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温柔的败类 > 第46章 番外三
    [一:生孩子]

    顾医生这么失控的场景是各位同僚第一次见, 知晓正在产房里生孩子, 他等在产房外急得焦头烂额, 脸已经黑成碳, 别人不能跟他说一句话,一点就燃。

    几乎是每隔五分钟, 他就要跑去问产科的医生:“你确定不会出任何事?”

    产科医生被追问了一下午,几乎快哭了:“顾医生, 你应该知道咱们安和医院的产科是非常优秀的, 女人生孩子而已,你放心,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顾淮不安的心有几分安定,可又不满她说的那句话:“女人生孩子而已。”

    他蹙紧了眉头,愧疚的低喃着:“以后再也不生了。”

    早在知晓怀孕的时候他就看过了无数照顾孕妇和生产的书,每次看都能把他吓出一身冷汗, 他几乎是恐惧知晓生孩子, 害怕她躺在手术台的时候。

    因为他的恐惧,知晓反倒不能表现出自己的害怕, 进产房前还安慰他:“我和宝宝都会平安出来的。”

    顾淮拉紧她的手, 俯身吻她:“你一定要没事, 我等着你。”

    他的声音有些哽咽, 知晓在他眼里看到少有的恐慌和不安, 她的手放在浑圆的肚子上:“放心, 我一定没事。”

    虽然知晓进产房前的笑脸还清晰可见, 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顾淮越来越压抑不住狂躁的心情,他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知安忙坐得离他远一点,小声的同父母嘀咕:“顾淮这是疯了吧。”

    “你少说两句。”

    本来大家都不是那么紧张,都被顾淮搞得担心起来,蓦然产房里跑出一个护士,紧张的大喊:“产妇大出血,快通知血库!”

    顾淮一把捏住了护士的肩头,红着眼睛,嗓音压抑不住的颤抖:“晓晓怎么样,现在情况怎么样?”

    护士被吼得有些懵,连忙反应过来:“不不,不是知医生,是另外一位产妇。”

    顾淮三魂七魄重新归位,后怕的瘫坐在椅子上,知安撇撇嘴:“你别这么吓人好不好,晓晓会没事的。”

    产房的门又被打开,医生赶紧出来报喜讯:“顾医生恭喜你,喜得千金。”

    顾淮立刻站起身:“晓晓呢,她怎么样?”

    “知医生累得睡着了,没有任何大碍!”

    护士把知晓从产房推出来,她还是满头大汗的模样,让顾淮一阵心疼,他也顾不上孩子,连忙送知晓回病房休息。

    知晓再醒来的时候万万没想到见到这样的顾淮,他应该是哭过了,眼睛明显的红肿着,她愣了一下:“你怎么了?”

    “没…没事。”

    他不会说自己做了个噩梦,梦见她生孩子死在了手术台上,这个梦醒来后吓得他浑身是汗,之后很长时间里他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抱着她无助的哭泣。

    顾淮小心翼翼的抱她,无比温柔的说道:“谢谢你,谢谢你还平安健康,谢谢你陪在我身边。”

    他在她耳边一遍遍的呢喃着谢谢,知晓无奈的一笑,偏头看了一眼熟睡的小婴儿,到底他和宝宝,谁是孩子啊。

    [二:爸爸爱不爱我]

    “爸爸爱不爱知爱?”刚满三岁的小女孩儿倔强的站在顾淮面前,嘟着嘴问道。

    顾知爱长得十分漂亮,几乎是顾淮和知晓的综合体,软糯可爱像个小团子,有点婴儿肥的小手叉着腰,一遍一遍的质问着:“爸爸爱不爱知爱?”

    顾淮坐在床边看书,轻轻扶了扶眼镜,头也没抬,声音温和的回答:“爱的。”

    “不!谭叔叔说你只爱妈妈!”

    男人瞥了她一眼,蹙了蹙眉:“他们骗你呢,改天爸爸教训他们。”

    她难过得低下头去:“他们都说爸爸讨厌我,因为妈妈生我的时候吃了苦。”

    顾淮合上书起身蹲在她面前,温和的保证:“爸爸爱知爱,你要相信爸爸。”

    顾淮看了一眼正在楼下浇花的知晓,她的侧脸娴静温柔,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阳光洒在她身上,也照亮他心底的每一个角落。

    小知爱是他和知晓的孩子,他虽然曾害怕她的到来,但也绝不会讨厌她,因为这是知晓幸苦为他生下的孩子。

    得到保证,小知爱咧嘴一笑,迈着小短腿不太利索的下了楼,她一把抱住知晓的小腿,几乎是坐在她的脚上,扬起脸笑得十分可爱:“妈妈,我喜欢你。”

    知晓弯腰摸摸女儿的头发,笑得温柔:“妈妈也喜欢你。”

    顾淮看窗前看着母女俩,心底是从未有过的平静祥和。

    知晓抬起脸与他对视,彼此相视一笑,花园的花也开得鲜艳璀璨,春光大好。

    [三:关于名字]

    那是知爱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布置了一个家庭作业:“请说一说你名字的深意。”

    小知爱站在讲台上,看着教室后面来听公开课的父母笑了笑,大大方方的说道:“知爱就是挚爱,我爸爸深爱着我妈妈,于是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大家看这夫妻俩的神情变得暧昧,知晓有些脸红,小声问顾淮:“你教她说的?”

    顾淮挑了挑眉,轻笑着说:“知爱表现不错。”

    [四:为了你,我愿意相信]

    许多年以后的夏日,南城依旧没有发生多少改变。

    莫翔和知安已经在一起多年,如今孩子都几岁了,许初阳暗恋叶檀许多年的事终于在某次醉酒后吐露真言。

    而顾淮和知晓,结婚十年依旧恩爱如初。

    岁月对待他们仿佛格外的宽厚仁慈,知晓还是少女的模样,而顾淮也还是当年初见那么温润如玉。

    他们会经常到海边的房子住一段时间,听海浪和风声,或者出海打鱼,或者进山采花。

    今天下了点雨,海风十分的大,知晓窝在顾淮的怀中看书,毛球上了年纪,懒懒的躺在沙发上睡觉。

    顾淮用毯子裹紧怀中的人,轻声低问:“冷不冷?”

    知晓摇摇头,合上书问他:“我们每天在一起,你会不会觉得腻?”

    顾淮叹了一口气,将她抱紧了几分:“你知道这附近的渔民出海打鱼都会去不远处的龙王庙求平安吗?”

    “嗯。”

    “我天天都去求了。”

    知晓愣了愣:“你又不出海打鱼。”

    他笑着吻她的鼻梁:“我祈求神明保佑,让我每天都能跟你在一起,长长久久,永不分离,我甚至贪心的妄想着,下辈子,下下辈子,永永远远,你都是我的。”

    知晓看着他:“顾淮,你平时不迷信的。”

    “为了你,我愿意相信。”

    [五:一生挚爱一人]

    一年一年,时间过得很快,知晓收拾书房的时候偶然看到顾淮写的日记,从结婚那一天到现在,无数沓厚厚的日记本上的每一页只有寥寥几个字。

    “我爱你,晓晓。”

    用一生去表白一个人,这就是顾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