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老子,但违反了族规让老头子们伤心。这么多年来,老子的心中也一直很不好过,每当想起老头子们为老子伤心,老子就心如刀绞。族规还是不要轻易违反的好,以防长年累月受良心的谴责!”

    洁绿郡主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俩。萌少的目光微有迷茫。

    凤九严肃地补充道:“既然当年凤九她,咳咳,凤九殿下她送你一只蟋蟀加一直瓦罐,你为什么非要对着蟋蟀寄托情思,对着瓦罐寄托不也一样吗?蟋蟀虽死瓦罐犹在,瓦罐还在,这就说明了天意觉得还不到你放弃一切出去找凤九殿下的时候。”循循善诱道,“要是天意觉得你应该不顾族规出去找她,就应该收了常胜将军的时候也毁了你的瓦罐,但天意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因为天意觉得还不到时候,你说是不是?”

    萌少一双眼越发迷茫,半响道:“你说的似乎有几分道理,但本少听这个见解有几分头晕。”

    凤九耐心地解惑道:“那是因为你一直饮酒买醉,坏了灵台清明。”又善解人意地道:“你看,你不妨先去床上躺躺醒一醒酒,待脑中清明了,自然就晓得我说的这些话是何道理。”

    萌少想了片刻,以为然,豪饮一天一夜后终于准了侍从围上来服侍他歇息,被洁绿和终于可解脱而感激涕零的侍从们众星捧月地抬去了醉里仙的客房。

    待人去楼空,整个大堂唯剩下他二人同两个打着哈欠的小二时,坐在一旁看热闹的小燕叹服的朝凤九竖起一个大拇指,带要说什么,凤九截断他道:“萌少为什么会看上我,我也觉得很稀奇,这个事你问我我也说不出什么。”

    小燕的脸上难掩失望。凤九谨慎地向四下扫了一扫,向小燕道:“你有没有觉得,从我们踏进醉里仙这个门,好像就有两道视线一直在瞧着我?”

    小燕愣了一愣,惊讶状道:“可不是,那个东西一直停在你肩头,正在对你笑呢——”身后正好一股冷风吹过,凤九毛骨悚然地哇的哀号一声直直朝小燕扑过去。小燕拍着她的后背哈哈道,“上次老子抱你一回,这次你抱老子一回,扯平了。”

    “……”

    醉里仙二楼外一棵琼枝树长得郁郁苍苍,微蒙的晨色中,满树的叶子无风却动了一动,幽幽散过一片紫色的衣角,但楼里的二人皆没有注意到。

    七日后,万众期待的宗学竞技赛终于在王城外的一个土山坳中拉开了帷幕。听说从前梵音谷中四季分明的时候这个山坳中种满了青梅,所以被叫做青梅坞,只是近两百年来的雪冻将青梅树毁了大半,于是宫中干脆将此地清理出来弄得宽敞些专做赛场之用。

    凤九自进了候场处便一直寒暄未停,因帝君十日前随意用了一个伤寒症代她向夫子告假,众同窗对她刚从病榻上爬起来便亟亟前来参赛的勇敢很是欣赏,个个亲切地找她说话。空当中凤九瞟了一眼现场的姿态,赛场上果然立满了雪桩子,正是当日萌少在空中呈浮给她所见,尖锐的雪桩在昏白的日头下泛出凌厉的银光,瞧着有些□人。不过经帝君十日的锤炼打磨,她今日不同往常,已不将这片雪桩子放在眼中,自然看它们如看一片浮云。说起萌少,昨天下午从结界中被东华放出来后,她出去打听了一下,听说他今日没有什么过激的动向,应该是想通了吧?萌少没有再给她找事,她感到些许安慰。

    沿着赛场外围了一圈翠柏苍松之类搭起的看台,看台上黑压压一片可见围观者众。宗学十年一度的竞技赛对平头百姓从没有什么禁制,虽往年人气也不弱,但因赛场宽敞,看台也宽敞,看客们人人皆能落一个座,人坐齐了场面上还能余出数个空位。唯独今年人多得直欲将看台压垮,据说是因东华帝君亦要列席之故。帝君虽来梵音谷讲学多次,但不过到宗学中转转或者看上什么其他合他老人家意的地方把课堂擅自摆到那一处去,平头百姓从未有机会瞻仰帝君的英姿。三天前帝君可能到席的风讯刚传出去,因从未想过有生之年有这等机缘见到许多大神仙包括无缘觐见的九天尊神,王城中一时炸开了锅,族中未有什么封爵的布衣百姓纷纷抱着席铺前来占位,青梅坞冷清了两百多年,一夕间热闹得仿佛一桶凉水中下足了滚油。

    最高那座看台上比翼鸟的女君已然入座,空着台上最尊的那个位置,看得出来应是留给东华的。上到女君下到几个受宠的朝臣皆是一派肃然,将要面见帝君还能同帝君坐而把酒论剑,他们略感紧张和惶恐。

