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戏精夫妻 > 第六十三章
    最好的地段, 最大的办公室, 乔意推开门,千余平的办公室空旷得高跟鞋踩进去都能听到回声,一整面墙的落地玻璃, 十八楼, 好似世界都踩在她脚下。

    “MACA猎头公司”新做的金字招牌, 她终于又回到这个位置,比以前站得更高。

    一时间冒出许多乔意的老朋友旧相识, 这些人中有之前对乔意避之不急的, 有落井下石的, 大抵都怀着小亏心怕Joy姐打击报复。毕竟曾经的Joy姐在圈内也是跺个脚抖三抖的人。

    “请问,这儿是不是招人?”

    乔意回头,周天站在门口, 望着她眨眼笑, “我是来应聘的。”

    乔意双手抱臂,“我这儿小庙可请不起你。”

    周天进去,“我很便宜的, 当得了小弟跑得了腿,抗压抗震能挑能扛保证你请我一个顶十个。”

    “周大合伙人, 你这又是唱的哪出?”

    周天耸耸肩,“我现在是无业游民, 求收留。我辞职了。”

    乔意皱眉, “Linda知道吗?”

    “她已经申调回国, 主力发展国内市场。”

    “那不是挺好吗两人在一处, 为什么辞职?”

    “我是个男人嘛,起码得凭自己做出点成绩证明能配得上人家。”周天一脸认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

    乔意点点下巴,“是个男人,果然是我带出来的人。”

    “Joy姐你这是夸我还是夸你自己啊。”周天贫嘴。

    乔意挑眉,“既然是正规面试就得走正规程序。今天,我通知了三个毕业生来面试,你就排在第四。”

    “我还排在应届毕业生后面啊,我好歹也是跟过你的人。”周天挤眉。

    乔意一本正经,“应届毕业生竞争力强啊,年轻、有活力、有干劲,最重要的是,工资只有你的四分之一。”

    “啊?”周天张大嘴。

    乔意绷不住笑出来,从包里拿出资料给他,“招人的事交给你我就不操心了,周经理。”

    “周经理?”

    “经理不满意啊,那周总?”

    “不是不是。”周天摆手,“我就是来给你当助理的。”

    “你也说了,你好歹是我带出来的人,我带出来的人做个经理都是屈才了。”这把自个儿往死里夸的人也是没谁了,乔意就有这资本。

    包里手机震动,乔意看一眼,是个陌生号,她皱眉递给周天,“肯定又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老朋友’,你说我在忙没空接电话。”

    周天接过手机走开几步接起来,“喂,您是哪位?哦……她,在。”

    乔意眼睛瞪周天,周天捂住话筒,“他说他是警察。”

    “警察?”乔意伸手拿回手机,“我是乔意……医院?我马上来。”

    周天看乔意脸色不对,“出什么事了?”

    乔意捏紧手机,“沈卓的妈妈突然病情恶化,亲属报了警。”

    周天惊愕看她,“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是最后一个见胡惠兰的人。”乔意攥紧车钥匙,“这里交给你了。”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周天一脸担心,乔意人已经走了。

    亲属报警,作为胡惠兰唯一的亲属沈卓却毫不知情。两辆车差点在医院门口撞上,车窗降下沈卓探出头,“你怎么来了?”

    “先去看你妈妈。”乔意着急打方向盘,两辆车一前一后进医院。

    警察候在大厅入口,“沈先生吗?”

    “我是沈卓。”沈卓有点莫名。

    警察又看乔意,“乔意?”

    “是。”乔意点头。

    “胡惠兰最后见的人是你?你们谈了什么?”警察直接问。

    “我们只是谈了点私事。”乔意从容回答。

    “等一下。”沈卓打断,“谁能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警察解释道:“我们接到报警,只是例行询问一下乔女士。”

    “谁报的警?为什么要询问她?”沈卓脸色阴沉。

    “报警的人叫任威,乔女士是最后一个见胡惠兰的人,之后胡惠兰就病情恶化,所以……”

    “没有什么所以,我是直系亲属,她是我太太,这里不需要警察。任威报警你们应该警告他浪费警力,最好抓进去关几天。”沈卓握住乔意的手,“我们走。”

    乔意什么也没说,一直跟着沈卓进电梯。VIP病房有专用电梯,不用跟人挤。

    乔意看着沈卓肩头,手心微微出汗,“你不想知道,我跟你妈妈谈了什么?”

