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近战法师 > 第七百一十六章 两边都麻烦
    “逆……逆流而上……”云襄毕竟新人,十分不适合顾飞这种大起大落有违网游常理的思维模式。虽然千里一醉一人干败对酒当歌已经在云端城传遍,但云襄可不是那种无脑追捧明星的粉丝,他通过了解真实情况分析,明白对酒当歌虽然有些狼狈,但也是有很多因素在内的,这种胜局基本不可能再复制。

    所以在听到顾飞又要去挑战对酒当歌,而且还要拖上他们几人时,难免惊讶。这在云襄心目中属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有必要尝试吗?

    “逆流而上?怎么又成逆流而上了?”诡瞳多少知道顾飞有过刺杀无誓之剑的任务,也知道还没完成,怎么就成逆流而上了?

    “失败了。今天刚上线,就被复活点的人给秒了,是谁也不知道,任务就这么失败了。”顾飞郁闷。

    “哈哈哈,你也有今天。是哪路英雄啊,老娘打赏呀!”细腰舞十分高兴。

    顾飞黑了个脸,扭正话题:“然后我就重新去领,结果无誓之剑不能领了,只好领了逆流而上。”

    “我们这些人……去对付对酒当歌?”云襄想确认一下。

    “不是对酒当歌,目标是逆流而上。”顾飞说。

    “这不一样吗……”云襄说。

    “这任务太简单了!”细腰舞语出惊人,连顾飞都诧异了下。

    “他还不知道我已经也成守城方了吧?我去找他有人会怀疑吗?碰面直接干掉,完了就跑,谁能追上我?”细腰舞说。

    “天才,任务是我的,你去把他干掉有什么用?”顾飞说。

    “不能共享吗?”细腰舞问。

    “呃,你们倒是都可以领一下,然后我们组队去做,无论谁杀了,都算完成。”顾飞说。

    “这样的话,最后的行会积分算哪家的?”诡瞳问。

    “任务完成就好,管他算哪家的。”顾飞根本不在乎。

    领任务的地方很近,就在一旁的行会大楼,那原本的百大行会榜单处。云襄领任务时心肝还在乱颤,这能行吗?这能行吗?这能行吗?他反复地问着自己。

    “好了,接下来组队,去消灭逆流而上。”顾飞宣布。

    “我们的队伍,没有战士,没有骑士,没有牧师……”云襄提醒。

    顾飞回头打量了一下,他、云襄、诡瞳三个法师,席小天弓手,细腰舞神偷,颜小竹刺客,烈烈格斗家。“诶,佑哥表妹,你是什么职业啊?”顾飞问。

    “弓箭手。”羞羞脸小声说,她至今不敢正眼看顾飞。

    “真没战士、骑士和牧师。”顾飞点点头。

    云襄等着他说点什么下文的,结果就见顾飞手一挥,“出发。”

    怎么这就出发了?云襄很茫然,很费解。没有战士没有骑士没有牧师,难道他没有意识到没有这三大职业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这是一支没有防护没有回复的纯DPS暴力队,当实力完全压过对手一头时,这样的暴力队将非常具有收割机的快感,但问题是现在对手具有千人之众,而这边居然组建了一支纯DPS的暴力队,这算什么事啊?

    “怎么在战场上混进混出,想必大家都很清楚了,现在我们就分开各走各的,减少被其他人注意到的可能,出了城后咱们再会合,如果在战场上那么巧就看到了逆流而上,那可要赶快通知我啊!”说话间城门已到,顾飞嘱咐了一句后,所有人四散着各自混进了战场,大家的心里都是挺忐忑的。

