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璀璨与你 > 第65章
    少女时代的林蔓茜, 是一个很喜欢看日系漫画的姑娘。

    每一部漫画, 热血的也好, 少女的也好,甚至是那种治愈系的旅行吃饭系列, 都在给她传达一个思想:

    你要学会体谅别人。

    眼睛看见的不一定是真实的,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

    林蔓茜信了。

    所以在林夏夏和她闺蜜走在一起,而男朋友好端端地忽然提出分手去追求林夏夏时,她深吸一口气,忍住内心小女生的所有任性和偏见,希望能够“客观”地、“设身处地”地去理解别人。

    但是越强迫自己去理解, 心中的伤痛就越大, 好像全世界都没有错, 一切悲剧都不过是自作自受自作孽。

    她甚至还深深地厌弃过自己, 为什么表面上高举“同性无罪”的正义大旗, 但真正在现实生活中, 看见自己的好朋友和堂妹谈恋爱,却依旧还是无法接受,恨不得她们立刻分手。

    某一天做数学题, 她写着写着, 回过神来时, 就看见答题区域里写着一行歪七扭八的字:

    林夏夏死掉就好了。

    一瞬间,震惊和恐慌布遍了整个脑海, 她拿过修正带, 仿佛病态一般, 一层又一层地往那句话上涂上厚厚的白条。

    在那个时候她的心中,她们都是光明的、无罪的,而自己却是阴暗的,自私的。

    “两面三刀,说一套做一套,虚伪的要命。恶心。”

    ——这是她在日记里,对自己的评价。

    高中后半个阶段,林蔓茜摒弃一切杂念,努力学习,准备艺考,看上去对未来充满了规划和期望。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每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都会躲在床上,偷偷拽着窗帘哭,压抑着声音不敢让父母听见。

    那种焦虑和自我厌恶埋藏在心中,永远无法排解。

    又不至于彻底爆发,只是悄然潜游在心底。

    直到周菁离开学校的那个下午。

    林蔓茜知道她没有偷东西,是因为之前一个中午,她去食堂吃饭,结果走到一半发现自己忘记带饭卡了,只能跑回教学楼拿。

    结果她刚走到楼梯口,就遇见了同样没去食堂的初静,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很慌张地钻进了林夏夏的班里。

    她的神情太过慌乱和异样,异样到连早已跟她分道扬镳的林蔓茜都没忍住,站在楼梯口没动弹,想要看看她到底要干嘛。

    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巧,仿佛是老天爷特意让她看见的一样。

    楼梯口的角度,正对着林夏夏班级靠后门的最后一个位置,林蔓茜的视角,正对着把手上的东西塞进那个桌洞里的初静。

    初静放完东西回身,一回头,正正好和楼梯口的女生对上了视线。

    她一个激灵,还撞上了旁边的椅子,差点没摔在地上。

    林蔓茜直觉有什么不对劲。

    却又一时无法想到初静这样做的原因,蹙蹙眉,最终还是移开视线,抬脚上楼,回自己教室拿校园卡。

    ——然后当天下午,周菁被退学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年纪。

    据说,三班的林夏夏丢了很贵的一只表和钱包,班主任喊大家都帮忙四处找一找时,周菁的同桌发现周菁在悄悄往桌板内藏着什么东西。

    等她去上厕所后,打开桌板一看,就发现里面躺着的一盒香烟、一个钱包,还有一只手表。

    她举报给了老师,周菁就被带进了年级办公室里。

    那天下午的空气灼热的要命,就算她的位置正对着空调口,林蔓茜还是不停地在冒冷汗。

    她听见女生绝望又愤怒的哭喊声,

    “烟是我的,但是我没偷东西,我没偷!”

    “我没偷!我没偷!我是穷,但是我不会偷!我就是没偷!”

    后来.......

    后来是怎么样呢。

    后来初静过来求她,说东西是她“拿”的,当时鬼迷心窍了,后来意识到不对,想还给林夏夏,但是林夏夏的桌子已经上了锁,她放不回去,只能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塞进去,她没想到事情会变得那么大。

    她拽着她的校服袖子,泪水涟涟,

    “茜茜,求你了,是我不好,我知道错了,求你看着我们这么多年朋友的份上,就假装没看见好不好?我爸爸妈妈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打死我的,我妈妈身体不好,你也知道,她一向把你当成第二个女儿看,你一定也不希望她难过,对不对?”

    ........

