要对方是个好人,不会伤害自己,纳妾什么都无所谓,夫妻双方不过是责任所在,大家尽忠尽职,相敬如宾,彼此平平安安过日子就行。

    逃避成了习惯,恐惧成了习惯,年年月月,累积下来,每一样都深入骨髓。

    最终,我像一只疯狂的章鱼,找到个空罐子钻进去,在里面过着安逸的生活,以为这样就不会受伤。结果藏太久了,想要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子变得太大,已经没办法出来了。

    认为不爱就不会受伤的白痴。

    想爱的时候,已不懂如何去爱了。

    “或许,我是有一点点害怕,我也不知道如何表达感情……”我死命地搓着石头的衣角,鼻子酸酸的,有点想哭的感觉,觉得每坦白一个字都要耗尽全身的气力,我还是丢下所有尊严,艰难地说,“不要讨厌我,我会很努力地去喜欢你的……”

    石头僵了一下。

    “喜欢”怎能用“努力”做前缀词?我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

    空气变得很凝重,时间静止,仿佛不会流动。黄铜帐钩松脱,半旧的帐帘垂下了一半,遮住毫无旖旎风情的两人。

    “我是知道的,”石头终于缓缓开口,每一个字都在刺我内疚的心,“我从小就知道你是个戒心很强的人,只将我当朋友……或许是亲人,反正没有特别的稀罕,你和我在一起,格外照顾,不过是因为我们同病相怜,都没有可以依靠的人。”

    我觉得自己接到了死刑判决书。

    “可是没关系,我很早以前就不在乎了……”石头吻上了我的额头,他的声音放得很低很低,仿佛在耳边盘绕,“你终究还是只信任我,在乎我。这世上多得是婚后才相厌的男女,也多得是婚后才互相喜欢的夫妻。你可以天天对着我,慢慢地喜欢……”

    我喜欢这个幸福的吻,里面有着暖暖的关怀,带来勇气。

    石头往下碰了碰我的唇。

    我虽没逃避,却还是有点不自觉的拘谨。

    石头松开了我,笑着说:“好歹你也是我爹选中的媳妇儿。就算笨一点,丑一点,差劲一点,也是没办法的。既然你都孤男寡女没清誉了,我会负责娶你过门的。”

    我感动得当场举爪发誓:“我一定会知冷知热,持家有道,做饭绣花打扫喂猪养娃样样都做!”

    石头问:“还有呢?”

    我想了想,继续发誓:“尽量三从四德,以夫为纲……”

    石头再次问:“尽量?算了,还有呢?”

    我结结巴巴道:“要……要听话。”

    石头不高兴地敲着我的脑袋问:“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给打懵了。

    石头怒道:“是不能水性杨花!见异思迁!红杏出墙!”

    我赶紧否认:“这种事情我连想都没敢想。”

    “谅你也不敢,”石头冷冷“哼”了一声,命令道,“你发誓,以后只准努力喜欢我一个人!”

    “我发誓,这辈子除了你谁也不要。”

    他说什么我就应什么,都快变成应声虫了。后来我觉得有点不对味,顿悟道:“你呢?”

    石头大爷正翘着二郎腿,享受翻身农奴的待遇,指使我做这个做那个,闻言犹豫了许久,才缓缓回答:“这个嘛,我……”

    他忽然停住话语,直直盯着窗外,手迅速按住柴刀。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吓得差点尖叫起来。

    有一个黑糊糊的人影,正隔着破烂的窗户,透过缝隙,看向里面。

    梦境

    石头动了杀机,他拔出刀,蹑手蹑脚地往门口走去,欲将那鬼鬼祟祟之人擒下。

    屋外却传来呵斥声和砖瓦落地声,人影转瞬而逝。推开门时,却是隔壁那个蓝衣人披着件白色单衣,散着头发,提剑站在走廊上,迟疑地对我们说:“似乎有宵小窥探,我一时犹豫,便被他迅速逃跑。”

    石头将蓝衣人细细打量了番,换上无所谓的笑容,大大咧咧地说:“是啊,想不到老虎坑的毛贼还真多,幸好有大侠出手搭救,否则非得吃个大亏,这年头官府只收钱,不理事,被偷了东西也没处说理去。”

    “在下也帮上什么忙,那家伙身手不弱,恐怕不是普通毛贼,丢了财物倒是小事,最怕谋财害命的家伙,出门在外,还望小兄弟小心行事。”蓝衣人客气了几句,举止落落大方,很有风度,然后回了自己房中。

