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空降你世界 > 第59章 完结
    短短几分钟, 年歌就从天堂坠跌地狱。

    纪承沣被拒之门外, 而她正站在客厅, 准备接受父母的审判。

    父母端坐沙发,年歌双手负立站在他们跟前,宛如做错事的小孩。

    “爸爸……”她低垂的头终于抬起, 眼巴巴看向父亲欲言又止。

    年爸爸嘴刚张开,就被妻子打断:“老年你给我闭嘴。当着我的面,年歌你就别想着让你爸做和事老!”

    她目光锐利地盯着女儿:“交代吧, 这两天都去哪了, 为什么没回家?”

    是的,夫妻俩两天前就来到了她的出租房里, 他们的本意是来替闺女庆祝综艺首秀,没想到现在却生出了突击检查的意味。

    年歌沉吟, 正思考着要不要和爸妈老实交代,房门却在此刻被敲响。

    叩叩叩——

    每一下都敲在她的心上。

    果不其然,随之而来的是纪承沣的声音。

    他说:“叔叔阿姨, 这次的事是我主导的, 应该由我和年歌一起解释,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

    年歌默了默,赶紧老实交代说:“爸,妈,我还没来得及和你们说, 纪承沣是我的男朋友。”

    “什么?!”

    两位长辈同时惊诧。

    年爸爸质问:“纪承沣?是你大学那个选修老师吗?!”

    而年妈妈则什么都没说,直接越过她跑过去开了门。

    她气势汹汹地看着屋外的男人道:“纪承沣是吧, 你确实应该进来和我好好解释。”

    于是,客厅站着的人多了一个纪承沣。

    年歌心觉不妙,抢在男友前面解释:“爸,妈,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和纪承沣前几天才在一起的!”

    年妈妈一听,面色登时更冷:“所以,你和他才在一起几天,就出去过了两夜。”

    连女儿奴年爸爸也不禁黑了脸。

    ……

    年歌陷入沉默,一时间找不到说辞。

    客厅的气氛登时严峻而凝重。

    而这时,纪承沣站了出来。

    他诚恳地看着年歌的父母说:“抱歉,是我考虑不周。叔叔阿姨,虽然我和年歌最近才在一起,但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

    年妈妈冷哼:“是啊纪老师,年年先前被人肉、被网络暴力,可不都是因为认识你吗?”

    闻言,年歌身体一震,正欲反驳却被纪承沣握住了手。

    男人没有反驳,语气更低了几分:“去年那场风波我的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年妈妈呼吸一滞,以为自己担忧的事情属实,心脏猛地一紧。

    却听纪承沣继续说:“虽然我和年歌的确是师生关系,却因为是邻居的缘故,走得和她近了些。当时作为她的老师,我应该更加注意避嫌,是我的疏忽导致她被人误会。也正是因此,我觉得亏欠于她,辞职后忍不住关注她,想知道她是否受了影响,她的生活是否过得正常。直到——”

    他顿了顿,又说:“直到一个月前,我们再度成为邻居,我觉得这是我和年歌的缘分。这时我们的关系已经平等,所以我开始追求她,然后如您所见,我们在一起了。”

    “就是这样?”年爸爸狐疑地看了看他。

    然后又走到自家女儿身边,以保护的姿态将女儿拉到自己侧后方说:“年年,你别怕,如果纪承沣有威胁过你什么现在都可以告诉爸爸和妈妈,我们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

    年妈妈也不太相信纪承沣的说辞,走到丈夫身边道:“年歌,你爸说得对。妈妈虽然气你和他出去,但如果是纪承沣威胁你出去,或者是欺负了你,那么妈妈肯定会站在你这边,替你出头的!”

