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宠的,小奶萌 > 第72章 番外
    01~

    赶走了沈子城,再占了他的巢,改了他的窝,骆时饶堂而皇之的拎包入住。

    两层楼被打通,过道边砌了一个旋转楼梯,将两层屋子连在了一起。

    楼上装修了主卧,但是没有住几天,南沁就抱着个布偶熊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小床,死活都不上去。

    骆时饶不明所以,使出浑身解数去哄。

    “为什么不和我睡啊?”

    南沁不说话。

    “我臭吗?”他闻了闻自己的胳膊。

    她摇摇头。

    “我打呼噜?”

    她又摇摇头。

    “我抢被子?”

    “没有……”淡淡出声,南沁狠狠的摇了摇头,抬头看他一眼郁郁道:“被子都在我这……”

    骆时饶失笑:“你还知道啊……”

    “那还有理了,那你干嘛不和我睡?”

    南沁低头思索了一下,才断断絮絮的开口,声音比蚊子还轻。

    “你太闹腾了……我十点就睡了,你……我好久都没有早睡了……”

    “什么?”骆时饶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南沁舔舔唇,猛一抬头,不管不顾吼道:“骆时饶,你晚上很吵!”

    “我每天都不能好好睡觉,晚上不能好好睡觉,早上还不能好好睡觉……”

    这一下,他意识过来了。

    嘴角一勾,笑道:“明明是你吵啊,太大声……”

    “你……”

    南沁手指着他,手里的布偶被抽走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应声落在床垫上。

    “骆时饶你干嘛?”她晃动扑腾着两条悬空的腿。

    骆时饶轻笑一声,低下头,唇瓣凑近耳廓,发出的声音低沉压抑着磁性:“宝贝,你绕太远了,你应该说——晚上太爱做运动……”

    02~

    自从和她同居以后,骆时饶已经从一个奔波原野男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宅男。

    酒吧,不约!

    打球,不碰!

    赛车,不去!

    甚至连活动都不接了,华纳的人就没怎么看到过他的影儿。

    艺人飞了,马俊哲这个经纪人也成了闲置品。整天没事晃悠,最终被他爸三天两番电话轰鸣逼着回公司工作。

    他气冲冲打电话给那人。

    “干嘛?”

    “靠,打电话给你看看你烂了没有。”

    “嗨,你个老人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危机意识懂不懂?”

    “靠,你一天到晚玩什么啊?”

    骆时饶一笑道:“玩老婆啊,你有吗?”

    马俊哲:“……”

    这话儿根本聊不下去。

    马俊哲是真见了鬼了,要不是轻言所见,谁他妈会相信几年前那个没心没肺的浪子有一天会变成这么个熊儿样?

    “谁和你们玩,土糙脸的大男人有什么好玩的,陪老婆,别来烦我……”

    “喂,干嘛……陪老婆,别来烦我,滚……”

    “错了,我错了,老婆、宝宝、小宝贝……你乖啊别生气好不好……”

    马俊哲想到这狠狠的抖了几个寒颤,画面冲击太大,不敢想不敢想……

    “什么时候上班啊。”

    “不想上……”

    “靠,爷,你他妈不负责任啊,我你经纪人,你不管我拉?”

    “呵,马俊哲,你自己听听你这话有没有逻辑,对你负责我双性恋啊……”

    马俊哲“……”

    “反正我不管,你再不回来,我可要找新人了啊,给你找个三儿……”用手指压着嗓子,他轻了轻痰,贱吧兮兮的嗲起来……媚声媚骨……

    电话那头沉静了一下,良久后,一声轻笑……

    “呵。”骆时饶顶了顶后槽牙:“哟呵,几天不见,去了趟泰国?”

    “做的全的还是吃了牲畜药啊?”

    马俊哲:“……”

    “靠,你他妈……”他气急,刚想说话,话筒里面断断续续传来了声音,声音有些远,他应该把手机扔下了。

    “你怎么下来了?睡醒了快回去穿鞋。”

    “你在干什么呀?”

    “我在打电话啊!”

    “哦!”

    “哦!你就哦啊,都不问一下我和谁打电话?”

    “哦,那你和谁打电话啊?”

    “小三儿……”

    “咦,你怎么没反应啊?”

    “嗯可是,我要反应什么呢?”

