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小肉包 > 第55章 番外1
    大四这年,苏柔柔和温牧知都打算考研,与家里商量后搬到了金城与他同住,反正她也想再努力一把,说不准在温牧知的辅导下就考上了清大呢。

    同宿舍的妹子就肖琳留在玉城,她哥哪都不让她去。

    刘羽去了昆城实习,听说是何学长介绍的做翻译。

    于青回金城打算往同传发展,她和方齐的恋情再次因为异地而分手,大家挺唏嘘的,毕竟他俩从冰山到火焰,感情说散就散。

    苏柔柔到了金城,于青第一时间约她吃饭,还看了电影《前任》,小姐妹聚会都喝了酒,主要是于青一罐接一罐,她拦都拦不住。

    于青什么话都不说,苏柔柔问也问不出来,只知道她是因为异地而分手,但其实听说过是方齐他父母不喜欢于青,至于原因就不得而知了。一旦真要谈婚论嫁,爱情的性质都变了。

    反正挺遗憾的。

    那时,于青是真的爱方齐,为他改变了很多。

    可有什么用?该分的还是得分。

    末了,于青突然说了一句,“那主题曲挺不错的。”

    “嗯?”苏柔柔没反应过来。

    “没什么,”她眼角有些水渍,抹去妆也没花,“来,庆我们说散就散,干杯!”

    倒是努力装作欢乐的模样,看着怪心疼的。

    手机在口袋里响起,苏柔柔才舒了口气。

    这是苏柔柔来金城的第三个月,她还没怎么习惯,好在身边都是熟悉的人,她不会害怕。

    “牧牧,于青喝醉了,你到了吗?”

    她喝第二杯时,温牧知就赶过来了,不过半小时了他还没到。

    那边他却说:“柔柔,我这边堵车,再等会儿,我马上来。”

    再一等就是半小时,温牧知还没到,苏柔柔急了,于青又开始耍酒疯,蹭的站起来大声囔囔“算什么男人”,喝醉了唱歌都跑调,力气还贼大,苏柔柔一个没抓住于青直接撞上了人。

    可是,当苏柔柔要拉回于青时,对方却不放手了。

    “好久不见,学妹。”

    苏柔柔盯着面前西装革履的男人,挺诧异的。

    “阿生学长,你们怎么在金城?”她主要是想问抱着于青的男人,你怎么还敢来?

    何阿生淡淡笑着,解释,“公司在金城有新项目,在这边会呆一段时间。”

    “哦,那有机会再聊,我们先走了。”

    苏柔柔没打算多呆下去,只想抓着于青就走,结果纹丝不动哦。

    她几乎是咬牙道:“方学长!”

    “我知道她住哪,我送她回去。”方齐毕竟一米八大高个,她拦不住啊,生生见于青被带走。

    何阿生又说:“你放心,于青会安全到家,我保证。”

    苏柔柔哪里放心啊,抓起包就说:“学长,我跟你一起送她回去。”

    他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几年过去,你依旧如此,真好。”

    苏柔柔没想太多,一心只想别出什么幺蛾子,旧情复燃吗?也许,有可能。

    这一晚,苏柔柔和何阿生同坐一辆出租跟在方齐车后,方齐抱着于青上楼,苏柔柔一路跟着,跟护崽儿似的,方齐走时苏柔柔还在给于青煮醒酒汤。

    他说:“苏柔柔,我又不是坏人,你防我做什么?”

    她眼皮都没抬下,还是何阿生笑说:“阿齐,你敢说你没存点其他心思?”

    换来方齐一声粗口。

    于青些微醒了,苏柔柔才回去,想打手机却发现没电了,心想温牧知该急了赶紧打车回去。

    快十一点才到温牧知租的房子,进门一片漆黑。

    “还没回来吗?”苏柔柔自言自语。

    开了一盏落地灯,她拿出充电器刚插上一会儿,开机发现几十个未接来电和短信,都是温牧知发来的。

    “惨了惨了。”苏柔柔连忙拨回去,专属于她的手机铃声在身后响起。

    “嗯?”一回头,沙发上的手机屏幕正亮着。

    她起身去拿他的手机,刚碰到手腕从背后被抓着,力气颇大,一阵酸痛。

    这股触感只有他才有,苏柔柔身子被扭转摆正,温牧知闷着脸,好像生气了。

    “你在家啊,怎么不出声呀,还以为你没回来。”

    她碎碎念着,温牧知却没放手,“刚才送于青回家了,她喝醉了嘛,我手机没电了,”苏柔柔努努嘴,“没电了我没接到你的电话,牧牧,对不起啊,让你担心了。”

    “你还知道我担心?”他声音低沉,像是暴风雨的前奏。

    苏柔柔撒娇道:“我错了,牧牧,别生气。”她指着手腕,“好疼。”

