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穿越小说 > 一品江山 > 第三八零章 终章 仁者天下
    当然都进来是不可能的,官家的寝宫又不是菜市场……

    经过一番紧急磋商,最后由文彦博、赵宗实、曹佾、唐介、冯京、司马光六人为代表,进去探视赵祯。

    这其中,文彦博和赵宗实自然没什么好说的。曹佾是曹皇后的弟弟,没有娘家人到场,皇后如何安心?冯京是翰林学士,待会有何召旨需他拟写;司马光是修起居注的,要负责做实事记录,而唐介作为大宋的良心,减负监督之责。

    如此组合也算是面面兼顾,足以让人信服了。

    在宦官的引导下,六人进入福宁殿,然后被带到官家的内寝。

    虽然他们都来过福宁殿,但进官家睡觉的地方,还是头一次。在此之前,他们大都曾幻想过,天下共主、至尊皇帝的龙床,该是何等的金碧辉煌,肯定闪瞎一双双狗眼。

    然而他们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惊呆了,这难道就是天下共主的房间?

    只见宫室之中,绝少金玉,幄帘之内,仅铺着颜色暗淡的素色被褥,看上去己经很久没有替换了……在民风奢侈的大宋朝,这也就是一般小吏的水平。若非官家静静躺在那里,众位大人绝对以为自己进错房间了。

    那一刻,他们竟忘记了自己进来的目地,满心的机谋算计,变成了震惊、震撼、震动……

    他们分明看到官家微笑站在眼前,像往常那样平淡的说道:“寡人居宫中,自奉止如此尔。此亦生民之膏血,可轻费哉?”

    大宋官家赵祯,几十年来如一日,从来都是这样的自虐……

    当年,他还年轻时,有一天早晨醒来,对身边的内侍苦笑道:‘昨天夜里寡人失眠了,肚子饿得咕咕叫,真想来一碗烧羊肉阿……’

    内侍一听,忍不住要笑了,‘这还不简单?大官说一声就有,怎么不说呢?’

    赵祯闻言叹了声气,摸摸自己扁扁的肚皮道,‘听说禁中一旦有什么索取,外面的就会当成每日制度,我害怕如今一时兴起,以后他们就每夜都要杀羊,这样又浪费钱,又多杀生,所以我只好忍了。’

    又是当年,他在御花园中散步。走着走着,他频频回头望,结果身后的侍从们都不能领会他的意思,啥表示也没有。

    等赵祯回到宫中,才急乎乎的对嫔妃道:‘渴死我了,快给我倒水喝!’

    嫔妃笑着端上水,见官家一阵牛饮,忍不住问道:“大官怎么不在外面要点水喝,居然渴到这个地步了?’

    赵祯苦笑道:‘我看了他们几次,他们都没有端水来,如果这时再向他们索取的话,就会有人被管事的怪罪了,所以我又只好忍了。’

    再有一次,他在吃饭时,见有一道从海边运来的贝。他不禁好奇道:‘这东西得多少钱啊?’

    内侍回答说:‘每枚一千钱,一献有二十八枚。’

    赵祯一听便搁下筷子,很不高兴道:‘我常常让你们要戒奢侈靡华之风,如今我动动筷子就没了整整二十八千钱,我实在吃不下去。’最终也没有碰一下那些贝,尽管他从小就爱吃海鲜……

    其实这一千钱里,起码有九百钱进了下面人的腰包,宫里采购向来如此。但皇帝不吃,以后就没有由头发财了,内侍们事后不禁抱怨说,大户人家尚且不算吃穿用度,何况皇宫?咱们这位大官,实在是太抠门了。

    然而赵祯亲政三十年,天下凡有水旱蝗灾处,必定蠲免钱粮,累积下来,免征百姓几十亿贯。若朝廷无力赈济,他还常常开内帑抚恤子民,一次就是几十万贯……

    都说文景、开皇、贞观乃至咸平之治,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赵祯没有能力去削减三冗,给继承者留下挥霍不尽的钱粮,但他宁肯苦了自己,也从不加重百姓的负担。他治下的亿万子民更可以骄傲的说,我们才是数千年来,生活的最幸福的中国人!

