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小时光 > ☆、番外1
    婚礼是周铮一手策划,在b市举办, 酒店也是周铮选的。因为天冷, 两人就没有考虑室外。婚礼前一天, 赵筱漾还不知道婚礼是什么样,因为周铮要给她一个惊喜。

    赵筱漾没有父母,亲戚全是那种靠不住的, 她就没有邀请。赵筱漾原本以为是从酒店走,头三天薛琴就跟她商量,让她去住老宅, 他们家是嫁女儿。

    新房用周铮那套房子, 周铮来这里接走赵筱漾。薛琴也是怕赵筱漾孤单,别人家都有父母, 赵筱漾也得有。

    赵筱漾没想那么多,就是薛琴遮遮掩掩的解释,她鼻子发酸,“我知道,谢谢妈妈。”

    薛琴摸了摸赵筱漾的头发,说道, “缺什么跟妈妈讲, 我们粗心,有的事想不到。”

    赵筱漾笑道。“周铮安排的很细。”

    薛琴想到周铮那个样子, 就忍不住笑, “我真想不到他现在的脾气能这么好, 以前就是个刺头。”

    婚礼里里外外全是周铮设计, 赵筱漾想不到的他都能安排好,这个男人啊!

    婚礼前一天,周铮赖到晚上十点,一直看赵筱漾,“你再想想,我们还缺什么?”

    “铮哥,你该回去睡觉了。”方伶俐明天要做赵筱漾的伴娘,就提前过来了,她忍不住嘲笑周铮,“你已经问了八百遍,你是不是回去睡不着?”

    周铮:“……”

    “赶快回去休息。”赵筱漾取了周铮的长款大衣递给他,说道,“路上开车注意安全,晚上别喝酒。”

    “嗯。”

    周铮穿上大衣走到门口,又回身抱了下赵筱漾,亲在额头上,“我先过去了,明天来接你。”

    赵筱漾还要往外面送,周铮把她推进门里,道,“外面冷,别出来。”

    赵筱漾抬手揽住周铮的脖子,踮起脚亲在他的下巴上,然后把脸埋在周铮的怀里。她不是不激动,只是她性格使然,不太能表达的出来。

    周铮走到门口,她心里忽然有种悸动,这个人是她的丈夫。

    身后有笑声,赵筱漾也不管了,还抱着周铮。

    周铮抬手护着赵筱漾的头,往里看了眼,笑声停止了,薛琴拉着方伶俐上楼去了。周铮摸了摸赵筱漾的头发,嗓音沉下去,“舍不得?嗯?”

    赵筱漾不说话,蹭了下周铮的下巴,抿紧嘴唇。

    “赵筱漾?”

    “嗯。”

    “别紧张,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周铮说。

    周铮的大衣还没扣扣子,他用大衣包住赵筱漾,抱紧。他一直爱着的姑娘,他要跟她结婚了。

    “周铮。”赵筱漾抬头看他,漆黑的眼明亮,“我爱你。”

    周铮不想走了,低头亲赵筱漾,两人腻歪了足足十分钟。周启瑞从王家回来,乍然看到挡门口的两个人,“你们干什么?”

    赵筱漾一把推开周铮,连忙整理头发,脸上滚烫,“爸爸。”

    “你怎么还不走?”周启瑞看向周铮,道,“你该走了。”

    周铮:“……”

    你到底是谁的爸爸?现在真成准岳父了。

    “你喝酒了?”

    “高兴。”周启瑞面色还严肃,但忍不住嘚瑟,道,“跟你王伯伯聊了一会儿,本来还打算找你蒋叔叔喝一杯,他今天忙。”

    周铮看了周启瑞一眼,先把赵筱漾推回房子,说道,“蒋叔就算有时间也不想跟你喝酒,谁想听你炫耀?”

    “这可不叫炫耀?这叫喜悦共享。”

    “我先走了。”周铮看向赵筱漾,说道,“早点睡,明天早上觉得吃饭。”

    周铮揽了下他爸的肩膀,说道,“你也赶快回去睡吧。”

    赵筱漾回到房间,赵筱漾住的是自己原本的那个房间,床不大,薛琴晚上就没在这里睡。赵筱漾洗完澡回到房间,方伶俐正费力看手机上助理发过来的财务报表。

    赵筱漾吹干头发上床,说道,“我们上一次住一张床还是读高中。”

    方伶俐也很感叹,放下手机抱住粉色的枕头趴着,“时间过的真快。”

    那时候还是无忧无虑无法无天的小公主,现在要担负公司家庭重担,方伶俐忽然就明白了当初赵筱漾说的天真是幸运。人的一生想要永远天真,得多少人保驾护航才能如此?

    “公司怎么样?”

