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就等你下课了 > 第54章 第五十四课
    黎萱看着眼前的年轻女人, 说:“易意说得对, 你才是易言的良药。”

    她像是陷入了过往的思绪,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如果当初我没有强制把易言送出国治疗, 我们的关系或许不会这么僵化。”

    易言是个孝顺的人,却也是个冷漠的人, 如同抽丝剥茧一般渐渐将他自己从这个家里剥离出去, 循规蹈矩地对待家人,没有丝毫怠慢,客气却疏离至极。

    盛微语闻言,却是迷惑惊讶, “……出国治疗?”

    易言出国是为了治病?

    见她似乎是第一次听说易言出国的原因, 黎萱也微讶, 转眼也隐约明白了易言瞒着她的原因。

    盛微语努力回想着易言出国前的事情,却没有一个画面能告诉她, 易言出国是为了治病。她甚至从未发觉易言有过什么疾病,除了……

    “易言的口吃, 不是天生,是因为心理障碍。”

    黎萱适时出声,解开了盛微语的困惑, “因为一场绑架。”

    易言十五岁那年, 和秦馨月一同被绑架,而绑架他们的人,恰恰是秦馨月的生父, 一个染上毒瘾的疯子。

    秦父和黎萱是生意上的伙伴,两家往来不断,易言同秦馨月也情同兄妹,黎萱待早年逝母的黎萱,也视如己出。

    直到那年,秦父性格越来越古怪,秦家生意也一直亏损,期间,尽管黎萱三番两次出资帮助,却依旧是无用功。后来被媒体爆出,她才知道,昔日的好友染上了毒瘾,这对企业家无疑是致命的打击,秦氏产业一朝之间跌落谷底,秦家一蹶不振。

    在秦父再找黎萱借钱重振公司时,黎萱拒绝了,劝他先去戒毒所戒毒,却被对方大骂不念旧情。

    之后秦父丢下亲生女儿秦馨月,消失了大半年。再回来时,他诱拐了秦馨月,掳走了易言,向黎萱勒索千万。

    谁都体会不到,黎萱当时的心情,被昔日好友背叛勒索,震惊,愤怒,悲伤……所有的情绪在看到浑身是伤的易言时,都变成了没有边际的心疼和歉疚。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一个九岁的孩子,一个伤痕累累闭口不言,一个丢失了记忆,谁都不知道,他们被绑架的那三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易言昏迷醒来后,得知那个救他的警察因此牺牲,情况越发恶化,抵制心理治疗,变得孤僻冷漠,对任何事都不闻不问。

    黎萱有想过将那个牺牲警察的儿女接过来抚养,或许能帮助易言走出来,却被那边拒绝而无果。

    后来,易言父亲不顾黎萱的反对,同意了易言独自生活的提议,让易言从家里搬了出去,转到了一所新高中。

    再后来,他遇到了盛微语。

    盛微语听着易言的过往,心里像是被塞了一卷又一卷的纸,心口堵得发疼。

    她想起来了,她以前问易言为什么会口吃的时候,易言的神情,不是对自己的惋惜,而是类似于悲伤的落寞。

    她只身犯险对付染上毒瘾的盛强,被易言愤怒责骂,质问她知不知道吸毒的人有多危险,是因为他亲身经历过,才会如此失控。

    她以前对自己的身世闭口不言,是因为她觉得不堪,丑陋,对此自卑,始终蒙着纱。

    而易言不对她提起那些过往,是它们过于伤痛,揭开伤疤的时候,无论是受伤的人,还是看到伤痕的人,都会觉得疼。所以他才绝口不提,他宁愿一个人忍受,这才是他口中常提的“没必要”的真正含义。

    他不是完美,他只是比她更小心翼翼地对待这段感情。

    而她,还一次又一次地往他的伤口上撞,一边责怪他过分完美,抵制他的“不必要”,夸张地大喊着“我们要互相理解”,一边却一点都不自知地想去撕开他的伤疤。

    她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傻子。

    盛微语回到易言公寓的时候,已经哭成了泪人。

    十年来,头一次,眼泪这么汹涌。

    如果周霖霖在这,肯定会毒舌地“恭喜”她终于修好了泪腺。

    庆幸的是,黎萱在半小时前忽然接到电话,有急事先离开,没陪她一起回来,看不见她这副狼狈模样。

    她站在门口,没马上开门进去,而是先缓了好久的情绪。她不希望被易言看见自己这狼狈的丑模样。

    而门的另一边,易言刚从宠物屋出来。

    趁家里没人,他直接拖着石膏腿独自行走了,在宠物屋把东西放好,用零食连哄带骗训练了好久的金花,才终于让这熊孩子听得懂指挥。

    他才走到厨房去洗了个手,还没来得及回到客厅的沙发上,玄关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

    看到门口的盛微语,易言僵在原地。

    反射性地衡量了一下沙发到他的距离,周密计算后,他确定自己就算会瞬移也来不及回到沙发——

    因为盛微语已经看过来了。

    如果b大的学子们有幸在场,一定会欢呼一句苍天饶过谁,因为让他们瑟瑟发抖的易教授,此刻的神情同他们被点名的时候一模一样。

    “微语,你听我解……”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易言微一眯眼,瞧清了盛微语还没完全褪去颜色的红眼圈。

    再顾不上还绑着沉重石膏的腿,也将“骨折”这事抛之脑后,易言大步迈过去,走到盛微语面前,“你哭了?”

