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穿越小说 > 刑徒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尾声
    项羽没有在乌江自刎,而是自刎于垓下。

    在刘阚看来,历史上项羽被小人算计,最后落得个不得不自刎的结局,倒不如让他痛快的一战。

    项羽死后一个月,人们在巢湖湖畔,发现了范增的尸体。

    他是投水而亡……似乎楚国的名臣良将,都喜欢选择投水自尽。在他住所,留有范增遗书。

    遗书之上,只有三个血字:恨,恨,恨……

    范增恨什么?

    这个答案,也许只有他自己清楚。

    垓下一战,项羽自突围开始,包括项园在内,共斩杀唐将二十七人。

    其中不泛屠屠这种猛将。此外,还有十三名将领重伤。这其中又包括了樊哙这种人物……樊哙的左手被斩断,从此落下残疾。在经过了治疗后送回咸阳,被封为霸侯,配享霸上百里封邑。后在吕嬃的主持下,与当年献上赵高首级的燕姬成亲,生一子命樊伉,于大治十一年亡。

    项羽死了,似乎预示着天下将要太平。

    许多人都这样认为,甚至包括咸阳的许多官吏,都认为战事从此平息。

    然而就在大多数人以为天下将要太平时,距离项羽自刎十七日后,江南传来战报,任嚣占领会稽。

    不过,任嚣没有再打出复兴老秦的旗号,因为老秦,已经不再。

    即便如此,四十万岭南大军杀出横浦关后,占居南野。此后一路高歌,大有横扫南方之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会稽。任嚣自号南楚王,在占领了会稽之后,迅速移师,在番县设伏,击杀黥布之后,占居庐江南部。吴芮的女婿梅绢见情况不妙,率领残部退守居巢。

    刘阚很想挟消灭项羽的声势,渡江和任嚣争锋。

    可是,自年初开始,至五月底,在短短尽六个月的时间里,所消耗的钱粮难以估量。即便是贤良如萧何一样的人物,也不得不派人向刘阚报告:关中的库府,已难以再支撑战局。

    六个月里,刘阚得山东全境。

    除江左和岭南,昔日大秦国的领土,尽数被他纳入治下。

    这听上去,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消息……

    可刘阚却知道,从陈胜吴广之乱开始,连续六年的战乱,使得大部分土地荒芜,百姓流离失所。

    土地是占领了,但安抚才是要务。

    关中除了要支付庞大的战争支出以外,还要供应各地灾民,以保证其战乱后重建家园。能坚持到刘阚击溃项羽,已经是竭尽全力。萧何在书信中说:如果再打下去,那些已经被占领的土地,将再次生出动荡。

    不得已,刘阚只好停止南下,拜李左车为帅,张良为军师,接替陈平,指挥南方战事。

    这一次战事,刘阚不得已将要以守为主。和任嚣隔大江天堑,一时间,双方都难以取得优势。

    “任嚣这个人,不比项籍。

    他是从军中最基层做起,一步一步做到今日的位子。对付这样一个人,想要一鼓作气,绝无可能。”

    回到咸阳之后,刘阚封赏百官。

    蒯彻被免去太尉府长史的职务,封为范阳侯,御史大夫,位列三公之一,负责监察百官。

    在一次闲话时,刘阚和陈平谈到了任嚣。

    根据刘阚对任嚣的认识,这个人颇识得大体,知道轻重。

    唐军休养生息的时候,任嚣也会加紧休整。虽然看上去势力不算强横,但真要打起来的话,唐军定然损失惨重。仗打到这个地步,刘阚实在不想再打下去了。根据萧何呈报上来的户籍,老秦在统一六国之后,人口有一千七百万之众。可仅仅六年时间,已降至一千二百万人口。

    也就是说,每打一年仗,就要死将近一百万人。

    历史上,刘邦建立汉朝后,人口已不满千万。当时破败的,甚至连登基时拉车的白马都凑不足。刘阚的情况要好一些,领土较之秦始皇时期,扩张了三分之一之多。虽说有占领了漠北地区,更有东乌孙国为他养马……可各地残破的状况,依旧是令人触目惊心。

    河西走廊富饶,但没有十年的时间,也有成效。

    巴蜀富庶,可为了支撑刘阚对楚国速战速决,也几乎是倾尽全力。

    “如果想要任嚣投降,没有极为特殊的理由,绝无可能。”

    面对昔日的长官,刘阚也一筹莫展。

    任嚣,现在已如同一个刺猬一样,让他难以下手。

    暂且休养生息,看情况再说吧……

    ※※※

    就这样,在任嚣无力北上,而刘阚也无力南下的状况下,原本应该是激烈的战事,突然平息了。

    十月,巴曼生下一子,取名为刘秀,配享蜀郡封邑。

    而薄女之子刘恒,则被封为赵王,配享邯郸郡丰邑……

    大治二年春,彭越长子彭巨,迎娶长公主刘元为妻,被封为驸马都尉。刘阚亲自主持婚礼,并赏赐单父为刘元的封邑。同年,刘阚在皇后吕嬃,女儿刘元的陪同下,巡狩东方,在泰山封禅之后,至单父将吕雉的坟茔移至杭金山,谥号为义。这等同于向天下人宣布,他和吕雉之间的关系,更等同于为刘元的‘长公主’正名。而此时,对于昔日刘邦吕雉的关系,早已无人提起。

