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科幻小说 > 药罐子 > 第26章 不请自来的乔迁宴
    安然搬进了新家, 在那件事情过去之后大概五天, 房子也装修好了,家具也都安置妥当,不过新家已经不再是租的房子了,安老爷子为了奖励安然,将山里那栋别墅还有周边的地皮统统买过来送给了安然, 美其名曰, 我安家的崽子不能住别的房子,只能住自己家的。

    安然打算举办乔迁宴,名单里有安老爷子还有回家的f班各位崽子,写好邀请函之后, 安然将函件发送给了他们。

    这是自己的新家, 安然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布置的一切觉得万分满足,如果此时安镇河也在的话,他一定也会非常开心,想到这里安然重新打开光脑,联系上了一位神秘人物。

    那是一个带着面容被遮住的男人, 安然几天前在浏览光脑的时候看见了他的联系方式, 此人是一家侦探社的社长, 喜欢调查一下隐秘的事情, 在业界非常有名气,不以真面目示人,似乎不缺钱,所以也不在乎雇主是不是能及时把钱打到自己账户, 只要有兴趣就可以继续查下去。

    安然拜托他找安镇河,一个在自己出生前存在的男人,当问及最后一次出现时间是在哪里时,安然回答了一个古墓的名称瞬间勾起了社长的兴趣,他答应可以帮安然查这个案子,后来虽然对钱没有提上半个字,但是安然依旧按照其他同行的资费加上了一倍换成虚拟币直接传送到他的账户。

    安然不喜欢欠别人的,这是原则问题,但是他似乎欠了安镇河很多,还都还不完的那种。

    “消息是有的,我去了你说的那个古墓,已经全部都被开发完毕,本以为里面会有些关于古武的收获,但是后来发现除了当时考察队带出来的那些东西以外古墓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具被打开的棺材,但是里面的东西已经全部消失了。”

    这些资料都是机密的考古资料,安然不是没有查过,但都以失败完结,没想到面具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有这些收获。

    “我会继续查的,有消息了之后联系你。”随后面具男切断了通讯。

    安然关上光脑,此时正好的门铃响起,家用机器人咕噜咕噜的滚动轮子快速跑到门前将门打开,门外站着的是安齐铭。

    “安然啊~看看爷爷给你带来了什么!”安齐铭带着管家一进门就嚷嚷,一点也没有那种老干部沉稳安静的气质,也是,在孙子面前要什么气质,活泼一点更能带动气氛,这是安老爷子从管家找来的育儿课本里学的。

    如果不是安齐铭手里血淋淋的一只巨型动物,认真学习育婴书的安老爷子还真有点萌。

    作为一只老虎外加经过各种野外生存战斗的军人,安老爷子认为身上的每一道伤疤都是功勋和荣耀,而送人最好的礼物就是自己抓的战利品,即使送的人是孙子也不例外,但是他忘记了,他的孙子是只小猫崽子,而且还不太喜欢化形,小时候只会抱着小奶瓶嗷呜嗷呜叫的小猫崽,他不喜欢这个。

    看到安然惊讶的眼神和管家扶额无奈的动作,安齐铭着急慌忙的把肉套起来,藏在背后。

    “什么都没带,什么都没带。”安齐铭强调到。

    家用机器人挠挠自己的脑袋,然后他从安齐铭身后拉过“礼物”然后弯腰感谢到。

    “谢谢客人送的礼物,我会代替主人收好的。”机器人眨巴着眼睛,他是家里的管家,客人送的礼物应该是由他保管,可是这位客人怎么送完了却藏起来了呢,肯定是想要考验他的性能,他可是全世界最顶级的家用机器人呢~

    “我去森林抓的羊,我以为你会喜欢的。”安齐铭想做错了事情一样没有底气的说到。

    “那我们今晚就吃羊腿肉吧,我来做。”安然只有在看见血淋淋的那一瞬间有些惊讶,随后很快适应过来笑着说到。

    这回轮到安齐铭和管家惊讶了,毕竟以前的安然可是一点血都不能见,见了大概就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失心疯一样,上次大病一场居然好多了?

