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想你亲亲我呀 > 第59章 幸得遇见
    寒假过得飞快,新学期接踵而至。

    宋灿搬回宿舍的事没有和郁弈航说,倒不是不想告诉他,只是她行李不多,路途也不远,她被宋燃坑了多年早就习惯一个人干活儿,一时间也没养成提前打报告的习惯。

    而且想着毕业季将近,郁弈航得忙各自琐碎的事情,知道也没时间送她吧。

    然而宋燃老早就把宋灿卖了,把宋灿要搬走的事告诉了郁弈航,当天他翘了半天试验,陪着宋灿搬行李。

    梁烨老早就搬回宿舍了,算着宋灿到达时间,老早蹲在门前等着,带着个鬼面具,打算吓吓宋灿,以表一月未见的想念。

    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个郁弈航,鬼面具没把人吓着,倒是会长的面瘫脸把她吓着了。

    接下来,梁烨看着平时寡言少语的会长一点一点帮着室友收行李,皱着眉看着宋灿暴露在微凉空气里的一节手腕,取下围巾给她披上,强行把人按在凳子上,开始干活。

    宋灿笑嘻嘻的,甜甜说了句学长真好。

    郁弈航侧身,指尖蜻蜓点水似的在宋灿额上敲了下,面上冷色微褪,“天气冷,你坐着就行。”

    宋灿弯着眼笑着点点头,单手托腮看着郁弈航忙里忙外搞卫生,待他经过时,突然直起身勾住他的脖子,在面颊上轻轻亲了下,“辛苦啦学长!”

    梁烨默默别过脸去,黑眸划过专属于单身狗被喂狗粮后的悲凉。

    三月实习,四月忙毕设,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六月到了,而明明最忙的时间段已经过去了,郁弈航却好像变得更忙了,常常找不到人。

    宋灿也好不到哪里去,进了一教授的课题组做设计,忙起来更是废寝忘食,两个人经常一天都说不来几句话,别说是电话了,微信都少发。

    梁烨笑言,你们这热恋期也过得太快了吧。

    而每当宋灿听到梁烨这么说,总会拍小宠物那样拍拍她的肩膀,扬了扬手机,一脸高深莫测的说她不懂,他们还在热恋期呢。

    不管怎么样,两人的扣扣聊天是没断过的,聊天内容如下。

    ——昨天。

    【郁弈航】:火。

    【宋灿】:滴。

    ——前天。

    【宋灿】:!

    【郁弈航】:。

    ——大前天。

    ………………

    宋灿看着对话框上面的大火花,心满意足的点点头。

    这不叫热恋期叫什么。

    瞅瞅,还有大火花和大轮船呢。

    ……

    六月末,大四毕业典礼。

    A市的大学有个不成文的传统,毕业典礼上,学生们会把亲朋好友请过来,在那天轮着和自己拍照,请的人越多,证明这人越受欢迎,未来也会越顺利。

    毕业典礼那天,郁爸郁妈张罗着请了一大群亲朋好友来和郁弈航拍照,有些亲戚便连郁弈航也没见过,听亲戚说着诸如“小郁啊,多年没见你都长这么大了”一类的话,他也只能尴尬笑一笑。

    更别说还有些学妹打着“毕业典礼随便拒绝人是不好的”的旗号来郁弈航面前求合照,各种道德绑架下,郁弈航也不好不答应了。

    一整天,郁弈航都在拍照。

    暮色开始四合,天空泛着熏黄粲然的霞光,操场上的人总算少些了,郁弈航揉了揉被闪光灯照得酸胀的眼角,环顾四周,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

    那小女生,怎么还没来?

    早些时候信誓旦旦说着要当他毕业典礼上第一个合照的,结果毕业典礼都要结束了,宋灿压根没出现。

    是忙忘了吗。

    大四毕业,也就意味着其他年级的期末考试要到了。

    郁弈航摸出手机,点开那个对话框,正要发信息,后背猛地被一双手臂环住,一束淡黄色玫瑰花映入眼帘。

    “毕业快乐啊,郁学长!”宋灿奋力跳上郁弈航后背,双臂紧紧勾住男人宽厚的肩膀,笑嘻嘻说着,“听说郁学长今天来者不拒啊。”

    郁弈航视线在黄玫瑰上定格了一秒,“给我的?”

    “不然呢。”宋灿直起背,认真把男人略歪的学士帽摆正,敛了笑幽幽道,“我数过了,大概有百八来的妹子找你聊天吧。”

    “别的妹子都答应合照请求,不答应正牌女朋友的?”

    郁弈航低晲着宋灿,极轻的哂了一声,“谁是正牌女朋友了?”

    宋灿:“???”

