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74章 (正文完结)
    厉言修卖掉了宏诚汽车所有的股份之后, 离开了中国, 去了日本,听说这次他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关于最后那一场乌龙, 他没有放在心里。

    提起这事, 池怀音都要替季时禹害臊。

    “人家就是随便和我聊聊天,你利用儿子去捶人家, 真的成熟极了。”说完,池怀音冷笑两声。

    季时禹对此倒是满不在乎, 对于“大醋缸”这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你应该庆幸, 这世界上有如此在乎你的男人。”

    “切。”

    “再说了,我怎么知道他是随便聊聊, 还是拿了我的钱来挖我的老婆。”

    “都结婚生孩子了,哪还有人等着要带我走啊? 难道你以为我是天仙吗?”

    季时禹认真看了池怀音一眼,随即反问:“你不是吗?”

    池怀音哽了很久, 觉得又滑稽又有点小暗爽:“……好吧。”

    果然,女人是夸出来的。

    厉言修走的那天,森城下了雷暴雨,他的航班延误了。

    那天季时禹没有去厂里, 陪池怀音和孩子看电视。厉言修电话来的时候, 季时禹立刻一副黑猫警长的状态,一双眼睛目光炯炯地看着池怀音。

    其实池怀音也有些不解,他为什么会打给她。

    “喂。”

    电话那头的厉言修轻声一笑,然后轻快说道:“今天下了很大的雨, 好像把一切都洗掉了。也许,可以重新开始了。”

    池怀音看了季时禹一眼,想了想,没带什么情绪地说道:“恭喜你。”

    厉言修大约也是料到了池怀音会是这个反应,也没有多说什么,“以后如果还去日本,一定要找我,我一定招待你。”

    “好。”

    站在一旁的季时禹听不到电话里在说什么,听见池怀音说了一声“好”,眉头一皱。他单手叉腰,一副不耐烦地表情对池怀音比了比手势,示意她把手机给他。

    然后池怀音就真的把手机给他了。

    “他要你来接。”

    季时禹:“……”

    关于厉言修在电话里说了什么,池怀音一直很好奇,但是问季时禹,季时禹什么都不说,问烦了,就很不耐烦地说一句:“他就说了句废话。”

    池怀音对于季时禹的隐瞒很是不爽,但是他不说,她也不好去问厉言修,毕竟不方便,于是这事就成为一个哽,也不是多重要,就是让人好奇,久了没有答案,还挺吊胃口的。

    其实厉言修真的没有说什么。

    临走之前,他只是对季时禹说:“一定要好好对她,她是个好女人。”

    这不是废话是什么?

    ********

    收购消息传出去的那一天,国外很多看好槐荫集团的基金公司,将槐荫集团的股票评级从“买入”改为“卖出”。槐荫的几大主要投资者也在之后的几天里连续减持,引发了槐荫集团的股市大地震。收购成功的第二天,股价一天跌了4元,跌幅超过20%,几天的时间,槐荫集团的市值蒸发了好几亿。

    那几天,季时禹的手机几乎处于时刻发热的状态。

    一些原本支持季时禹的基金经理在股价大跌以后,言语警告季时禹。来表达对季时禹贸然收购宏诚汽车的抗议。

    “我们要继续抛你的股票,抛死为止”

    面对外界的质疑,金融市场的震荡,公司的财务部每天都是高压状态下工作,大家看着槐荫集团的股价那么可怕的跌法,整个公司的人都很紧张公布公司的未来。相比起来,季时禹的表现倒是还算从容。对于外界的不看好,资本市场的抛售,季时禹对谁的承诺都是“股价会回来的”。他说这个话的底气,就是来自最大资本方,天盛基金的按兵不动。天盛基金按兵不动,至少说明,他们愿意给季时禹时间了,这对季时禹来说,就是机会。

    收购成功之后,公司最高管理层进行了开会,关于收购宏诚汽车之后的规划,季时禹提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方向。