    林蔓茜最终妥协了。

    因为她不是犯罪的人,她只是一个旁观者,她只要静静地站在一边不说话就可以,她没有促成任何事情,就算周菁被退学了,也跟她没有丝毫关系。

    她只是在刽子手的刀落向冤犯时,一个在菜市口观看并顺手扔了个鸡蛋然后哈哈大笑的观众而已。

    ——她这样告诉自己。

    高考结束之后,林蔓茜在小姨家住了一个多月,小姨看出她的状态十分不对劲,千说百说,带着她去看了心理医生。

    诊断书上写,她是重度抑郁和中度焦虑,需要定期服药,同时进行心理疏导。

    她看着纸上那几行字,嗤笑了一声,说这是什么玩意儿,就把诊断书扔进垃圾桶。

    然后过了三分钟,又默默弯下腰捡回来,扑到小姨怀里,嚎啕大哭。

    她说,那个医生是骗钱的吧,我好好的,非说我有病。

    她说,小姨,我觉得自己太糟糕了,又坏又自私,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恶心的人。

    她说,哎呦小姨,我怎么那么难受啊。

    ......

    后来上大学,离开了压抑的家庭环境,在药物作用和心理医生的疏导下,林蔓茜的抑郁症其实已经基本治愈。

    最起码大部分时候,她都能笑着面对所有挫折与磨难,医生也告诉她,她可以停药了。

    后来,抑郁症渐渐成为一种“网红病”,好多艺人甚至把这个当成一个卖点时,她反而越来越羞于启齿,不愿意告诉别人,她曾经也是一个间歇性的悲观主义者。

    外表笑的灿烂,却没有人看得见她内心曾经的千疮百孔。

    在她心里,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真正地、完全地爱自己,没有一个人是最爱自己,没有一个人可以接纳那个真实的,自私的,悲观的林蔓茜。

    除了裴一。

    最开始的时候,林蔓茜也以为,裴一喜欢自己,是喜欢平时不发病时,那个乐观又正能量的林蔓茜。

    所以当初没有答应和他交往,有那么一部分原因,也是顾虑到这个。

    但是某一天,他看着她,忽然就对自己说,茜茜,不开心的时候,就大大方方哭一场,最起码在我面前,你不用勉强自己笑。

    她怔住,然后弯起唇,我没有不开心啊。

    但是你现在很难受。

    他望着她的眼睛,语气温柔地就像一片羽毛,没关系,你可以扑在我怀里,痛痛快快哭一场,然后我们去打游戏。

    “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不伤害自己,不勉强自己,我都支持你。”

    “茜茜,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都要相信,我会一直站在你这边,这个世界活着的人里,我最爱你。”

    时隔好多好多年。

    这个世界观成熟又包容的男人,再一次教会了她,应该怎么样去爱,怎么样被爱。

    就算有时候发生一些小矛盾甚至吵架,他都永远不会因为情绪,而肆意地无端发泄,说出任何真正伤人的话做出任何真正伤人的行为。

    给了她充足的安全感。

    就像一个慈祥的长辈。

    彻底地治愈了她。

    ——而这些事情,这么漫长的心路历程,爸爸妈妈通通不知道。

    以前是不敢让他们知道,现在是不需要让他们知道。

    毕竟林蔓茜自己,也是在和周菁重逢,某天撸串喝酒时,谈起往事,才真正了解到当年的事情真相。

    其实那个钱包和手表,压根不是像初静说的那样,是她偷的,而是她们故意为了陷害周菁设出来的一个幼稚却有效的局。

    因为周菁曾经亲眼看见,林夏夏和初静在假期无人的教学楼厕所门口吻别。

    初静离开之后,林夏夏就跑到厕所里,一边呕吐,一边使劲地擦着自己的嘴唇。

    等她处理干净自己,忽然就听见了后方传来一声动静。

    抬起头,刚好看见镜子后方,一脸尴尬的周菁。

    周菁其实没想过要怎么样。

    毕竟她跟林夏夏不熟,平时和学校里的人来往又不多,看过在心里感叹几声就完了,压根不会把这些事情说出去。

    但是林夏夏不放心。

    她的处事态度,就是要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扼杀在摇篮里。

    所以她策划出了那么一场事件,本来的目的,是想着偷窃事件发生之后,全校都知道周菁和她之间的芥蒂了。

    那么周菁说出来的关于她的一些“谣言”,自然也就不那么可信。

    只不过她没想到,除了钱包手表,还搜出了香烟,再加上周菁死不认罪,学习成绩一般,也没什么背景,学校就直接把她开除了。

    ——但当然,这个出乎意料的结果,更合她意。

    “当时被退学之后,直觉告诉我,这一切事情都躲不过林夏夏的手笔。所以我为了报复她,去找了初静,把那天看到的画面都告诉了她。”

    “然后初静跟我坦白的这一切。她还说,她可以站出来帮我作证,还我一个清白,但是我拒绝了。”

    “我那个时候发过誓的,她带给我的悲痛,我一定会还回去,以千倍百倍的方式。就算损人不利己也没有关系。”

    “蔓茜,你现在还能联系到初静吗,我有点事想找她帮忙。”

    ......