    郁弈航扬了扬被硬塞到怀里的花束,声音压得很沉:“黄色玫瑰的花意是分手。”

    宋灿:“……”

    啊。

    这样的吗。

    宋灿回想她原本定了一束向日葵,可能是最近毕业季,订花的人太多了,向日葵缺货了,老板不想退定金,便打电话各种推销黄玫瑰,说这也是毕业专用花,很多人买的,她被老板的电话磨得耳朵起茧子了,想着送什么花不是花,就答应了……

    “……”

    毕业季,分手季。

    好一个毕业专用花。

    毕业后,郁弈航留A大读研,众位教授都很看好他,想培养他做接班人。

    不出意外的话,郁弈航以后走的是科研路线。

    某乎常说,科研人员人微言轻,又穷又没地位,还没时间。

    一开始宋灿是不信的。

    那可是郁弈航,怎么可能又穷又没时间还没地位呢。

    但日子久了,宋灿也有些动摇了。

    郁弈航常年泡在实验室里,周末喊不出来人是常事,梁烨常笑她,不是异地胜似异地。

    忙这点对上了。

    宋灿得了空,会去实验室找郁弈航,有时会碰见郁弈航和梁老在谈判对峙,硝烟四起,末了,总是郁弈航拿着报告坐在电脑前闷声敲键盘,梁老则拍拍他肩膀,说着年轻人还得多学习一类的话。

    没地位这点也对上了。

    而宋灿去找郁弈航时,如果碰上中饭时间,十次有八次会碰上自家男朋友在吃盒饭。

    好像穷这点也对上了。

    这个想法随着时间推移越发坚定,宋灿心念,那以后赚钱养家的担子就落到自己身上了,得好好努力啊,也得好好慰问自家男朋友啊。

    于是宋灿常常带着便当去找郁弈航,尽量改善他的伙食,日常嘘寒问暖,还会问实验室的人,问自家男朋友的钱够不够花,也会婉转提醒梁老,精英学生不多,请善待。

    这一来一去的,郁弈航也察觉到不对劲。

    女朋友总以一种养娃的眼神看着自己,同门则抢着请他吃饭,便连梁教授,也会时不时叫他去小黑屋做面对面疏导,还委婉提醒他,如果有意见千万别憋着,一定要说出来。

    奇奇怪怪的。

    正好项目研究到了节骨点上,郁弈航无暇顾及这事,直到项目结束,研究生时期的第一桶金下来了,郁弈航办了卡,把所有流动资金转了进去。

    一张主卡,一张副卡。

    他给自己留了副卡,主卡则给了自家小女生。

    记得从前看攻略,各大平台的攻略贴都说女孩都喜欢掌管男生的钱包,这代表了坦诚,心想这段时间顾着忙项目忽略了小女生,趁着这个机会还能好好反省。

    然而宋灿看到这张卡时,不是欣喜,而是沉默。

    她竖起卡,蹙眉咬唇看他,表情似是纠结,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不了,我有钱花的,这卡你拿回去吧,学长过得也不容易。”

    科研人员真心惨兮兮的。

    她前几天经过实验室,悄悄瞄了眼,发现他们吃盒饭也只能蹲在走廊吃,盒饭里还没什么吃的,一眼望去,还都是素的,看着老寒酸了。

    而自家男朋友,也是走廊吃饭的寒酸一员。

    宋灿越想越心疼,握住郁弈航的手把卡重重放了回去,“你拿着,自己给自己买点好吃的。”

    郁弈航失笑,顺势按了下小女生的发顶,“想什么呢,主卡在我那儿的,这是副卡。”

    担心要是小女生知道了自己把主卡给了她会有心理压力,郁弈航刻意瞒了这事。

    宋灿咬咬唇,忍不住嘀咕:“那也得主卡有钱啊。”

    “嗯?”小女生声音很轻,郁弈航听不真切,只听到有钱二字。

    于是顿了顿,补充了句,“你有钱是一码事,我想养你是一码事,不许拒绝。”

    说罢,不等宋灿反应,郁弈航把卡再次塞到宋灿手里,撇下一句实验室还有事就快步离开了。

    惹。

    今儿这人拿的是霸道总裁剧本吗。

    宋灿肩膀无奈塌了塌,只得把卡放在常用挎包里,思忖着找到机会再还回去,压根没有用的打算。

    就这样过了半月。

    郁弈航赚到了研究生时期的第二桶金,存进主卡时,惊觉自家小女生压根没用过自己的卡,他快速浏览账单下来,宋灿一次都没用过。

    正好实验室有人在唠嗑——

    “我女朋友又喊我买包了,这个月的工资又没了。”

    “你家的还知道喊你买包算好了,我前任啊,一直很独立,从来不喊我帮忙,也不喊我买东西。”

    “那不是挺好的吗。”

    “甩的时候也很独立啊,单方面分手,拍拍屁股就走了。”

    听到这儿,郁弈航不淡定了。

    又一次约会里,饭饱茶足,郁弈航言简意赅问对面小女生近来有什么要买的,等会儿去逛。

    宋灿想了大半天,才憋出一个字,“纸。”

    郁弈航:“?”