    他就这样克制自己走完一辈子,这一生没有光辉业绩,没有豪气干云,没有痛快淋漓,他只留下了一个富裕繁华的大宋朝,并让他的子民们,成为了这些财富的主人!

    在中华几千年来的几百个冷酷无情、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的皇帝同行中,他是一个异数。尽管最处险恶诡诈的环境四十年,也没法改变他善良宽厚的性格……

    他那双眼睛一直到老都至清至纯,始终充满了和善的注视着他的子民……

    直到此刻,大臣们才意识到,他们失去了自己的皇帝,且永远不会再有这样一位仁君,关爱、信任、包容、乃至放纵着他们……

    我终于失去了你,才意识你是最珍贵……

    文彦博、曹佾、唐介、冯京、司马光以头触地、嚎啕大哭,如丧考妣。赵宗实也只好跟着大哭起来,起先还是假装的,但很快便哭得比谁都厉害,不过他是为自己的命运而哭,因为他愈发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命运,已经不可遏制的滑向无边的深渊!

    ※※※

    大臣们嚎啕过了,在宫人们的服侍下,除了吉服,换上青衣角带。那王老太监也换穿一身孝服,对几位正在抹泪的大臣道:“皇后悲伤过度病倒了,现正在隔间御书房歇着,请国舅爷先过去觐见。”

    曹国舅看看众人,见他们都没有异议,便点点头,跟他转到隔间御书房。便见姐姐病恹恹的躺在床上,正两眼发直的望着藻井。

    “娘娘。”曹国舅心中暗叹,躬身行礼道。

    好一会儿,曹皇后才回过神来,看看弟弟道:“过来坐。”

    曹佾便在床榻边的锦墩上坐下,姐弟俩相对无言,片刻,曹皇后一把抓住弟弟的手,竟惶然道:“今将奈何?”现在该怎么办?

    曹佾勉强微笑道:“这话该我问娘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皇后先是沉默,但意识到这时候只有跟弟弟和盘托出,他才能帮自己出主意,便低声道:“官家在我那里吃了汤,回来就旧病复发,太医抢救了一夜,今早晨还是宾天了……”

    “啊……”曹佾设想了千般可能,却没想到是自己姐姐害死皇帝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皇后自然看出他的心思,忙分辩道:“这世上谁会谋害官家,我也不会的!”

    “那难道是意外?”曹佾问到。

    “……”曹皇后摇摇头,紧咬着嘴唇道:“怕是这汤没问题,只有官家喝了才有问题。”说着便将高滔滔如何向自己,反复吹嘘这汤的妙处,说皇帝喝了必可病情好转、延年益寿,自己才着了迷似的凑齐了千年王八和千年灵芝,熬了这锅千年灵芝长寿汤!结果官家吃了便……

    “是了。”曹佾闻言叹气道:“这是一场精心谋划的阴谋,娘娘被他们利用了。”说着便将宫外,昨夜今晨发生的事情,讲给姐姐听。

    “什么?”曹皇后闻言大惊失色道:“韩相公冒传圣旨,已经失陷在白虎堂了?”

    “嗯。”曹佾点点头,小声道:“这消息还没人知道,是陈仲方看在云熙的份上,才在方才知会我的。”

    “狄青好大的胆子……”曹皇后身为将门虎女,纵使站在对立面上,也不得不赞叹一声。狄元帅实在是给天下武人,狠狠出了口恶气。

    “狄青可没那么大的胆子。”曹佾压低声音道:“只怕他事先得了官家密诏,才敢明目张胆的清洗殿前司!”

    “你是说官家。”曹皇后悚然道:“早有安排?”