    ……

    看着眼前的情形,年歌哭笑不得的同时,又觉得心中暖融融的。

    她握住父母的手笃定道:“爸,妈,纪承沣他说的都是真的!他从来没有威胁过我,无论是上学还是现在,都没有。我也是真心喜欢他,才接受他的追求,这两天我也只是和他去市内的度假山庄短途旅行了。”

    年妈妈仍旧不十分相信,又问:“年年,你毕业前还和他有联系吗?”

    年歌老实交代:“没有,我和纪承沣是在朋友的聚会上重逢的,就是一个月前。”

    “不对!”年爸爸忽然想到什么,戒备地看着纪承沣说,“一个月前不就是你刚毕业的时候吗?怎么这么巧就遇见他了呢?!”

    纪承沣俨然被当做了一个处心积虑的变态。

    可事实上,那天还真是巧合,他根本不知道年歌会去那个局。

    但这种情况是有口难辨,他怀疑自己越是解释,越是会往黑了描去。

    “叔叔,阿姨。”他终于思考完毕,却是转身要往外走,“麻烦你们等我两分钟。”

    年歌一家三口便目送着男人离开,又看着他再度步入房间。

    这一次,纪承沣带着个文件袋。

    他当着年家夫妇的面,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地倒了出来:“叔叔阿姨,我不知道要怎样做才能证明对年歌的爱。但是我知道,现代社会没有什么比物质保障更有用的东西,这是我所有的财产。房子车子股权都在这,还有这枚钻戒,当初向年歌表白的时候,我就已经买好了。从一开始,我就希望和年歌结婚,然后将这些原本该属于我另一半的财产都给她,而她可以做任何她想做的事,唱歌、直播,或者家庭主妇都可以。”

    说着,男人忽的单膝跪地,对着年歌打开了戒指盒:

    “年歌,尊重你的所有选择,做你永远的后盾,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今天我当着叔叔阿姨的面,像你求婚,只要你愿意,我们随时都可以结婚。”

    年家一家三口全都懵了。

    当着女孩父母求婚,顺带带上所有资产的事,恐怕也只有宇宙直男纪承沣才能做得出来了。

    年家夫妇心中也登时敞亮起来,心想,这哪里是处心积虑的变态啊,分明是个陷入热恋的愣头青吧……

    年歌看着爸爸眼角疑似要掉落的眼泪,心里警钟大震,现在看着女儿被求婚感动得要落泪,等会恐怕就是舍不得嫁女儿要轰走未来女婿了!

    “纪承沣!”她立刻将男友扶起来,慌慌张张的说,“求婚是大事,我爸妈肯定明白你的心意了,你先回家吧,我先和爸妈说会窝心话!”

    于是——

    纪承沣的第二次求婚,以被莫名其妙轰出家门而结束。

    当他立在屋外的时候还一脸懵逼,不明白为何自己如此真情实感的求婚,就又宣告失败。

    而年歌料得不错,纪承沣走后不久,爸爸就有些潸然泪下,抓着她开始骂纪承沣:

    “我女儿才二十二,纪承沣这臭小子居然就想拖你进入婚姻的坟墓了么?不行,我反对这门亲事!”

    “纪承沣这小子虽然傻兮兮的,但看着心还是诚的,女儿你告诉爸爸,你真的想嫁给他吗?”

    “呸!差点被这黑心老师迷惑了,不就一点财产吗就想拐走我女儿!”

    ……

    年歌和妈妈在旁边听得十分无语,最后年歌实在看不下去了,抱手对着老爸说:“爸,纪承沣的公司和无人机相关,就赞助国服吃鸡那个,市值以亿为单位。”

    ……

    年爸爸一时又陷入了女儿居然谈了个金龟婿,那将来是否会受欺负的纠结之中。

    母女俩对视一眼,最终躲到一边开始了卧谈会。

    这一夜,年歌和妈妈睡进同一个被窝讲了很久的窝心话,直到天际泛白,俩人才抹着眼泪入睡。

    翌日,纪承沣便被年家夫妇主动召到了家里,进行更深层次的谈话。

    年歌的父母虽然是普通人,但却开明,经过一夜的挣扎,便也默认了两人的恋爱关系。

    只不过,夫妻俩明确否定了纪承沣的求婚,毕竟女儿跟他认识的时间还不算长,他们希望两人能再多相处一些时间。至于钱不钱的,他们不在乎,就算离开了纪承沣,他们相信女儿也能过得很好。

