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小肉包 > 第56章 番外2
    1、西风不解意,一人到天明

    郑西风再次回国是因为温牧知和苏柔柔的婚礼。

    他先飞到了金城,到清大看看好久不见的温牧知,如果不是他要结婚了,他也不会回来,心情难免激动。

    温牧知已经成为清大最年轻的教授,走路上小年轻还会尊敬的向他打招呼。

    他们这伙人都过了本命年,眼看着要踏入三十而立的门槛,唯独郑西风还像长不大的孩子,嘻嘻哈哈的没个正行。

    他推着温牧知的胳膊,笑眯眯道:“温教授,每天面对这么多年轻的花骨朵什么感受啊?”

    “我在想。”温牧知对着打招呼的女生目不斜视,俨然一副尊师的模样,在郑西风看来完全是假正经嘛。

    “想什么?”郑西风“嘿嘿”两声,一本书压到他头上。

    温牧知摇摇头,推着眼镜,“这么多年过去,你心里还是没点数。”

    “啧啧,你装,老男人!”

    “在我心里,哪里还容纳得下别的人。”

    郑西风见他抚摸手上的戒指,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好了,我服了。”郑西风摆手妥协,“我知道你和柔柔感情好,吃了这么多年狗粮,你就停一停吧!”

    他背对着温牧知,站在清大有名的情人湖边上,感叹,“温牧知,你和苏柔柔要幸福。”

    他的好兄弟要结婚了,跨过了人生的另一道坎,真正迈向了幸福的道路。

    温牧知拍拍他的肩,嘴边的话到底是没说出来。

    遥想当年,郑西风也是如此嘻哈玩闹,将爱情当做不可珍惜的物品。

    都长大了,却还是不明白。

    温牧知结婚这天,郑西风是他的伴郎,一身西装儒雅的很,只要笑起来就知道郑西风还是当年的帅痞少年。

    接新娘时,苏柔柔的一群好姐妹设置了好几个关卡,等到温牧知抱着苏柔柔上了婚车,一阵欢笑声中,郑西风才和江熠人说上了话。

    “什么时候回来的?”江熠人问他,语气如同他的至交好友,爽朗平常。

    “和牧牧一起到的,听说你工作挺忙,要注意身体。”他也有了成熟男人的做派,尽是关心。

    三言两语,也算是见过了。

    婚礼上,江熠人作为伴娘,端着戒指从花廊一路走到舞台,全场的焦点聚集在她手上,刹那间让她有些恍惚,好像结婚的是她一样,走向舞台就能走向她的幸福,那人会是什么模样?

    有那样一刻,她想过一个人,如同至交好友一般念念不忘。

    参加婚礼是一件幸福又辛苦的事,江熠人陪着苏柔柔敬完酒,得了空在休息室里发呆。

    苏柔柔也累了,她为了穿婚纱好几天没吃晚饭,温牧知怎么说她都不听,最后只得听她的。

    “脚都要肿了。”苏柔柔掀开白色纱裙,脱了鞋在原地晃,江熠人捏着她软嘟嘟的手,笑着说:“怎么人都瘦了,手还是软乎乎的呢。”

    “我都老了,哪里还软乎乎。”

    “老什么?瞎说,你有温牧知宠着,一辈子都不老。”

    苏柔柔反握着她的手,关切的问起,“郑西风从国外回来,据说没打算走了,你要不要……”

    “要什么?”江熠人笑着反问,“柔柔,我有男朋友的。”

    “他都走了好几年了,你有很爱他?难不成一辈子为他守着?”

    说急了,苏柔柔脸都红透。

    江熠人沉默好久,蹲下来替她穿鞋。

    她说:“这人啊活在世上,不止要有爱,还得有责任,郑烨出了事,我总得帮他不是。”

    温柔的触感从头顶传来,江熠人抬头,苏柔柔一滴热泪落下,“你就是全世界最傻的大傻子。”

    “大傻子有傻福,柔柔啊,结婚哭什么呢,笑一个,乖。”

    结婚现场,多感性的场合啊。

    等到她们从休息室出来,现场都沸腾了。

    舞台上,火遍全球的爱豆乔子盛正劲歌热舞,苏柔柔愣在原地,江熠人戳戳她脸蛋,“看那。”