    “官家身体早就不好,他想让晋王接位的心思已是众所周知。但潞王一党经营两代,眼看就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又岂能甘心?今年开春以来,接连发生了好几桩恶性事件,你说他能不有所准备么?”曹佾压低声音道:“娘娘,官家虽然仁厚,但四十多年的皇帝,岂能没有些对付宵小的手段?”

    “……”曹皇后沉默了,过一会儿了才幽幽道:“想不到我弟弟,竟然成了晋王的说客。”

    “我不是说客,我是为了姐姐,也为了曹家!”曹佾心说这不废话么,你知道我儿子和陈恪好成什么样了?那是穿一条裤子都嫌肥的。我放着脚下这条阳关道不走,跟你一起过独木桥?还是架在万丈悬崖上那种。

    他一脸诚恳道:“娘娘明鉴,官家宫车晏驾,晋王继承大统,已是大势所趋不可阻挡。你身为母后,正应当匡扶社稷,按照官家的遗愿,扶助晋王登极!你则为圣母太后,仙福永享,切不可再做他想!”

    “……”曹皇后又沉默了良久,再次一叹道:“老身只怕晋王登极后,会问罪于我。”

    “这干娘娘何事?”曹佾摇头道:“官家是有老病根的,谁知道啥时候复发?娘娘爱心拳拳,为官家素手调羹,何错之有?”

    “这种事,全看他追不追究。”曹皇后低声道:“要是揭过不提,自然无事,可非要抓住不放,老身还有何面目活在世上?”

    “怎么可能抓住不放,你是他的母后啊!寻常百姓还讲个‘母子相隐’呢,何况是表率万民的天家。”曹佾摇头安慰道:“娘娘只要把接下来的事情做漂亮,他感念还来不及呢!”

    “老身还是不放心……”曹皇后想了想道:“若是让晋王立个誓,又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真叫人好生踯躅。”

    “呵呵……”曹佾笑起来道:“娘娘真是骑驴找驴,你即将垂帘听政,官家都要看你的脸色,而不是你看他的。”

    曹皇后闻言,竟然神情一松,“老身糊涂了!”是啊,我即将垂帘听政,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大宋朝一百年来,最厉害的从来不是皇帝,而是皇帝老妈……当然得能活到皇帝登极那种。因为宋朝的皇帝登极后,有一段实习期,这段时期太后是要垂帘听政的!

    垂帘听政的太后们,凌驾于天子之上,陟罚臧否、号令全国!因为天子御玺在她们手中!

    皇帝手里没有玉玺,就下不了旨意,只能乖乖做母亲的好儿子……更要命的是,这段实习期往往以太后的寿命为限,比如大行皇帝之于曹皇后的婆婆刘太后。

    之前的刘娥实在太强悍了,称孤道寡不说,至死都没有放权,还差一点就穿着龙袍进了棺材。曹皇后虽然没有她婆婆那样的野望,但为了自身的安全,她不介意等咽气时,再将印玺交给赵曙。

    想到这,曹皇后心下大定,对兄长道,“你去把文相公请进来吧。”

    ※※※

    殿外的一众臣子,正在官家床前哭丧,但气氛已经不如从前纯正,至少都放了三分心神在隔壁。他们都焦灼的等待着那姐弟俩谈话结束。接下来再叫谁进去,可能皇位就属于哪方了!

    是的,没有遗诏的情况下,皇位属谁全凭太后的意思。尽管宫外大局已定,可如果那老太婆就是想立赵宗实的话,晋王一党也只能干点大逆不道的事儿了——软禁太后,强行登极!

    这是谁都无法接受的,包括赵曙一党。明明是路人皆知的储君人选,却非得通过这种恶心的法子上位,让王爷如何接受?

    倒不只是名声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将来皇位的正统性、合法性。想想太宗皇帝一生,都在跟‘烛影斧声’的传闻苦斗,就知道毫无争议的登极,是多么重要了!

