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撩表心意 > 第112章 最后的最后
    第一百一十二章最后的最后

    谷妙语被邵远的话说得有点迷糊了。

    她做嘉乐远的股东?怎么做?为什么做?又从谁那里去拿到股份?

    但她知道邵远从不说每根没由的话, 并且他的根由一向布局得盘根错节莫测高深。假如他呈现出一个结果,那么在这个结果之前他一定早就深思熟虑地铺好了满盘棋的棋路。

    邵远抬手推推眼镜,绽出微笑。那笑容又帅又发光, 流量小生也比不过他的风采翩翩。他的笑容里还有种欣慰,每步棋终究是按照他铺好的棋路走下去、没出意外没出岔子、一切尽在掌控的欣慰。

    他微笑着, 轻着声地问谷妙语:“你知道我选择回国的契机是什么吗?”他的声音低低哑哑带着磁,不管说点什么都像绵绵情话,“是我看到我母亲的嘉乐远发出了打算定增融资的公告。”

    -------

    他在国外待了五年,五年来他不断在丰满自己的羽翼。羽翼初丰后, 他一直在寻找一个回国的契机。当他看到母亲把嘉乐远非公开发行股票(即定增)的事项提上日程正式推进,他蓦地发现,自己回国的契机到了。

    他在心里设下了全盘的部署和计划。先帮温暖家找最适合它壮大的投资人——欢乐住和叁骄地产——为温暖家注资。这个计划他在回国前很久就已经在筹谋,并且为此他和孟千影达成了交换条件。

    回国后他按照计划,一边帮温暖家完成被人投资与对外投资、看着它如可预见地那样快速的发展壮大,一边留意母亲的嘉乐远推进非公开发行股票融资的时间进度。

    去年五月的初夏时分, 他在幕后操盘帮温暖家完成了被投资事宜。同时间,嘉乐远正在聘请券商准备着非公开发行的材料。(102)

    这个时间进度对他来说,刚刚好。一切发展都在他计划中。

    到了去年冬天,温暖家的发展变得势不可挡。那会儿谷妙语问他,下一步是应该布局智能家居产业,还是仓储物流系统。

    他告诉她:不如先布局智能家居产业吧。

    谷妙语问他这样决定的理由。那时还不是把一切都告诉她的合适时机, 于是他给她的理由是:投资智能家居的时机到了, 因为周书奇正好认识这个领域内的两个佼佼者。(104)

    而那时他做这个决定的真正理由,其实是不想叫她费二遍的事、花多余的钱去布控仓储物流系统——他早有打算想让温暖家直接使用嘉乐远的仓储物流系统。至于怎么使用, 这又对照上了他回国的契机、他早就布好的计划。但这些事还不用告诉她,他会替她按部就班地去布控好一切。

    到了去年年底时,谷妙语和姚佳、孟星哲的合作已经基本敲定。温暖家的布局到此算是基本完成,如果再继续向前推进下去,就是仓储物流系统了。那段时间他密切关注嘉乐远定增事项的进展。有天谷妙语和他一起去吃海底捞,他看到了嘉乐远已经向证监会提交了发行申请材料的新闻。他又松一口气。他的妙语是有点好运气的,一切时点都刚刚好,都还在棋盘上早就布好的棋路中。(107)

    到了上个月底,嘉乐远的年报公布了。年报显示嘉乐远的仓储物流系统只完成了三分之一,目前在等待定增融资的资金到位,这之后嘉乐远将继续推进后面三分之二的工程。而在此同时,温暖家的全年财报也被统计出来,温暖家的收入节节攀升,利润可观,已攻下全城业绩第一。(109)

    至此,一切时机,都是如此的刚刚好。刚刚好嘉乐远有仓储物流的项目,需要钱;而刚刚好温暖家需要仓储物流系统,账上有钱——一部分是两位投资人投进来还没用完的钱,一部分是公司赚得的利润。

    刚刚好他的妙语,她如今的强大,得到了母亲的改观和认可,这让她们未来达成合作变得事半功倍。

    刚刚好他在谷妙语准备行业峰会发言内容时给了她一点启发和提示,于是谷妙语的发言里有了一条关于企业间协同合作的观点——整合行业产业链,自己整合不起来,就通过企业间的合作去整合;刚刚好他又知道了母亲也很认同妙语的这个观点——她夸赞她讲得好。