    左前方缓缓而来的林范范,说了没时间参加婚礼的他们,一个在台上为她庆祝,一个给她带来了惊喜。

    “今天我结婚诶!”可惊喜太多,苏柔柔哭成了泪人。

    温牧知跑过来搂着她,就怕她受委屈,明知道是欢喜的眼泪,眼眶也跟着湿润,“柔柔,别哭,他们都在笑呢。”

    “让他们笑去,这群坏人。”

    郑西风捶着乔子盛胸口,“嘿,兄弟,什么时候巡演带上我。”

    “去你的,让你当人妖给我伴舞。”

    “完全可以,我赞成。”

    白色的婚纱,飞扬上升的气球,一句句温馨的祝福,温牧知和苏柔柔相互亲吻着,乔子盛搂着林范范得意的看向郑西风,“兄弟,你们什么时候啊?”

    郑西风旁边站着江熠人,他给乔子盛使眼色,林范范也掐着他。

    “怎么了,我说错了?”

    “我先回休息室拿东西。”江熠人转身就走。

    郑西风回头看她,隐隐不舍。

    乔子盛压根不知道他们这一茬,以为两人还是男女朋友,看样子是吹了。

    “西风,抱歉啊,我……”

    “没事。”

    却没有不失落的。

    林范范说:“现在知道后悔了吧,早干嘛去了。在国外天天泡洋妞,爽吧!”

    郑西风苦笑也不解释。

    在看不见人影的转角,乔子盛递给郑西风一支烟,他现在是公众人物,得藏着。

    “为什么不说,你在国外哪里交过女朋友,干嘛坚持自己的浪子形象啊。”

    郑西风深深吸了一口,“哪有这么多为什么。”

    不过是打听到她的事,默默关注,却不能有所作为。

    他知道她有自己的责任,有自己的坚持,他能做的就是不打扰。

    “还要等多久?”

    “等到她真正放下。”

    金城机场,好像总容易遇到熟人,明明都不是金城人。

    “熠人,这里!”

    有一道女声从身后炸开,郑西风猛然回头,却只见到陌生背影,一头粉色短发吸人眼。

    温牧知的婚礼上,他才见过她,一头温柔长发,温柔眉眼,假小子成了知性女人,他知道不该打扰她,但为何听到江熠人的名字,心里就咯噔一下,郑西风苦笑着打趣自己,这时候还是得装绅士。

    一条细长手臂揽住他的胳膊,娇俏女声笑着撒娇,“怎么不在原地等我,害我找半天。”

    郑西风见到女伴的脸,瞬间没了说话的兴趣,只得笑着拉着她往前走,而脑海里始终回荡着那声叫唤,叫的他心里翻腾倒海。

    “我这颜色显年轻不?”粉色短发女人碰碰一旁的长发女人,见她没反应,一把将她从拐角拉出来,“干嘛呢,见到鬼啦?还躲起来,我问你话呢?”

    “姐,你真漂亮。”她说完,泪眼模糊,一行泪将将要落下。

    粉色短发女慌了,“熠人,你咋还哭上了,你这脾气越来越娇气了哈,活回去了你,赶明儿回了临城我得去给叔叔阿姨说一声,宠的你。”

    偌大的机场,人来人往,没有人会为她停留,像极了当年的错过。

    广播里女声在提醒她。

    有时候,错过是因为时机没到。

    2、你要的我都会给你,包括我自己

    一声急刹车响彻夜空,金城最为热闹的十字路口出现重大车祸事故,醉酒驾车司机当场死亡,其余伤患均送往了金城第一医院。

    这一夜,江熠人忙的不可开交,她本来在休假,临时接到通知去了医院,进手术室呆了好几个小时,出来后衣服都汗湿了。

    忙了一夜,江熠人瘫坐在办公室里,想起自己已是三十多岁的女人,却奔波劳碌,没个定所,又想起车祸事故,想起郑烨也是因为他人酒驾出了事,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她,郑烨不会走。

    身体累,心也累。

    手机在桌上震动,又是陌生号码,隐隐有些熟悉,也不知是哪个广告推广的人如此坚持不懈。

    平时她接起,那边就挂了,或者是还没接到就挂了,总之时常打来却没有下一步动作。

    她想着,这样的坚持大抵是赚不上钱的,又或许是新型诈骗,骗取话费什么的。

    可这一次,电话响了很久,她未接,就一遍一遍的打来。

    江熠人额头突突跳着,划开屏幕。

    “喂,哪位?”

