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春雨与徐风 > 第61章 结局
    徐风说的做一次, 呃, 比较隐晦。

    拢共两个人, 食言而肥不过分分钟的事, 尤其是面对梁春雨。

    徐风现在算是剥开她木讷的外衣,享受到到走进她心里的人该有的特权了。

    哎呀, 简直有求必应,梁春雨宠人也是无度。

    他忽然有一种感觉, 人人心里都有隔阂, 像他,他心底的疏离是无形的,他对别人,是一种隐晦的警戒与防备。梁春雨与别人,疏离则是明显的,或许也可说有点淡漠。这样子看起来, 他们其实不太容易相处, 但两个人抱在一起,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 世间所有的温暖, 仿佛都纷至而来。

    徐风跟梁春雨说了那个改名字的事。

    夜里答案没披露成功, 累了, 紧着睡觉。

    但是第二天很早, 梁春雨就醒过来, 徐风心情不错, 压心底的小秘密掏出来了。

    徐风上小学, 班里确有个姓陆的小姑娘和他同名,小学阶段两人还有一段时间做过同桌。

    这本来也没什么,但是小孩子总是有个成长吸收信息的阶段,慢慢地,孩子变青少年,十三四岁,好奇心和求知欲旺盛,唯恐天下不乱,是个叛逆的开端。

    不断地有人把徐风和陆同学这两个重名的人捆绑在一起,只要两个人站在一起,或者说两句话,立刻就会有人起哄。

    这没什么,对外人来讲仅仅一种乐趣。

    五年级的时候,学校组织体检,班主任带全班去市医院体检,最后一项是拍片,一堆人挤在暗室里边,拍过了的就出去室外,等着班主任来带队。

    徐风跟几个同学出了医院,才发现陆玮乔在拿手抹眼泪,旁边围了一群女孩子,似乎在安慰她。

    不断有女孩子拿眼睛瞄他,男孩则是典型幸灾乐祸的表情。

    下午的时候谣言就传出来了,说是有人在暗室里偷偷摸陆玮乔的屁股,而那个作案者,就是徐风。

    陆玮乔是学校里发育比较早的女生,个子窜的高,身材也有一点显形了。她被摸这一件事像是在少男少女蠢蠢欲动的心底投了一颗粉红色的□□,大家都很兴奋,班里说,学校里说,回家后跟爸妈说。

    本来徐风只是一个模糊的作案嫌疑人,大概在谣言的一开始,他只是作为一个比较合理的八卦对象被散播谣言的人安排了进去。只是事情一发酵,三人成虎的道理别说小学生,就算成年人也未必了解。

    这件事发展到最后,甚至有了“目击者”,大家在吃瓜的同时,都会加一句:“真的,xxx亲眼看见的。”

    不断有女生附着陆玮乔耳朵告诉她:“我跟你说,我知道摸你的那个人是谁了,是……”

    陆玮乔是受害者,连她自己也信了。

    隔了两天,陆玮乔的父母来了学校,老师把徐风叫去办公室,班里同学窃窃私语。

    此事在别人眼里彻底实锤。

    可怜徐风,当时也就是一个乖小孩,什么风什么浪都没见过,老师把他叫去办公室。他没有罪啊,可是陆玮乔父母责问自己的方式和表情都让他觉得格外屈辱。

    老师叫了他,好像已经无声落实了自己的罪责,对方父母责问,却根本不信他的话,他说了两次“没有”,犟在原地生闷气了,也不肯再开口。

    这件事对他的冲击不可谓不小,甚至说是阴影也不为过,“咸猪手”这种恶名是他担不起的,徐爸徐妈教他做好少年,但他还没学会去和别人眼光里的小谴责对抗。

    细数起来,徐风生命里第一个坎,大概就是这里,他的名声和人际关系都因为这件事一败涂地,感到屈辱和愤怒的同时,他也愈发不屑。

    最终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父母,甚至有些刻意掩饰自己的沉默,作为一个并没有和父母常常沟通的孩子,他不能忍受在父母面前剥开自己。

    等他在心里把这件事消化后,徐风就跟父母提出了改名。

    不改也成,可他到底有点意难平,想起陆玮乔父母那句:“你这小孩怎么这样恶心的啦!”他甚至有些厌恶自己跟他们女儿同一个名字。

    “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

    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

    唐朝的李峤形容风写的这诗,对了当时小徐风的胃口,名字定下来了,改。

    这事儿徐风没跟任何人提起,讲给梁春雨听的时候,语气就莫名有些愤愤了,还问梁春雨:“你说,我做得对不对?”

    梁春雨点头,轻笑:“对。”

    徐风抱着她在床上摇一摇:“你不知道,我从那个阶段,第一次感受到别人的恶意,世界观都被颠覆了,多可怜。”

    梁春雨摸摸他头,表示安慰与理解。

    徐风:“你这样太敷衍了啊。”

    他把脸凑过去,梁春雨笑起来,手拖住他光洁的脸颊和长了青青胡茬的下巴: “我怎么安慰你都可以,但这早就不是一个伤口了。如果下一次,任何恶意,我都愿意维护你。”

    徐风听到他这话,“嗤嗤”笑起来,手伸去拧梁春雨的脸颊:“好呀,你发誓。”

    梁春雨:“我发誓。”

    徐风笑个不停。

    何佳橙听说梁春雨快结婚,兴奋得很,明明还有几个月凑热闹,立即抽空赶过来了。

    梁春雨和徐风去拍婚纱照,何佳橙看梁春雨的定妆照,左左右右上上下下打量好几遍后哈哈大笑:“小春,你这么漂亮,可是我第一次觉得这么别扭。”

    梁春雨点头:“我跟你想的是一样的。”

    徐风反正西装穿惯了,一点没有不舒服,他拉着梁春雨去拍照,隔老远,何佳橙听见摄影师让他们快跳起来跳起来,徐风回了句什么,梁春雨的笑声和徐风的一同传过来。

    何佳橙去换衣服,走到楼梯口,眼睛都是湿湿的。

    难得一知己,她真把自己当梁春雨的亲人,现在不知道是喜悦还是难过,就是想哭。

    没忍住,眼泪哗啦啦地。

    难得哭一次,她一点不觉得丢人。

    徐辰来找徐风,脚步轻快,小伙子身强体壮,一步三个台阶直冲天台,差点撞到何佳橙。

    徐辰皱了一下眉,抬眼,入目是何佳橙无表情的俏脸,眼框下面湿的,眼睛里含泪,自己的糗样被人发现,她一点也不慌张,瞥了徐辰一眼,侧开身下楼了。

    徐辰的目光往下追了一眼,他刚才其实已经看清何佳橙的脸了,可是也不知为什么,一瞬间的事,看清了又忘了,想再看一眼。

    …………

    梁春雨和徐风结婚两年,生了个女孩。

    休产假期间郑淼的公司招了一个新人,她坐完月子后也没再回去上班,干脆换了一家公司。

    徐风双手双脚同意。

    这三人,天天晚上,一家三口轧马路。

    日子其实也就是这样,朝来雨,晚来风,斜风细雨同归,是一天里的注定,也可是一辈子的圆满。

    老天还是给了机会的,他和她够幸运了。

    人生无非也就这样一个过程,随心即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