    一切都刚刚好得不得了,效果甚至已经超过他的计划和预期。他想果然努力的人运气总是会好一点,他的妙语那么努力,所以她是个有福气的人。

    而一切的刚刚好现在都有了一个水到渠成的指向——他的最终计划可以提到日程上来实施推进了。

    -------

    邵远告诉谷妙语,定增是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另一种说法,是对十名以内的对象非公开发行嘉乐远的股票。而认购到这些股票的人,定增完成后,就成为嘉乐远的股东。

    “成为嘉乐远的股东,和嘉乐远达成协同合作关系,你就能直接使用嘉乐远的仓储物流系统,不用自己再劳心劳力去打通产业链条上的这个环节。”

    谷妙语思考了一下,立刻算明白了这盘账。

    假如她用温暖家去认购嘉乐远非公开发行的股票,温暖家就将成为嘉乐远的股东。她可以申请到嘉乐远董事会的一个董事席位,以后嘉乐远所做的每一个决策,都要有她的参与投票。而她手里握有的嘉乐远的股票,是定增时折价买进的,未来随着嘉乐远的市值增值股价上涨,她所拥有的股票总值会超过当初认购时所花的钱。假如未来她要抛售股票,又会额外多赚一笔差价。

    而嘉乐远,从温暖家这里得到定增融资的钱以后,便解决掉了资金缺口的问题,得以继续去完成它的仓储物流系统。等完成以后,做为股东的温暖家当然也可以一起共享使用。同样的,董兰也可以从她这里共享互联网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等,以及共享她的房地产资源和房产经纪资源。

    这么一看,双方的合作倒是好处极多的一番强强联合,双方谁也不会单纯占了谁的便宜,但却谁都可以借力到对方的优势,以弥补自己尚有的短板。这一举,倒正应了她在峰会发言时的那个观点,“整合行业产业链,自己整合不起来,就通过企业间的合作去整合”,而这句话恰恰是邵远启发她想到的。

    她笑起来。她这是把自己交给了一个怎样聪明的男人,他善于谋划、心有全局,又能两方平衡,左右逢源,为每个人都争取到最大化的好处。

    “你说得很有道理,有什么比我带着温暖家成为嘉乐远的股东更扬眉吐气的?”谷妙语笑着看向邵远,故意拿出一副温暖家董事长的派头,“那么,就劳烦邵总稍后帮忙运作一下这个事情吧!”

    -------

    想通过定增认购达成积极正面的合作关系,邵远认为有必要提前和董兰沟通这件事情。

    于是两天后,孟千影以温暖家所聘请的财务顾问身份拜访了董兰。

    她给董兰递名片的时候,递出去的是一张名头为“堂梦投资总裁”的名片。

    董兰低头看了看名片,不动声色地微微笑了一下,而后她抬头和孟千影寒暄:“上次听到你的消息,还是你和邵远读高中的时候。一晃你们都能独当一面了,我不服老不行了。听说你已经结婚了?”

    孟千影笑着点头:“是的,我先生叫毕堂,正在白手起家创业,他是我的偶像。”

    “白手起家”和“偶像”两个关键词,是来之前邵远叮嘱她说的。他想通过她和毕堂给他母亲在感官意识上做一个投射——看,家世好的人未必就得讲究门当户对。

    董兰笑一笑说:“白手起家,嗯。也挺好。”

    孟千影从后面的“也挺好”三个字里,听出邵远对他母亲的意识投射成功了。

    ——她怎么认识了一个那么鸡贼的人。

    寒暄过后,孟千影步入正题。她向董兰表明来意——嘉乐远非公开发行的申请快要上会了,过会应该没问题,在此之前,她代表温暖家对董兰表明意愿:温暖家有意参加嘉乐远的定增,认购嘉乐远的股票。

    董兰半晌无声,好一会后她笑着说:“让我听听这番操作背后的理由,我得判断一下想成为嘉乐远股东的人,是出于一种怎样的意图。”