    怕女儿在异地过得不好,夫妻俩又多留了两天,当他们发现纪承沣厨艺不错居家又能干时才离开。

    纪承沣载着年歌回家时都不禁和年歌说:“你的爸妈都很好,年歌,你想要见一见我的父母吗?如果你想见,我可以通知他们从国外飞回来。”

    年歌满是惊吓的回:“不不不!不用了,等我们将来谈婚论嫁再说吧!”

    纪承沣觉得女朋友说得有道理,便也没强求。

    日子不紧不慢的前行着,很快,年歌上的第一档综艺《谁是歌唱家》就上线播出了。

    当晚,年歌守在电视机前,内心无比忐忑。毕竟她当时把总导演得罪了,指不定有关她的部分就被剪辑得特别糟糕。

    然而当节目播出时,她惊讶的发现,节目组不禁没有将她剪辑得讨人厌,反而剪得活泼可爱,可谓十分吸粉。

    年歌一边喝酸奶一边感叹:“真看不出来,那个梁导思想虽然龌龊,对待工作却又这样公私分明。”

    她身边,纪承沣扬着唇无声笑了笑。

    其实在揍了人的第二天,他就已经找外公善后了,现在节目组的总导演已经换人。

    年歌显然并没发现这个细节,而他也觉得没有提醒的必要,只答:“那些身不正的人最怕丑事被抖落,所以以后你只管硬气,完全不需要畏畏缩缩。”

    女孩赞同地点头:“有道理!”

    纪承沣便没有再说话,陪着她欣赏节目中的歌喉。

    最担心的一件事被解决后,年歌再无后顾之忧,如自己所言那般,认真创作。

    或许是与纪承沣的恋爱给了她无限灵感,三个月之后,年歌就发表了新歌。

    歌名还是《空降你世界》,但重新作词作曲,唱的完全是她和纪承沣:

    “初初见她,七月阳光挥洒”

    “可爱女孩眼睛眨巴仰头自问自答”

    “再次遇见,天上月儿弯弯”

    “麻烦女孩从天而降让人念念不忘”

    ……

    “她就空降你世界,占据你的心房”

    “点燃一束永不熄灭温柔的光”

    “她从不会不好意思,快乐像傻子”

    “只不过离开一阵子,思念一发不可收拾”

    ……

    歌词简单,曲风轻快,又充满了恋爱的粉色泡泡,《空降你世界》很快被人们传唱谈论。

    而年歌这个名字也再次被人们所提起,这时大家才发现,原来她转型做歌手是认真的。

    有了《谁是歌唱家》的铺垫,年歌再发单曲,热度自然不会太低。

    最喜欢这首歌的人,当然是身为歌曲隐形男主角的纪承沣,这几乎是年歌写给他的告白情歌。

    于是,我们的纪总直接买下了市中心的巨幕广告牌,于周六晚上黄金时段播放女友的新歌。

    而周六晚上,年歌在市中心有场歌曲的宣发活动,同天早晨,经纪人告诉她,晚上的合作方还拉到了无人机宣传赞助。

    年歌坐在车里,听经纪人绘声绘色描述无人机表演场面,心中却想,男人为了宣示女人对自己的爱,还真是舍得花钱造势。

    不过,她虽然对纪承沣的心思了然无余,唇角的笑意仍旧是藏不住。毕竟,被男朋友这样宠着,谁不开心呢?