    而剑鬼他们这边,和佑哥领了七人众,一帮熟人一路走来也聊了会这行会以后要怎么个玩法。到了城门,用了和顾飞他们一样的法子分散混出。

    东北营地就在前方,众人各做打点,剑鬼警惕注意周围。韩家公子已经猜到了他们的意图,更知道剑南悠等人已经入伙,其他人容易蒙混,遇到韩家公子的话,确实是大麻烦。

    “防范果然严密了许多……”佑哥此时已经开始观察东北营地。由于正北营地被废,屯扎那边的行会就纷纷搬了家,大家都喜欢在营地旁边,是因为这样遇到什么突发事件,有人阵亡也能最近复活迅速投入战斗,比如对酒当歌和顾飞的战斗如果是发生在营地旁,那千人就等于是死不完,结局可能就是另一个样了。

    而这些玩家同时也都意识到了东北营地很可能也会遭到攻击,这基本是不需要什么脑子就可以推测到的结论,所以也没什么人号召组织,大家就从自身利益出发,也都搬到东北营地了。这样一来,东北营地NPC卫兵只有四个,却囤积了余下六大营地中最多的玩家数量。剑鬼等九人不敢上前,远远走了一圈,全都直摇头。

    “这个我看太难办了。”剑南悠说。

    “人太多。”

    “就是想引,咱们这么点人,引几百个出来算给面子了,人家照样剩数万,没法打啊!”

    “这场面,咱有二十人和一个人也没区别。”

    “要有二十万人就好了。”

    议论不停,剑鬼很为难。行会刚刚成立,他希望打一场漂亮的、有难度的胜仗,既狠狠地赢一把积分,也让大家对行会充满信心。他又如何不知想废弃东北营地是多么的困难,但是,就是赢取到这样一场神话般的胜利才更有意义不是。

    “我觉得我们需要等。”剑鬼说,“这些人,也总不能一直就在营地边守着,总也要任务,也要去攻城,只是这坐着,能有积分?现在这样我看只是暂时的,攻城开始的话不至于这么多人,而且到时死后重生来来往往的,我们未必没有机会。”

    “潜行进去呢?行吗?”黑水问。

    “卫兵不在的情况下,潜行会无法使用;有卫兵的时候,潜行也没意义啊,卫兵终归是得想办法杀掉的。”剑鬼说。

    “真是头疼啊!我来先大致看看这一带都有些什么行会吧!”佑哥说着就去数旗帜了,各行会现在旗帜也又挑起来了,人多嘛,有个旗子自己人也好找到组织。而剑鬼等人,则都拧着眉毛苦思良策。

    顾飞等人混出战场也进行得很顺利,顾飞只要不穿黑袍,注意他的人就没多少,而他这脸倒还没成标签,绝大部分人不认识,自然也引不起任何怀疑。出来后再度集合,顾飞眺望了一下一望无际的原野,感慨道:“好了,接下来,就是要把逆流而上找出来了,我们去找吧!”

    “等会。”席小天实在忍无可忍地开口了。

    “干嘛?”

    “你这算是在指挥吗?”席小天问。

    顾飞稍一怔,自己就是随口说说,这算指挥吗?顾飞没这经验啊,他向来独来独往居多。这稍怔了下后,自己都不太确认地道:“算是吧?”

    “那要发现了逆流而上呢?我们这些人怎么布置?”席小天问。

    “还要布置?直接上呗!”顾飞说,说着转头对诡瞳道:“对了,那对戒指再借我用用吧?”

    所有人这会都暴汗呢,尤其云襄。顾飞自信满满的模样把他感染了,虽然心下很不安,他也绝对坚定地跟着顾飞走下去了。但现在,一句“还要布置?直接上”让云襄彻底败了。他知道,他就是去送死的。就他们这么区区一行人,没有安排,没有策略,直接上去正面对抗?不是去送死那是什么?

    连诡瞳都不肯把戒指给顾飞了:“你这不胡闹吗?不想点办法,就这么硬上啊?”

    “办法?办法不说过了吗?细混进去把逆流而上干掉。”顾飞说。

    众人又一怔:“那我们还上去干嘛?”