    好几秒,只有对方沉重的呼吸声。

    “是我。”

    犹如远古传来的声音,却熟悉的一塌糊涂。

    对方见她没回应,又道明,“是我,郑西风。”

    最后一道防线被震碎,江熠人握紧双拳,听到那边耳熟的设备声,心里一阵慌张,“你在哪?”

    “在医院,第一医院。”

    江熠人慌乱起身,“你怎么了?”

    “车祸,昨晚送过来的。”

    江熠人立马挂了电话,瞬间失神后拔腿就往外跑,她听闻昨晚的车祸伤患十来人,最严重的几个人的手术是她主刀,她甚至不敢想万一在手术台上看到郑西风,她会怎样,怕是手术刀都握不紧。

    心里像被针扎一样,疼痛密密麻麻袭来,以至于跑到护士站询问病人情况,小腿都是发软的。

    电话里嘟嘟嘟的响着。

    郑西风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打这个电话,明明知道她不会接,自己也没勇气告诉她,他在这里,在金城,来了四年一直在默默的关注她。

    江熠人会怎么想?

    他不敢往下想。

    医院的病房紧张,郑西风住了一间两人房。

    “医生,我这疼。”他旁边一床的病人躺着闷哼,郑西风握着手机安慰他,“没事,刚才帮你按了铃,医生马上就来。”

    不出半分钟,病房门推开,夹带了消毒水味的风刮来,有了一股风尘仆仆的错觉,恍如多年岁月辗转旅途到达了目的地。

    “熠人。”郑西风一条腿受了伤,其他没什么事,人也还算精神,见了她却说不出第二句话来。

    江熠人站在门口,呆了几秒转身就跑了。

    “诶诶,医生,我疼啊,你帮我看看先啊。”那床闷哼的男病患不停的叫唤着,“什么素质啊,我要投诉你!”郑西风又继续安抚他,“这样,我帮你去看看,你就别投诉她了。”说着就下了床,一瘸一拐的,那病人也不好意思,“你还真去啊。”

    “当然,万一她丢了工作谁来看我啊?”

    他走出病房,男病人一脸莫名其妙,他俩啥关系啊。

    江熠人从苏柔柔婚礼后就离开了临城,跟随自己的老师到了金城第一医院就职,然而苏柔柔和温牧知却回了临城,她平时工作忙也没多余的时间去交朋友,想来得闲的时候竟然是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都没。

    在医院看到郑西风,瞬间,全身气力都消失殆尽,她不想在他面前哭,明明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一个人生活,也都走过来了。

    江熠人双腿抱膝坐在地上,眼泪一直在流。

    有人站在她面前,蹲下来滑了一跤,直接摔在了她面前。

    他的手抓住了她的脚,笑说:“江医生,我摔倒了也不扶我。”

    江熠人没抬头,眼泪顺着脸颊滴在地上,那人抱住她,深呼吸后声音喑哑。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

    当事故突发那刻,他眼前浮现的只有她的样子,他甚至开始后悔没有更早一点告诉她,他爱她,想要陷入骨髓那种,他还想求得她的原谅,原谅他年少无知,原谅他不懂感情,原谅他醒悟的太晚。

    江熠人身体颤抖,郑西风紧紧抱着她,“我……”

    他听到她一声长叹,江熠人推开他的怀抱,将他扶起来,“患者不要离开病房,先回去吧。”

    她扶着他,忍不住问:“疼不疼?”

    “疼又不疼。”

    遇到她,再疼也不疼了。

    “我晚一点再来看你。”

    她安顿好他,又是一副好好医生的模样,有着无尽的疏离感。

    郑西风拉着她的白大褂一角,眼神里委屈巴巴的。

    “还有事?”她问。

    “别太晚。”他想她早点来。

    病房门一关上,他旁边的病友一个劲的问他,“你们认识啊,那大夫挺美的,没化妆都漂亮!”