    凤九琢磨,找帝君向来的风格,这样的大赛会他从不抵着时辰参加,要么早到要么晚到,今天看似要晚到一些时辰,但究竟是晚到一炷香还是两柱香的功夫,她也拿捏不准。今早临行时,她想过是不是多走两步去他房中提醒一身,脚步迈到一半又收了回来。她这几天同帝君的关系有些冷淡。

    说起来,那一夜帝君为她治疗的梦,她自醉里仙安慰萌少回来后又认真想了一遍,觉得也许一切都是真的,可能帝君临走时施了仙法将一切归回原样,屋中未留下什么痕迹不一定就证明自己是在做梦。她心中不知为何有点儿高兴,但并没有深究这种情绪,只是匆忙间决定,她要好好报答一下帝君,早上的甜糕可以多做几个花样,还要郑重向他道一声谢意。她一边打着瞌睡,一边哼着歌做出来一顿极丰盛的大餐。但帝君破天荒地没有来用早膳。她微有失望却仍兴致不减地将早膳亲自送进他房中,房中也未觅见他的人影。眼看练剑的时辰已到,她拎着陶铸剑匆匆奔至后院习剑处,没想到瞧见盛开的杏花树下,他正握着本书册发呆。

    她凑过去喊了他一声,他抬头望向她,眼神如静立的远山般平淡。她有些发愣。

    按常理来说,倘昨夜的一切都是真的,帝君瞧她的眼神无论如何该柔和一些,或者至少问一句她的伤势如何了。她默默地收拾起脸上的笑容,觉得果然是自己想深了一步,昨夜其实是在做梦,什么都没有发生。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事到如今自己竟然还会做这种梦,难道是因为一向有情绪的梦都是梦到帝君,所以渐渐梦成了习惯?

    她说不清是对自己失望还是对别的什么东西失望,垂着头走向雪林中,突然听到帝君在身后问她:“你那么想要那颗频婆果,是为了什么?”她正在沮丧中,闻言头也不回地胡诌道:“没有吃过,想尝尝看是什么味道。”帝君似乎沉吟了一下,问了个对她而言难以揣摩的问题:“是拿来做频婆果糕吗?”她不晓得该怎么回答,得到频婆果原本是用来生死人肉白骨,但将频婆果做成甜糕会不会影响它这个效用还当真没有研究过,她含糊其辞地“嗯”了一声,道:“可能吧。”接着,帝君问了个让她更加难以揣摩的问题:“燕池悟最近想吃频婆糕?”她一头雾水:“小燕吗?”记忆中燕池悟似乎的确喜滋滋地同她提过类似的话,说什么二人若盗得上频婆果,她不妨做块糕一人一半。她一头雾水地望向东华黑如深潭的眼睛,继续含糊地道:“小燕,估摸他还是比较喜欢吃吧,他只是不吃绿豆赤豆和姜粉,”又嘟哝着道,“其实也不算如何挑食。”忽然刮过来一阵冷风,帝君方才随手放在石桌上的书页被风掀起来几页,沙沙作响。他蹙眉将书压实,凤九拿捏不准他对自己的回答满意不满意,他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接下来几日,帝君似乎越来越心不在焉,时时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凤九不晓得这是为何,许久后才曲折地想明白,她差点忘了,帝君当日同小燕换住到疾风院,似乎为的是拿她来刺激姬蘅。如今,因姬蘅被刺激得不十分够,远没有达到帝君想要的效果,所以他才一直赖在她这里??????既然如此,掰着指头一算,四五日不见姬蘅,帝君的心中定然十分想念她吧。但,是他自己考虑不周封印了疾风院,姬蘅才不能来探望他。此时让他主动撤掉结界,估摸面子上又过不大去,帝君一定是在纠结地思考这件事情,所以这几日才对什么事都爱答不理。

    凤九恍然大悟的当夜,便向东华提出了解开结界的建议,顾及帝君一定不愿意自己曲折的心思大白天下,故意隐去了姬蘅这个名字,且极尽隐晦地道:将结界撤去是方便你我二人的友人时不时前来探望,一则我们安心,一则友人们也安心,实乃两全之举。帝君听了这个建议,当夜在原来的结界外头又添了一层新的结界。别说一个小燕,十个小燕也难以在上头再打一个小窟窿。且日后对着她越发深沉,越发心不在焉,越发没什么言语。凤九挠破了头也没有想通这是为什么。但是后来她领悟了帝君的这个行为,帝君这是在和她冷战。当然帝君为什么要和她冷战,她还是没有搞明白。

    今日雪晴,碧天如洗,闲闲浮了几朵祥云,是个好天气。决赛的生员两人一队已事先分好组,只等东华帝君列席后,赛场一开便杀入雪林之中乱战。按此次赛制的规矩,先组内两人对打,分出胜负后再同其他组的赢家相斗,一炷香内每组至多留一人,留下之人第二轮抽签分组再战,剩三人进入最后一轮,终轮中三人两两比试,再取出一、二、三名。