    没看到黎萱的身影,像是想到什么,他略一皱眉,表情瞬间变得严肃,对盛微语说话的语气却刻意放柔了,像是怕又弄哭她。

    “是不是她又对你说什么了?”

    盛微语抬头望着他,才止住的眼泪又快涌上来,她往前抱住他的腰,埋入他怀里。

    “伯母说……”

    盛微语埋在易言胸口,闷声开口:“小结巴是个大傻子。”

    易言身体一僵,像是明白了什么。

    他低低的笑了一声,“还好负负得正,我们俩的傻影响不到基因。”

    他是这样说着,边伸出手回拥她,一点一点将手臂收紧。

    女人的心,说变就变。

    上一秒还在为你感动,下一秒又因为欺骗了她的事而赌气。

    得知易言的腿伤是假的后,盛微语差点当场找来一把锤子把他的石膏腿敲折。

    自然,易言也不是真的傻到把所有原因都往自己身上揽。

    面对盛微语的愤怒,他从容地带着盛微语重新过了一遍昨晚的对话,的的确确,至始至终,他都没有承认自己是真的折了腿,反而一直都在强调他没受什么大伤。

    这顿辩解可以说是相当有理有据了,盛微语又好气又好笑,却是一点法子也没有。

    伤势是假的,请的假自然也要销掉了,于是两天后,易言又回到了b大。

    这对b大学子们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这种感觉,就如同严厉的老父亲才说要出一段时间的远门,正堪堪看到解放自由游戏机美丽的曙光之时,老父亲第二天就回家了,美丽的曙光强行被塞回海平面以下。

    所以当易言出现在阶梯教室门口的时候,教室里已经传出了一片不可置信的哀嚎。

    与此同时,盛微语也收到了自家表妹充斥着不甘和愤怒的短信。

    【许幼白:为什么?!为什么易教授才休假两天就回来了?!不是说好要请假两个月吗为什么缩水成了两天?!易教授究竟是什么神仙身体为什么这么快就康复?!为什么你没有榨干易教授?!为什么!!!】

    “……”

    盛微语止不住抽动嘴角,甚至想发消息给易言,让他多“关照关照”这位爱问十万个为什么的许同学。

    “盛微语,你是不是没在听我讲话?”

    冷硬的男声忽然插入,打断了盛微语的思绪。

    盛微语下意识否认,“没有。”

    周霖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明显是不相信她的鬼话。

    盛微语心虚地咳嗽了一声,回想起刚刚他反复提了一个关键词,假装很认真地听了之后虚心提问的模样,问:“所以那条项链你打算怎么办?”

    关键词+怎么办,这几乎是个万能问句。

    周霖霖这才相信她还是听了的,缓和了脸色,不过他这副面瘫模样也看不出多少差别。

    他毫不犹豫地说:“重新买回来。”

    对他来说,那条项链的意义大于价值,原本只是单纯地觉得,那是周家的东西,落在外人手里,他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

    然而当他知道那条项链,好巧不巧是被那个女人买了的时候,他心里何止是不舒服,简直不平坦得可以开过山车了!

    周霖霖继续说:“我已经和买主取得了联系,要买回项链,出价三百万。”

    “三、三百万?”

    盛微语震惊,她当初也才卖了三十万!

    “你已经把项链买回来了?”

    “……没有。”

    盛微语松了一口气,“还好,”她安慰道:“要不就算了吧,已经亏了两百多万,别再搭钱进去了。”

    “不行,”周霖霖毅然决然,十分严肃道:“我一定要买回来。”

    “……为什么?”

    周霖霖义正言辞:“不然心里不舒服。”

    盛微语:“……”

    所以花三百万就是图个心里舒服?

    如果不是她先败了两百七十万的话,这么败家的行为,她真想好好教育周大少爷一顿。

    默默念了几句自己败的那两百七十万,盛微语好声好气劝说道:“你想想,心情就去旅游散散心,给自己买辆跑车,花三百万重新买项链,多不值啊。”

    脑子里是有多大的坑啊。

    盛微语默默在心里补了一句。

    周霖霖看了她一眼,显然没将她的话听进去,“现在的问题是,那个人不卖。”

    盛微语讶然,“三百万也不卖?”

