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无肉不欢 > 第40部分
    你天生是凤凰,石头天生是麻雀,我却是披了凤凰皮麻雀,抬头仰望梧桐树太累,还是和同类在一起快活。”

    林洛儿通琴韵,精音律,唱歌跳舞样样皆能,和南宫冥树上吹笛,树下舞袖自是神仙伴侣,柯小绿是个死宅,音乐细胞全无,绘画全靠背书,小说不看名着,美剧和肥皂剧最爱,被群里众人耽美小说加黄段子训练得荤素不忌,就算听了十八摸还能猥琐地笑几声。

    妈妈说:选男人要选门当户对,豪门媳妇看着光鲜,里面一点也不好当。

    这是至理名言。

    虽然原着先入为主是最重要原因,虽然也有刹那心动,可就算没有原着,长期和南宫冥这种高格调优秀男主角在一起,翘起尾巴装凤凰实在太难为我这草根了……

    南宫冥林洛儿死了,剩下是柯小绿。

    “相爱容易,相处难……”南宫冥愣愣在在原地,反复将这话咀嚼了许多次,却怎么也咽不下去。

    “君是梧桐,自有凤凰相配,我话已至此,狗急了要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若你想阻拦便直接将我脑袋砍下来吧,我刚刚说所有话都是算数!你杀了石头,我便视你为仇人,只要还有一口气,都会报复到底。”我冷冷地看着他,“若不想杀我,就让开!”

    南宫冥迟疑好一会,终于垂下手中长剑,侧身退开。

    死者长已矣,生者且偷生,我悔恨地再看一眼倒在地上拓跋绝命,衡量一下事情急缓,赶紧将他尸体推去路边树丛藏起,留待过两天回来安葬,然后将我小麻雀从地上硬扛起,摇摇晃晃地往镇上走去。

    石头伤势太重,全靠好体魄撑着,再不进行处理,我就只有守寡一条路可走了。

    南宫冥再次抢上前,将我拦下,苦笑着说:“你这样子怎么走?遇上龙昭堂派来暗探怎么办?而且送城里去治,就算好了,你这辈子也只能守病床前服侍他了。”

    “有劳费心,就算拖,我也会把他拖过去。”我顾不上太多自身安危。

    南宫冥还是拦住了我,他恢复原本波澜无惊神色,嘴角微微轻勾,从手下里挑出个看起来挺伶俐小伙子,吩咐道:“你骑乌云骓,将拓跋绝命尸首送去塞外穆玛依山,交与黑颠夫妻安葬,仔细告诉他们徒弟是死在谁手上,是怎么死。”

    小伙子会意,抬起拓跋绝命,翻身上马,领命而去。

    南宫冥回身对我道:“他是大漠鹰,死后也应回归故土。而且他师父黑颠最疼这个关门徒弟,他师娘红蝎子生性护短,两人绝不会善罢甘休。龙昭堂这番受伤甚重,我会托人去京城,请御史上书参他身为海事重臣,擅自调动军队跨省,有谋反之心。他就算不被降罪,也会给搅得焦头烂额,不敢再做大动作。”

    皇帝调查,杀手复仇,够龙昭堂喝一壶了,我为南宫冥腹黑佩服得五体投地,却不知他要怎么对待自己,有些忐忑。

    南宫冥松紧数次,终于下定决心,张开握紧拳头,向我伸出手:“普天之下,只有白家神医能治石头伤了。白家如今当家人是白梓,我和他相交多年,知他个性古怪,只凭喜好看病,不知是否会治石头,所以我驾车送你们一程吧。”

    我听白梓二字又不自觉紧张起来,再看着南宫冥诚恳神情,习惯性狐疑再次冒出。不由迟疑起来。

    “我说了,你是我妹子,我从来不想你死,只想你过得好好。只是我事事算计太过,顾前顾后,总比石头慢了一步,如今拓跋已死,石头重伤,我纵使不甘心,有心要争,也争不过了,”南宫冥黯然低低头,让人快马去附近镇上找车,继续道,“你们可以趁这段时间治疗身体,待好了后,一起去大漠边关生活,那边山高皇帝远,官员贪污成风,治理不严,而且龙昭堂是王爷,不奉旨是不能随便去边关。”

    石头还在昏迷,体温热得惊人。

    南宫挺直腰杆,很认真地说:“我说过,等你长大后,我送你嫁妆让你备嫁,为你撑腰,不受欺负。连拓跋绝命这个蛮族家伙都能实现每一句诺言,我是堂堂南宫家家主,自然也能做到。”

    我愣住了。

    信任他,一步天堂,一步地狱,全交由他一念之间。

    不信任他,我们在地狱里没有生机。

    结果不会更糟糕,我与其像以前那样猜三猜四,不如赌一把,将所有希望压在南宫冥身上。如果赢了,我不但没有失去石头,还得到朋友。

    我看着他瘦削成熟了好几分脸,终于尝试将信任交出。

    马鞭扬起,车轮卷起尘土,摇摇晃晃驶向远方。

    石头在身边沉沉入睡,我一边给他做简单包扎一边忍不住问南宫冥:“神医是个什么样人?”