    “接应啊!你真当她是超人啊,能从千人包围里飞出来。”顾飞说。

    原来是有计划的么?众人心里想着,但是怎么就觉得一点可靠的感觉都没有,这家伙不是随口胡诌吧?所有人望着顾飞,眼神中充满了不信任。

    “这样好了,我和细去负责接近逆流而上,你们负责接应……说起来,有必要接应吗?死了正好回城。”席小天说。

    “不接应,那我不是没事干了?”顾飞说。

    “谁让你风头出那么大?想掩饰都掩饰不了。就因为你啊,这些天多少穿黑色法袍的法师都被误伤了。”席小天说。

    “……”

    “你有什么计划?”诡瞳问席小天。

    “计划就是那个喽,但总有些细节要考虑吧?比如找个什么样的合适理由接近逆流而上。”席小天说。

    “你准备怎么做?”

    “任务。现在城战僵持,各行会最期待的就是大型任务,我们可以扮作一家小行会,就说接到了一个很大的任务,但无力完成,所以想拜托对酒当歌这样的大行会合作帮忙。”席小天说。

    “合作帮忙?这个怎么操作啊?”诡瞳问。

    “不需要操作呀,我们只需要见到他。细,你有把握秒杀逆流而上吗?”席小天问。

    “有他的装备和防御资料吗?”细腰舞问。

    “我这有点装备资料。”席小天拿出资料和细腰舞在一边分析,诡瞳、云襄等人都是专业法师,上去出谋划策,颜小竹和烈烈则一起从攻击者的角度,帮细腰舞进行计算。顾飞看看左右,就剩个一碰到自己目光就会慌忙回避的羞羞脸,真是好寂寞。

    “咳,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顾飞主动往上凑。

    “接应。”回答他的就两个字。

    顾飞泪流满面。他不想接应,他想砍人,但他也知道这活他接不了,对酒当歌还能有人不认识他吗?要混进去光换装不行,还得蒙脸,但蒙脸装备盗贼很常见,法师的装备则是那种连帽衫,可以蒙着头,法师蒙脸的那不是装酷就是心中有鬼,以目前云端城的局面,蒙脸法师内定就是千里一醉,直接干掉。

    众人这研究了一下逆流而上的装备和可能的数据资料,竟然面露难色。果然,五小强之一的逆流而上不是空有等级的。

    “秒杀是不可能了,一击不死,他就会开冰盾术、法力支撑,这两个技能让他的生存能力大增,就是站那让你杀也够支撑一会了,这可有点难办了。”诡瞳连连摇头。

    “这家伙,好东西也搞不少啊,居然堆了这么多技能。”细腰舞感慨。

    “如果不能三两下得手,最终肯定失败。”诡瞳说。

    细腰舞连连摇头,她也没辙,如果只是一对一,那当然可以慢慢周旋,问题是那时他们都身陷对酒当歌的包围当中,一露杀意,对方肯定也会应对,不能抢在几秒内把逆流而上解决掉,一切都白忙活了。

    “这还没考虑他身边有牧师的情况,考虑到牧师的话,那就是必须秒杀了,不秒杀的话一堆牧师出手,生命一下就刷满了。”诡瞳说。

    “他这生命和装备,就是千里也秒不了吧?说你呢,过来看看!”细腰舞吼。

    顾飞刚才凑过来想看的,被人赶走,正没趣呢,现在又吼他过来,无奈地也凑上来。众人看的是席小天手里的一个本,内里记了些逆流而上的装备情况,刚才讨论的时候,逆流而上的数据已经基本计算出来了,再放大一点范围允许一下误差,也就八九不离十了。顾飞上前瞟了眼,不屑道:“怎么秒不了,我两个双炎闪再拍个掌心雷,打成灰灰。”

    “哪有时间给你施展那么多技能!”细腰舞说。

    顾飞不多话,当场演示,拧身拔剑吟唱,右手挥剑火光两旋,左手掌心雷在第一圈时就劈空拍出,前后过程不到两秒。

    众人都猛晃脑袋,这快得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只是游戏啊!动作的快慢和属性是挂钩的,这么个快法,这得多少敏捷?