    “不怎么样。”方伶俐叹口气,说道,“我爸前几天突然晕倒,在检查,医生说有可能是恶性肿瘤。我现在也不敢找他,公司很多烂债。”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赵筱漾毫不知情,她不知道方伶俐父亲身体不好,“你没跟我们说。”

    “也没什么好说。”方伶俐的语气沉下去,失去了以前的骄纵天真,多了份忧虑,“我的事情,我得扛着。你们都很忙,各有各的生活,老是为我操心也不合适。”

    “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像商场的事我们可以聊聊。”

    方伶俐抬头,道,“你说我现在怎么做才好?”

    “砍项目,缩小规模,赔多少都不要怕。先把几个烂尾的项目扔掉,无论如何别触碰法律,欠债还钱。”

    方伶俐咬着嘴唇,数目太大了。

    “找大公司注资,把赚钱的项目坐起来。”

    方伶俐又看赵筱漾,说道,“我再想想,实施起来有些难度,我怕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不足。”方伶俐很多事是不太敢做,她现在有些畏手畏脚。

    “没有人天生心就大的,慢慢来。”

    关了灯,两人躺在一张床上。赵筱漾也没什么闺蜜,在学校忙于学校,出了学校忙于工作,处在那个位置,跟谁都交心也不太现实,有几个朋友,也不在同一个年龄层,关系最好的只有方伶俐。

    “我爸生病,王昊一直陪在我身边。”关掉灯,房间暗下去,方伶俐说,“可我不敢再接受他,我怕当初的悲剧重演,我经历不了第二次。”

    分手的时候并不好看,那是一场失败的恋爱。

    “顺其自然吧,该在一起就会在一起。”

    两人聊了很久,从高中时候开始聊,聊到各自的大学。聊到快一点,方伶俐抱住赵筱漾的胳膊,低声的哭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结婚。”

    对于未来,方伶俐是迷茫的,她爱着王昊。但王昊的态度,让她不敢再爱下去,有时候她也在想,是不是自己性格的原因。她想改变,但是改了那还是她么?她磨平棱角,砍断筋骨把自己放进这份爱情的模子了,她还能活下来么?

    第二天早上六点赵筱漾就被叫醒来,她困的不行,洗漱完就被拉着化妆换衣服。赵筱漾困的眼皮打架,薛琴拿热牛奶和早餐进来,说道,“先吃东西。”

    赵筱漾喝了一口牛奶,“谢谢妈妈。”

    “伶俐想吃什么?”

    方伶俐不爱喝牛奶,咬着面包说,“这就可以,谢谢阿姨。”

    六个伴娘,赵筱漾只认识方伶俐和乔园,其他全是周铮找来。伴娘服是粉色,赵筱漾和薛琴去选的,方伶俐换上过来化妆,赵筱漾已经换好了婚纱。一字肩婚纱,显出赵筱漾好看的锁骨和肩线,婚纱很长。美奂美伦,出尘脱俗,方伶俐呆怔了一下才惊叹,“真美!”

    婚纱的风格偏古典,倒是和赵筱漾的气质温和。美的不凌厉,柔和静雅。

    “项链呢?”

    方伶俐连忙找到装项链的盒子,造型师给赵筱漾戴上,项链是钻石的,款式不算繁琐,但和婚纱相配。

    “周铮他们要过来了。”方伶俐拿出手机看到王昊的朋友圈,是个短视频,视频太短。只能看到周铮一身三件套西装从楼梯下去,然后就没了。

    方伶俐兴奋道,“我今天一定要让铮哥跳脱衣舞。”

    赵筱漾抬眸看过去,“你敢。”

    “呦,护着了?”

    赵筱漾看镜子里的自己,笑道,“我家的,外人不准看。”

    他人笑了起来,赵筱漾说,“让铮哥给你们发红包,其他的不准闹。”

    众人笑了起来,周铮只会发红包这一招。

    说着不闹,看到新郎的车进了院子,方伶俐吼道,“快挡住大门,大门不准进!”

    她穿着礼服,一点不耽误行动,飞快的冲下楼。

    赵筱漾坐在卧室的床上,忽然想到第一次躺这张床,高一的时候。她背上被打了一棍子,周铮让她趴在床上。

    他的床单上有草木香气,清冽干净,是他的味道。

    外面喧闹,在俗气的音乐声中,方伶俐道,“跳创造101。”

    赵筱漾笑了起来,她跳下床打开窗户,周铮的卧室窗户离大门口最近,她往下面看。周铮抱着捧花,也恰好抬头,四目相对。他停顿几秒,开口,“把窗户关上,外面冷。”

    赵筱漾傻笑着看他,还没动。

    “赵筱漾!”周铮往后退了一步,他穿繁琐的三件套西装,西装外套散开。他单手脱西装外套,西装扔给伴郎蒋旭然。他里面是马甲衬衣,马甲勾勒出精瘦的腰身,长腿微分,气势凛然。偏了下头,把花塞给旁边看热闹的王昊,道,“周太太,你继续吹冷风的话,我就翻墙上去接你。”

    赵筱漾砰的关上窗户,周铮真有翻墙的技术。室内室外一片哄笑,周铮说,“放音乐,快点,跳完接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