    这正是文彦博此番入宫的责任,如果办不到,直接找块豆腐撞死得了,哪还有脸面再见赵曙?

    那厢间,赵宗实也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希望曹皇后能选择自己……

    等待虽然煎熬,好在没持续多长时间,曹佾便出来了,看看几位表情各异的大臣,轻声道,“文相公,娘娘有请。”

    文彦博神情一松,赵宗实如遭雷击……

    文相公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腿脚酸麻,赶紧进到隔壁。

    请安后,曹皇后请他就坐,当然锦墩被搬得离着远了些。

    简单几句节哀之后,曹皇后便道:“官家走得匆忙,没有留下遗诏,国不可一日无君,这可如何是好?”

    “官家虽未留下遗诏,但天下人都知道,他已经为大宋选定储君,便是晋王曙。”文彦博沉声道:“这是毫无争议的!”

    “……”曹皇后沉默片刻,点头道:“那就依官家所言。”

    “太后圣明!”文彦博马上奉承起来,但心下并不放松。赵曙顺利继位只能算小胜,以文相公今日之欲求,自然不会满足,他要的是大胜,是完胜!

    所以文相公很快收敛了笑容,正色道:“但‘官家未留遗诏之言’,大大不妥,还请娘娘收回!”

    “有何不妥?”曹皇后皱眉道。

    “因为立谁不立谁,我们说了都不算,哪怕娘娘也不行。”文彦博沉声道。

    “那谁算?”曹皇后紧张问道。

    “遗诏。”文彦博一字一句道。

    “遗诏……”曹皇后有些糊涂了:“可是明明没有遗诏。”

    “遗诏不一定非要写在纸上,也可能是官家口述。”文彦博淡淡道:“太后再转述给臣下,由翰林学士写出来再加盖玉玺便是。”

    曹皇后明白了,心说也对,只有以先帝未行之命,无论是晋王登极,还是自己垂帘听政,才具备合法性。便点头道:“多亏相公提醒,官家清醒时,确实有几句话嘱咐老身。”

    “娘娘请仔细回想,微臣这就去传翰林学士进来。”文彦博说着,起身出去外面,对冯京道:“冯内翰,你来。”

    冯京赶紧爬起来,两人往隔壁走的时候,文彦博隐蔽的抓住他的手,重重一捏。

    冯京心下一凛,知道这是暗示自己,要配合他行事。

    两人进去御书房,冯京向皇后行礼后,便到书案后站好。

    “娘娘,事关机密,请屏退左右。”文彦博看一眼那老宦官道。

    “老王,你到门口守着。”曹皇后心说规矩还真不小,不过也觉着正常,事关国运的遗诏么,自然要尽量少的人在场。

    老宦官小声道:“谁来给内翰磨墨?”

    “老夫即可。”文彦博淡淡道,老宦官只好先出去。

    御书房中笔墨纸砚都是常备的,冯京拿一本空白诏书展开,文彦博亲自为他为磨墨,不一会儿,便准备停当。“娘娘,可以开始了。”

    那厢间,曹皇后早就打好腹稿,闻言缓缓道:“遗诏,与晋王赵曙。朕不豫,皇帝你做。一应礼仪自有有司题请而行。你要依太后并众相公辅佐,用贤使能,无事怠荒,保守帝业。”

    冯京提笔写就,又抄写一份,一份要交外廷宣读,另一份则留宫中存档。

    文彦博拿起先写的一份,吹干墨迹,交给曹皇后过目。待看过无误后,又转回拿起另一份,再给皇后看过,两份都无误后。曹皇后从枕下摸出一个黄金盘龙盒子,打开里面,拿出了那枚皇帝御玺,交给了文彦博。

    文相公小心翼翼的接过御玺,走到案边,郑重其事的给其中一份用了印,然后便将那御玺……收到了怀里。

    “相公这是何意?”曹皇后惊呆了。

    “御玺应由天子随身保存。”文彦博淡淡道:“如今既然晋王为天子,微臣自会将其转交,无需娘娘费心。”

    “你!”曹皇后就是傻子,也知道这老货是想趁机给赵曙取得御玺了!没有御玺自己听哪门子政?谁听我的呀?刹那间,曹氏勃然大怒,身上的将门因子暴发,豁然坐起身,怒喝道:“给我交出来!”

