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过来我亲亲 > 第75章 正文完结下
    夏父和夏母这么一听立马撂下手里的东西,立马出了门。

    江炽和夏枕已经到了路口,江汐站在夏父和夏母旁边,挽着夏母的手。

    “夏姨,待会可别太高兴了,江炽给你带回来的这个小姑娘,我保证你一定喜欢得不得了。不对,是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小姑娘让你这么喜欢了。”

    夏母一听江汐这么说,更高兴了:“真的假的?”

    “肯定啊。”

    “不过也是,”夏母说,“江炽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阿姨说什么都喜欢,他喜欢的我就喜欢。”

    江汐本来还一本正经地说话,这会儿有点憋不住了,笑了起来。

    “这俩孩子刚才说是到路口了?”夏父问。

    江汐回答:“对啊,应该是快到了。”

    屿城这个地方居民区巷子纵横交错,整个地方的建筑都特别有地方特色,小院带小别墅,陡坡小巷,爬山虎蜿蜒墙壁。

    冬天天黑得早,这会儿暮色渐起,洒了天空一片旖旎。

    没一会儿,巷口那头出现了两个人影。

    陡坡地面是粗粝的水泥,一颗颗岁月沉淀下来的小颗粒。

    夏母的视线望下去:“咦,怎么只有两个人?江炽旁边那是枕枕吧?不是说好带女朋友回来了吗?怎么没带回来?”

    江汐这会儿倒是没说什么了,但仍是憋着笑。

    行李箱轮子在地面上滚动,一路咕噜咕噜响,在江炽和夏枕走上来的时候,夏父和夏母忙迎上去。

    夏母还没走到江炽身边就问:“昨晚不是打电话跟我说这次要带女朋友回来给我们看看,怎么小姑娘没有一起跟过来?是半路反悔了?”

    旁边的夏枕一听夏母这样问,心里瞬间一颤,本来没那么紧张的,被夏母这么一问,登时紧张了起来。

    跟在夏母身边的夏父也问:“是啊,怎么没有带回来?你阿姨从昨天晚上就高兴得睡不着觉了。”

    两个人来的时候特意没有牵着手,就是为了不吓着夏父夏母。

    要是牵手来到夏父夏母面前,这不是惊喜,这对两位长辈来说怕是惊吓。

    江炽一身长风衣,衬得身形格外颀长,一边手搭在行李箱拉杆上。

    “带回来了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一如既往的懒散,唇角一勾,吊儿郎当。

    “带回来了?”夏母的语气甚是惊讶,探头去看江炽身后,想再看看巷口那边有没有人过来。

    夏父也是探头去看。

    这时旁边的江炽忽然伸手,捞过了夏枕的手。

    夏枕心里砰地一下。

    这一刻江炽没了前一刻的吊儿郎当,他五指穿过夏枕指间,紧紧扣住。

    “这是我女朋友,”他的嗓音里带着认真,和对两位长辈的尊重,“我带回来了。”

    在他事业有成的时候,他把女朋友带回来,让两位长辈可以放心把他们的女儿交付给他。

    他的掌心熨烫,暖得夏枕心尖都发软。

    面前的夏父和夏母忽然都怔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江汐则手抱在胸前,嘴角噙着笑,悠闲地靠在院门上看着。

    足足过了好几秒,夏母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她看看江炽和夏枕紧紧牵着的手,似乎不太确定刚才自己听到的话,视线从他们两个的手上移开,看向了江炽。

    “你刚……说什么来着?”

    旁边的夏父已经震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夏枕看夏母和夏父这反应,心里越发紧张。

    “爸,妈……”夏枕竟然觉得有点口干舌燥,手紧了紧江炽的手,“这是我男朋友。”

    夏枕这话一落,夏父和夏母更是惊讶了。

    夏枕这孩子从小就很容易害羞,他们从来都想不出这孩子牵着男朋友跟他们介绍的模样。

    这两个孩子给他们的冲击力太强了。

    其实夏枕和江炽也一直摸不透夏父和夏母的态度,他们这五年多来,一直在他们眼皮底下谈恋爱,但夏父和夏母都没发现,他们两个从小关系就好,所以谈恋爱后平时两人走得近,夏父和夏母估计也都没往别的方面想,以为他们两个就是单纯的兄妹关系。

    夏父和夏母是疼江炽,但夏枕一直摸不透他们的态度,这会儿紧张得手心发汗。

    江炽这人在什么事上一向从容淡定,很少有紧张的时候,驰骋工作上网络上,他一向有条不紊。但此刻,面对岳父岳母却是让他罕见地紧张了。

    原是日落前柔和稀薄的暮色,这一刻弥漫在四个人中间的空气却是紧绷的。

    是江炽打破了这一刻的安静,他有点不自在地清了下嗓子。

    “夏叔,夏姨,我从小就喜欢夏枕,和她谈恋爱是我先追求的她,你们要是不同意的话冲我来。”

