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穿越小说 > 歃血 > 第三十八章 约定
    汴京春暖,塞外风寒。

    狄青策马,已再度玉门关。过玉门关之时,他心中想到,“古人曾有诗云,‘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春风都不肯度过玉门,我狄青几次往复奔波,这次再过玉门关,此生再也不会回转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策马过了瓜州的常乐城。前方黄沙漫漫,风尘高扬。偶尔有绿洲青山,流水般的漫过。

    韩笑一直跟在狄青的身边。

    狄青到了处山岭处,终于缓缓勒马,说道:“韩笑,当年种老丈建十士,是为了对抗元昊五军八部。但如今,元昊不在了,夏国也向大宋求和了。我狄青到了敦煌,只怕再也不能回转。”

    风尘苦,韩笑却脸带笑容,“狄将军,十士虽不全,但兄弟们跟随你的心意却是十足赤金。听郭大哥那面说,要救杨姑娘,本来尚缺一物,可那物竟然留在永定陵中,可说是天意了。”他说话间,轻轻拍拍马鞍上的一个箱子,小心翼翼。

    狄青神色感慨,暗想自己领兵平南之际,郭遵、赵明、飞雪等人一直在从水道挖掘,终于再次打通了到香巴拉之路。

    他听说,香巴拉内已狼藉一片,人影皆无。可幸好飞雪知晓很多事情,竟能利用香巴拉之室,说能救回杨羽裳。可飞雪尚需一件东西,那东西扁扁的匣子,色泽银白,里面插着十数片金属,本来是和滴泪一块使用,才能发挥出滴泪的力量。

    狄青听及这东西的时候,立即想起在永定陵看过此物。他当下潜入永定陵,取出此物。而在此之前,羽裳早被送到了敦煌。当再入永定陵时,狄青突然想到,赵祯究竟对香巴拉知道多少?赵祯对五龙是否知晓?赵祯不过问五龙一事,是否和刘太后将五龙封存在大相国寺一样,根本不想让赵恒醒来呢?

    往事难追,不愿再想……

    韩笑见狄青还是微锁眉头,安慰道:“狄将军,想苍天有眼,定会让杨姑娘醒过来的。”他是这般安慰,但究竟如何,心中也是没底。

    狄青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事情,有些走神。这时二人路过长岭,突然听有羌笛悠悠……

    那羌笛声满是潇潇朦朦,其中还有愁苦感慨,一曲悠然,道尽千古兴起,世间苍凉。

    狄青听着那笛声,脸上突然现出分追思之意。

    韩笑见了,有些不解。暗想这笛声虽好,狄青却从来不是什么风雅之人,为何在笛声旁止步。

    狄青略作犹豫,策马向笛声传来处行去。韩笑不解,还是紧紧跟随。

    那山岭的一角,有个老汉正在斜阳下吹着羌笛。金灿灿的阳光落下来,照在那满是沧桑的面孔上,别有一番忧愁感慨,那老汉脸上,早泪流满面。

    他究竟有什么伤心的往事?

    狄青见到那老汉时,心头一震,他认识那老汉的,当初他在平远寨被菩提王重创后,昏迷不醒,被飞雪所救一路西行,赶车的就是这老汉。

    怪不得他觉得羌笛声依稀熟悉……

    草伤秋、蝉如露,暮雪晨风无依住。

    英雄总自苦,红颜易迟暮,这一身,难逃命数!

    那老汉吹的曲子,正是飞雪当初常哼的不知名的曲子。这老汉为何在此,他为何如此的伤心?

    狄青困惑,走到了老汉身边。那老汉见了狄青,眼中蓦地闪过一丝激动,突然站了起来,踉跄走过来,一把抓住了狄青,咿呀的说着什么。

    狄青这才想到,他和老汉言语不通。扭头向韩笑望去,狄青道:“韩笑,他说什么?”他知道韩笑精通南北各州的方言,就算藏边的话儿也知道不少。

    遽然见到韩笑的脸上有分不安和惊诧,片刻后又化为忧心和怆凉。

    狄青察觉到韩笑的不对,心中蓦地也升起不安之意,喝道:“韩笑,他说什么,你告诉我!”