    “娘娘要御玺作甚?”文彦博淡淡道。

    “老身垂帘听政,替新皇保管玉玺,这是祖宗规矩!”曹皇后怒道。

    “这哪是什么祖宗规矩?妇人不得干政才是!”文彦博冷冷道:“皇后想学刘太后,但官家登基时才十二岁,刘太后垂帘还有情可原,但如今晋王快要三十岁,且南征北战、历练多年,哪里还需要一辈子未出宫墙的太后来指手划脚?!”

    “你……”曹皇后气得面皮发紫,看到老宦官已经进来,怒道:“还不拿下他,把玉玺抢回来!”

    老宦官见自家娘娘,一副被侮辱受损害的模样,早就火冒三丈,猛然扑上来。

    文彦博没想到这老太监还是个练家子,却避都不避道:“玺在人在,玺亡人亡,太后看着办吧!”

    看他那一脸的大义凛然,老宦官便知道文彦博说到做到,硬生生止住去势……大宋宰相被皇后打死在御书房里?开什么玩笑?

    再望向曹氏时,却见她已经泪流满面:“相公何苦相逼,老身不做章献,只图安生尔。”

    “晋王安生,则娘娘亦安生!”文彦博见威胁奏效,曹皇后终于软下来。也放缓语气道:“娘娘所担心的,不过是有宵小拿先帝驾崩说事。然而皇后不垂帘、不留玺,对晋王殿下可谓仁至义尽,殿下将来为天子,对娘娘只有孝敬维护,谁敢胡说什么?老臣也不会放过他!娘娘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话很明白,将来赵曙为难你,一定因为你碍事儿,你现在乖乖交权,他吃饱了撑的找你麻烦作甚?还落个不孝的名声……

    曹氏虽然是女中豪杰,却哪里是文相公的对手?被他连蒙带骗、软硬兼施,弄得再没了一点力气,只在床头泣道:“还请相公多多照拂……”

    “微臣敢不尽心竭力。”文彦博深深施礼道,说完转身就走,只留下哭成泪人的曹皇后。

    ※※※

    从御书房出来,冯京终于忍不住说了句公道话,“刚才相公是不是太过份了?”冯状元是谦谦君子,自然看不惯这种欺负绝户老寡妇的行径。

    文彦博到这时才叹了口气,说出了真话,“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日后再想要回御玺,就千难万难了……”

    冯状元恍然,是啊,禁内和外廷是两个世界,今天这种极特殊的情况,臣子们才能见到皇后。一旦过了今天,有什么事情只能通过宫人和公文传递,外臣连御玺的样子都见不到!

    “事有从权,是下官迂腐了。”冯状元抱歉道。

    “无妨。”文彦博正色道:“宣旨去吧!”

    “是!”冯京沉声应道。

    两人来到大行皇帝的床前,文彦博肃容对众大臣道:“请诸位听好,本官宣读遗诏。”说着趋前一步,将手中的圣旨打开,清清嗓子沉声道:

    “遗诏,与晋王赵曙。朕不豫,皇帝你做。一应礼仪自有有司题请而行。你要依众相公辅佐,用贤使能,无事怠荒,保守帝业!”

    这份诏书竟比方才曹皇后口述的版本,少了‘太后’二字。自然,是文相公和冯京动了手脚……冯京在文彦博的授意下,写了两份不同的遗诏,而文相公两次给曹皇后看的,都是同一份!结果骗过了老妇人……这对没节操的文相公来说,实在是雕虫小技,无足挂齿,却将曹皇后垂帘听政的权力也抹杀掉,给赵曙继位后大展宏图,彻底扫清了障碍!