    大至二年秋,在关中和山东绝大地区获得丰收的情况下,刘阚决意对任嚣开战。

    刘阚更亲自前往丹阳督战。

    就在双方决意开战的时候,塞北却突然传来了噩耗。

    随着唐国在漠北站稳了脚跟,匈奴冒顿和东胡匈奴阿利鞮两兄弟,终于决意放弃前嫌,联手合作。

    若再不联手,匈奴危矣。

    趁刘阚要在江南开战的时候,冒顿和阿利鞮突然袭击了阴山外的武川镇。

    当年因盖聂残疾而离开刘阚的骊丘,和盖聂一起,就隐居在武川镇上。面对匈奴的突然袭击,盖聂师徒拼死掩护武川镇居民撤退。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师徒两人堵住武川城门,击杀匈奴百余人,最后战死于武川城中。盖聂射中七十三箭,气绝身亡;骊丘再燃起了武川烽烟以后,也随即被乱箭穿心。此一战,终成就了盖聂师徒两人侠义之名,举国震动。

    刘阚得知消息之后,立刻停止了对任嚣的攻击。

    他派出使者,前往吴县面见任嚣,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任嚣当初北上,的确是存了逐鹿天下的心思。

    作为大秦帝国的名将,他不愿意输给刘阚。按照任嚣的想法,趁刘阚和项羽鏖战之时,占领江南,而后顺势吞并淮汉,至少能三分天下。可没有想到,项羽会败得那么快,那么突然,以至于任嚣虽夺取了会稽,也失去了扩展的空间。但在当时,任嚣却是骑虎难下,无法住手。

    当得知匈奴再次为祸北疆,听闻盖聂师徒的事迹后,任嚣知道,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他也看出来了,刘阚羽翼已成,而且决心要恢复大秦国的疆域。如果真的打起来,他没有胜算。

    于是当蒯彻劝说之后,任嚣终于决定归降。

    接下来的事情,刘阚没有再关注。

    他星夜赶回咸阳,而迎接他的,却是陈平的请辞奏折。

    原来陈平在过去的一年中,一直都在研究任嚣。他也清楚,任嚣需要一个台阶,而且这个台阶还不能太小了,必须要让任嚣体面的下台。思来想去,他终于定下了一计:派奸细前往西乌孙国,由西乌孙王难兜靡出面,挑动冒顿和阿利鞮出兵。至于对象,就是武川镇。

    陈平向刘阚坦承他的计策,并请求刘阚治罪。

    说实话,刘阚还真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是出自于陈平的阴谋。

    但也不得不承认,以武川一镇之地,换取江南的安宁,似乎非常划算。

    可是……

    “陛下,臣好阴谋,将来恐不得好死。

    此次设计,臣没有想到,盖聂师徒居然隐居于武川……请陛下责罚,否则臣内心终不得安宁。”

    刘阚,沉默无语。

    陈平是为了他着想,虽然手段过于阴毒。

    “道子,朕知你有宰相之才,谋略出众,恐犹胜于子房。

    只是你好阴谋,终究不是正道……这样吧,我同意你辞去太尉一职,命你为辽东太守,算做惩罚。

    辽东,乃苦寒之地。

    北有东胡匈奴,东有卫满之乱。朕要你在五年之内,将辽东治理得当,平定卫满之乱,以恕武川之罪,你可愿意?”

    卫满,原本是燕国贵族。

    在燕国灭亡之后,他率领千余人逃入箕子朝鲜,渐渐成就了气候,并压制箕子朝鲜国国王,大有取而代之的趋势。趁中原动荡,卫满开始蠢蠢欲动,数次叩边,对辽东造成了威胁。

    最重要的是,他与东胡勾结。

    刘阚派陈平治理辽东,不仅仅是要他戴罪立功,更重要的是要借助陈平之手,解决卫满之乱。

    陈平听罢,伏地叩首:“臣,定不会辜负陛下期盼。”

    大治三年初,陈平因失察之罪,被罢免太尉之职,远赴辽东。

    同年,任嚣归降,江南平靖!

    ※※※

    五年后,也就是大治八年,亦即公元200年。

    历经五年休养生息,唐国国力大增。

    刘阚利用这五年的时间,根据自己早已模糊的记忆,命工匠在安乐宫正殿的正墙上,镂刻出一副巨大的世界地图。

    地图上标明了七大洲四大洋的轮廓,并留下了一部被后世人称之为奇书的《欧罗巴志》。

    在那副巨大的世界地图下面,刘阚留下了一句话:凡我刘氏子孙,当居安思危。

    世界很大,莫坐井观天,成井底之蛙。扩张,扩张,扩张……原太阳所照之处,皆有我大唐子民。

    地图完成之后,刘阚下诏,征伐匈奴。

    太尉张良献策,兵分三路,自漠北、武川、辽东出击。

    涉间这时候已告老还乡,接替他的正是当年秦国名将之子,车骑将军蒙克;而辽东方面,则以太尉府大将军李左车为帅,出长城攻入东胡。卫满之乱,已被陈平所平定,箕子朝鲜国国王入咸阳称臣。刘阚则御驾亲征,以太子刘秦监国,萧何张良蒯彻三人辅政,抵达武川。

    他将陈平从辽东调至武川,委任为军师。

    二人在武川烽火台下,祭奠盖聂师徒英灵,并在当年骊丘点燃的烽火台上,命人刻下八个大字: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大治八年春,刘阚率部自武川出击,以蒙疾为先锋,杀进塞北草原。

    这一场声势浩大的战争,整整持续了三年之久,最终以攻克龙城,斩杀冒顿为结局。东胡大单于阿利鞮在冒顿被杀之后,率领不足万人的残部向北逃逸,不知所踪……

    而对于这三年的战争,史书里并没有留下任何详细的记载。

    唐书-高祖本纪里记载着:大治十一年秋,帝率部回还咸阳。

    十一月,禅位太子刘秦,改元平靖。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