    ……

    狄青不知道是如何才到了敦煌,也不知道如何才入了香巴拉。众人知道狄青赶回,欢声一片。

    郭遵迎上来时,见到韩笑捧着的那匣子,轻出了一口气,喃喃道:“看来一切命数都定。”飞雪从韩笑手中接过匣子,看了半晌,脸上也露出分少见的笑,她转望狄青,说道:“一切俱备……”

    话未说完,脸色已变。

    香巴拉沉寂的针落都能听得到。

    谁都看到狄青脸上的沉郁之色,韩笑悄悄的垂下头来,神色亦满是沉落。这二人到底发生了事情?

    狄青不看飞雪和郭遵,已走到了杨羽裳的身前。

    杨羽裳从未改变。

    似水流年,如花美眷,纵关山月落,改变不了杨羽裳绝世的容颜。

    水晶棺中的杨羽裳,微闭着双眸,似只是多年一梦仍未醒转。

    狄青轻抚那几欲透明的水晶棺,眼中已有泪水。他知道八王爷无论如何欺骗他狄青,总算为他狄青做了件让他永世感激的事情,因此他虽抓住了八王爷,终究还是放过了他。

    可他虽放过了旁人,命运还在捉弄他。

    郭遵察觉到狄青的异样,走过来道:“狄青,你怎么了?”

    飞雪似乎也有些不安,但还是坚定地走到了狄青的身边,说道:“狄青,你放心,神女不会骗我。当初在她离去时,我和她交谈过,她说了,只要滴泪、五龙和如意匣均在的话,再加上神女留下的那个扁盒作为开启的机关,就一定连死人都能救活。那个扁盒机关我已放好了……”

    说话间,飞雪将狄青从永定陵取出那匣子送到了白玉墙壁的一个角落,只听到“喀”的一声响,匣子入了那墙壁。飞雪对这些似乎很是熟悉,操作起来轻车熟路。

    望着狄青的伤心,飞雪似也要落泪。

    他伤心,她亦难过。

    可她为何要难过?

    飞雪见狄青无语,轻声安慰道:“你怕救不活羽裳吗?你不用怕的,我都做好了,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只要把五龙和滴泪放在一起,到时候你按下这机关……”飞雪指着白玉墙壁凸出的一点道:“只要你按一下,那上方肯定会有光芒照在水晶棺上,那股力量能让羽裳醒来的……”

    见狄青不语,飞雪终于有了分焦急,“狄青,你信我。”

    狄青缓缓的转过头来,望着飞雪,双眸中已满是血丝,嗄声道:“这能量,能救几人?”

    郭遵变了脸色,飞雪也蹙了下蛾眉,半晌才道:“神女说肯定能救一人。你还要……救……别人吗?”她话语突然有些不流畅起来,眼中有分惶惑,向郭遵望了眼。

    狄青喃喃道:“这么说,只能肯定救一人?那别人呢,怎么办?”他遽然伸手,抓住了飞雪的手腕,哑声道:“那你告诉我,你当初在平远,为何要带我来香巴拉?”

    飞雪挣了下,却没有挣开那铁箍一样手掌。没想到狄青有此一问,飞雪犹豫片刻才道:“我想让人来,帮神女寻找她的伴侣的。”

    “你撒谎!”狄青遽然喝了声,脸上满是痛楚之意,已失常态。

    飞雪脸上色变,娇躯似乎颤了下,但转瞬变得平静,一字字道:“我没有撒谎!”

    “你到现在还不肯对我说真相吗?”狄青眼帘湿润,紧紧握住了飞雪的手腕,“你带我到香巴拉,是为了找回我前生的记忆。因为你是唐飞雪,我是段思平!”

    一语落地,众人皆惊。

    只有韩笑垂头落泪,嘴角的笑容再也不见。

    飞雪一震,再望狄青的目光,已复杂千万。她奔波多年,漫长的等待,难道只是为了这句话?

    她是唐飞雪,他是段思平。

    前生有约,今生相见?此言此誓,相约早定!

    终于还是摇摇头,终于还是平静依旧,飞雪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狄青眼中有泪,嘶声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肯对我说出真相?单单说来生有约时,为何我还不信她?你当初听到,为何会有异样?为何我记忆中,总有你的影子?为何你屡次救我,始终在我身边,难道只是巧合?”

    飞雪冷静道:“那些……不过是传说,亦是幻觉。”

    狄青双手握住飞雪的手腕,大声道:“不是的,你骗我!当年段思平为得江山,得入香巴拉,他和神女歃血为盟,以为神女找伴侣为盟定,以江山作赌,若是诺言不守,不但江山成空,而且会失去最心爱的女人!他失去了唐飞雪!而在飞雪离去时,他和飞雪立下盟誓,说今生不能厮守,就要来生相见!”