    听到旨意,群臣高呼万岁,只有赵宗实木然站起来,跌跌撞撞往外走……

    “拦下他!”唐介大声道,却被文彦博阻止,摇摇头道:“官家是寿终正寝的……”

    “这……”唐介登时一滞,是啊,把赵宗实抓起来自然没问题,可这样一来,官家就成了被儿子谋害,不名誉死去的皇帝。这对一生仁慈的官家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岂能放过这贼子?”但要是就这么放过他,天理不容!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随他去吧……”文彦博手握遗诏,自然一切由他说了算,“官家一生仁慈,想必也会这样想的。”

    “太便宜他了!”众人愤愤不平,却又违抗不得。

    “诸位,多行不义必自毙!不要去管那孽障,我等有重要一万倍的事情。”文彦博沉声道:“为大行皇帝治丧!”

    “是。”众大臣一起躬身道。

    ※※※

    那厢间,赵宗实跌跌撞撞离开了福宁殿。王拱辰和吴奎还等在会通门前,见他身穿丧服,失魂落魄的出来,两人心下咯噔一声,忙上前问道:“王爷,怎么样了?”

    赵宗实站住脚,歪着头,直愣愣看他们俩半晌,突然露出个白痴的笑容道:“你在叫我么?我不是什么王爷,我是道德广法天尊!你们两个妖孽,见了本座还不下跪,当心我用照妖镜收了你们!”说着呲牙裂嘴作势要扑。

    两人瞠目结舌,赶紧闪开,赵宗实便不再管他们,转过身去,疯疯癫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高声怪叫道:“我是道德广法天尊,我腾云驾雾,我不在三界,我不在五行!”

    王拱辰想去拉他,却被吴奎拦住,颓然道:“咱们自身难保了,还去管他作甚?”

    王拱辰一听,心里最后一丝侥幸也没了,两脚发颤,竟站立不住,跌坐在地上,胯下湿了一片……

    这位真正的东华门外,以状元名唱出者,看来也不是什么好汉……

    那厢间,赵宗实疯疯癫癫、披头散发,一路怪叫着跑出了宣德门,他的侍卫随从早就得到信,赶紧上前,不容分说,将他塞进马车,拉回府里。

    这一幕,被远处冷眼旁观的两人看到,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相貌堂堂、只是目光闪烁太快的男子道:“疯了?”

    另一个满脸病容的俊俏公子,咳嗽两声道,“装的。我还以为他会保持最后的尊严,体面的死去呢。想不到,竟有胆子作,没胆子死……可耻。”

    “呵呵。”那高大的男子笑道:“元泽老弟不是生气,昨夜至今插不上手,寸功未立么,这不就是给你机会?”

    “是你吕吉甫想立功吧。”病公子咳嗽两声,淡淡道:“也是,在赵宗实身边卧底数年,却对晋王无所建树,反倒成了赵宗实的红人,换了谁都会心虚的。”

    “元泽这么说,要冤枉死我了。”高大男子自然是吕惠卿,闻言脸都不红道:“若非我通风报信,只怕文相公要迟到宣德门的,那样会是个结果,谁也不知道……”

    “呵呵……”病公子自然是王雱,他冷笑一声,没有接话。他对吕惠卿妄图两边站队的心思了若指掌,但眼下大局已定,要着眼将来的朝堂了。吕惠卿把赵宗实一党的底细,打听的清清楚楚,将来晋王登极后,要铲除潞王一党,吕惠卿必然受到重用。

    而父亲大人要想大展拳脚,也是离不开吕惠卿这种极有能力,又没节操的帮手的……

    和王雱分开,吕惠卿回到潞王府上。府上人等见王爷疯疯癫癫回来,一片人心惶惶,纷纷向他打听,出了什么事。吕惠卿缄口不语,径直到王府后宅。

    便见赵宗实光着脚,披着发,鬼叫着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王妃高氏等人在后面一边掉泪一边追。

    “唉。”吕惠卿冷眼看了一阵,叹口气,对赵宗实道:“王爷别装了,没用的。真疯的人感觉不到痒,到时候太医只要在你的痒穴上下针,一下就能试出真伪……”

    赵宗实依旧手舞足蹈,但动作却越来越慢,最后跌坐在地上,仰头嚎啕大哭起来,哭声撕心裂肺,穿透云霄!