    孟千影此行之前,接受过邵远的培训。邵远特意告诉她,会谈时把话说得稍微犀利一点不要紧,因为只有犀利一点,才能让他母亲破掉要面子的心理。

    于是孟千影有点犀利地告诉董兰,恕她直言,嘉乐远的效益近两年在走下坡路,现在做定增的上市公司很多,那些机构投资者都很谨慎地在择优,最后就算嘉乐远的发行申请过会、可以拿到发行批文,也未必有机构会愿意出钱认购。

    而现在嘉乐远急需的不只是资金,它还需要提供资金的认购方能够给嘉乐远带来其他资源,助力嘉乐远效益变好,让嘉乐远的市值得到提升,这样嘉乐远未来股价才能走高。

    而温暖家恰恰是符合这一切条件的认购方。

    孟千影对董兰说:“董总,温暖家认购嘉乐远,其实是两方之间的资源互换,是行业内的强强联合。”

    为了佐证这个观点,她摆了一些双方互惠互利的好处。

    “董总您看,定增认购完成以后,温暖家就变成了嘉乐远的股东,二者就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相关方,所以大家有什么好资源必定会互相分享。资源方面,嘉乐远可以借助温暖家切入到房地产和房产经纪以及智能家居等领域,同时还能共享温暖家的互联网技术和大数据技术等等。

    “而温暖家也可以使用嘉乐远的仓储物流系统,还有嘉乐远的木业公司——嘉乐远的木业公司所生产的木门、厨柜、衣柜,工艺好材料环保,这是全国乃至国际都有名气的,温暖家从嘉乐远这里购买木材,既环保又解约成本。所以您看,”孟千影笑着总结,“如果温暖家认购了嘉乐远的定增,没有谁占谁的便宜,双方最终是互利互惠的。”

    董兰又沉吟了片刻。她再开口时,面带笑容,话锋一转,问的是:“这主意,其实是邵远出的吧?”

    孟千影怔了一下后就痛快地承认了:“不瞒您说,确实是的。”

    “我知道你们有个公司叫隽岩资本。”董兰点点桌面上的名片,用动作代替语言提出了疑问:所以怎么没有用那家公司,而用了这家叫“堂梦投资”的公司做财务顾问。

    孟千影连忙解释说:“这么做是为了避嫌,我们特意没有用隽岩资本,因为那个公司邵远有份。我们特意用了我以我和我先生名字命名的新公司。但您睿智,什么都看透了,董总,您真的是厉害!看得出邵远随您。”

    高帽送出后,孟千影又说:“其实邵远只是提出了想法,具体的实施还是由我来操作。他现在负责我先生的投资项目,我不过问那个项目的事;而我负责温暖家和嘉乐远相关的一切事宜,运作过程中邵远也不会参与或者干涉。”她得打消董兰认为儿子白生的念头,在亲妈面前却想着法地帮外面的女人。

    但董兰却只笑着点点头,居然没什么不痛快。

    “没关系,就算是他出的主意也没什么。”她顿了顿,表情一松,公事公谈的董事长形象渐渐淡去,她现在看起来只是一个谈及子女时变得唏嘘感叹的长辈。

    “你能和邵远达成这么深度的合作,想必我们家的事,邵远也都和你说了,你既然是局内人,我也不和你遮掩什么了。”

    再要强的人,也需要一个发泄情绪的出口。孟千影对她来说,正好就是这个出口。

    “当年我和他父亲摆布了他,不许他和谷妙语谈恋爱,因为我们觉得谷妙语家世不好本事不高,会拖累他。那会他没有能力和我们对抗,不得不和谷妙语分开了。想不到到了今天,他居然用他的方式把情势反转了,他不仅摆脱了我和他父亲对他的控制摆布,还反过来操持了整个大局,让温暖家成为嘉乐远的股东成为一种不可逆的大势。”

    她忽然笑起来,笑容是很欣慰和开心的。

    “我儿子,他挺厉害的,他超过了我和他父亲。以前他不得不受我们控制,现在却已经可以反过来制约我们。千影啊,”董兰笑着叫了孟千影一声,孟千影在那一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董兰,一个服老的、放弃倔强的董兰,“你告诉邵远,虽然我很唏嘘他太向着别的女人了,但看到他的成长,我心里是为他骄傲的。”