    “不可能,你敏捷怎么有这么高。”细腰舞说。

    “说了多少次了,不是速度,是节奏。无缝的攻击衔接,看起来当然会觉得快。如果不是还要吟唱,还能更快点。”顾飞说。

    “只可惜,你没办法混进去。”诡瞳叹息。

    “所以还是白说,唉,没办法,这个我秒不了。”细腰舞遗憾。

    “剑鬼可能差不多。”顾飞看着那些数据说。

    “剑鬼有那么高的攻击?”细腰舞诧异,顾飞她认了,现在怎么多出个剑鬼也比她牛了。

    “他有个越级的技能,攻击力非常强悍。”顾飞说。

    “可剑鬼恐怕也很难混进去,他虽然曝光度不如你,但起码也是全城皆知了。”诡瞳说。

    “现在的情况,不能只仰仗一个人了,需要几个人同去,到时配合好一起出手,一次性把逆流而上秒杀。”席小天说。

    “只能这么办了。”诡瞳点头。

    于是顾飞再度出局,那些人又开始重新讨论。顾飞寂寞中。

    众人又捧着逆流而上的数据反复研究,虽然大方向已定,但依然感觉有些棘手。细腰舞是必去的,但连细腰舞变态的伤害都不能有效威胁到逆流而上,逆流而上装备之优秀可想而知。加上他本身就是法师,法防突出,诡瞳装备也不错,却有些被限制住了。而颜小竹等级是高,却是装备平平,除去一个致盲的特殊技能也没什么亮点。除去这三人,其他人就更平常了。经过一番计算,一合秒杀逆流而上,五个人一同出手最为保险,而且不能有一点差池,因为一事发逆流而上肯定会开放两个防御技能,他身边的牧师也会出手,这样一来只要有丁点误差让对方给赶到,就会全军覆没。

    “得找个地方练习一下。”众人一致认为,于是大家晾下顾飞,跑一边找野怪练配合去了。不过这次顾飞倒不至于寂寞了,他们要求出手一致,那要的正是出手的节奏,不同职业不同的攻击方式,如何能够完美的一起到达,这种节奏的掌握,还能有人比顾飞更内行吗?

    内行凑上来指点,开始大家还不以为然呢,结果顾飞几次指正,众人终于意识到,这人原来不是只会单枪匹马乱砍的。在顾飞的指导下,众人很快掌握好各自的节奏,一波攻击落到小怪身上,连顾飞的眼力都看不出有什么前后差异了。

    小怪被几人当成是逆流而上反复尝试,终于把如何看信号,如何起手都掌握清楚了。而接下来,就是找逆流而上去实践了,一行人信心十足,这时候又不理会顾飞这个导师了,指派他去打听逆流而上的所在。顾飞那个郁闷啊!他上哪去打听呢?就这点好友,于是给剑鬼他们发消息:“看到对酒当歌的人没有?”

    “对酒当歌的?东北营地呢,干嘛?”

    “我们要干掉逆流而上。”顾飞说。

    “别开玩笑了,知道这边有多少人吗?”剑鬼说。

    “我们有个计划。”顾飞如此这般一说。

    剑鬼听完道:“那万一逆流而上是在复活营地里呢?你们人一迈进去,系统就提示了,不暴露也暴露了。”

    “啊……这个……”顾飞一怔,这问题他们这边竟然没人考虑到,看人家剑鬼,不愧是老骨灰,考虑细节比这帮丫头靠谱多了。

    结果顾飞这边反馈了一下剑鬼的意见后,席小天笑了笑说:“谁说我们要主动找上去的?我们约他出来。没准天帮忙,他脑袋短路一下几个人行动,不是更省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