    她忽然觉得那个人脑子也有点坑。

    盛微语又觉得不对劲,“为什么?”

    像是想到什么,周霖霖的表情竟然有那么一点憋屈,“我和那女人有仇。”

    盛微语还是头一次见周霖霖露出这种表情,觉得甚是奇妙,她盯着周霖霖好一会儿,注意到他对项链买家的称呼,她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长长地哦了一声,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你加油。”

    周霖霖不解她突然意味深长的含义。

    盛微语又继续故作夸张地开口:“以后在感情方面有什么困惑尽管来问我,姐姐也算是过来人。”

    周霖霖:“……滚。”

    同周霖霖“友好”交流完后,盛微语晃荡着去了b大,她现在是无业游民,也不急着找新工作,总之清闲得很。

    晃荡到b大的时候,离易言下课还有一段时间,百无聊赖,她买了杯奶茶,一手捧着奶茶,一手握着手机,倚在阶梯教室外边听歌边玩手机。

    自从上次牧星同她的花边绯闻之后,牧星似乎受了什么刺激一样,总做一些出人意料的事,隔三差五上一次热搜。

    这次是忽然po出一张剃成寸头的图片,刚到不行的新形象与以前大相径庭,粉丝们一边怀疑图是p的一边舔颜时,牧星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参加了国内某著名导演新电影的开机仪式,即将和某影帝同台飙戏,没有一点预兆,众人猝不及防。

    据某影帝透露,当时牧星碰巧在公司,去洗手间的时候碰巧路过试镜地点,当评审人的影帝碰巧刚从洗手间回来,两人碰巧遇见,影帝碰巧看过牧星上个电影里演一个名不经传小角色的表现,拉他进来试了试,又碰巧成了。

    低头看着网上对影帝和牧星的调侃,盛微语忍不住想笑,正给牧星新发出来的寸头照点了个赞,头顶忽然传来熟悉的低沉男声。

    “什么时候来的?”

    盛微语被惊了一下,抬头便看见易言站在自己面前。她有些惊讶,“就下课了?”

    她把音乐音量调得挺高,又一心看着手机,没有注意到下课铃声。

    易言抬手,替她摘下耳机,“音量调太高损害听力。”

    注意到她手上冒着水滴的大杯奶茶,易言微微皱眉,“又喝冰的?”

    每次例假都痛得快没人样了,每次点饮料还是雷打不动的加冰。

    盛微语知道他又要说自己了,连忙把奶茶举到他嘴边,边说:“下次喝热的。”

    她知道易言不喜欢甜的,对奶茶更是碰都不会碰,也不会同别人共用餐具,所以肆无忌惮地做个听话的模样。

    然而男人却一点也没如她的愿,低头咬住吸管,一口气将冰奶茶喝光,看得盛微语目瞪口呆,又极其生气。

    这个人,怎么一点都不按常理出牌啊!

    意料之中地见到盛微语敢怒不敢言的愤愤模样,易言不着痕迹地弯了一下嘴角。

    然而下一秒,余光扫到她手机屏幕上的牧星照片,易言嘴角弧度一顿,有意无意地瞥了盛微语一眼,意有所指道:“沉迷网络不利于身心健康。”

    盛微语被他逗笑,知道他是醋意上来了,故意说:“其实你想说的是,沉迷男色不利于身心健康吧?”

    易言看了她一眼,“他这样的,还算不上男色。”

    盛微语又故意问:“那什么样的算男色?”她凑到易言面前,朝他眨了眨眼,“易教授这样的算吗?”

    易言轻咳了一声,“还在学校,别闹。”

    他一说,盛微语也注意到了周围不断投以目光的学生们,也发现了,这些学生看她的目光,好像充满了狂热的……敬佩?

    盛微语脸上一热,赶紧挽上易言的手,几乎半拽着易言离开。

    回到公寓,吃完饭遛完狗,做晚间运动时,易言忽然贴着盛微语耳边,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你觉得,我这样的算吗?”