    “还有,”董兰说,“告诉谷妙语,我邀请她过来我这坐一坐,我们可以面谈一下定增认购的事情。”

    -------

    谷妙语再次出现在嘉乐远,是以堂堂温暖家老板的身份。

    她穿着职业套装,头发挽在脑后,干练而美丽。

    她走起路来飒爽带风,步步迈得自信从容。

    她身后跟着助理,助理的恭谨跟随更凸显她身为老板的果决霸气。她成为其他人眼中的焦点,所有打量向她的目光都包含着一点惊,一点叹,一点仰望。

    当年她离开的时候走得有多落魄,今日再回来时就有多风光。

    董兰亲自在嘉乐远大门口迎接她。她和董兰在门口握了手,以老板会晤老板的官方姿态。

    她问了声“董总”好。董兰微笑着回她一句:谷总客气了。

    她们一起走进嘉乐远,由董兰亲自领路。

    到了董兰的办公室,谷妙语注意到董兰换了个新助理。

    她笑着随口问了句马助理呢。其实她没那么在意马助理到底去了哪,从前在嘉乐远时她就不大喜欢这个只学会了董兰机心算计却没学会她运筹帷幄的男人。

    董兰却笑着告诉她:“不瞒你说,从峰会回来,我就换掉了他。”

    谷妙语以为关于马助理,董兰最多说到这里。但没想到董兰主动地说了更多的一点话:“当年我刚任用小马时,他谨小慎微,后来他就变得越来越像我。像我之后他处理问题油滑了,胆子也大了,懂得了怎么把一件事向着我爱听的方向上说。说起来是我的错,把一个人培养得像自己,很有成就感,但任用一个像自己的人是不大对的,那样处理问题难免就失了全局观,会偏颇。”

    谷妙语觉得如果是五年前的自己来听这番话,一定听得只是个热闹。但五年后的她,历经修炼,再也不是职场白丁,她听出了这番话背后的门道。

    ——董兰在隐晦地向她表明,当年她对她的认知和态度,有着偏听偏信,有着片面偏颇。

    对于董兰曾经对自己的偏见,以及那些偏见给她带来的无尊严感,此刻她觉得有一点释怀了。

    这样一个人物,能当着她的面对她表示,“说起来是我的错”。她觉得自己确实在变得释怀。

    手机的震动声响在空气里。她对董兰说了声抱歉,看了眼信息。

    是邵远在问她:怎么样,和我母亲谈得还顺利吗?

    她忍着从心头攀升到嘴角的笑意,尽量兜住情绪不外流。

    她回:很好,很顺利。

    再抬头,她收起一切私人的情绪和想法,把手机交给了许珊保管。

    她要以最专业的企业管理人态度,面对董兰。这是她在展示自己,也是在给对方尊重。

    接下来的时间,两个不同年纪的隔代女人,因为拥有同样的专业态度,让会谈变得愈发流畅通透又顺利。

    刨除所有私人因素,单从商业角度去看,她们达成了一致观点——她们的合作,也就是温暖家和嘉乐远的合作,确实是强强联合、互利互赢的。

    会谈的最后,董兰对谷妙语伸出右手,微笑说:期待未来,你的温暖家可以成为嘉乐远的股东。

    谷妙语把手搭了上去,微微用力地一握。

    -------

    六月盛夏,天长夜短,天气变得越来越热。在这月里最热的那天,谷妙语和邵远得到了好消息。

    嘉乐远非公开发行的申请,通过了发审会的审核。

    到了七月,嘉乐远正式拿到了非公开发行的批文。温暖家向承销商和嘉乐远发送了《认购意向函》。随后温暖家收到了由承销商发来的《询价函》。孟千影帮着谷妙语测算、填写了认购报价单,发送给嘉乐远。

    最终根据价格优先、金额优先、时间优先的认购原则,温暖家成功认购到嘉乐远非公开发行的股票。

    至八月初,一切认购事宜完成。温暖家正式成为上市公司嘉乐远的股东。

    各个新闻应用的财经版面都推送着关于这次认购的新闻。谷妙语刷着这些新闻的时候,人正被邵远抱在腿上,侧坐在他怀中。她吃着苹果看着新闻,而他的手臂环在她的腰上。两人所有的亲昵姿势中,他似乎最钟爱这一个。