    “别愣着来,快进来吧。”安然招呼到。

    此时无论是安然还是安齐铭都没有注意到,一个黑色的小家伙蹦跶蹦跶的从敞开的门角落钻了进来,消失在房间里的某个拐角。

    随后f班的各位陆陆续续都来了,每人都带来了给安然准备的小礼物,可爱的小崽子们头顶鲜花庆祝安然在新家定居。

    “今天库克怎么没来?”安妮觉得有些好奇,以前这种场合,库克肯定早就到了,怎么今天大家都到了库克却影子都没有。

    “来了吧,在路上应该。”毛毛舔了舔自己爪子,嘻嘻,里面还残留了刚才吃的蜂蜜香甜的味道,他是丝毫不担心库克那家伙,那家伙自从进化之后能力可是突飞猛进,战斗力班级第一肯定没什么问题。

    门铃响了。

    “看吧,说曹操曹操到。”毛毛活学活用,这可是安然教给他们的,每日听故事时间大多是这些军事故事,里面的那些人物他们已经能说的头头是道了。

    安然打开门,本以为会是迟到的库克,可惜似乎并不是。

    他仰起头,面前的这个人要比他高出一个头的距离,手里捧着鲜花修长的手指轻轻抵着门似乎在预防安然将门关上,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安然耳边响起。

    “乔迁快乐,安然。”

    奥尔德兰奇,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乔迁。对于这个莫名给他熟悉感的男人,安然将着归结到危险的区域,对一个陌生人,他既不是你的亲人,也不是相熟悉的人,就是这样的人从第一面开始就心生好感未免也太不正常了些,安然告诉自己并需要保持警惕,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简单。

    “你就打算让来祝贺你乔迁的客人呆在外面?”奥尔德问道,他可是知道今天安然的爷爷也在,为了不吃一个闭门羹,早早的特意赶在爷爷后面才到的。

    “进来吧。”安然打开门。

    “你还没有收下鲜花呢,花里面有惊喜。”奥尔德眨了眨他那好看的眼睛,笑着将花塞到安然怀里。

    神神叨叨的……

    安然收下花,放到自己房间,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奥尔德将摆满的鞋柜硬是腾出来了一块位置。f班各位崽子的鞋子被放在地上,奥尔德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感到非常满意。

    “你……在做什么呢?”安然问道,或者说他感到非常惊讶,以前的教工宿舍鞋柜里面就是不放鞋子的,因为那是豆浆的专属位置,它喜欢窝在那里等安然回家,现在奥尔德把鞋子腾出来什么意思?

    “我只是觉得这个位置原本应该是有主人的吧,即使他不在知道自己的位置被占了也会很生气的。”奥尔德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那是有主人的位置,怎么能随便就被霸占。

    “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知道那里有主人!”安然死死的盯着奥尔德,想要从他的表情中知道些什么,豆浆的各种习惯只有自己知道,它行为乖张一般不和别人做接触,现在奥尔德如此有占有欲的说这里是有主人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猜的。”丢下着一句话,奥尔德快步走进去,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

    又过了一小时,当安然已经完成了他的全羊料理的时候,库克还没有到,外面下起了暴雨,安然看着外面觉得有些担心,库克是很少迟到的孩子,更别提这样联系不上的失踪这么久,肯定出问题了。

    “你们先吃,我去找找库克。”安然拿起椅子上的衣服就打算出去,却被奥尔德拦住了。

    “这种时候外面下着大雨,山路又难走,贸然出去很危险,这个时候着急是没用的,打联系库克家问问情况。”奥尔德说到

    “对,先打电话。”安然立刻找到了库克家的联系方式,安然打了好几桶,几分钟之后通讯才被接听。

    对面是一个男人压低声音的说话声。

    “请问您是?”

    “您好,我是库克的老师,您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安然焦急的问道。

    “我是这家的管家……诶…”通讯那头的管家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支支吾吾的一会说到,“您要不打这个号码碰碰运气吧,库克出去的时候没带通讯器光脑也忘在家里了,您试试看这个能不能打通。”管家给了安然另外一串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