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科幻小说 > 药罐子 > 第21章 暴走豆浆
    豆浆觉得脑袋快要裂开了,他不停的用爪子拍打头部,眼前模糊成鲜红的一片,记忆中有个人拔去了他的牙齿,有人剪去了他的独角,有人按住了他的四肢压进水中,有人在放肆的嘲笑着,那些人是谁?

    似乎只有杀戮才能得到答案,暴虐的细胞在一瞬间被激发,豆浆的身体涨大了几圈,以前肉乎乎的四肢迅速伸长变的强健有力且充满爆发性,尖锐的獠牙伸出,他用爪子牢固的抓着地面,将目标放在了一只看见起来十分健壮的变种雄狮身上。

    巧妙压低身体将自己藏在树和草丛之中,这是大型猛兽的捕食姿势,而豆浆居然在看了一眼后就掌握了精髓,对猎物的捕杀似乎是出生就带有的天赋。

    攻击不过发生在眨眼之间,当雄狮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已经被狠狠的咬住了喉咙,豆浆凶狠的撕咬着,不是为了捕食而是在施展暴虐。

    这一举动使得周围的动物四散开始逃跑,动物之间的感知告诉他们,眼前的这个怪物他们不是对手。

    放下已经奄奄一息的雄狮,豆浆孤独的在狩猎区晃悠着,鲜血刺激了豆浆的感官让他逐渐回忆起一些从前的事情。当他走到水塘边的时候,他看见了自己的模样,被安然打理的很干净的毛发已经变的脏兮兮了,青黑色的纹路占领了身体的大部分位置,让豆浆看起来有些诡异和骇人。尖锐的獠牙充满了攻击性。

    豆浆伸出爪子触碰了一下水面,湖水掀起波澜,里面的倒影也跟着开始摇晃。

    原来……他变成了这个样子。安然应该不会再喜欢他了吧。

    从嗓子里发出几声沮丧和愤怒的低吼,豆浆像困斗之兽一样茫然无措,他呆呆的趴在湖边,似乎是在期待有个人会来找他,又在怕那个人来了找到它却不再喜欢他。

    ------------

    狩猎场外围,安然奋力将一大块肉扔出去,布鲁克趁机一个左转弯甩掉了外面穷追不舍的猛兽。

    “安然老师,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布鲁克有些惊魂未定,刚才如果不是安然在关键时刻打开窗户将肉扔出窗外,他们车子就被围住了,一旦被围住就会有越来越多的猛兽聚集过来,他们再想要离开就困难了。

    夜晚的狩猎场危机四伏,周围的能见度极低,危机藏在每一个角落。

    “布鲁克!注意安全!”安然大喊到,但是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忽然从左边窜出的一只巨型鹿同公车撞在一起,车子“哐当”一声被迫停了下来。

    布鲁克都不敢去看自己到底撞上了什么,他只知道刚才因为安然抛下肉块一直在抢夺的那些野兽重新又围了上来。

    距离太近了,投喂方式引开他们太过于危险,安然当即果断的锁死车子的窗户。

    “布鲁克!飞起来!”

    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方式了,虽然有可能招来天空中的对手,但也比困死在这里好。

    布鲁克不愧是老司机,即使在慌乱的情况下依旧可以迅速的执行安然布置的任务,车子飞行装置在一瞬间启动,校车平缓的升起来。不少猛兽依旧挂在车上,在几次车身颠簸之后被甩了下去。

    “安然,飞行状态下能源消耗的非常快,我们必须要尽快找到豆浆了!”布鲁克说道,现在他们飞的并不高,只有少部分的天空猛禽注意到了他们,暂时还不会有所动作,但是暂时并不代表永久,一旦他们发现这个大家伙并没有什么威胁力的时候,就会开始一轮又一轮的攻击,加上能源的不足,布鲁克很难说校车能撑到什么时候。

    距离定位显示的地方很近了。

    “布鲁克再坚持一会,看见前面的森林了吗?豆浆应该就在里面!”

    --------------------

    森林湖泊旁。

    豆浆听见了轰鸣声,那绝不是属于这片土地的声音,那是来自于人类文明的声音。

    安然来了!