    ——电动汽车。

    季时禹站在偌大的会议室里,操控着电脑和投影仪,还是一贯的做事风格,不爱说废话,一切都用数据说话。

    “节能汽车代表着世界汽车发展的趋势。尤其是中国。1993年开始,中国成为石油进口大国。2000年7000万吨,明年大约就能进口量超过一亿吨。汽车尾气,未来一定会成为污染环境最大的问题之一。”

    “电动车,顾名思义,以电能为动力的汽车,一般采用高效率充电电池活燃料电池为动力源。电动汽车不需要再用内燃机,因此,电动汽车的电动机相当于传统汽车的发动机,蓄电池相当于原来的邮箱。电能是二次能源,可以来源于风能、谁能、核能、热能和太阳能。”

    “电动车是真正零排放的汽车,未来一定会取代能源汽车。”

    季时禹话音未落,会议桌上的众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看出大家的疑惑,季时禹始终泰然自若。

    “我知道,很多人认为,电动车的技术难关不可逾越。现在去发展电动汽车纯属浪费时间和精力。但我觉得,中国在燃油汽车的设计、制造方面确实和世界先进水平相差甚远,但是电动车应用高新技术、发展关键技术,却和技术发达的国家处在同一个起跑线。大家都在起步的东西,我们现在入场,不是很适合么?”

    “人们第一次看到IBM的巨型机柜时,没有人相信计算机会越变越小,最后存储世界级别的信息。”

    “第四次工业革命——新能源。”

    ……

    虽然会上季时禹说得慷慨激昂的,但是会后,关于能不能真的研发出新能源汽车,大家都还处于自我怀疑的状态。

    赵一洋在会上没有提出异议,只是觉得蓝图确实很美好,但是结果,谁知道呢,宏诚汽车不就是这么垮的吗?

    “老季,我就好奇啊,你到底是为什么这么看好电动车,这玩意儿要多少年才能造出来?”

    季时禹在会上讲得口干舌燥的,这会终于休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做好5-10年才有结果的准备吧。”

    赵一洋几乎要跳起来:“何必啊,为什么要这么干呢?”

    “做什么都要走在最前面,我们做电池也是如此。”

    “你确定我们做新能源汽车,有优势吗?”赵一洋对此也有点没自信。

    “中国有很多发展锂离子电动汽车的优势资源优势。世界上的锂的存量有一半在中国,例如青海、西藏,蕴藏了大量的锂。我们又是稀土资源大国,稀土的合金在全球的产量第一,点击就是用稀土材料做的。”季时禹顿了顿声,笑了笑说:“最后,是电池。现在电池的产量。日本第一,中国第二。”

    关于新能源汽车的未来,季时禹一反常态,不再走谦虚向前的态度,而是自信至极,甚至有些自负。他对槐荫集团的实力毫不怀疑。

    “一洋,你想象过吗?有一天,电动汽车的时代来临了,引领时代的不是美国人、不是德国人,而是我们中国人!”

    ……

    2003年底,国内的汽车市场已经竞争非常激烈。

    经过两年的研发,槐荫汽车造出了第一辆纯电力汽车。

    还没有用上公司规划的营销策略,就被经销商集体拒绝。

    几乎所有人都只回一句话:“这么粗糙的汽车,再节能,又怎么会有消费者买呢?”