    他把下巴架在她的肩膀上,贴着她的耳朵问,新闻里写了什么。

    谷妙语忍着从耳边扩散开的带着温度的麻酥酥,摘着重点内容念给邵远听。

    “……随着此次认购的完成,温暖家和嘉乐远通过股权关系达成合作,互相借势对方的资源,同时互相补足自己的短板。

    温暖家为互联网装修的龙头企业,董事长谷妙语一直致力于改善行业不良状况和弊端,是推进行业发展的先锋人物。嘉乐远是传统装修的领军企业,董事长董兰运筹帷幄,四年前便将嘉乐远成功运作上市。

    如今随着两家企业的强强联合,家装行业将进行洗牌,市场将进入优胜劣汰的过程,优秀的企业间通过合作变得强大,没有优势特色的企业逐渐将被市场淘汰。通过行业竞争,未来不久必定会催生出能够引领整个行业的独角兽企业。

    嘉乐远董事长董兰表示,未来属于年轻人,她和嘉乐远愿意助力温暖家成为未来行业的独角兽。”

    谷妙语放下手机,转头看向邵远,她眼中有柔情,心中有天地:“外面都说我和你母亲厉害,可我说,你才是最厉害的那个,你就这么把我们俩拧成了一股绳儿!”

    邵远什么也没说,只凑近她,浓情蜜意地从她唇间偷走了苹果香气。

    -------

    定增成功后,董兰举办了个答谢酒会。谷妙语和温暖家一众人等、温暖家的两个爸爸级股东、还有孟千影,都在被邀请之列。

    除此之外,董兰还特意正儿八经地给邵远也发送了一份请柬。

    到了酒会当晚,邵远是牵着谷妙语的手走到董兰面前的。

    董兰垂眼看看他们牵在一起的手,没什么表情。只是抬起眼帘后,她对谷妙语问了句:“你父母什么时候再来北京?我想我还欠他们一个道歉。”她微笑着发出邀请,“帮我转告你的父母,我诚挚地邀请他们来家里做客,也谢谢他们,培养了一个好女儿。”

    邵远望着自己的母亲,眼底隐忍着感激与骄傲。他的母亲,到底是个有气度的母亲,也是个勇敢的母亲,她敢于抛掉她的执念,也敢于为自己曾经的做法低头道歉。

    谷妙语怔了一下,鼻头猛地一酸。父母受到了礼遇和尊重,这比她自己受到礼遇和尊重更重要、更让她动容。

    董兰和他们小两口碰碰酒杯后,轻笑说:“如果你们两情相悦,就抓紧吧,再拖一拖,妙语真的就成高龄产妇了。”

    邵远想要开口给他的母亲科普一下,现代社会高龄产妇的起步范围已经是三十五岁。但谷妙语按了按他手腕,没叫他说。

    董兰对她曾经存了那么多的芥蒂,如今只剩下生产年纪这一点点——从之前那样诸多挑剔到现在只剩下这么一点点,可以了。

    她对邵远笑笑,也对董兰笑笑,说了声好,我们会考虑。

    董兰走开了,把空间留给小两口。

    谷妙语转头问邵远:“你母亲这是同意我们了,那,你父亲那里呢?”

    她穿着晚礼服,露着雪白肩膀,头发在脑后挽成一颗松松的丸子。有碎发飘曳在她颊畔,飘曳得她妩媚靓丽,美不胜收。

    他抬手揽上她的腰,不着痕迹地揉了揉。

    她害羞了,伸手过去拍掉他手上的小动作。

    邵远笑起来,笑得一脸满足。这些幸福的小情趣,只有相爱的人才能领略到。

    他给谷妙语吃定心丸:“我父亲两年前病危抢救过一次,那次他差一点没被救回来。经历过生死以后,他倒看开了许多事,什么都不想多计较了。那次抢救之后,我父亲怕自己命不久矣,总想尽快看到我结婚生子,但我五年来不肯近女色,他因此变得比谁都着急。以前他反对我们在一起比我母亲更坚决,可是生死关走过一遭之后,他早就松了口,甚至有一次差点又犯病的时候还反过来劝我母亲说:算了,不如就让他们俩在一起吧,我只想在死前能有个姓邵的小东西叫我爷爷。”