    盛微语:“……”

    折腾了大半夜的结果是,盛微语第二天早上又没能及时起来。

    她醒来的时候,易言已经去了学校。

    打开手机想看眼时间,却意外发现一条陌生短信。

    盛微语皱眉,因为短信最后的署名,是秦馨月。秦馨月约她见面。

    对方直接报了时间和地点,似乎就算她不去,也会在那等着。

    盛微语思考再三,做个了结也好,决定赴约。

    然而当她看见秦馨月的时候,她忽然生出一个预感,今天来做了结的人,不只是她。

    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一样,女生坐在咖啡厅的窗边,阳光下的她,身形单薄,脸色苍白,恬静的表情完全看不出一丁点儿当初的跋扈。

    盛微语走过去,心里暗暗为她这大转变感到疑惑。

    秦馨月没有同她打招呼,甚至在她坐下的时候,侧过头看向了窗外,又或许是盯着玻璃上的自己。

    “我从九岁,就开始喜欢易言了。”

    她出声便是这一句,明明对当事人的女朋友算不上礼貌,但盛微语却并没有听出她语气里有什么挑衅或宣布主权的意思,因此盛微语也没有出声去打断她,而是沉默地等着她的下一句。

    “九岁那年,我和易言被我生父绑架,我眼睁睁看着他被那个男人殴打。我对那三天的唯一记忆,是他无论被怎么折磨,都始终捂住我的眼睛,把我护在怀里。从那开始,我就知道,没有他,我活不下去。”

    “所有人都知道我对他的心意,在国外的时候,他对所有女人态度冷漠,唯有对我,耐心纵容,所以我笃定,在他眼里,我一定不一样的,直到,我看见了你。”

    秦馨月转回头,看向盛微语,“看见你,我才知道,我所笃定的,都大错特错。他对我耐心纵容,却始终留有明确的底线,对你,他没有原则。”

    她凄惨地笑了,“我真的很羡慕你……”

    盛微语忽然出声,“你错了。”

    秦馨月一顿,迷茫地看着她。

    “你不是真的爱易言,你眼里的他,永远是沉稳的,让你有安全感的,你喜欢的,只是这样的他。你对他的爱,还停留在他拼命保护你时的安心和依赖,而这种爱,也是我当初对他的感觉。”

    “可是,当他彻底从我生活中抽离,我再也依赖不了他的时候,我发现,我还是喜欢他,我脱离了对他的依赖感,却一遍又一遍地在脑子里重复演绎他对我冷淡、生气还有出糗的各种画面,甚至在与他失联的那十年里,时不时想起他。即使我不能再依赖他,我也依旧爱他。”

    在没有与易言重逢的时候,她一直以为,自己或许就这样和别人终老,但当她再遇见易言的那一刻起,她终于笃定,除了易言,这辈子她再也接纳不了别人了。

    那个给她带来光的少年,从来没有从她心里出去过。

    盛微语把想说的都说了,会了结的自然了结,她准备离开,刚站起身,便听秦馨月说:“我要出国了。”

    盛微语动作一顿,看向她。

    秦馨月朝她笑了一下,“别告诉易言,我知道,就算他知道了,他也不会来送别。”

    她已经触碰到易言的底线了,也知道那条底线后面的易言,是她不再喜欢的冷漠易言。

    所以,就让她最后欺骗自己一次,就当易言是因为不知道,才不来送别,让她对易言最后的印象,停留在她喜欢的那个模样。

    盛微语回到公寓的时候,易言已经从学校回来了。临近期末结课,易教授这几天的课时格外少,但需要抽时间出考题。

    她走到书房,坐在正在出考题的易言身边,靠在他肩上,盯着电脑上繁杂的物理题目一言不发。

    良久,她忽然出声,“我刚刚去见了秦馨月。”她遵循秦馨月的意愿,省去了出国的那部分。

    易言敲键盘的手一顿,却没有问什么。

    盛微语伸手环住易言的腰,“怎么办,和她聊完之后,我好像更爱你了。”

    “有多爱?”

    易言问。

    盛微语想了想,说:“比大侠爱金花,多一点。”

    闻言,易言低笑出声。

    笑完之后,他开口道:“金花有礼物要送给你。”

    盛微语疑惑,“什么礼物?”

    易言笑而不语,唤来金花,在盛微语好奇的目光下,做了一个手势,金花像是练习了许多次一样,立马朝盛微语摇起尾巴,扯了一下她的裙角,似乎是要带她去哪里。

    盛微语只觉得奇妙,满心期待地跟着金花走到了宠物屋,金花一个立身,爪子搭在了一个矮柜上。

    盛微语顺着它的动作看过去,便看见那柜子上的一张被裱在小相框里照片,那张照片她很熟悉,当初她在金花的窝里找到过,照片里的女孩,正是救易言而牺牲的警察的女儿。

    但这和礼物好像没什么关系。

    盛微语疑惑之时,金花汪汪叫了两声,好像在提醒什么。

    鬼使神差的,盛微语走上前,将那个相框拿起。

    看到相框后面的方形小盒的瞬间,盛微语仿佛整个人都停滞了,拿着相框的手却有点抖。

    “微语。”

    男人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盛微语转身望过去,看着他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

    易言将盒子打开,将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环上她的腰,在她耳边低声呓语,“我爱你。”

    盛微语流着泪笑问:“有多爱?”

    易言俯首,轻轻吻去她的眼泪,吻上她的唇,“比你想的多一点。”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