    季时禹当时在上城出差,连夜回到厂里,众人围着那辆被众多经销商拒绝的汽车,一言不发。

    何冬觉得这款车用了这么多心力研发,不上市有些太可惜了。

    在众人沉默的时候,他壮着胆子谏言:“现在汽车市场都走的低价高配,我们可以把我们生产的新能源汽车,分为ABC三等,先以最低等级的汽车推出市场,这样可以挽回研发成本。”

    季时禹紧皱着眉头看着研发团队,再看看那辆车,出人意料的,他随手举起放在车间的千斤顶,直接把所有的玻璃都砸碎了。

    哐——哐——哐——哐——

    重重的四下。

    把所有人都吓懵了。

    “季总——”

    “我希望你们永远记住一个道理,我们槐荫集团,不管高价还是低价的噱头,我们永远只做最高质量的A等品。不要有侥幸心理,所有不够好的产品上市,断的是自己的路。”

    ……

    ******

    2008年,槐荫集团在代表了森城时代的国贸大厦举办了震惊全国的新能源汽车发布会。

    槐荫集团的第一辆外形优美、性能超强的新能源汽车,1227,正式和全国的消费者见面。

    现场来了很多媒体,有经济版的,也有能源版的,最最关注的自然是汽车行业内的人。

    发布会上,季时禹已经完全褪去了当年的青涩,轻装上阵,给他话筒就能侃侃而谈。

    国贸大厦经过多次装潢和一次大整修,内部窗明几净,十分现代化。

    像森城这座城市,也像我们的国家。

    曾经落后到挨打,如今走在世界的前列。

    太阳能转化成电能,环抱灯点亮了整个会场,那么璀璨。

    节能时代,果然如季时禹预测的那样,迅速地到来。

    池怀音抱着儿子坐在台下,混在一群汽车和业内人士中间,看上去实在不是很起眼。

    季时禹站在台上,那么宽阔的舞台,只有他一个人。

    池怀音必须承认,认识二十几年,他真的越老越有味道。

    他拿下了固定在话筒架上的话筒,很自然地在台上踱步,没有演讲稿,如数家珍地介绍着他们的新能源汽车。

    “……最近很多基金经理和媒体朋友给我打电话,问我公司是不是要垮了,他们不能念旧情了,需要抛售我们的股票。”季时禹语速很慢,脸上始终带着笑意:“很抱歉的通知大家,我们的新能源汽车来晚了,但是这次是真的来了,请大家把我们的股票再持一段时间,我们的股价真的会涨的。”

    季时禹玩笑一开完,台下的都笑了起来。

    “……作为金属,铁比镍,钴更便宜、废电池无污染,铁电池充电循环次数可以达到4000以上。持续里程寿命大于60万公里,扔到火里不会爆炸,充满电可以跑300公里以上……”

    ……

    介绍完了1227的性能和特色,进入媒体提问环节,各种各样的问题,季时禹都从善如流地应对。

    有个森报的记者问“1227”这个名字的来历。一直被高强度轰炸,不停回答问题的季时禹突然笑了笑。

    他娓娓说道:“我们第一辆新能源汽车,是去年12月27日正式下生产线,所以命名1227。”

    “也很巧合,这一天是我和我妻子的恋爱、结婚纪念日。”季时禹说着,突然抬起头,坦然地看着所有的记者说道:“很多媒体采访我,挖掘我的私生活,我在此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介绍我的妻子。”

    “我的妻子,池怀音,槐荫集团的高级工程师,中国锂电池的先驱研究工作者,铅酸电池绿色闭合生产链的提出者之一,新能源汽车技术的提出者之一。为了我和家庭,退居幕后。”

    ……

    一直过着低调生活的池怀音,冷不防被这么提到名字,稍微有些意外,下意识抬起头看向季时禹。

    两人隔着远远的距离,隔着那么多话筒和摄像机,视线交汇。

    也不知道为什么,池怀音突然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地撇开了视线。

    季时禹不介绍还好,一介绍,所有人都好奇了起来。叽叽喳喳地开始抢白。

    “季总,那您夫人是不是也在现场?”

    季时禹见池怀音有些羞涩的表情,眼眸中多了几分宠溺的柔情。

    “她在。”回答得很轻。

    记者们听到这个答案,兴奋极了。

    “请问夫人坐在哪一区可以透露吗?”