    邵远学着父亲讲这话时的语气。

    谷妙语微微笑起来。

    “你父亲现在在哪?”她轻声地问了句。

    “疗养院,那里有24小时的专业看护。”邵远说。

    “明天,带我去看看他?”谷妙语挑了下眉,问。

    邵远笑了,笑得柔情万千:“去看看?那就去看看!”

    -------

    谷妙语对邵远说要去下洗手间。邵远趁机端着酒杯找到了骆峰。

    他有话说。

    但他没想到先把话说出口的人是骆峰。

    “对我徒弟好一点,否则我饶不了你。”骆峰对他举举酒杯,说了这句话,说完很有仪式感地把酒一饮而尽,以此告诫他:我说的是真的。

    邵远笑了笑。

    他对骆峰说:“谢谢你。”

    “谢什么。”骆峰把疑问句冷冰冰地讲成了陈述句。

    “谢谢你喜欢她,但从来没让她知道,不让她陷入为难。”邵远看着骆峰,一字一句诚恳地道谢说。

    骆峰淡淡一笑:“你也说了,她知道了只会为难。她心里就你一个,我又何必多此一举让她为难。”

    顿了顿,他问:“你那天在楼道里亲她,亲给我看的吧。”他依然把问句讲成了陈述句。

    邵远道歉:“对不起,是我狭隘了。”

    骆峰呵了一声,看着远处说:“妙语在找你呢吧。”

    邵远循声看过去,看到谷妙语去完洗手间回来了,看样子是在找他。

    邵远和骆峰说告辞。

    他举杯迈步间,听到骆峰在他身后说了句话。

    “喂,小子,记住了,对我徒弟好点,否则我饶不了你。”

    邵远没回头。但他笑了。他笑着向高处举了举酒杯,致意给身后的骆峰:放心。

    -------

    邵远离开后,小亚悄么声地凑到骆峰身边。

    她和骆峰一起靠在墙壁上,她转头对骆峰很认真地说:“头儿,我知道你对妙语的心思。但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思?从过去到现在,你去哪我去哪,你辞职我辞职,你陪妙语创业,我陪你。”她说得有点激动,顿了口气,平复好情绪后,她问骆峰,“所以头儿,你让邵远对妙语好点儿,那你什么时候对我好点儿?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也培养培养感情?”

    骆峰转头看向小亚,他微蹙的眉间有一点惊讶。

    “你喜欢我?”

    “不然呢?”

    骆峰笑了。

    “原来老子也是有人喜欢的。”

    他放下酒杯,对小亚说:“走。”

    小亚:“干嘛?”

    他大踏步地一边向外走,一边说:“你不是要培养感情吗?这酒会有什么意思。走,我们两个单独出去吃。我请你。”

    小亚连忙放下酒杯提着裙摆跟在骆峰身后跑出去。沿途有她不为人见的、一闪而过的欣喜泪光。

    -------

    敬过一圈酒的董兰坐在角落里,一边休息一边不动声色地看着不远处依偎在一起的那对年轻人。

    他们还以为他们正站在不起眼的地方,没人会过多注意得到他们,于是就时不时情难自已地偷偷亲吻一下。她儿子那只手,总是逮着机会就往人家女孩的腰间落,被拍掉还会再放上去,再被拍掉再继续放,其乐无穷似的。

    她摇着头笑起来。

    真是热恋人才有的状态,把什么无聊事都能做出情趣。

    她看着他们,忽然有一点感慨。她想这五年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应该是成长吧。

    她的儿子成长得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不再受到父母之命的桎梏,可以随他所愿地、肆无忌惮地去爱去保护他所爱的人。