    宋灿叹了口气,解释:“做设计太费纸笔了。”

    郁弈航了然点点头。

    到了文具店,选了想要的纸后,到了前台买单处,宋灿刚切开二维码,郁弈航便把手机递了过去,“小姐,扫这个。”

    宋灿愣了下,很快反应过来,轻轻拍了下郁弈航递手机的手,“干嘛呢,我自己给就好。”

    郁弈航觑了她一眼,语气平和,“偶尔也让我给一次。”

    “……那行吧。”

    宋灿点点头,反正纸也不贵,这人想给就给了吧。

    可接下来就好像有点不对了。

    无论宋灿想买什么,这人总能抢先一步给钱,她想理论,这人便轻飘飘丢出一句——

    “谁让灿灿不刷我给的卡,只好我自己刷了。”

    “???”

    这什么狗屁歪理啊。

    宋灿试图阻止郁弈航帮她给钱的行为,然并卵,销售小姐姐总是无视她的手机,拿着郁弈航的手机大步流星就扫了。

    宋灿只得看着销售小姐姐欲哭无泪。

    扫我的码行吗。

    这是个没有钱的科研宝宝啊。

    当天约会结束后,宋灿觉得有必要和郁弈航说清楚这个问题,义正言辞表示了她的立场,她不想刷他的卡。

    然而郁弈航的态度也很坚决,听着宋灿说了一大堆大道理后,丢出清清淡淡的一句,“你真不愿意刷?”

    宋灿语气很坚决,“不刷。”

    郁弈航轻轻掐住她鼻子,“刷。”

    男人没怎么用力,却掐的刚刚好,宋灿卡在刚刚能呼吸但却很难受的阶段。

    换句话说,就是被扼住了命运的咽喉。

    他微微俯身,嗓音带着几分调侃的味道,“说刷,我就松手。”

    宋灿:“……”

    这人什么时候又解锁了耍赖人设了!?

    以为这样她就会就范吗。

    天真。

    宋灿挣扎着,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果决道:“不刷。”

    “刷。”

    “不刷。”

    “……”

    如此对话反复十几遍后。

    郁弈航看着小女生坚定的眼神,像是被说动了,微微叹了口气,“好吧,我最后问一次。”

    宋灿轻哼,“再怎么问也没用的。”

    郁弈航勾唇,薄唇轻启,“行。”

    “不刷。”

    “刷!”

    宋灿听到他的话,条件反射回了句。

    郁弈航笑容“行了,灿灿真乖。”

    宋灿:“???”

    ……

    宋灿和郁弈航就这么杠上了。

    为了刷谁的卡杠上了。

    郁弈航是前学生会会长,自家室友梁烨又是学生会的,郁弈航一声令下,梁烨便把宋灿卖了,比如说——

    她缺台打印机。

    第二天。

    立刻有快递给她打电话,是送打印机的。

    又比如说——

    近来饭堂不好吃,宋灿迷上了自己做。

    每当她要煮时,食材总会在她想去买的时候出现在她桌子上。

    被卖得次数多了,宋灿索性不和梁烨说话了。

    见状,梁烨也慌了,忙再三保证她不会再卖她了,这回儿两人才算回到当初无话不谈的时候。

    宋灿看着随和,实际也是倔起来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主儿,梁烨也不敢再卖了,生怕灿灿又使用冷暴力技能。

    随后平静了一段时间。

    宋灿舒了口气,身边总算不会莫名其妙就出现东西了。

    可没过多久,这情况又来了。

    她的画板坏了。

    第二天新画板就送到了。

    她不想吃饭堂也不想自己煮了。

    便会有平日常吃的外卖在饭店时送达,每天还不带重样的。

    这回宋灿很久都没找到是谁卖的她。

    直到某天,她去导师办公桌交作业,无意间听到导师的电话:“老梁啊,你让我注意的那个小姑娘今天挺正常的,什么都没缺……”

    宋灿:“……”

    啊。

    这挂也开得太过分了吧!

    两年时间转瞬即逝,宋灿也毕业了。

    两人没再提过卡的事情,宋灿也默许了自家男朋友替她买东西的行为,然后暗戳戳以各种形式替某人买回去。

    一来一往,倒成了两人默契的小乐趣。

    郁弈航给她的那张卡,她始终没有刷过。

    卡静静躺在了她的包里,随身携带,却从不拿出。

    宋灿本科毕业,决定留学深造。

    郁弈航对此表示很支持,还主动给她联系就读学校老师。

    宋灿看着一脸淡定的男人,可怜兮兮问:“郁学长,你就这么放心我一个人去吗?”