    “老婆,有人勾引我啊,怎么办啊……”

    “噗……”马俊哲喷了:“哈哈哈哈哈……阿饶这人,哈哈哈……完了完了,不行不行,得录下来录下来,哈哈哈……”

    “人设崩塌,天崩地裂啊卧槽,哈哈哈哈哈……”

    赶忙按了录音键。

    “谁勾引你啊?我看看……”

    “马俊哲呀?不是说姑娘吗?他……”

    “嗯……大鸡鸡姑娘。”

    ……

    马俊哲脸顿时一黑,乌云避日……

    妈的……

    3~

    自从怀孕,南沁害喜有些严重。

    病恹恹的整个人没有精神,有时候还会呕吐,闻到随便的什么味道肚子里就是一阵翻江倒海。

    骆时饶一手贴着她的额头撑着脑袋,一手在按在后背轻敲,眉头拧成一个川字,脸色不是很好,布满愁容。

    “咳咳……”吐完了刚刚喝下去的鸡蛋羹,她拉了下水龙头开始清理。

    扭头时,眼睫上湿濡濡的,豆大的泪珠挂着,委屈而可怜。

    “还难受吗?”递给她一杯温水,骆时饶伸手拉了拉她两边的鬓发,满脸的怜惜。

    怀孕以后反应太强烈了,每天的折腾,吃下去不久就吐,吐完看她那委屈的样子就心疼。

    “难受。”她点点头,接过水喝了几口后,凶他:“我不想再吃鸡蛋羹了……”

    这次骆时饶没说话,压了压眉头道:“可是怀宝宝要补充营养啊,你乖一点,我……”

    “不要不要……不要吃了。”她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

    “今天鸡蛋羹、昨天鸡蛋花、大前天鸡蛋乳鸽汤、大大前天鸡蛋……我闻到鸡蛋味就想吐了……”

    骆时饶挠了挠头,这是他妈说的,怀孕的时候要多吃鸡蛋补充营养,因为南沁不吃水煮蛋,所以他妈就换着花样儿玩,各种鸡蛋做补品每天准时送来,监督她吃完再走。

    “宝宝,你乖一点啊,你……”

    “不要……”南沁瞪了他一眼,气呼呼的往客厅走,走到阳台边上,白白摇着尾巴冲过来,当年还是小不点儿的小狗,现在已经长到她大腿高了。

    “汪……”

    “走开……”骆时饶冲出去,揽住南沁的胳膊,朝白白喊了一声。

    “你才走开!”她吼了他一声,挺凶凶的语气,但是在骆时饶听来一点儿威慑力都没有,语气依旧的软。

    “我怕它撞到你啊,你看你现在不是一个人来,你……”

    “骆时饶,你好烦啊,你越来越管家婆了!”甩开他的手。

    “不准出去玩也不准和白白玩,不准看电视,不准玩手机,不准吃这个不准吃那个,不准穿这个不准穿那个……你说你这么讨厌啊!”

    她气呼呼的,胸脯一起一浮。

    真的太过分了,每次白白叫她一下,她脚还没有挪过去,他剑一样就冲过来给拦住了。每次说要找手机翻微博看,他分分钟把手机拿走了,贱兮兮道:“我给你看啊,你要看什么?看老公照片吗?乖啊,老公这次没发微博,照片我给你打印好了,你翻纸的,手机有辐射对孕妇不好。”

    然后拿出来一大刀打印好的照片给她……

    每次想出去玩也不行,他不在就不准出去,说怕她磕着碰着,她那么大一人儿了,有这么娇弱吗?

    “你说,都不能玩,我和谁玩啊?”

    “和我啊!”他脱口而出,笑的没脸没皮。

    “老公和你玩儿。”

    “哼。”

    “乖啦,不要经常玩啊,要多休息。”

    “什么多休息,那我晚上睡觉为什么不让我休息!”她反驳。

    “额……”骆时饶一噎,挠了挠后颈,笑道:“休息太久也不好,有时候也需要运动一下啊,我很小心的,我以后也一定小心点。”

    “骆时饶!”她打断他,“我不想在晚上做运动,我要休息!”

    她觉得她表达很清楚了。

    骆时饶突然安静下来,纯黑的眼神盯着她看,带着一丝危险。她吓的后脚跟往后挪了下,尼努道。

    “干……干嘛?”

    “好!”他点头。

    “嗯好!”她反问。

    “嗯!”

    他点头,看着她的眼神一烈,坏坏的样子看的南沁有点心慌。嘴角勾起,扯出一个邪笑。他压下头凑近了她的耳瓣,淡笑后轻轻启唇,声音哑着低沉。

    “那我们……白天运动!”

    南沁心里一个咯噔!

    “宝贝,现在好像是……白天哦!”

    “啊?你……啊!!!”

    “骆时饶,你干嘛啊?你放我下来……你干嘛!”

    “提前开饭!”

    ……

    作者有话要说: 期末了要考日语,在狂补,哭啊……

    番不出来了(哭),正式备考,想看以后有灵感微博发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