    季时禹抿唇勾了勾嘴唇,淡淡吐露了四个字。

    “在我心里。”

    原本还心怀感动的池怀音,彻底笑场了。

    ……

    回首这起起伏伏的一生,写传记的记者可以为季时禹的故事写出很多精彩的篇章。

    1995年创业长河电池。

    1998年因为铅酸电池的自燃丑闻,不得不卖掉了长河电池。同年,将卖不掉的原长河电池溪山分部改名槐荫电池,重新出发。

    1999年,生产电动自行车的电池和吉祥汽车的启动蓄电池,迅速成为当年的黑马。

    2003年,槐荫电池在港城上市,同年年底收购宏诚汽车。

    因为第一次研究新能源汽车失败,公司资金不足,季时禹选择了新的股权金主,做出了“十亿”的业绩承诺。

    一份让整个公司都心惊胆战的“对赌协议”。

    2004年,槐荫集团请了专门的汽车设计师,改良了汽车的粗糙外形;

    2005年,经过集团研发团队的攻克,他们找到了最节能环保的电池材料;

    2007年,槐荫集团的新能源汽车撞击试验成功。

    2008年,槐荫集团的新能源汽车1127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正式上市。

    2009年,以370亿净资产,在富豪榜上从前一年的104位飙升至第一位。

    但是对于季时禹而言,他的一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东西。

    唯一烙上心头的,只有池怀音一个人。

    相识于低微之时,相守于高位之上。

    很多人说他们是工科眷侣、新能源夫妻,但是他们眼中看来,他们不过是最寻常的夫妻。

    心动、相爱,相守。

    一起度过这漫长的时光。

    此生不渝,此爱未旧。

    光阴童话,并不是这光阴里的一切过往都是童话。

    而是光阴老去,仍心怀童话。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完结了,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最近又生病,熬了三天才终于写完了。

    怎么说呢,这大概是我写过最正能量的一对夫妻了。时代长河里两个工科先驱的成长故事。

    为了这本书,我不记得我看了多少书,快把自己钻研成一个电池girl了。

    也很感动那些企业家,用科技报国,用真正的中国技术,在世界上为中国制造争夺一席之地。

    有一度,made in China标志着山寨,粗制滥造。

    但是我坚信,有一天made in China为成为这世界上最打脸的标签。

    也许以我一个写小说的力量,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

    但是希望我小说中的正能量可以感染看文的大家。

    希望还是学生的读者,好好学习,好好研究最好的科技,成为这个社会的栋梁。

    最好的生活,是你用心努力的一切都有最好的回报。

    希望我所有的读者,都能获得最好的生活。

    *******

    修改了,因为我有强迫症,所以我会把番外都放在一起发,正文按照顺序写在前面。

    *******

    之后可能还有番外,大家想看啥可以说一下,不会很多,我估计我就写一两篇。

    最近身体不好,需要早点完结早点休息了。。。。

    你们懂的。。。

    500个红包,送给坚守到这一章的你们~

    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写文,如果还写,希望还有人在,如果不写了,希望你们记得曾经有一个我。

    Thanks?(?ω?)?

    番外

    林妙妙又被老大派来跟发布会。

    森城日报是省属单位, 林妙妙虽然是新手, 也能跟着老记者坐第二排。

    说真的,这一年多,林妙妙一直在怀疑到底要不要继续当记者。当初学新闻, 立誓要跑社会新闻, 为群众发声的凌云壮志,已经被经济版各种各样的浮华演讲消磨得差不多了。

    发布会还没开始, 现场已经坐满了,女性记者居多, 因为今天的大佬——季时禹, 是个圈内有名的大帅哥,并且是越老越有味道的那种。

    林妙妙撇嘴看了一眼舞台上的背板, 季时禹的名字是最大的。她从来没有见过季时禹本人,他实在太低调了,完全不是一个称职的富豪, 听说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生产线上,完全的工程师做派。