    说这话的时候,江炽还下意识地将夏枕往自己身后挡了挡。

    下一瞬,夏母突然哭了。

    准确来说,不是悲伤的哭,而是激动得语无伦次的哭。

    江炽和夏枕都惊了。

    夏父忙去揽夏母:“怎么还哭了,不哭了不哭了。”

    夏母朝前走了一步,看着江炽和夏枕,鼻子发酸,但却又高兴得笑:“你说你们这俩孩子,怎么不早点跟我说!这几年来都瞒着我们,早点说我可以多高兴几年。”

    “我和你夏叔昨晚还在说枕枕以后会交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夏母估计也是觉得荒唐,“其实我从小就觉得你俩可以结个娃娃亲,可又怕你们两个没这个意思,也就从来没提。”

    听了夏母这番话,江炽和夏枕登时愣住。

    江汐在后头看得发笑,走了上来,拍拍夏母的肩:“夏姨,我跟你说,这是你最满意最喜欢的儿媳妇了,没有之一,对吧?”

    “对对对。”夏母破涕为笑,忙点头。

    夏父无奈地摇摇头,但仍是纵容,指了指江炽:“江炽你这小子原来早就把我女儿拐走了。”

    江炽笑。

    夏枕耳朵一热。

    夏母握了握这两个孩子的手:“说什么我们不同意呢,阿姨高兴都来不及,这下更好了,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家两颗白菜互拱了,我真的……”夏母实在是太高兴了,都有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是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高兴死了。”

    江炽反手握住夏母的,他一向不喜欢这种煽情的画面,这会儿又不正经起来了。

    “夏姨,你怎么娃娃亲怎么不结得果断一点,你要是给我俩结娃娃亲了,”江炽说到这笑了声,“我啊,还可以早几年跟夏枕早恋。”

    “枕枕太难开窍了,”夏母破涕为笑,“我还以为她到大学都不会谈恋爱呢,没想到不但大学谈恋爱了,高中还早恋了。”

    夏枕:“……”

    夏母格外八卦:“不过你们,是什么时候谈恋爱的啊,枕枕高一?”

    夏枕本来就害羞,一听夏母这么问,脸一热。

    情急之下拉着江炽就要进门:“我、我好饿,我们都去吃饭吧。”

    江炽任她拉着自己走,来到院门边的时候,凑下身子,伏到她耳边:“害羞了?”

    夏枕的耳朵被他气息挠得发痒,要命的是此刻在后面格外关注他们动向的夏母和江汐还在起哄。

    夏母:“这小年轻谈恋爱都这么甜蜜。”

    江汐笑:“谁说不是呢,看得我都想谈恋爱了。”

    一顿饭下来夏枕没少被夏父夏母盯着,自从自己和江炽恋爱的事他们知道后,夏枕每次看到他们的目光总觉得不对劲,真的就像在看小年轻恋爱似的……

    夏枕被看得不好意思,吃完饭就躲楼上去了,在楼上洗好澡后,夏枕想过去找江炽,但又不好意思。

    她试图下楼偷偷溜走,但一下楼,夏父和夏母都格外八卦:“要去找江炽了啊。”

    这话逗得夏枕立马否认:“没有,我、我去喝个牛奶。”

    说着真的去厨房里喝了杯牛奶后就重新上楼了。

    ……

    楼上的房间里,两个人的窗户打开,江炽懒懒地倚在窗户旁,看着夏枕双手杵着下巴愁得小脸微皱。

    看得他心痒痒。

    “不过来?”江炽捞过桌上的魔方,指节修长骨感,把六面颜色迅速打乱。

    夏枕抬眸看江炽,点点头,却又摇摇头。

    江炽低头转着魔方,眼角勾了点笑。

    “不过来我就过去了啊。”

    夏枕眼睛一亮,但江炽忽然啧了声:“好像不行。”

    在丈母娘家干坏事……好像不太好……

    夏枕好像也意识到这点了,眉心一皱,两个人大学总住一起,晚上也经常一起睡,夏枕现在都习惯晚上搂着江炽睡觉了,现在回家了当然不行,但还是想过去跟他待一会儿。

    江炽一个抬眸就知道夏枕在想什么,又重新低眸,唇角微微勾了下,修长的手指走得飞快,手里的魔方咔擦咔擦没几下就转好了。

    夏枕微微仰头看着江炽,见他这一副不紧不慢的从容样,心里忽然有点愤愤的,怎么她在这里愁成这样,他却是不慌不乱的,一点都没上心的样子。

    其实只要他一句话。

    夏枕气得牙痒痒:“我不过去了。”

    江炽抬眸瞥了眼夏枕,魔方在手里抛了抛,然后随意往桌上一扔。

    他刚才也就是逗她玩,实则心痒得不行。

    他双手杵在窗台上,朝对面的她抬了下下巴,语气跟教训一个小孩似的:“说什么呢。”

    “快点,过来我亲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