    意识到这些的豆浆骤然站起来开始焦躁的原地打转,他不能让安然看见自己的模样,但是按照安然的性格既然来找他了,找不到他是不会轻易回去的,这里又那么危险。

    此时的豆浆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刚才就在这个“危险”的地方怡然自得的呆了好几个时辰。

    放心不下安然,豆浆悄悄的躲在草丛中,向着校车驶来的方向眺望着。

    安然对这些一无所知,此时他正看着自己距离豆浆所在的红点越来越近,应该没错了就在那片丛林里。

    “布鲁克,就在那片丛林前面降落吧,应该就在那附近。”安然招呼到,布鲁克配合的将校车降低高度,但是就是这忽然的变化导致了上方猛禽开始了攻击。

    这片土地的大多数巨型猛兽都是有自己的领地划分,校车的出现就相当于是破坏了他们原有的规则,而此时似乎是确定了这个大家伙没有想象中的有威胁性,于是盘旋于高空中的食猿雕俯冲下来,经过辐射而进化多次的身体早已比寻常的动物要大上数倍,翅膀张开时倒影在安然的瞳孔之中仿佛可以遮蔽天上的血红的圆月。

    巨雕极速下降,然后从侧身猛的撞击了一下校车,原本平稳的校车开始剧烈摇晃,随后径直下坠,可以想象一旦车子这样坠落,势必破损严重,而之后安然和布鲁克根本无法刚凭借自己在这片土地上自保。

    一定要稳住。

    安然迅速冲向驾驶位置,将起飞的操作杆一拉到底,必须要在坠下之前重新飞起来!

    多亏了安然反应迅速,从恐怖攻击中回过神来的布鲁克立刻将能源完全注入,同时打开两侧防护翼,这是在出现突发情况时可以打开的备用飞行装置,只能保证短时间的飞行,但是足够了。

    只要能让车子完好无损的降落就足够了。

    可是上天总是不愿意让人如愿,当车子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时候,安然密切关注的那只食猿雕又有了反应,他再次俯冲下来企图给校车致命一击。

    如果这一下中了,那么他和布鲁克注定要留在这里了。

    雕的身影在安然的瞳孔中逐渐放大,安然的手中积蓄起自己所有的真气,一旦布鲁克躲避不了就看自己能不能卸下来一些力道了。

    黑夜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鬼魅一样的身影,安然看见不远处的丛林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袭来,整个过程只有是一刹那,那身影敏捷的跃起,居然纵身跃上了距离地面数米高的车子。

    顶部发出了“哐当”一声巨响,随后这只巨型猛兽以校车顶部为跳跃点,再次跃起,张开獠牙狠狠的咬住了冲撞过来的食猿雕。

    猛兽稳稳的落在地上,修真带来的良好夜视力让安然清楚的看见那猛兽残暴的咬开雕的喉咙,撕碎他的翅膀,他的身上有和豆浆类似的青黑色花纹。

    周围的猛兽开始四散逃跑,而校车顺利的降落在了地面上,玻璃已经全部破碎,车顶上有一个巨大的凹痕,是刚才这只白色巨兽留下的痕迹。

    “豆浆?!”安然试探性的轻声呼唤到。

    “吼!!”豆浆从喉咙中发出低声的嘶吼,随即将雕的尸体拖着转身就走。

    他不想让安然看到自己这个样子,现在的自己也不是他的豆浆。

    “啪!”安然从车上扔下一大块肉着急的喊道,“你等等!”

    豆浆转过头去,伸出獠牙让自己露出凶狠的表情。

    “我的宠物丢了,他叫豆浆,我本来想找他的,但是车子不能飞了,你能护送我们回去吗?这些都是你的。”安然将车上的肉通通扔下去,然后指了指初等部入口的地方。

    布鲁克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安然,猛兽大多是没有什么理智和智商可言的,安然现在是在同一只猛兽谈条件吗?而且看样子这只兽还是这片区域的老大。

    豆浆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心理既松了口气,又有些别扭,安然没有认出他来,他还可以送安然一段路。

    这就答应了?布鲁克更摸不着头脑了,不过他们也确实要回去了,车子变成了现在这样需要赶紧修理,如果再拖下去可就没有刚才那么好运气了。

    一路上,有了这头巨兽的保驾护航,他们几乎没有碰见任何危险,周围就连猛兽的吼叫也少了许多,半小时后,车子慢吞吞的到达了入口处。

    豆浆最后看了眼安然,似乎是害怕自己后悔一般迅速离开了,布鲁克惊叹的看着这远去的巨兽问道。

    “安然老师,那是什么品种啊,原来这种兽类的智商也可以这么高。”

    安然看着光脑中渐行渐远的红点,喃喃说道,“那是变种沙猫。”

    “这么大的个头?”

    “嗯,这么大的个头。”

    “对了,安然老师的豆浆也是沙猫吧~还找吗?”

    “不找了,已经找到了。”

    安然抬起头,最后看了眼豆浆几乎快消失不见的身影。

    豆浆不愿意跟自己回来,安然感觉的出来,所以他不会强迫他,无论是因为何种原因,他希望自己在豆浆心里都是那个在找寻他的伙伴,无论遇见了什么,以后都有个地方欢迎他回家。

    豆浆,暂时的,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