    “我不需要知道,只要相信你就好。”沈卓握紧她的手,“所以,你也要相信我,知道吗?”

    乔意点点头,哑着答,“嗯。”

    电梯门开,走廊乱哄哄站满了人,董事会的人全来了,人群嘈杂,两个保安连带任司宸联合制住叫嚣的陌生男人。任威当然不会缺席,独善其身冷眼看好戏。

    “你们在干什么?”沈卓吼一声,瞬间安静下来。

    “呵~正主终于到了。”任威幸灾乐祸开口,“你妈妈突然病情恶化,我觉得事态严重,通知了大家又替你报了警。”

    叫嚣的男人看见沈卓身后的乔意,愤怒要扑过来,被保安拉住。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敢趁我不在侵吞我的公司,我他妈不告到你坐牢我跟你姓!”

    无良中介老板,这男人真是要找乔意算帐怎么会找到医院来,明显是有人安排的。

    “有什么事,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说,这里是医院。”乔意预感非常不好,只能好言相劝。

    “还他妈说什么,我才是MACA的老板。”男人就是要把事情闹大的架式,“你不是要嫁豪门吗,我就来找你的未来婆婆凭凭理。”

    “警察就在楼下,你是自己走,还是想被铐走。”沈卓阴鸷开口。男人有点心虚了,眼睛下意识看任威。任威朝男人使个眼色,男人挺直腰,“侵占罪的人都不怕,我怕什么警察。”

    “这里是医院,病人为大,你们双方的私事,私下去解决就好嘛。”董事局的人都看不过眼,这话是说给乔意听的。

    “没有人抢你的公司。”乔意直直盯着男人,果断决定,“MACA猎头公司所有的进帐都是你的,你是老板。”

    男人倒是楞住,这和设计的完全不一样啊,他又看任威。任威已经火冒三丈,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三言两句就被唬住。他费大力气找来这男人就是为了给沈卓和乔意难堪,输也不能让他们过得太顺意。

    病房的门突然打开,韩邦国大声喊,“沈卓来了吗!快,你妈妈快不行了!”

    沈卓闯开人群带乔意进去,男人还要拦,“这个女人不能走。”沈卓一拳,男人身体沉沉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沈卓整条手臂僵硬,眼睛锋冷看任威,“今天的事,没完。”

    “诶,你……”任威还想狡辩。

    “爸,你闹够了吗!”任司宸已经一头汗,知道这回沈卓是要动真格了,强行带走任威。

    摔在地上摔懵的男人也不敢叫嚣了,撑腰的都走了,赶紧溜走。

    嘈杂的人群终于散尽,走廊恢复安宁。

    胡惠兰戴着氧气罩,很虚弱,睁一睁眼都要花费很大力气。

    “医生,我妈怎么样?”沈卓胸口起伏,压着声音。

    医生没说话,只是摇摇头。

    “你快过去,你妈有话跟你说。”韩邦国眼睛已经通红,哽噎推沈卓过去。乔意远远站在门口,她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刺激到胡惠兰。

    “妈。”沈卓到胡惠兰床边,胡惠兰动动手指,沈卓握住她的手,“妈,你会没事的,我们马上去美国,那边医学发达……”

    胡惠兰闭闭眼睛,努力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只能用手指在他掌心写字,一横一撇,写得极慢,“对,不,起……”都说要死的人会回光返照,神志清明看透尘事。胡惠兰很想抬手摸一摸他的脸,没有力气,“我知道,你一直都过得很辛苦,从小到大……原谅妈妈。”

    沈卓抓住她的手,脸埋进她掌心,“对不起,妈……我一直都不是个好儿子。”

    胡惠兰笑着摇头,眼睛往门边望,抽出手伸向乔意。乔意每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不真实,直到握住胡惠兰枯瘦的手,胡惠兰说不出话,只是用眼睛望着她,似在哀求又像托付。

    乔意凑近她耳边,“您放心。我会照顾沈卓……我替他答应您。”