    凤九第一轮的对手是学中一个不学无术的纨裤,她不是很将他放在心上。一看时辰还早,参赛的其他同窗纷纷祭出长剑来擦拭准备,她亦从袖子里抽出陶铸剑来装模作样地擦一擦。空当中瞧见正对面的看台上,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团子正扶着栏杆生怕她看不见似的跳着同她招手,团子身后站着含笑的连宋君,二人混在人群中约莫是偷偷跑来瞧热闹。团子似乎还在担忧地嘟哝什么,凤九定睛仔细辨读,看出来他说的是:“凤九姐姐你一定小心些千万别动了胎气,要保重身体,如果中途肚子痛一定要记得退出晓不晓得———”凤九手一抖,陶铸剑差点儿照着他们那处直钉过去。

    辰时末刻,东华帝君终于露面。不同于看台上众人猜测他老人家会如何威风凛凛地或乘风或腾云或踩着万钧雷霆而来,帝君极为低调地一路慢悠悠散步进入赛场,行至百级木阶跟前,再一路慢悠悠踩着木阶走上看台。

    看台上已然端坐着的女君和几个臣下死也没有想到,东华会以这样的方式出场。在他们的设想中,帝君无论乘风还是乘云都是临空现世,届时女君自座上起领着臣下当空跪拜将帝君迎上首座??????多么周全细致的礼仪。如今帝君还在台下,他们却已端坐台上,着实不敬。凤九眼见女君额头冒出滴滴冷汗,慌忙中领着众臣下次第化出比翼鸟的原身从看台后侧偷偷飞下,再化出人形亟亟赶到看台前面对着登上木阶五六级的东华的背影,亡羊补牢地伏倒大拜道:“臣,恭迎帝君仙驾。”东华帝君曾为天地共主,自然当得起所有族内的王在他面前自称一声臣下。

    四周看台上众人目瞪口呆地遥望这一幕,嘈杂的赛场一时间经济如若无人,唯余东华的脚步踩在年久失修的木阶上偶尔发出嗒嗒之声。未见帝君有什么停顿,主看台延至候场处再至思维的看天,众人静穆中突然此起彼伏地大跪拜道,“恭迎帝君仙驾”之声响彻四野。帝君仍气定神闲地攀他的木梯,不紧不慢直到攀上顶层的看台,矮身坐上尊首的位置,才淡淡拂袖道:“都跪着做什么,我来吃了些许,比赛什么时候开始?”众人由女君领着再一跪一拜后方起身。凤九随着众人起身,抬头看向东华时,见他垂眼漫不经心地将目光滑过她,停了一会儿,又若无其事地移开去。

    她略有恍惚,东华身负着什么样的战名和威名她自然晓得,但她自认识东华起他已退隐避世,平日里调香烧陶绘画钓鱼,这些兴趣都是他显得亲切,她从不曾遥想过他当年身为天地共主受六界朝拜供奉释是何等威仪。原来这就是六界之君的气度,她 头一回觉得东华离她有些遥不可及,奈何她现在才有这个领悟,若是当年小小年纪已看出此道来,指不定在追着东华跑的这条路上早已打了退堂鼓,也少吃一些苦头,她小的时候着实勇气可嘉。不过话说回来,帝君这样的人,能陷入一段情,爱上一个女子也着实是件奇事。她抬眼望向从方才起便一直尾随着东华一身白衣的姬蘅。还为了这个女子不惜花费许多心思,更是奇事。

    擂鼓响动若雷鸣,由女君钦点主持大局的夫子自雪林旁一座临时搭起的高台无限风光地现身,代女君致了词,将比赛的规矩宣读一遍,并命两个童子点起一炷计时的高香,算是拉开了决赛大幕。

    又一阵喧天的擂鼓声中,候场处众生员持着利剑踩着鼓点齐杀入明晃晃的雪林中,一时间喊杀声起剑花纷扰,时刻皆有倒霉蛋自雪桩顶坠入雪林中。凤九三招两式已将对手挑下桩去,蹲在一旁看热闹。今次虽承女君英明已着夫子将决赛的生员筛过一遍,可人还是说太多,第一轮许多都是活生生被挤下雪桩子,实在很冤枉。

    香燃得快,一炷香燃尽,场上只剩三分之一的生员。夫子点了点头,共二十六人。不待休整又一阵擂鼓声宣告进入第二轮,凤九因第一轮后半场中一直蹲在一旁看热闹,除了站起来腿有点儿麻外着实休息得很够,精神头便十足,三招两式中又将抽得的对手挑下桩。因此轮人少,不似方才杂乱,大家都打得比较精致,也方便看台上看客们围观,稍微能瞧清楚一二,时不时有喝彩声传来。

    比翼鸟一族因寿短而长的显老,如今与凤九拼杀的这帮同窗哥哥不过百岁左右,就算刚把乳牙长全便开始学剑术,龄也不过百年,与她习剑两万余年相比岂可同日而语。说得不错,只要她能在雪桩上来去自如,频婆果便已是她囊中之物。

    此轮虽不以燃香来计算赛时,两个小童还是点了炷香来估算达到还剩三人需要用的时辰,以方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