    她语气软软,温牧知就受不了了,本来有好多话要说,但下一秒就吻上了她的唇,步步紧逼,将她压在沙发上,两眼都泛红。

    “唔,牧牧,你好重。”

    他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不够,一点儿都不够,她是他的,如果不是看到何阿生又出现,他肯定不会如此失控。

    她美好的让人觊觎,不好。

    今晚的温牧知与往常很不一样,多了点男人的野性。

    苏柔柔与他同住三个月,却一直是分房睡,明明都订婚了按道理说该做什么都很正常,但温牧知从来没有越界,越是珍爱苏柔柔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显得她特别没魅力似的,当然有可能是于青说的男欢女爱言词太多,她被熏陶的不再单纯。

    他的舌灵敏往下,临近夏日,金城并不太热,苏柔柔穿着的衬衫裙被他一颗颗解开扣子,开敞的领口,濡湿的触感,狂热的呼吸。

    一瞬间,苏柔柔睁大双眸,好像意识到他的下一步会是怎样,突然就震到了,身体僵硬的不敢动弹。

    “温牧知。”不自觉的,以为是害怕却还是喊了他的名字。

    唇舌没再往下,反而停留在那方柔软之上,空气都是静止的。

    苏柔柔的手机亮了一下,她视线看去,像是收到了短信。

    温牧知随即放开她,坐在她身旁又一颗颗的给她扣好,镇定下来抱着她,深呼吸时又说抱歉。

    苏柔柔不知道他为什么道歉,难道这不是很正常的发展吗?

    “早点睡,明天带你去图书馆温书,我给你找了几本资料,好好看知道吗?”温牧知又恢复了温柔的模样,抚着她的头发时眼神却炙热。

    不小心碰到她的脸,苏柔柔感觉他的手心都是滚烫的。

    一时间,两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温牧知进了房间,苏柔柔洗完澡看手机,何阿生发来的消息,不过是有时间再聚之类的。

    苏柔柔擦着头悄悄拧开他房门,书桌前他还在工作,温牧知是一边准备考研一边在跟项目,反正认真劲不输以前上学时,这恰恰是苏柔柔喜欢的他啊。

    不过,苏柔柔挺心疼他的。

    端了一杯牛奶过去,放在桌上就从身后弯腰抱着他。

    “老公~”她咬着他的耳朵说话,温牧知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是敲打着键盘轻哼一声。

    “老公~我可以的。”她密密亲着他的脸颊,快到唇边时温牧知突然起身,将她公主抱着。

    “老婆,好像又轻了。”他的小肉包啊,怎么就越来越瘦了呢?“不过还是很软。”哪哪都软。

    温牧知将她抱回房,盖好被子,亲亲小脸蛋。

    “你乖,早点睡,明早喊你起床,晚安。”

    他走的利索,等门一关她叹着气,转身就给江熠人打电话。

    这么晚,江熠人还在实验室呆着。

    “大姐,有话快说,我忙着呢。”

    苏柔柔犹豫了会,还是说出来,就听那边说道:“师兄,我先回了,明儿见!”

    “呃,你弄完了?”

    “你的问题相当严重,我觉得还是得先解决你的问题。”

    哦,科科~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不想要吗?”

    “我以为你们早就,原来……”

    哦,科科~

    苏柔柔默默捶床,“我都那样做了,他还没反应?”

    江熠人宛如恋爱大师,“说起来不应该啊,你不是他最爱嘛,勾引都没用,那也太柳下惠了吧,更何况你们是准夫妻,如果这都不为所动,很可能是因为……”

    “因为什么?”

    “他觉得你不够女人味。”

    苏柔柔庆幸,他还是爱她的。

    江熠人追着问:“他接触的人里有没有很女人的那种女人?”

    很女人的女人,苏柔柔想了想,“还真有,他教授介绍的项目经理就是一个特别有气势很女人的女人!”

    “哦嚯,你完了,像温牧知这样的初出茅庐小嫩青最受不了有气场的职场女性,那种感觉很磨人的。”

    江熠人的话不能细想,往深处里想好像苏柔柔总有一天都会被他厌烦似的,越想越生气,等第二天一早见到温牧知都没什么好脸色。

    “怎么了?起床气呢?”

    温牧知捏了捏她的脸,滑滑的软软的,触感很好。

    苏柔柔问他:“你这些日子都会跟项目对不对?”

    “嗯,教授很重视,我也觉得不错。”

    “项目经理人怎么样?”

    “玉姐人挺好的,不太在乎我们是不是新人,肯给机会,很难得。”

    “那,她结婚了吗?”苏柔柔咬着筷子,不爽。

    “还没,不过她长得漂亮又有能力,这个我们就不用担心了。”

    苏柔柔没再问下去,但一整天心情都低落,温牧知只陪她一上午,下午就被项目经理喊走了。

    玉姐开着车,穿着成熟,身材凹凸有致的,虽然不止接他一人,但苏柔柔就是吃味了。

    下午也没温书,拉着于青去买衣服。

    内衣店,于青指着情趣内衣问她,“你确定?”