    那女孩也在成长,没有攀附谁的、靠着她自己,一步步成长,一步步从不看好她的人那里,赢得了认可和尊重。

    他们都很了不起。

    身为母亲,这回她愿意祝福他们。

    -------

    【尾声】

    谷妙语接到一个意想不到的邀请——五道口名校的设计专业邀请她到学校礼堂做一个见面分享会。

    她应了邀,觉得世界真的很奇妙。

    她和邵远的渊源就是起始于那所学校,起始于一场见面分享会。

    到了开分享会那天,她特意把车停在了校园外面。

    她沿着几年前走过这里的足迹,一步步走进这所校园。

    邵远说忙完手头事会来陪她一起开会,他们约好了在他曾经住过的宿舍楼下见面。

    她站在那栋平添了几岁却毫不见变化的宿舍楼前,等着邵远。

    有三三两两的男生结伴从她身边经过,他们看着她,有点羞涩有点好奇。过了一会有个胆子大的男生走过来问她,能不能加个微信。

    她来不及委婉拒绝,一只易拉罐从她身边飞速掠过,直飞向前方不远处的垃圾桶,到了垃圾桶上方时,咚的一声,易拉罐精准坠落。

    她笑了,知道是谁来了。

    低音炮似的声音响起来,对那个来讨要联系方式的大胆小男生说:“小兄弟,她结婚了,我是她先生。现在你还想加她微信吗?”

    男生嘻嘻一笑,说不加了,又说了声:“师兄,我认识你,谢谢你帮学校又建了一栋楼。”

    男生说完跑开了。

    谷妙语转身,看着邵远,笑起来。

    时光穿梭在他们身边,仿若把他们带回到几年前。

    他又变成了曾经的少年郎,而她是他的丸子头小姐姐。

    他还是那么英俊那么帅,白衬衫领口的扣子严丝合缝地系着,浑身的禁欲范儿。

    她打量着他,随后从他眼中看到了一丝玩味。

    她听到他开了口。他用他那副低音炮似的嗓子对她说:同学,你就是一直在半夜给我发短信的人吧?

    他居然在模拟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居然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说的话。

    而她,她当然也记得了。

    她忍着笑,一本正经地告诉他:这位同学,你要是真嫌钱多扎手,不如多给自己买点氟哌啶醇吃!

    他笑起来,一边笑一边不管身旁有人来来往往,抬手把她揽进臂弯。

    他贴着她的耳朵说:如果我知道那一次见面后,我会如此爱你,那时我一定换了台词对你说——同学你好,我叫邵远,无不良嗜好,会赚钱,有肌肉,你嫁给我吧。

    他忽然就单膝跪了地,变魔术一样变出一颗戒指,举向她:同学,你嫁给我吧!

    她揉一揉鼻子,吸吸气,告诉他:

    好啊。

    -------

    【最后的最后】

    谷妙语的见面分享会开得非常成功,气氛和谐又热闹。

    分享会尾声,是自由问答环节。有同学站起来问:谷老师,请问您迄今为止最难忘的一件事是什么?

    谷妙语笑起来,看着台下一点。

    “最难忘的事么,是五年前我来这里参加别人的分享会,那时我遇到个男生,他弄坏了我一部手机,一直都没还我一部新的。到了五年后的今天他终于还了,不过还的不是手机,是一枚钻戒。”

    台下响起热闹和善意的起哄声。

    声浪消退后,有个女生站起来。她拿着话筒问谷妙语:“谷老师,能对我们这些还没毕业的女孩子讲几句话吗?鸡汤那种,可以振聋发聩撞击心灵的那种!”

    谷妙语笑容灿烂:“没问题,熬鸡汤这事,我是真的很拿手。”

    随后她正了正神色。

    她郑重地又调了调话筒,让音量可以达到最优最大。

    然后她说——

    亲爱的女孩们:

    坚持去做你认为对的事。坚持不一定会成功,但不坚持就是提前认输;永远别让自己在爱情里变得卑微。如果他让你变得卑微,和他说再见;假如有一个男人因为你而变得强大,那他是真的爱你。遇到这样的男人,别犹豫,嫁给他。

    最后,女孩们,相信自己,你们未来都会绽放成独一无二的花。

    记得加油,记得做更好的自己。

    还有,记得幸福。

    ——亲爱的女孩们,记得加油,记得做更好的自己,记得幸福!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