    林妙妙单手托腮,好奇地问她的师傅周姐,一个很有趣的熟女。

    “为什么马总大家都喊他马爸爸, 到了季时禹就是季老公呢?明明年纪也差得不是太远。”

    “说季不说爸, 文明你我他。”

    “6666……”

    两人闲聊间,林妙妙斜前面的位置来了人。

    第一排的位置,林妙妙本来以为应该是领导坐的,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大约三四十岁的女人, 带着一个初中生模样的男孩。

    初中生全程臭脸,似乎并不想来的样子,他旁边的女人大约是他的妈妈,撇头看了他一眼:“耐心点。”

    “真不知道你喜欢他什么,感觉他这个人完全没什么优点,脾气差,满嘴跑火车,我举双手支持你出轨。”

    女人笑着,眼睛里带着细碎的光芒,她抬手敲了敲初中生的前额:“不准这么说你爸。”

    初中生看了一眼自己的妈妈,叛逆地“切”了一声,不再回应任何。

    林妙妙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前排的女人出现开始,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她,并不是因为她有多美,而是她身上散发着一种气质,与世无争,却又非常独特,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她手上拿着今天发布会的宣传折页,里面介绍着今天到场的各位大佬。她低着头很认真地看着,表情专注,仿佛真的对那些官方而枯燥的内容很有兴趣。一绺碎发掉下来,挡住了她的侧颜,只有长长的睫毛上下忽闪。

    林妙妙正看得出神,发布会开始了,穿着西服有些油腻的主持人公式化地开场,紧接着是领导发言。林妙妙的录音笔开着,键盘敲得飞快。那是她的职业本能,几乎不过脑子也能记录下别人的发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如雷的掌声之后,发布会的现场突然进入一片沉寂。

    这种持续的安静终于让林妙妙恢复了思考的能力,她本能地抬起头,随着一声一声沉稳的脚步声,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走到了话筒前,他比主持人高了近半头,上台后,先调整了话筒的高度,才站定抬头。

    林妙妙后知后觉地想起,这个男人便是今天的主角——季时禹。

    森城的初春已经回温,他仅着一件白衬衫,搭配黑色西裤和皮鞋。衬衫的款式简洁,袖口也不过是那种很普通的贝母袖扣,要不是那大约被主办方抓去,刻意打理了一下的发型,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今天的主角。

    林妙妙低头看了一眼方才记录的内容。

    季时禹,槐荫集团创始人,2009年曾以370亿净资产,在富豪榜上从前一年的104位飙升至第一位。槐荫集团,一家香港上市的大陆高新技术民营企业,横跨IT和汽车制造业两大产业。槐荫新能源汽车,现在中国市场占有量最大的新能源汽车。这次百万校友资智回森,季时禹捐赠了十个亿给母校的工学院,鼓励科研创新。

    比照这样的背景,眼前这个男人,看上去未免太年轻了些。

    站在台上,没有怯场,也没有过度的飞扬,他一开口,便是一种让人浸润其中的娓娓道来,搭配他的低音频率,竟然让林妙妙都跟着有些失神了。

    “大家好,我是季时禹。”介绍简短,没什么废话:“很抱歉,我从来不觉得我是个成功的人,所以我没有经验,只有故事。”

    他这句话话音刚落,现场就爆发起了雷动的掌声。

    现场的群情激奋,他却显得十分淡然。比起一个企业家,他的气质更接近一个科研工作者。

    他以精炼的语言讲述着他创业历程,“科技”“环保”“创新”“新能源”,成就了槐荫集团。他轻描淡写的句子,背后是怎样的艰难,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懂,大家也不过是跟着感到震撼罢了。

    当他把现场的人都讲得抓紧双手的时候,他却突然换了个轻松的表情。

    “公司写的发言稿终于讲完了,早知道不创业了,还得把自己的经历背下来。说实话,要不是发言稿提醒,我都不知道原来我这么厉害。”

