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穿越小说 > 三国第一妹控 > 第441章 终章(完本)
    “颌领兵出征,江州便交托与吴将军了!”江州城外,张颌立于战船甲板下方,沉声开口。

    吴懿慎重点头:“俊乂放心便是,此番主公举一国之力南征,不可大意。”

    “告辞!”张颌再次拱手,转身踏步走向甲板,在所有己方兵马中,他这一只是要最早动身的,而以顺江直下的速度来说,不用多久就会与荆州守兵交锋。

    近百艘战船,分批起航,张颌站在主楼船顶端,俯视着下方江水,他等这一天可是等了很长时间,原以为自己到老或许都很难等到,没想现在自己正值巅峰壮年,就有机会了。

    春季虽然水流不急,但因为顺水的缘故,航速倒是不慢,只是两天时间,便已到了临江。张颌根本无需攻城,临江城大门已经为众多益州将士敞开,因为就在张颌动兵的消息传至临江时,临江县丞便果断弃了城池,逃荒而去。

    益州兵马,作战主要还是陆地战,战船更多的是作为交通工具来使用。到了临江,也就说明进入刘磐的地盘,再乘船前行恐怕也讨不得好,张颌当即指挥众将士登岸,并在临江城内驻扎歇息,等待后方兵马陆续到达。

    而张颌一动,被诸葛安排镇守夔关的魏延就已经得到了消息。能够独自领兵镇守一方,是魏延素来的愿望。而能够有这个机会,也是因为前年江陵之战中,表现突出。

    不过唯一让魏延有些不满的就是,这夔关守将,加上他自己的亲卫,也不过八千之数。这么点兵力,依靠着不算雄威的寻常关隘,想要抵挡益州数万精锐之师,谈何容易。

    “至多两日,张颌必来叩关,到时该如何防他?”魏延坐在关内军帐中,眉目深思。

    虽然他看上去是属于有勇无谋的勇将,但实际上,只是他对自己的勇很有信心罢了,却不能说他无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枯坐了大半天的魏延,脸上露出一副难以取舍的不定神色。

    挣扎神色转变数息,最后魏延还是有了取舍,自言道:“罢了,死守只能拖住张颌十日半月,若放手一搏,未必不能成事!”

    夔关下,魏延已然定计,而在荆州南阳,张辽同样开口道:“张老将军,宛城便摆脱你了。辽与张绣此去,半年内未必能回转南阳。”

    张济闻言一笑,打趣道:“济虽无甚大才,但统筹粮草、辎重的事,还是可以胜任的,文远勿虑便是。”如今转投甄尧帐下已有好几年光景,本就年岁不小的他,如今也成了甄尧帐下少有的老将,轻捋白须,颇有些艳羡的看着张辽与侄子张绣。

    “叔父,告辞!”因为有甄尧的存在,张绣并没如历史那般当上主公,也就没有机会发胖发福。几十年征战不断,他依旧是当初的北地枪王,双眸有神,声音低沉,而随着年岁渐长,眼界、手段都是大有益脾。

    南阳如此,豫州、徐州也是相似情形,甄尧毋极大军未动,他们几只先头兵马已然尽数开动起来。关羽、高览两人领兵出了平舆,直接奔袭江夏郡,而徐州太史慈、臧霸二人,更是兵合一处,八万将士浩浩荡荡的闯入九江。

    江夏城内,周瑜作为水军大都督,自是要坐镇于此,而他最得力的助手,莫过于锦帆甘宁了。见甘宁一直摆弄身上的铃铛,不禁笑问道:“兴霸,甄尧此番动用近三十万兵马,来犯荆扬之地,你作何想?”

    “有何所惧?”甘宁闻言抬头,冷傲答道:“以我江东水军,加之以江河天险,他甄尧便是百万大军南下,亦毫无用处。区区三十万兵马,在某看来不过是待宰猪羊!”