    “嗯,我要抛弃可爱风,要往成熟性感走!”

    于青拿着内衣在她身上比划比划,摇摇头。

    苏柔柔心慌,“你也觉得我没女人味是不是?”

    于青双手抱胸小声道:“真要说?”

    “嗯,你说吧!”一副毫无畏惧的架势。

    “我跟你说,你脸啊一直肉嘟嘟带着婴儿肥,胸又丰满,最近瘦了不少吧,腰也变细了,你要是再穿这套内衣,给你家温牧知看了他得流鼻血!”

    “啊?”怎么跟预想的不一样?

    于青以为她没懂,敲敲她脑袋,“小傻瓜,童颜巨ru啊!”

    苏柔柔这才反应过来,双手抱住胸,脸颊通红,“别,别瞎说。”

    嗷嗷嗷,内心在盛放烟花!

    最后,苏柔柔还是买了这套。

    不仅整了内衣,还买了高跟鞋,小短裙,反正就是成熟知性有女人味那种着装风格的衣服,在于青的打扮下,还是有那么点意思的。

    可惜,温牧知要出差一周,苏柔柔气的不行。

    基本上一周都没怎么跟他说话,等他回来那天,苏柔柔都爱理不理的。

    温牧知在电话里说:“小肉包,晚上有个聚会,你跟我一起去。”

    苏柔柔窝在床上,闷在被子里,“我不去。”

    “你上次不是说想见玉姐嘛?正好这次项目完了,我带你去见见。”

    “哼。”

    “那说好了,晚上六点我在新马酒店门口等你,别忘了。”

    苏柔柔本不想去,但还是觉得这次不去,那玉姐还是御姐啥的说不准就盯上她家肉了!不行,一定要闪亮登场。

    她拿出那天买的衣服,化了淡妆,转了一圈自我感觉倒是不错。

    不过第一次穿这样女人的衣服,总有些不适应的,特别是胸是不是过大了?好在她的头发长了,披着挡在胸前还是可以的。

    她心心念着“温牧知是我男人”到了酒店门口。

    走到温牧知面前,发现他微微一怔,她得意的笑着,“怎么,连你老婆都不认得了?”

    温牧知怎么会不认得她,不过改变太大,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人踩着高跟极有气势的走来。

    “小温,你朋友到了吗?”是玉姐。

    苏柔柔站在温牧知身旁,挽着他的胳膊,对“朋友”一词表示厌恶。

    哪想温牧知握着她的手正式介绍,“玉姐,这是我女朋友,也是我老婆。”

    苏柔柔看到玉姐浓妆后面的脸色不太好,但是她爽啊!

    餐桌上,不仅有他的教授,还有他班上的同学,温牧知十分高调的说他有老婆了。

    有人说:“还以为你是在说笑,原来真订婚了!”

    还有人说:“你媳妇真好看。”

    苏柔柔听得美滋滋。

    一路心里嗨翻天的回到家,脱掉鞋就在地上打着圈圈跳舞。

    温牧知笑着说:“穿上拖鞋,你还几天就来亲戚了,要注意。”

    “哎呀,就你知道的多!”苏柔柔是真高兴,“我以为你一直没跟你同学说过这些事。”

    关于他的老婆,关于他已经订婚的事实。

    温牧知提着她的脚给她套上拖鞋,“这有什么好隐瞒的,这几个月一直很忙,所以才没来得及把你介绍给他们,以后不会了,等我买了戒指,我一辈子都不取下来。”

    订婚时,温牧知就说过他要自己买结婚戒指。

    苏柔柔一把搂住他,“牧牧,你真好。”

    “叫我什么?”

    “老公!”

    “老婆,去洗澡了。”

    他见她后脚跟都磨红了,轻轻揉着,“疼吗?以后别穿了。”

    苏柔柔站起身来,挺直腰板垫着脚,“这点疼算什么,女人就得这样穿!”

    “谁说的?”温牧知亲上她的脸,“我的女人不需要那样穿。”

    苏柔柔扫了一眼自己的衣服,“你不喜欢这样的?”

    说着,还故意挺着胸,并没有注意到温牧知滚动的喉结。

    他眼光看向别处,“偶尔,偶尔就可以了。”

    “那你就是不喜欢!”苏柔柔一下子气馁,像是要哭出声来,“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呀,你又不跟我说。”

    刚才还好好的,瞬间就换了脸色。

    温牧知哄着她,“我喜欢的不就是你那样的吗?你想什么样我都喜欢。”

    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她信服?