    南宫冥想了很久后才说:“他长得……人人见了都惊叹,不好形容,你见了就知道了,可能因长相问题,他性格比较孤僻,不太喜欢说话,还有很多麻烦习惯,不过是个好人,我和他从小认识,关系不错。”

    我脑海里迅速闪过原着里和神医相关剧情,他容貌似乎是很妖孽类型,武功不高,擅长用毒用针,倒没用什么特别暴虐手段,只是给林洛儿喂了很多秘药,逼着她主动求欢,然后不停用恶毒言语侮辱,逼她承认自己是无耻,喜欢勾引人荡、妇,是欲求不满□……

    我打了两个寒颤,忍不住问:“那个……神医……好女色吗?”

    南宫冥甩一下马鞭,坚决否认:“我认识了他那么多年,他除了医书毒谱,种花养草外什么都不爱,没事就研究各种药物和针术,是极正经人。”

    我想起无辜拓跋绝命,怀疑又是一个误会,不敢再乱猜疑偏见,低头干活。

    银剪刀费力地剪开了石头衣襟,撕开和血肉混合布屑,里面伤口重重叠叠,许多地方皮开见骨,每一处都触目惊心,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洛儿,快跑……”他发烧说着胡话,身子每动一下都会引起肌肉抽搐。

    我对着他满身伤痕越看越伤心,暗暗发誓,只要能救他性命,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闯去。

    神医禽兽

    一路快马加鞭,南宫冥动用特权和金钱,不停换马换人,日夜赶路,沿途又请当地名医开方煎药,缓解伤情,我在旁边不停用冷水降温,石头伤势虽没好转,却也没有恶化,总算撑了两天一夜,熬到了神医住的度厄山庄。

    山庄藏在半山腰处,沿途是一片片梯田,红红绿绿地种着各色我识得或不识得草药,临门近处,是无数半凋谢鲜花,牡丹、杜鹃、芍药、月季……更有无数蔷薇藤爬在白墙上,可以想象夏季到来时,这里会是繁花似锦,美不胜收。

    马车缓缓停在正门前,南宫冥殷勤将我扶下车,却连正眼都不想看石头,随手弹弹指,派了个三大五粗侍卫过来帮我背起石头,然后召来手下安排其他事宜。

    他慢悠悠,我心急得在旁边直转圈,他便让我带着侍卫先去敲门

    我敲了半响,门悠悠开了,走出个绝色美人,她身材比我高大半个头,极瘦削,腿长腰细,整整齐齐穿着件白袍,如瀑青丝简单用丝带绑在脑后,脸上皮肤白皙,五官精致,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格外美丽,眼角处微微上挑,睫毛又黑又长,眨眼时,可让人联想起蝴蝶扇翅,就是神情冷漠了些,像块万年不化寒冰,所幸唇边有颗小小红色美人痣,为寒冰添了三分妩媚,夺去身旁未凋牡丹七分风采,再加上举手投足那份优雅气质,整体比祸殃民林洛儿也不输多少。

    射人先射马,我震撼完毕,赶紧拍马屁:“美女姐姐,我找神医白先生……”

    话音未落,美人姐姐脸色更差,转身摔门,重重黄铜狮子门环扑面而来,差点撞断了我的鼻子。

    我吓得后退三步,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脑子里飞快地冒出各大狗血电视剧片段,思绪往她是神医的青梅竹马,恶毒OR痴情女配方面飘忽了一会,旁边背石头的侍从轻轻“咳”了好几声,满脸黑线地说:“洛儿姑娘,他……就是神医白梓。”

    南宫冥说初见神医的人都会被震撼,我确确实实被这张传说中的妖孽脸震撼了。

    痴情女配惨变男主角,我捡回跌地的下巴,知道自己乌龙闹大了,唯恐给对方不救石头,扑到门板上拼命敲,拼命道歉,从骂自己是猪,再到连猪都不如,对方就是不开门。

    南宫冥快步走过来,问明事情经过,苦着脸道:“那家伙脾气怪异,有三不医,小病轻伤不医,仗势欺人不医,心情不好不医,你是撞到他枪口上了。”

    我嘴巴张得可以放下个鸡蛋。

    南宫冥卷起袖子,亲自敲门,高声求情:“阿梓,是我带人来看病。”

    里面一声暴喝:“滚!”

    那声音低沉,确确实实是男音,我继续张嘴装鸡蛋。

    “那臭脾气……你在外头等我,”南宫冥叫了半天,无奈地摸摸鼻子,双足点上墙头,熟门熟路地翻了进去,里面传来细微吵架声,约莫过了半柱香时间,门终于开了。南宫冥一手押着臭着脸白梓,一手拿着药箱,将我迎了进去。熟门熟路地带至病房,点点手指,让侍从将石头放下,然后把挣扎中白梓按在病榻前凳子上,将银针和药箱塞入他手中,勒令,“乖,去看病。”

    “住手!”白梓忽然维持不住面瘫脸,惊叫起来,南宫冥手一松,他立刻跳起来,脸色极其难看,先从怀里掏出对轻柔蚕丝手套戴上,然后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对极薄蛇皮手套戴上,然后站病榻旁等。过了一小会,有个圆脸丫环捧着银盘冲进来,盘中是一叠洁白无瑕方巾。

    白梓恢复冰山表情,用戴手套手,沾起张方巾,使劲地在没有灰尘凳子上擦了又擦,然后仔细看过方巾无半点污迹后,才坐下。两指按在石头脉搏上,皱着眉头看了半响,示意我解开绷带看他伤处,惊讶道:“都伤成这样了,居然还没死?”