    “兴霸有此志,乃主公之福。”周瑜闻言笑着点头,将是兵的胆,大敌当前,若敌未动己方先乱,那这一仗不打也罢。所幸江夏有自己与甘宁镇守,即便只有三万兵马,也足以应敌。

    江夏城中,周瑜已经准备好了全面应敌,而在九江城中,几员军中老将却是有些愁眉。程普、黄盖,两人被孙权派来驻守会阴,这地方不好守,何况还要面对号称十万的徐州大军,曾今被生擒于徐州的黄盖,这几日根本就没有笑过。

    “夫君,一路小心。”毋极城外,甄尧此刻也都准备妥当,整整十万兵马,是毋极这些年藏兵练兵的成果。南门外,几位娇妻都出城相送,不但是夫君,也是送甄昂。

    虽然这是甄昂第二次出征,但张瑛依旧免不了几番唠叨,絮絮叨叨的说了几个晚上还不够,这临行前,依旧舍不得放开儿子:“昂儿,一定紧听爹爹的话,不可任性。”

    “娘,昂儿省得。”甄昂的性情,是承了甄尧与张瑛两人的遗传,并没有娇宠的习惯,沉静的小脸严肃答应着,让人不禁思索,这到底是十六岁少年,还是三十六岁的老将。

    “全军,出发!”甄尧一声令下,原本正慢吞吞行进排队列的毋极将士,立刻加快了脚步。十万兵马出动,自是黑压压的一片,若排成一字长队,足够延绵千里。

    被留下来驻守的,有周仓、管亥、阎志数将,其余如徐晃、赵云、阎柔,自是被甄尧带在身边,甚至连孟达、马超,甄尧都让他们随军出征。

    而文士,按照惯例,陈琳这个大总管是决计不会离开毋极的,而这番出征,甄尧却仅仅带了郭嘉、贾诩两人,其余如许攸、陈登都没带在身边,荀彧叔侄、程昱等降臣就更没机会随军出征了。

    一时间,大汉十五州,满是甄尧起兵五十万,攻伐荆扬的消息。而甄尧的讨伐理由,也是给的充分。在毋极,抓住的不少孙刘暗哨,都供认不讳的开口,言及孙权、刘磐不但有心策反马腾还要动荡整个大汉。

    一时间,在郭嘉掌控的舆论造势下,孙刘两家,就成了只为自己私欲,却不顾万千百姓死活的野心家。此类诸侯,自然是人人讨之,交兵的风向,就这样轻易的被甄尧控制。

    深春之时,夔关外,一场夜袭,将此番大战彻底引燃。魏延带着五千精锐之师,在张颌摆下阵势,要开始叩关的时候,奇袭其新立营寨,却不防被严颜领兵合围困于寨中,五千儿郎,只有百余逃出,就连魏延自己,也被生擒。

    夔关战事刚歇,襄阳再起刀兵,以兵马驻于襄江岸边,张辽、张绣两人的确无法轻易突破。只能隔江遥望,互成对峙。

    而之后,江夏、九江战事也逐渐拉开,倚仗着兵多将广,太史慈、臧霸二人一至阴陵,便将城池合围,一面等待下一步兵马调动的军令,一面内耗着城中粮草。

    五月初,甄尧带着十万兵马终于到达樊城,与张辽二人会兵一处,却是要开始渡江作战。同时,最先动兵的张颌,也已经跃过了夷陵,直逼诸葛孔明驻守的江陵城。

    甄尧此番动兵,可不像历史上曹操那般,多有被动。如今甄尧后顾忧患尽除,毋极养精蓄锐多年,大军出动,便带着虎狼之势。身处襄阳的刘磐,已经是数日不曾睡过好觉,就怕自己一夜熟睡,醒来之时,甄尧便已打入城中。

    大军尚未渡江,阎柔率先开口道:“主公,不如让柔领一只兵马,西绕景山,从襄阳背后奇袭,如此正面强攻,襄阳城池坚厚,未必能够奏效。”