    郑西风老大不乐意了,“你刚才还说投诉她,这么快就改变看法。”

    “还不是因为你,咱能病到住一间房,修来的缘分,那啥,我就不计较了哈,她多来几次我心情都变好。”

    “那我可能就不爽了,兄弟,那是我女朋友。”

    “切,她承认了吗?我看你们也就一般朋友吧,再说了就算是结婚了也有可能啊,这世道玄乎着呢。”

    得,不依不饶没辙了。

    郑西风也在想一个问题,他这样贸贸然的出现在她面前,不知道是上天的指示还是命运的安排。

    毕竟他们只是前任。

    约好的“晚点来看他”,江熠人并没有来。

    郑西风住了三天,她一天都没来,他病友都出院了,她还是没来。

    这天中午,吃了饭小憩中,郑西风隐隐感到身边有人,睁眼就见到了她。

    “熠人,你终于来了。”眼里是藏不住的喜悦,他也不怕她看出来,他就是想她来。

    江熠人放下包,坐在椅子上看他,郑西风这才注意到她剪了短发,化了淡妆,一身风衣,敞亮又迷人。

    “你不上班?”

    “我今天休息,过来看看你。”

    回答的自然,郑西风收起笑,问道:“那天怎么没来?”

    小心翼翼的姿态让江熠人看得来气,“你的红颜知己没来看你?”

    “我哪有什么红颜知己,这些年……”他停住,“你不是来了嘛,你来我就高兴。”

    “我能跟你的女友相比?郑西风,你可以出院了,怎么不回去。”

    “回去后还不是一个人,在医院里还有你来看我。”

    “那我走了,我看你挺好的,能说能笑。”

    江熠人起身,郑西风抓住她的手,低声乞求,“熠人,别扔下我。”

    她眉头皱起,他是她什么人,他与她又有什么关系?

    “要你的人多得是,不差我一个。”

    她抽出手,他苦笑着,“熠人,我爱你。”

    不合时宜的告白啊。

    江熠人给苏柔柔电话。

    “我不是不想告诉你郑西风也在金城,是他不让我们告诉你,这些年,你一直以为他在国外没回来,其实你来金城那天,他也回了金城,明明是离你最近的人却从没有告诉过你他的存在,可是,熠人,我相信你感受到了,他其实一直在等你的回应。”

    如果不是他出了车祸,她可以一直麻痹自己。

    每年生日定点送来的香槟玫瑰,贺卡上没有写名字。

    她每次夜班都有人送来她爱的芋圆,外卖小哥都认得她了。

    ……

    其实有很多次,她都猜到了是谁,但默默否认掉了。

    刻意不去打听他的消息,忽略掉他的存在。

    只是,

    “郑西风,我最爱的花是香槟玫瑰,我最喜欢吃的小吃是芋圆,我不喜欢带伞,以后下雨你要来接我,不管有多远,你都要来。”

    “好,我都来。”

    记忆里的少年青春肆意,他有着花不完的时间与冲劲,他向往自由,也不喜欢固定的情感,承诺像是一场雨,下完就没了。

    郑西风终于要出院了。

    腿伤还没好,也没有人来接他。

    江熠人想,怪可怜的。

    他们两家情况类似,父母对子女的感情都不深,在外多年也是一人独自打拼,吃饱喝足全家不愁,就算是生病受伤也不会向谁透露,好像多了份矫情,不适合他们。

    “诶,郑西风。”她叫住他。

    一辆的士等了很久,不见他上车,又开走了。

    郑西风杵着拐杖,回头看她。

    “我送你,坐我的车。”江熠人踩着高跟走得飞起,心都快跳出来,就怕被他看出什么。

    走了半天,郑西风还停在原地。

    “怎么不走?”

    江熠人又折返回来,“腿疼?”

    郑西风摇头,伸出手等她靠近。

    “我要是变成一个瘸子。”

    “你不会,哪这么容易。”

    “那我能不能继续爱你。”

    如果身体不残废,心也要残废,那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江熠人从他的眼底看到了光,莹莹闪耀,不知是不是烈阳太刺眼,灼伤的她睁不开眼。

    “走吧。”

    这一次,她握住了他的手。

    仿佛正年少,他在她耳边轻言,

    “我要给你我的一切,包括我自己。”

    ——番外《西风熠熠》完

    作者有话要说: 来迟了好久啊,其实还想写一个番外,还算圆满。

    我私心让熠人和西风在一起了,也许有人会说郑西风太渣,但怎么说呢,好吧,我也说不清。

    最后,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