    哪有希望病人早死医生,我气得半死,还是摸摸石头脑袋,陪笑道:“死不得,请白神医请费费心。”

    白梓冷道:“有什么死不得?人迟早都是要死,早晚罢了。”

    我听了这话,只道没救了,喉头阵阵发酸,眼睛发红,低声道:“求神医想想办法,救救我男人吧,人早死晚死是无所谓,可活着人心里受罪……”

    “谁身边没死人?若这是受罪,天下又有谁少受了罪?”或许是每天往生送死,对生命没太大激情,所以白梓的声音也没什么感情,他就像一个专业精细仪器,将石头彻底检查后,脱下蛇皮手套,打开自己专用的玉石盒子,取出笔纸,开了个方子,也不给家属过目,就示意药童安方抓药。

    我和南宫冥很期待地问:“能救吗?”

    白梓冷冷地看了眼期待目不同的两人,再次带上蛇皮手套,取出银针刺了几个穴位后道:“他体质很有趣,全身骨骼肌肉分布得很完美,恢复力不错。但是脚腕处经脉断了,多处骨折,各种外伤无数,暂且留下,拿来试一试新药和外伤治疗方式,你们两人都滚出去,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

    究竟是能治还是不能治?他想把石头做小白鼠吗?

    我张口欲问,南宫冥急忙一把抓住,连拉带扯地拖了出去,转过屋檐,才细细吩咐:“白家世代都是医痴,白梓治病尤其认真,遇上觉得有趣病人会不计较金钱,更不会马虎了事,连他都治不好人就天下无人可治了。但他有三个规矩,就是不能看,不能问,不能管。入他手上便是生死由命,否则发起脾气来会连人带床丢出去。”

    古代没医学院,原来白家神医技术就是在无数小白鼠试验中磨炼出来,我听得眼皮直抽搐:“你怎么知道?”

    南宫冥指着自己,极度郁闷地说:“我七岁那年被他丢过,幸好那时是他爹当家,把我捡回来。”

    我:“……”

    片刻,白梓从屋内走出,瞧了窃窃私语我们一眼,召来管事吩咐,几个侍女药童鱼贯而入,过了一会,又鱼贯而出,手上捧着大堆大堆染血布条,我看得头晕目眩,差点以为石头在里面被分尸了。后来趁外头管事和南宫冥说话,悄悄转回屋子,在门缝哪里看了一眼,却见石头手脚都给切开了,白梓拿着根细细绣花针,在一点点给他重缝经脉。

    在奉承南宫冥的管事发现我看,担心得不行,急忙低声道:“别紧张,咱们主子还开膛破肚治好过人。”

    古埃及曾发现高水准穿颅手术,中名医华佗也对外科手术极有研究,却后继无力,而石头多处伤情严重,如果只靠普通医药针灸,康复后也会留下严重残疾,如今见白梓敢于下刀接经驳骨,动作娴熟,缝合时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显然是多有研究。

    所以穿越前习惯看西医,也接受过小手术我不但不紧张,反而放心了。

    漫长等待,我开始胡思乱想,对白梓进行各种狗血猜测,觉得他眼神清明,痴心医术,实在没任何禽兽嫌疑。我不愿再恶意猜测去冤枉好人,所以尽可能往好方面想。

    莫非白梓是因本身有洁癖,厌恶和N个男人OOXX过,喊着不要不要又欲拒还迎的林洛儿,却发现她金手指体质异常,药物学研究癖发作,想拿她做秘药实验,测试人体某方面最大限度?

    我趁侍女出来时,再次很给力地偷偷往门缝里窥了一眼,努力缝合中的美人神医生生打了个冷颤。

    医德

    闲庭花落,我和南宫冥站在屋檐下等待神医出来,寂寂无语,感时光如蚁,慢悠悠地在心窝上爬,心痒难耐,却不敢妄动。

    忽然,零落藤花深处,有个十三四岁女孩,抱着小猫,冒冒失失地跑过来找神医,她打扮和其他侍女不同,头上乌油油地挽着双髻,鬓边带朵珍珠串小花,穿着件绣蝴蝶兰花翠绿色秋裳,圆圆眼睛小小嘴唇,看起来一团孩子气。

    因主人喜静,白家侍女们大多都神情冷漠,寡言少语,可是见到这少女,似乎有些焦急和担心,纷纷上前询问:“小喜怎么了?可是头疼又犯了?可要去通知主子?”

    女孩摇摇头,便拉扯着侍女衣角,一派天真地捧着小猫说:“小花儿受伤了,所以我来找白哥哥。”

    侍女大大松了口气,哄道:“别急,待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