    胡惠兰眨眨眼睛,放心了。很累,要强了一辈子,执念了一辈子,现在,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

    心电监测仪发出警报,胡惠兰被推进抢救室……

    抢救台上,胡惠兰面容安详,真的就像是睡着了。韩邦国给她盖好被子,呼一呼热气暖她冰冷的手,“你好好睡,我带你回家。”满眼爱意,没有因为岁月流逝容颜衰老而消减分毫。韩邦国费力抱起胡惠兰,沈卓要帮忙,乔意拉住他,对他摇摇头。

    韩邦国颤巍巍抱着胡惠兰,“你说过想看看我老家门前的榆钱树,这个节气该开花了,你一定喜欢。其实我早就应该带你去看的,在你认识沈沛丰之前……不过现在也不晚,我等了你一辈子,终于可以带你回家了。”

    炊烟起了,我在门口等你。

    夕阳下了,我在山边等你。

    叶子黄了,我在树下等你。

    月儿弯了,我在十五等你。

    细雨来了,我在伞下等你。

    流水冻了,我在河畔等你。

    生命累了,我在天堂等你。

    我们老了,我在来生等你。

    这是乔意见过最美的爱情。

    其实胡惠兰的病情一直在恶化,是她让医生瞒着沈卓,让他安心做想做的事。

    葬礼很简单,全是按照胡惠兰的遗愿。任威涉嫌贿赂被拘留,任司宸无暇前来吊唁,送了挽联向沈卓致歉。无良中介老板被百余名受骗者联名指控诈骗入狱。

    沈卓扶棺回乡,韩东和韩阳也一起,乔意没名没份不能同行。

    乔意整整沈卓衣领,只说了一句,“我等你回来。”

    沈卓抓住她的手按在心口,“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分开。”

    乔意看着他的眼睛,“我们从来就没分开过。”

    ……

    沈卓走了一个多月,手机不通邮件难回,乔意还是每天坚持把自己的消息告诉他,让他安心。她从来没有停止脚步,为了爱的人成为更好的自己。

    “年度最具影响力十大网络红人”的评选,新锐红人“艾允儿”强势入围,其正能量的影响力和甜美的外表获得大批粉丝喜爱和追随。“Ariel允儿”的广告资源被拍卖到八位数,全部用作慈善事业。MACA猎头公司一时声名大噪。

    “猎头圈神话Joy乔强势回归”

    “猎头女王职场秘籍大公开”

    “LU大咖有约——Joy乔”

    乔意的照片登上杂志,成为所有新生代创业青年的偶像代表。

    11月2日,新生代创业领袖峰会开幕,乔意作为领军人物受到邀请和嘉奖。

    乔意站在台上聚光灯下,接受来自四面八方赞赏羡慕的目光,突然觉得好寂寞,越灿烂越寂寞。

    主持人慷慨激昂,说了什么她一个字也没听见,只听见最后一句,“接下来热烈鼓掌有请我们的神秘颁奖嘉宾。”

    会场灯光一暗,乔意周身被一圈蓝光锁定,台下,神秘嘉宾缓缓朝她走来,背着光,高大挺拔。他一步一步走进光圈,乔意感觉周围的一切都虚化成背景,只有彼此是唯一的清晰真切。

    沈卓站在她面前,大背头一丝不苟,领结都郑重,“我以你为荣,乔小姐。”

    乔意眼睛睁大,莹莹闪光,“你……?”

    “我回来了,幸好赶得及,见证你的骄傲。”

    乔意眨眼,泪珠子落在他指尖。沈卓抬手拿袖子替她擦,“Joy姐哭鼻子,女王人设可是要崩的,别低头,皇冠会掉。”

    乔意破啼而笑,踮起脚到他耳边,“我不要皇冠,要你。”

    沈卓挑挑眉,“这个可以有。”

    乔意扔了鲜花扔了奖座,抓起沈卓的手往会场外跑。

    全场骚动,主持人还在后面追,“Joy姐……奖还没颁完,你去哪儿?”

    “回家生孩子!”

    金牌猎头乔意,猎头圈神话乔意,都不及沈太太乔意来得让她骄傲。

    爱情最美的模样,不过就是一家三口,三餐四季,我在闹,你在笑。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