    石头站在门口犹豫片刻,高声唤来店小二,塞了两块赏银后吩咐:“我肚子饿,我夫人畏寒怕冷,脚凉便睡不着,你找厨房给做碗肉粥,再送个火盆来。”

    店小二掂掂手中银子分量,眉开眼笑地应了。约莫半个时辰后送来一大锅肉末熬的粥,和一个黄铜火盆加几斤粗炭。石头将粥先递给我,我没吃宵夜的习惯,只吃了小半碗,他将碗中剩下的稀里哗啦全部送进自己肚子里,然后抹抹嘴,从布包里取出那堆武功秘籍,从中拣出看过的那一本,重新快速翻了次,然后撕开,一页页丢入火盆中。

    火星遇上纸,迅速卷起来,瞬间将其吞噬,将我骇了一跳,急忙扑救,喝问:“你在干什么?”

    石头警惕地窥了眼窗外,打开我不安分的爪子,继续撕书:“若是被人知我们得了司徒雷鸣的宝藏,整个江湖都会不安生,与其被人惦记,不如彻底毁了,抹去证据。”

    他说得很有道理,我虽然心痛,但也不再强辩,眼睁睁看着他在书堆里挑挑拣拣,选出特别重要的几本,对着昏暗烛火默默背诵,背一页撕一页,世人垂涎的绝世武功秘籍就此化作片片黑灰,永诀人世。

    我红袖添粥,陪他读了半宿书,终于撑不住,顺手抽几本武功秘籍垫高枕头,昏昏入睡。梦里,大禽兽和龙禽兽齐齐出现,旁边还有一个放着烙铁的火盆,他们一个拿着鞭子,一个拿着超大号玉势,同心协力把我剥光了用粗麻绳绑在柱子上,大字型吊起,意欲蹂躏。

    我像蚯蚓一般扭动着身子,疯狂挣扎呼救,可是嗓子就像哑了似的,怎么也使不上气力。

    大禽兽客气地说:“龙兄你先请。”

    龙禽兽更客气地说:“还是南宫兄弟你先来吧。”

    志同道合,感情深厚的两只禽兽,很有绅士风度地互相谦让了许久,迟迟做不出谁先上的决定。忽然,小禽兽不知从何处跳出来,嘴角挂着灿烂的笑容,很真诚地建议:“你们可以一起上。”

    两禽兽大悟,拱手相邀:“阿冥,你也可以一起来,咱们玩4P。”

    “石头救命!我不要4P!”我哭得眼泪鼻涕都出来了。

    小禽兽温柔地说,“石头不会来救你了,他如今考了举人,娶了个乡下妹子,长得面如满月,唇若朱砂,丰乳肥臀,和天仙一般,又在乡下置办了几百亩良田,现在儿子都抱俩了。”

    我听得恍恍惚惚,一会见到石头在我面前指着鼻子骂:“你这个麻烦货,拖油瓶!害嫌害得我不够吗?以后卖给禽兽,不要来扯我加官进爵的后脚。”一会又见到石头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挣扎着爬过来道,“丑八怪,我不会丢下你的。”

    拓跋绝命从暗处转出,狰狞地笑着从火盆里拿出烙铁,在空中转了几条火龙,冷冷道:“你们抢走了我的宝藏,快快交回来!否则我就把你的小情人全身肌肤一块块烫下来。”

    石头急忙叫道:“武功秘籍都给烧了!没了!”

    龙禽兽也狰狞起来:“你从我这里偷的藏宝图,快快交出来。”

    我哭着摇头:“我没偷!我是撒谎的!”

    龙禽兽残忍地抓着我下巴,对石头威胁道:“如果不交出来,我便让黑儿陪她颠龙倒凤,行鱼水之欢。”

    黑豹咆嚎着点点头,脖子上金铃发出阵阵清脆响声,表示乐意为主人效劳,狠狠收拾狐狸精。

    石头依旧摇着头,没心没肺地叹气道:“没办法了,我有漂亮的乡下妹子就够了,这个丑八怪送你们吧。”

    龙禽兽便给黑豹喂了颗红色小药丸,黑豹立刻发情,以万雌莫敌的气势,竖起尾巴往我身上扑了过来。有个硬硬的东西迅速抵到了我的脑袋,蹭了又蹭,我吓到疯狂,亮出小獠牙,不顾一切地张口就咬。

    被咬的黑豹同学“哇”地一声,竟说起人话:“你这笨蛋,快松口!”

    我睁开眼,却见自己牢牢咬住了石头的手指,我在半梦半醒间恍惚片刻,含着热泪,嘴上力道又加了两分--这家伙居然要乡下美人不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