    甄尧没说话,而是看向一旁的郭嘉、贾诩,只见两人思索片刻后,纷纷点头,前者还开口道:“此行深入敌后,几无补给,若超过半月依旧无效,将军当速归。”

    阎柔听罢顿时面露喜色,他不喜欢安安分分的攻城,像这种危险又充满胜利契机的事情,才是他阎柔最喜欢的。当下得了军令,便立刻前往营寨调遣将士。

    阎柔的想法是不错,但刘磐身边却也不是没有能人,刘巴虽然行事低调,但其智略绝不在卧龙、凤雏之下。如今诸葛守江陵,他自然要扛起对敌甄尧的重任。而他出的第一招,便是针对从后方袭击的阎柔。

    绝户、偷袭,是刘巴送给阎柔的两道大礼。在阎柔刚刚越过景山,就要横穿山道奇袭襄阳的时候,半路被荆州将士埋伏。

    而后虽然带着三千余残卒逃了出去,但却发现,周围农庄、村落,都成了空室,别说粮食了,就连人影都看不到。

    阎柔的计划被破坏,同样在江夏,周瑜与甘宁的组合,同样不输于关羽、高览。稳稳的依靠己方优势,让手握青州强卒的关羽,只能望城兴叹。

    如此僵持半月,最先有突破的,还是太史慈、臧霸一线。黄盖、程普虽为老将,但也正是因此,才失去了年轻将领的锐气,固守城池难以持久,终究是丢了阴陵,也丢了江东两万大军。

    不过当太史慈、臧霸杀入历阳时,却也再次受阻,以凌统、丁奉为首的江东新秀,却是接过了老将的担子,于建邺外,成功拦下气势正盛的徐州兵马。

    整个荆扬战局再次陷入僵硬,直到,一只水军,从大汉东海外突然袭入江东腹地,一切的战局,都被打乱。

    整个江东,兵马不过十万,其中江夏分去了三万,黄盖程普败了两万,凌统等人又带走了近三万,镇守长沙一地还有八千,如此细算,建邺城其中已然成了空壳。

    徐盛带着上百战船,浩浩荡荡的从东海杀入,过沙头,平曲阿,不过三日便兵临建邺城下。面对这样一只突如其来的水军,不但张昭等老臣错愕,就连孙权也是毫无预料。

    而兵马几近掏空的建邺,如何是兵强马壮,准了许久,只待一战成名的蓬莱水军的对手。要知道江东水军,基本上都被周瑜带去江夏了。

    建安十三年夏至,建邺城被徐盛领水军攻破,这一变故,可谓是此番南北对战中最大的意外。甄尧动用水军,只是想用作牵制,而领兵在外的周瑜接到消息后,更是一口鲜血喷出,直接抱病不起。

    牵一发而动全身,在建邺告破,江东等士家先投降后,江东势力依然名存实亡。即便在外的周瑜、凌统有多不甘,主公孙权已然投降,他们也就失去了再战的信念。

    江东降,荆州刘磐眼看着撑不下去了,自是跟着投降,奈何江陵诸葛多智,硬是凭靠着不足万人的兵马,将张颌挡在城外,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一场南征,甄尧举国之力,动用了近四十万兵马,与无数资源,历时近半年,终于有了结果。于襄阳城中,甄尧见到了刘磐,同时应允了降诏,而在半月后,孙权也被送至,递交降书后,也就跟着甄尧回毋极,好歹也能当个‘安乐公’。

    大汉数十年纷乱,在甄尧手上彻底平息,此等功劳,单单中山公自是不够。第二年,建安十四年春,甄尧正式称王。

    此时甄尧在大汉的民望与影响,已经彻底超出汉室刘家,天下人只闻甄尧,不知刘协者,数以千万计。

    汉帝刘协也因此抑郁成疾,直至建安二十年,久病不治,帝崩!

    同年,因刘协死后未有子嗣,遗诏上,皇位的接替人,赫然是甄尧。

    建安二十一年春,甄尧携麾下文武,登泰山祭天,正式取代了‘汉朝’,建立属于自己的帝业。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