    回忆纷纷扰扰,这么多年过去,已经不能牵动半分情绪。

    因为那些在回忆里耀武扬威的人,都已经彻底淡出了生活,不再是刻骨铭心的伙伴。

    面前的女生蹙起眉头,眼睛里终于带了些隐秘的慌乱,

    “周菁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不知道。”

    林蔓茜淡淡弯起唇,“我也没问。”

    “我不相信你不知道!”

    “虽然我没有义务在这里跟你解释这些,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林夏夏,我曾经非常非常讨厌你,讨厌到恨不得你去死的地步,哪怕是到了现在,我也依然讨厌你。”

    “因果报应,你作孽太多,总会有人反击,但是我不想动手了,甚至我都不想看你遭到反噬悲惨无比的样子。”

    “因为我现在过的非常好,非常幸福,要什么有什么,没有一点缺憾。所以你这样的人,就连下场都不配传到我的耳朵里。”

    “我嫌恶心。”

    .......

    女生转身离开,踩着精致的高跟鞋,裙摆在月光里被风吹的扬起。

    就像很多年前,她在主席台上发表完演讲之后,走下来,路过他们班,校服的袖口微微擦过班牌,背脊挺直,清高又耀眼,一个眼角都没有留给举班牌的自己。

    她忽然冲她的背影喊,

    “林蔓茜,我爸爸是因为你爸爸妈妈才变成残废的,我们家之所以那么穷,也是因为你爸爸妈妈,你们对我怎么样,都是在赎罪,是在赎罪你明白吗!”

    “你不要以为你给我的那些东西是施舍,那是你必须给我的,应该给我的,本来就是我的!要不是我爸爸,你现在就是一个没有父亲的人!是你欠我,不是我欠你!”

    夜色渐沉,女生踩着轻快的步伐往前走。

    不管最后怎么喊,都没有再回过一次头。

    就这样向着风,向着月亮,大步地向前走去。

    “裴一呀,我觉得我这次回家,做了一件很勇敢的事情。”

    “嗯哼。”

    “我那天把林夏夏臭骂了一顿,我还说她恶心。”

    “痛快吗?”

    “超级痛快!”

    林蔓茜想了想,又把整个事情复述了一遍,

    “要是没有大伯伯的话,我爸爸也不一定能活下来,我们家确实应该偿还这份恩情的。”

    “那就是你爸爸的事了。”

    裴一走到窗边,俯瞰底下的霓虹灯光,声音缓缓,

    “你唯一要还的,就是父母的生恩养恩,至于林夏夏,你从来就没有欠过她。以前那些事情,你轻轻带过,已经是看在长辈的面子上,做出的让步了。没有人有资格和理由,强迫你再去做什么。”

    “裴一。”

    “嗯?”

    “今年秋天,家门口银杏叶黄了的时候,我们就结婚吧。”

    男生彻底愣在了那里,

    “茜茜,你怎么......”

    怎么前几天还躲这个话题躲的跟瘟疫一样,今天就这么爽快了?

    难不成林夏夏不是他的克星,而是他爱情的催化剂?

    女生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在公司大楼下往上望,对着一个个明亮的窗户,弯弯眉,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

    “我本来在飞机上的时候,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这个孩子。”

    “但是我现在忽然觉得,你会是一个特别好的爸爸。”

    ........

    被求婚的第二天早上,林蔓茜逛知乎,看见了这样一条问题:

    “什么时候会觉得想和一个人共度一生?”

    她想了想,瞄了一眼厨房内正在研究豆浆机的男生,写下人生首答:

    “在他最最最生气,却还会思考到自己即将要说的话要发的脾气会不会伤害到你的时候。

    在他毫不敷衍,用成熟的三观和理智的态度,替你分析你所遇到的一切苦恼的时候。

    在你的人生遇到任何变故,他都会用切实的行动而不是语言来告诉你,还有个人可以帮你撑着的时候。

    在你由一个对爱情彻底悲观的人,因为他而变成一个相信爱,懂得如果去爱,对亲密关系丝毫不恐惧的温暖元气少女的时候。

    你就明白了,你真的特别希望并相信,自己能和这个人一辈子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