    但年歌也仅仅是惊喜而已,此刻的她并没有想太多,按部就班地跟着经纪人跟完了一场活动。

    当活动接近尾声的时候,她收到了纪承沣的短信:

    一家市中心五星酒店的顶层总统套房。

    对着镜头,年歌没忍住娇羞的笑了。

    恰好,主持人询问这首歌的灵感来源是不是恋人,她顿了顿,居然点了头。

    正是歌曲发行当红时刻,年歌这一点头,可谓制霸热搜,人人都在讨论这位神秘恋人究竟是何人。

    而年歌却只抿唇一笑,说是秘密,然后随便别人怎么问,她都一字都没透露。

    好不容易熬到最后的无人机表演环节,年歌又收到了纪承沣的信息,告诉她立刻开溜。

    年歌正想问你精心为我安排的环节就不看了,没想到主办方就告诉她,无人机出了点故障,表演可能需要延后请她到后台先休息一会。

    她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巧合,便没有再问,和经纪人说了情况后便悄悄溜了。

    虽然经纪人很不高兴,朝着她又是一顿苦口婆心的劝慰,不过最终却放她走了。因为年歌现阶段还只是歌手,并非明星,只要有好的作品那么未来还是会一片光明。所以,宣发到了尾声她就算溜了也没什么。

    年歌远以为纪承沣会来接自己,结果等她到了酒店房间,男友都还没有出现。

    正疑惑,男人的短信又发来了:

    【看窗外。】

    年歌便拉开窗帘,看向落地窗外的夜空。

    酒店楼层很高,一眼望去皆是墨色,倏地,这墨色天空忽然亮起星星点点的亮光。这些光点忽明忽暗,颜色时而粉时而金,还有些像浪漫的紫。俄顷,这些“小星星”有序移动起来,渐渐地在墨色夜空中拼出一行字:

    “年歌空降你世界”

    原来这就是纪承沣替她准备的无人机盛宴,如萤火虫般的无人机也不知究竟需要多少架,才能拼出这么多字。

    年歌唇边又养出甜甜笑意,她正欲垂头回复男人说自己很喜欢,却被嗡嗡嗡的声音打断——

    只见窗外不远处,一架无人机像是偏离了航线,竟是直直朝她飞来。

    年歌愣了愣,心中一个念头刚划过,这架无人机就循着一扇被打开的窗飞了进来。

    无人机飞到了她的跟前,然后年歌就捂唇傻笑起来:

    因为眼前的无人机是带着任务来的,它夹着一个蓝粉的小盒子,绕着她盘旋了三圈。然后嘭得一声,无人机爪子松开,小盒子上升起粉色降落伞,于年歌眼前缓缓降落。

    她含着泪带着笑接住了这个意外又合理的“空投箱”,再偏头左顾右盼,她要等的人便出现了。

    纪承沣穿着笔挺正式的西服,朝着她一步步缓缓而来,而年歌只是捧着戒指盒望着他傻笑。

    须臾,男人便走到她身边,替她揭开“空投箱”的盖子,从里面拿出那枚闪闪发亮的、熟悉的钻戒单膝跪下。

    他举着戒指深情看她,温柔又虔诚地说:“年歌,嫁给我吧。”

    面对男友的第三次求婚,年歌不知想到了什么,扬唇轻笑出声。

    旋即,她朝他伸出手,郑重点头:“好。”

    纪承沣没有丝毫迟疑,替他的女孩,他的妻子,套上了这指环。

    在这高楼与漫天“星辰”中,两人紧紧拥抱,男人在女人耳边低吟一句“我爱你”然后吻住了她的唇。

    而就在他们缠绵拥吻时刻,天边的无人机像是失控了般,突然开始坠落,像是一颗颗闪闪发亮的流星坠落。

    夜空之下满是惊呼录像的群众,没有人知道,这是场浪漫的“人工流星雨”。

    纪承沣这一生遇见的异性无数,只有年歌如歌里那般空降而来,也只有年歌值得这场如梦的浪漫。

    而纪承沣只希望,年歌未来所有的梦境之中,都有他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