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贴身狂少 > 第2054章 陈楠的阳谋
    银月仙子美眸之中透过一道冷光,“本座做事,不需要你管。

    陈楠哈哈大笑,“那我做事,你也管不着,我作为一个旁观者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江焱背信弃义,始乱终弃,要小惩大诫。”

    他说话之间,手持凤翅鎏金镗就冲了上去。

    陈楠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就到了江焱身边。

    “姓江的,你如此绝情,青梅竹马的女人说舍弃就舍弃了,简直猪狗不如。”陈楠手持凤翅鎏金镗指着江焱骂道。

    江焱此刻心情悲伤,心中虽然疑惑,但是依旧没说什么话。

    “银月仙子放过你,可是,在我看来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下一刻,陈楠手中凤翅鎏金镗,朝着痴痴站在那里的江焱双腿削去。

    江焱没有防备,陈楠出手狠辣。

    神力几乎催动到了极致,至尊王者的双腿,一下子被齐根砍断,两条腿瞬间飞了出去。

    “啊……”

    “不要……”

    一声惨叫,还有一个女子急切的阻拦声。

    那惨叫发声于江焱,他瞬间被斩双腿,那种痛楚传遍神魂深处。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一道神通朝陈楠攻来。

    陈楠空门大开,刚刚发动完巅峰一击,神力空虚,直接被打飞出去,口中喷血,五脏六腑都发生了位移。

    一道血线在空中还没有落下,远处,银月仙子身影已经瞬移到了江焱身边,在他身躯跌倒的瞬间,把他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她手中一道神力摄出,江焱的腿根血液就被封锁住。

    江焱脸色苍白,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落。

    “银月……”

    银月仙子眼眶通红,“陈楠这个畜生,他凭什么这样对你,还有你……你为什么不躲开,我都不舍得伤害你,他居然断你双腿。”

    江焱苦笑着道:“陈兄弟说的没错,我的确是猪狗不如,我当年,一手造就了这一生的遗憾,如今,断腿只是小惩而已。”

    江焱抬头看着银月仙子:“银月你……你原谅我了吗?”

    他实在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本来已经失去了所有希望。

    看着银月从视线之中越走越远,可是,随着陈楠的凤翅鎏金镗斩下,她居然又回来了。

    “你废话真多,陈楠那小子,和你一伙的,居然对你下如此狠手,我去杀了他。”

    银月仙子把江焱放好,靠在一棵树上,回过头来,死死的盯着陈楠。

    下一刻,她就要动手。

    却被江焱抓住了衣袖,“银月,要不是陈楠,你……怎么可能原谅我,就算是断腿,为了你我也心甘情愿。”

    陈楠被打的吐血,他紧握凤翅鎏金镗,硬撑着站起来。

    看着面色依旧是冷若冰霜的银月仙子,目光之中,闪过一道淡淡的笑意。

    “银月,十年光阴两茫茫,百年修得同船度,千年修得共枕眠,你们这都几千年了,你何必因为你那点可怜的自尊心作祟,再一次失去你生命之中最重要的这个人。”

    陈楠朗声说道,并没有因为银月仙子盛怒,而选择闭嘴。

    银月仙子看着陈楠,良久,两滴泪水从美眸之中滑落。

    “嘿嘿,黑毛鸡,把你上次偷我的生机再造丹拿出来。”

    陈楠一伸手,黑毛鸡一脸不情愿的拿出一颗丹药,放在他手中。

    陈楠一弹手,那丹药落入了江焱手中。

    他一伸手,两条断肢吸到身边,服用生机再造丹。

    下一刻,那断肢重新连接上。

    完全修复,和断腿之前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江焱已经和银月仙子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看到这一幕,远处正在和叶依依大战的至尊王者鳌山,脸色一变,一口血喷出,被叶依依抓住机会,银铃索,瞬息之间贯穿琵琶骨。

    “啊……”

    这王者一声惨叫。

    他名为鳌山,身体强壮无比,纵然之前落入下风,在万象左右神使他们离开之后,还是坚持了足够长的时间。

    陈楠摇头叹息,冲黑毛鸡道:“看见了吧,死鸡,都说秀恩爱死得快,果然是诚我欺我。”

    他身形一动,到叶依依是身边,陈楠两条银铃索缚住那至尊王者,凤翅鎏金镗一动,那至尊王者的头颅被斩落,神魂被血龙吞噬。

    “哈哈,师妹,你的修为是越来越强了。”

    叶依依融合紫冰天后的心脏之后,又得到另外一把银铃索,虽然这极道圣兵还被封印着部分力量,但是,攻击力实在是可怕。

    叶依依淡淡一笑,“师兄哥哥为了成全别人,甘愿受伤,依依做这点事又算的了什么呢?”

    她刚刚看的清楚,几次为陈楠紧张,攻势放缓,要不然,这至尊王者死的更早。

    “哈哈,师妹,我们一起过去恭喜江前辈。”

    陈楠拉着叶依依走向已经分开的江焱和银月仙子,二人都是脸色微红,一代王者,竟然在男女之情上,如此害羞,看得陈楠忍俊不禁。

    远处,苏蝶衣至始至终都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她眼中闪烁着复杂的情感,几次变化。

    “陈楠,你就算是要帮你江大哥,也不用这么狠吧?”银月仙子此刻脸色已经缓和很多。

    “唉,嫂子这可就错怪我了,这良药苦口,我要是不下重手,你能心疼吗?”陈楠嘿嘿一笑。

    “就是,我支持陈楠,至尊王者断肢重生都是小把戏而已,这点伤不算什么。”黑毛鸡一副很大气的样子。

    “死鸡,就你话多,你以为断肢重生是喝水吃饭呢,我早就有计划,要不然哪里敢这么做,万一害江大哥修为下降,那就是千古罪人了。”

    陈楠瞪着黑毛鸡,打量着它粗大的鸡腿,“死鸡,既然断肢重生那么容易,把你的鸡腿借我一吃,如何?”

    陈楠手持凤翅鎏金镗,磨刀霍霍,似乎准备下手。

    黑毛鸡吓的扑棱着翅膀,眨眼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陈楠,这次真的谢谢你,要不是……”江焱看着陈楠眼中满满都是感激之色。

    “江前辈客气,你们能够重新和好,也是缘分,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不如咱们先料理洪天都这厮如何?”

    陈楠一指洪天都,他此刻占据了上风,完全压制了蛮无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