    苏柔柔小嘴撇着,闷闷不乐,“可是你都不跟我做。”

    做……

    兴许是太过于直白,两人都有些呆楞。

    苏柔柔推开他跑向厕所,门一关,声音传来温牧知才醒过神来。

    他的小肉包,嗯,肉馅的,不容置疑,很大胆,很美味。

    可他不能吓着她,从高中开始她就一直出现在他的梦里,男生的第一次脑补对象,到最后男人的第一次也只能是她啊。

    浴室水声响起,温牧知灌了好几杯冷水,一身□□难以浇灭。

    他总想着时间还早,但殊不知他的女人已经在怀疑他的爱。

    那,要不再男人点?

    水声停了,苏柔柔在浴室喊他。

    刚才跑进去,睡衣也没拿,温牧知给她递进去,光是看到一截带着水珠的白嫩手臂,他都吞了吞口水。

    好在苏柔柔洗完就冲进了房间,温牧知洗了一个冷水澡,浑身都滚烫,一点儿也不觉得冷。

    两人在各自的房间里翻来覆去,苏柔柔给他发语音消息。

    ——温牧知,我害怕。

    房间门被敲响,他开门进来。

    “做噩梦了?”

    “没睡着,我就是害怕。”

    “那我陪着你。”

    “你不准走。”

    温牧知掀开被子,睡在她身旁,苏柔柔翻身抱住他,那柔软的触感差点要了他的命。

    她问:“温牧知,你会不会嫌弃我?”

    “不会,瞎想什么?”

    “那你为什么不要我?”

    苏柔柔仰着头,房间没亮灯,光靠一抹月色也能将她眼底的异色看透。

    “柔柔。”

    温牧知握着她的手,却被她推开。

    苏柔柔坐起来,脱去睡衣,露出新买的那套内衣,黑色蕾丝,若隐若现,月色骤亮,夜晚也仿佛白昼一般,让人挪不开眼。

    “温牧知,我,我想爱你。”她都这么主动了,咬着唇说完,俯身就被他掌住身子。

    “柔柔……”

    他犹豫了,温牧知替她拉上被子盖在肩头,翻身下床冲出房间。

    苏柔柔好想哭啊,她都做到了这个程度,温牧知竟然还不为所动,真失败。

    拿着手机给江熠人电话,那头有些吵。

    “熠人,我可能真的不够有女人味,我……”电话一下子被夺走,她抬头,温牧知正给她关机,逆着月光看不清他的脸,他却能看到她脸上的小委屈。

    “你还来干嘛啊,你走好了啊!”

    温牧知笑了笑,低头咬住她的唇瓣,舌尖轻碰,苏柔柔打了一个激灵。

    金城不比玉城,临近夏日,夜还是太凉。

    “柔柔,你准备好了?”

    “什么准备好了?”苏柔柔明知故问,“我没有准备好,你走!”她还自问自答。

    “晚了。”仿佛小绵羊终于露出了他的真身,野性的霸道的狼。

    温牧知脱掉自己的睡衣,精壮的身材苏柔柔闭着眼都能感觉到,黑夜仿佛给了彼此无形的力量,肌肤相触那刻,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

    “温牧知,你出去做什么?”深呼吸?被吓到了?

    他撕着包装盒,眼角透亮,“你说呢?”

    苏柔柔抓着他的手臂,指甲要陷进肉里,她小声说:“会不会很疼?”

    温牧知摇摇头,她以为他是说不疼,结果呢!

    其实他在说:“小肉包,我也是第一次,新手驾到,请多多指教。”

    ……纯情分界线见韦伯,射射各位小可爱……

    一早,被电话吵醒。

    苏柔柔迷迷糊糊的接起,觉得混身像散架一样,说出来的话自己都觉得软到了骨子里。

    “干嘛呀?”

    “你问我干嘛,昨晚又出什么事了?是不是温牧知那个禽兽,等等,怎么他的电话你接……”

    手机再次被夺走,苏柔柔才清醒几分,她的手机昨晚就被他关机了,那他的手机,呃,装睡!

    腰上缠着一双手,不断上移到那方柔软之地。

    “禽兽?”温牧知清晨的起床音好诱人哦。

    苏柔柔摇摇头,“没,你听错了。”

    “我觉得没错啊。”他揽着她的腰身往自己怀里带,咬上她的耳垂,下方某处挺的厉害,苏柔柔困啊,折腾半宿,他怎么一早就来劲?

    “一旦开荤,再吃素就难了,说是禽兽一点儿都不为过。”

    温牧知还挺有自知之明的,“不如,再来一次。”

    双腿缠上他的腰,苏柔柔也没拒绝,再次环上他的脖子,清晨的热吻,也不错嘛。

    苏柔柔总算明白,他不是不想要她,而是他怎么都要不够,一旦占为己有那便是要她的全部,他的贪得无厌,也只是因为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