    我段思平……唐飞雪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生生世世,此情不渝!

    飞雪,朕宁舍江山,也想留下你来陪朕。可是朕留不住你。

    思平,你我今生注定不能在一起。可我来生,一定会找到你。一定!

    那梦境说的原来就是前生的约定!

    飞雪垂下头来,衣袂无风自动。

    狄青望着飞雪,蓦地想到当初在香巴拉逃命途中,飞雪说的话,原来句句有深意。

    就算像你我,他们怎么了?

    他们相对而跪,难道是在拜天地?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男女……

    是的,就是龙马神枪段思平,你对他有印象吗?

    是啊,你对他全无印象了。

    当初狄青听了这些话,只觉得言语风轻云淡,但现在回想,原来每句话都有字字心惊,其中含着不知多少心酸血泪,无边的期冀。

    飞雪期望他能想起前生的,飞雪原来从未忘记!

    飞雪立誓要找到他,找到前生的挚爱,飞雪做到了。

    可他为何早已忘记?

    难道说,就是因为多闻天王的那根针,让他得到了五龙的神力,却让他无法再记起前生的约定。

    他几次梦境,只听到一个空旷的声音,那声音只有“来吧”两字,他一直不解那是什么意思,叫他去哪里,原来这一切都是他脑海深处记忆的召唤。

    一念及此,狄青心中大痛,落泪道:“段思平早忘记了前生,可唐飞雪从来未忘。她历尽辛苦,找到了香巴拉。她不知道流浪多久,才碰到了狄青。她不知要多努力,才能平静地问一句狄青的名姓。”

    思绪飞转,记起当初相见的一幕幕,那眼眸清澈的女子突然问,“你叫什么名字?狄青,你叫狄青?好,很好!”那声音很是奇怪,不像今生初见,而像三生刻骨。

    飞雪垂着头,泪水终落……原来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就算没有前生,狄青也记住了她。她本不敢不肯定,但她怎能忘却?

    狄青泪水顺腮边而落,又道:“段思平什么都不知道,但飞雪已悄然的跟在了他的身边,是以他们才能在汴京相遇。段思平还是一无所知,飞雪却已知道段思平今生的一切。”

    又想起汴京大相国寺的相见,飞雪的点滴言语,原来含意千万。

    汴京好像不错,但我不喜欢。一个地方的好坏,不看它有多繁华,不看它有多少花,不看它有多少人,只看你的一颗心。

    说了你也不会答应。你现在连汴京都出不了,怎么会平白和我赶赴千山万水?

    今年花似去年好,去年人到今年老。始知人老不如花,可惜落花君莫扫。人生苦短,或许真的不如花开花落了……

    你当然也有喜欢的人。你若有可能,会不会也和狄青一样?将心比心,你就不该为难他!

    原来飞雪那时候就已经决定,不再为难他。或许飞雪早已知道,狄青今生亦有约定,她不想为难他。

    她不愿强求。

    如果曾经的约定被挚爱已遗忘,她虽心伤,还是无悔。

    那泪水过了涩然的嘴角,经了霜染的胡茬,带着无边的内疚和伤心。狄青又道:“可唐飞雪终究还是不想放弃。她在平远遇到了段思平,于是她想就想将段思平带到香巴拉,唤醒他的记忆。可段思平根本没有印象,他终究没有跟随唐飞雪前往香巴拉。在荒漠中,二人生死难择,唐飞雪将活命的机会留给了狄青。”

    泪眼中,仿佛见到那沙漠茫茫,红尘凌乱……

    你信命?

    你若信命,那你就不会死了。我会看命,我知道你能活的很久。

    那你呢?

    人谁不死呢?

    原来那一刻,飞雪再次决定。她一次次的抉择,一次次的放弃,是否因为她觉得活过、爱过,此生无愿?或许她突然发现,经过那前生的轮回,她爱的人原来爱的不是她?

    既然如此,她活在这世上等的是什么?