    台下的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听说现在已经是00后的天下,希望大家放松点,像00后一样有活力。”他笑着说:“其实我也是00后……”

    不等大家“切”他,他紧跟着说:“00后的爸爸。”

    台下又是一阵哄笑。

    “今天我能站在这里,要感谢我的母校,森城大学。1992年,我从森城大学毕业,感谢森大的培养,没有森大的学术精神,不会有那么多学子成就梦想,所以今天,我捐出十亿给森大,希望森大将我们的校训继续发扬光大——爱国爱民,民主科学。”

    “……”

    没有稿子,他讲得反而更为自然流露,铿锵道来的模样那般飞扬,足轻戎马,搴旗斩将。

    大家都跟着热血沸腾了起来……

    发布会结束,礼堂外聚集的记者都在等待,据说季时禹之后要和领导们会面,还要许久。

    和记者们一起等在门口的,还有刚才坐在林妙妙斜前方的母子。那么不起眼地站在人群中,衣着用度都很普通,要不是林妙妙坐在他们身后,她都不敢相信,这个叛逆的孩子,是季时禹的儿子,而那个清丽温柔的女人,竟然是季时禹的妻子。

    那个初中生依旧叛逆不耐烦:“慢死了。”

    那个女人手上握着宣传折页,她打开的,正是贴着季时禹介绍的那一页。

    初中生看了一眼自己的妈妈,突然低声问道:“你当初到底看上他什么了?连个表白都没有像样的。”

    女人内敛一笑,眸中尽是缱绻。

    “你出生的时候,他送了我一本相册。第一页写了三行字。”

    “嗯?”

    女人的眼光落向远处,仿佛回味着着最最珍贵的记忆:

    “岁月不老,光阴无恙。

    我青春的模样,是爱你的样子。

    谢谢你的出现,这就是最美的童话。”

    ……

    没多久,那对母子被人接走,留下林妙妙独自怔楞。

    身边的女记者都在议论着季时禹最后那段深情的告白。这经济版的故事简直要跨越到娱乐版,哦不,是情感版。

    回想起方才在礼堂里,季时禹感谢完母校,在喝彩和掌声中,他抿着唇,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视线慢慢转到林妙妙的方向。

    林妙妙怔楞两秒,才发现他看得是林妙妙的方向没错,却是林妙妙斜前方的那个女人。

    那个一直看着台上,眼神专注的女人。

    他的声音低沉而撼动,一声一声,仿佛耳边的乐章。

    “……最后,我想要感谢——我的妻子。”

    他的语速不快,似乎每一个字都在细细咀嚼:“她嫁给我时候,没有婚礼,没有婚纱照,她就这样跟了我;她生孩子的时候,槐荫汽车生产线出了问题,我要去坐阵处理,也不在她身边……自从认识了我,她一直在付出。记不清她一个人受了多少委屈,那么多她需要我的时候,我都缺席了。”

    “我的朋友总是说,季时禹啊,你何德何能找到这样的老婆啊。”说着,他自嘲一笑:“而她的朋友总是劝她,不要在垃圾堆里找老公。”

    台下原本感动的气氛又被他的话逗乐了,林妙妙刚刚有些湿润的眼眶又硬生生憋了回去。

    “2001年,我将公司的名字从长河正式改为槐荫,那一年她嫁给我。我没有什么可以给她的,就用她名字的谐音创办了槐荫集团。”

    他顿了顿声,每一个都笃定有力:“今天,我正式将这份礼物送给她。”

    他笑了笑,看向台下。眼神的光芒那样闪耀,好像时光回溯,那样灿烂,那样多情,那样……年轻。

    他拔高了嗓音,对着话筒,那样坚定地说着:

    “池怀音,我现在一无所有了,你可别想甩掉我。”

    ……

    岁月不老,光阴无恙。

    我青春的模样,是爱你的样子。

    谢谢你的出现,这就是最美的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