    郁弈航专心致志看手机,头也不抬回,“没什么不放心的,深造没什么不好的,这是你的事业,早点去也好。”

    宋灿抿唇:“你怎么这反应啊。”

    郁弈航抬眼,似笑非笑问:“那你想有反应?”

    “接下来就要异地了啊,我们很久不能见面,那儿信号也不好……你非但不想我,还要我早点去……”宋灿越说越激动,鬼哭狼嚎着下结论,“学长一定是不爱我了!”

    “好惨啊!我就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小白菜。”

    旁边收拾着行李的宋燃看不下去了,一个枕头扔了过去,“宋灿,你就去个港城,A市和港城才有多少距离啊,比你从学校坐车回家还快。”

    “……”

    真不是亲哥。

    居然这么快就拆台了。

    宋灿条件反射接过抱枕抱住,清咳了声,抬手揩去眼角不存在的眼泪,“诶,意思意思嘛,还得走个异地恋分离的形式啊。”

    ……

    离开那天,宋灿没有告诉郁弈航,自己去的。

    郁温南来送的机,看着小女生提着大包小包的,“一个人能行吗,怎么不喊阿航。”

    宋灿弯唇轻笑:“那只日理万机的,今天好像出差了吧,别吧。”

    郁温南调侃:“再日理万机也没有女朋友来得重要啊。”

    宋灿正儿八经摇摇头:“不是这个问题。”

    “我前些天去办签证,路过银行,查了下郁学长给我的那张卡。”宋灿声音一下子低了下去,“好多钱啊,说好科研人员很穷的呢。”

    郁温南失笑,“谁说的。”

    自家弟弟副业多着呢,她也琢磨不透这小子的小金库多丰厚。

    “我要比他赚得多。”宋灿攒紧拳头,比了个加油的手势,“赚得多的有话事权啊,温南姐你看看,这还是假期呢,他都不休息,出差赚钱去了,我也要努力了。”

    郁温南了然点头,“那行,我这就回去,帮你阻止那小子赚钱。”

    宋灿嘿嘿一笑,“那就麻烦温南姐啦。”

    半小时,飞机上。

    宋灿寻到位置,坐下扣好安全带带上睡眠眼罩。

    她有些晕机,闭目养神是最好的选择。

    隐隐感觉到旁边座位凹陷下去,宋灿偏头,人往窗旁蹭了蹭,唇角勾起浅浅弧度。

    飞机很快起飞了,广播里,空姐甜美的声音播报着各种注意事项,像是一曲和缓的催眠曲,宋灿撑着头有一搭没一搭的点着,昏昏欲睡。

    冷不丁的,脑袋一偏,啪叽砸隔壁人肩膀上了。

    宋灿迷迷糊糊说了声抱歉,抬起头。

    可没过多久,又啪叽砸下去了。

    隔壁人身形一僵,随后无奈声音响起,“警惕心呢,不是叮嘱过你别在飞机上睡觉吗?”

    郁弈航一边轻轻抻起宋灿脑袋,一边搁枕头到肩侧,再缓缓放下,让她枕得更舒服些,一边说这话,声线隐隐噙着责备,“没点戒备。”

    宋灿轻轻哼了声,脑袋蹭了蹭,“因为知道是你啊。”

    “这套路你都用多少次了,我都知道了。”

    不管宋灿有没有提起,每当她要出远门时,郁弈航总会第一时间赶去送她,如果是飞行行程,只要有空,他就会陪着她去,生怕她晕机。

    郁弈航轻笑,“如果不是我呢。”

    “那我肯定认得出啊,打死也不在飞机上睡觉。”宋灿呼吸趋于平缓,“嘘……我真困了……”

    “别喊我了……”宋灿又往郁弈航怀里蹭了蹭,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反正学长也不会跑,等落地时我再和学长聊天吧……”

    声音更低了。

    随即是匀称的呼吸声。

    何止不会跑。

    明明是想方设法送上门。

    开学那日重逢。

    他很早就查到了宋灿到校的时间点,本想亲自去接,但又担心小女生会认不出自己,默不作声在她身后跟着。

    看着她傻乎乎跟着传销走了。

    正想笑小女生更傻了,她却又麻利的解决了预谋对她不轨的人。

    然后她进了仓库,和他四目相对。

    看出小女生眼底的错愕,郁弈航心头的大石头总算放下了。

    幸好,她还记得他。

    他赌对了。

    所谓重逢,是计划已久的相遇。

    人生寡淡,幸得遇见。

    你是我的归途。

    作者有话要说: 久等了。

    就此完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