    泪水滴落,滴在那黑白分明的地面,有如那泼墨山水的眼。

    狄青嘶哑道:“后来她放弃了段思平,却还没有放弃帮助段思平,她去青唐,就是为了和唃厮啰商议,怎么救了神女的时候,也救了段思平。直到现在,她还在想着是帮段思平……”

    泪眼迷离,怎能忘记青唐密室的那一幕……

    飞雪不惜割腕滴血救他,当初他不解,不解这女子为何要舍却宝贵的性命救他!他当初亦是泪流满面说,“飞雪,你既然知道别人的心意,可你是否知道我的心?我想让你坚强的活下去,你能否知道?”

    当初他说出这话时,并非知道面前是前生的恋人、有着三生的约定,但那平静如水的女子早印入他的脑海。他还记得飞雪已落泪,伏在他肩头,轻声道:“我知道。”

    她什么都知道,可他什么都不知道!

    因此飞雪执着的对他说,“狄青,你答应我,从今以后,你我各不相欠了,好不好?”

    他什么都不知道,还傻傻的说,“不行!”

    他现在什么都知道了,是不是已太晚。可他就算早就明白,有什么能力改变前缘?

    满脸的沧桑,狄青望着飞雪道:“你当初在青唐密室,说要告诉我个秘密。我现在已知道是什么。”

    飞雪也不抬头,但娇躯颤栗得如风中枫叶……

    “我是段思平。”狄青泪流满面,嗄声道:“你当初要告诉我的秘密就是,狄青本是段思平!你到现在,还要骗我吗?”

    香巴拉沉凝如水。但那如水的宁静下,不知道有着多少情感的滔天巨浪。叶知秋、曹佾、赵明等人神色万千,均是悄悄地走了出去,他们不知如何面对,更不知道狄青如何去面对。

    只有郭遵在站在不远处,神色伤感。

    轻轻的从狄青手中抽回手来,等到脸上泪痕已干,飞雪这才抬起头来,望着狄青,平静道:“狄青,你别傻了。你是狄青,你最爱的人是杨羽裳。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救了杨羽裳后再说,好不好?”

    狄青蓦地喊道:“可你们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飞雪眼中有了分慌乱。

    狄青目光从郭遵身上掠过,盯在飞雪身上,一霎不霎,“我什么都知道了,你还要骗我?和神女定下盟誓的不止有段思平、元昊,还有你和郭大哥。这些盟誓都有一个共同之处,立誓之人均被反噬,如今神女已走,可诅咒未消……我救了羽裳,可你们只怕很快要离我而去。”

    飞雪退后一步,向郭遵望去,郭遵摇摇头,才待开口,狄青已截断道:“你们莫要再联合骗我了,你们都知道这点,是不是?你们一直都在瞒着我!”当初他见到那老汉,那老汉只是问道:“飞雪呢,她去了吗?她说被命运已定,活不了几年了。”

    狄青只从这寥寥数语,已明白了所有一切。郭遵为何能恢复武功,是不是神女有什么约定?飞雪为何能有如此神通,会不会也和单单一样?

    郭遵脸色黯然,飞雪神色改变。

    他们虽不想告诉狄青此事,但狄青既然知晓,他们根本无法隐瞒。

    狄青一见,就知道自己猜得不错。那一刻,他脑海空白,倒退了几步,退到了水晶棺前。手扶冰冷的水晶棺,望着棺内杨羽裳的栩栩容颜,他脑海中已转过万千念头……

    机会可能只有一次,他真的要先救杨羽裳?

    若是他不知道飞雪、郭遵的事情,他当然毫不犹豫的按下那按钮。如水流年,红尘朝暮,他狄青,没有一日不想着羽裳,他终其一生,只为救羽裳。他错过千万,到如今终于有了机会。

    机会就在眼前,只要他动了按钮,就能救回羽裳,得偿所愿。

    可他怎能能按下去?

    他爱羽裳,痴心一片,但他已知道飞雪、郭遵可能会因为他这一按,失去了最后的机会,他该如何抉择?

    他或许可以故作糊涂,装作不知道,那就再没有了烦恼,但他是狄青,又如何能够装作若无其事?心思百转,痛苦万千,狄青已潸然泪下。

    泪眼中,滴泪隐有泪痕,香巴拉白玉的墙壁似被感应,有光芒闪烁,如霓虹、如飞羽……

    那白光如月,耀了天地一片,落在众人的身上。

    水晶剔透的棺内,杨羽裳的眼角,突然有泪水滑落。轻如晨风,亮如朝露……

    那棺中人儿,终于睁开了眼,轻声道:“狄大哥,我已等了你……很久很久……”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