    吕惠卿轻飘飘的一句话,便打破了赵宗实的侥幸,让他连装疯的勇气都没了。

    当夜,赵宗实夫妇饮毒酒自尽……

    但没有人关心他的死活,因为朝廷终于宣布了官家赵祯大行的丧信!

    汴京百姓闻言痛不欲生,人人披麻戴孝、罢市巷哭,连日不绝。虽乞丐与小儿,皆焚纸钱哭于大内之前。百姓为哀悼他们的皇帝,焚烧纸钱的烟雾飘满了汴京上空,以致天日无光!

    大宋朝已经不是第一次迎来皇帝大行了,但前三次加起来,都远远比不上这次山河悲痛、万民齐哀的场面。

    有的人在你身边时,你察觉不到他的可贵,只有一旦失去了,你才会如鱼儿失去水,知道他有多重要。他的离去是多么不可承受……

    官家讣告送达哪里,哪里就哭声震天,纸烟蔽空。就连辽国人闻讯后,都无远近皆聚哭哀悼。

    彼时,辽主耶律洪基正在雄州,闻讯与送别的晋王执手号哭道:“贤弟丧父,吾失尊长,皇叔教诲永不可忘!”

    回到辽国后,耶律洪基依然哀思难平,他将官家送给他的御衣葬为衣冠冢,岁岁祭奠,并令皇后作诗哀悼:

    ‘农桑不扰岁常登,边将无功更不能。

    四十二年如梦觉,春风吹泪过昭陵。’

    ※※※

    七天后,是大行皇帝头七的日子。

    风花雪月的汴京城,如今只剩下雪,满城戴孝,纸钱飞扬,如下过大雪一般。

    这天清晨,在捧日军的护送下,赵曙终于风尘仆仆的返回汴京。片刻也不敢停留,他赶紧入城直奔皇宫。

    过了州桥,踏上御街,便见到数千名汴京文武、贵戚王公,清一色的青衣角带,沿着御街两侧,从宣德门前一直排到自己眼前。

    一辆挂着孝布的御辇,则静静停在御街上,看到这一幕,他有些呆了。

    “百官恭迎新君圣驾!”鸿胪寺官员一声高唱,如此的响亮。

    数千名文武贵戚,便齐刷刷的拜倒,齐声道:“恭迎新君!”

    赵曙回过神来,目光却在人群中搜寻,最终,他看见了自己要找的那个人,毫不迟疑的朝他伸出了手。

    那人只好从人群中走出来,来到赵曙面前大礼参拜,却被他一把扶住,紧紧握住他的手道:“陈爱卿,陪寡人走这一段!”

    “为臣不敢……”陈恪不禁苦着脸道。

    “这是你应得的!”赵曙不容分说,便拉着他登上御辇。

    李宪赶紧摆上踏凳,让新君和陈学士登车。

    御辇缓缓向宣德门驶去,群臣山呼海啸道:“万岁!万岁!万万岁!”

    “仲方,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听着这山呼海啸的万岁声,赵曙突然问陈恪道。

    “请陛下莫忘昔日凌云之志,早日复我燕云!”陈恪低缓而坚定道。

    “矢志不渝!”赵曙一字一句道。

    在这声震云霄的山呼声中,多日来的阴云终于散去,朝阳金光万道,照耀着大宋朝,照耀着汴京城,最终汇聚在御辇中的那对君臣身上……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