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甜兮兮的睡了过去,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到了挡都挡不住, 我们的好运少女靠她的小红手抽到了如意男友, 和他非常和谐的一家。

    这头简易还蒙在鼓里,那头陆臻已经暗戳戳的准备求婚事宜了, 这种想时刻看到她恨不得把她捏成小玩偶装在口袋里的感觉,让他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个想法付诸行动。

    嫌弃群里不靠谱的陆臻十分用心的开始策划。

    这个期间, 已经签约陆氏的方薇薇尝到了爆红的甜头,托陆臻的福和公司的运作,她在头条飘红了一段时间,她也快速的跟金主断了联系, 在她身上花了大价钱的油腻金主还没玩够就被踹了,心头的火大不用提。

    方薇薇得意的时间不长就察觉出了不对, 按道理,签约陆氏,加上运营炒作,她应该工作忙的停不下来才对,这个倒好, 老是有话题却不见工作, 陆氏公司合约当时签的明白, 代付600万违约金,五年分期偿还, 另外一年给她一百万的置装补贴, 可是没工作不需要出席外景,那置装费就跟她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着急的方薇薇开始联系陈助理, 名义上陈助理也是她的经纪人。可是陈助理推得一干二净,官方太极打的也好,“现在是蓄力期,你要耐心等待,陆氏资源这么多,可是只有你跟陆臻两个艺人,不需要着急。”

    话这样是不假,可是方薇薇已经跟金主断了联系,之前又是半红不红工作不多,陆氏不安排工作,她还要咬着牙维持所谓陆氏第一女艺人的门面在各个平台活动,之前的收入自然如流水般花的飞快。

    现在的网友眼睛比验钞机都善良,能一眼辨别你晒的是不是正品和你这件衣服出镜几次,稍微一个瑕疵,你就是众人眼里的笑话,尤其是方薇薇对这种事格外敏感。撑不住的方薇薇终于忍不住的开始练习陆臻。

    陆臻当然不给她这个机会,陆氏也开始对方薇薇进行了特殊照顾,出热点,但是不给她安排工作,你要么选择等,要么选择继续违约,她的微博大号也被收了上去统一管理,一时间她有些慌了手脚。

    而这个时间,网上又传出了陆臻要结婚的消息,看着网络上的新闻,方薇薇没有反省检讨自己,而是更加愤恨却无可奈何。沉沉的困在自己的心魔里。

    在简易家休息了几天,陆臻因为当时客串的影视剧已经上线,工作原因需要跟简易分开几天,两个人商量了一下一起回了市区,送陆臻去机场,顺便回店里安排一下。最近沉迷恋爱,忽略了小伙伴们,虽然她们很体谅,简易还是觉着很不好意思的。

    双方父母玩得正好,根本不在乎两个小辈儿的去留问题,而在机场,蜜恋了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要体验分别的情侣两个很是不舍。

    当两个人连个助力都没带的明晃晃的出现在机场,简易有些眼泪汪汪的握着他的衣角,不说话,攥的那块皱皱的。有吃瓜群众情不自禁的拿手机拍照,陆臻没有拒绝,一只手握着她的手配合的比了个姿势,看见他两个这样,大家反而不想再打扰他们,给他们预留了空间。

    去VIP通道的那短短的路程,简易低着头一步一跟的在他身旁,那个可怜的小样子反而让陆臻心里软的一塌糊涂,“这么不舍得离开我?”陆臻一开口,简易长睫毛上的那颗泪珠再也挂不住,大滴的滚了下来,小情绪一样的不承认:“才没有,天天黏一起才烦人。”

    陆臻给她擦掉眼泪:“跟我一起去吧”,小离别同样让陆臻不舍得,简易抱着他,水汪汪看了他一眼又埋在他怀里:“才不要去,我作为本企业的董事长也是很忙的,能陪你这么久你要知足。”

    被她逗笑:“那你别哭了,我难受,很快就会回来的,你可以跟我视频,任何时候,只要你想我。”

    “那我开直播,你给我送法拉利。”简易闷闷的跟他说话,“不准!只准让我看!”突然来的醋,让简易破涕为笑。

    收拾了情绪,拍拍自己的脸给了陆臻一个灿烂的小脸:“好啦好啦,快走吧,我看你进去,到了给我打电话。”陆臻摸摸她头发,看着女朋友乖巧的样子,想赶紧把她娶回家盖上自己私有印章的欲望无限膨胀。

    处理完工作,瞒着简易还在忙,再有限的时间内亲力亲为的将自己的策划付诸行动,身边一切能用的资源都没放过。

    戒指没有做的浮夸,而是去魏泽旗下的珠宝店,自己设计拜托设计师赶工给做了一对素戒,日常方便带,网络上常说钻戒的大小代表一个男人对女人的重视程度,陆臻反而觉着,一个男人能让一个女人一生只戴他的戒指更为浪漫。

    悄悄回了J市,没通知简易,安排了他想到的所有的细节,他想给简易一场,浪漫又贴切的独一无二的求婚。

    参加甜蜜恋爱吧的朋友们除了方薇薇之外也被陆臻通知了,调了档期齐齐悄悄来了J市,陆臻原本想把最终地点选在洲际,这个在爱人问题相当小气的男人想给魏行书最后一个迎头痛击,让他知道,简易只能是自己的。

    想想有些孩子气放弃了,他最终决定,在这个环节里只有爱,不想掺杂进去任何一个人。

    这段时间下来,J市气温开始回春,思念让一向含蓄的简易也忍不住的在视频里问他什么时候回来,陆臻艰难的用他的影帝演技回应简易:“这几天忙完就回去,你要乖乖的,回去好好慰劳我。”

    听到这个简易不由得有些想到酒店的夜晚,脸红红的挂了视频。

    看着黑了的屏幕,陆臻还在笑,捂捂胸口:“小家伙,可急死我了。”

    第二天,天晴无风,因为想念自己男朋友而无精打采宅在店里的简易被闺蜜戴瑞连拖带拉的带出了门,“你可以啊朋友,太见色忘义了,你说说自己都多久没跟我一起玩了。”

    简易吐吐舌头,想起陆臻走的第一天,信誓旦旦要去补偿朋友的自己。

    打起精神收拾好自己准备跟戴瑞出门,“瑞瑞,我们去哪儿啊?”早被陆臻买通的戴瑞:“随便去哪逛一下,你快点走。”“一等我开车。。”简易在橱柜那里找钥匙,戴瑞使了个颜色朱珠跟着助攻:“别找了姐,出门就开车,你都快锈了。”

    简易想想也是,拍拍手起身:“哎呦喂,我好不容易来一天挨你们这顿怼,走走走。”

    刚出门隔壁花店店主喊住她:“小简,正好要找你,上次你拿那两束花,我们小票抽奖,喏!一等奖又是你,99朵保加利亚白玫瑰,恭喜啦!今天刚到的,祝你幸福!”

    一出门就是这份大礼,简易有些吃惊连忙拒绝:“谢谢谢谢,不过你还是留着卖吧,我要一朵就行了。”店主听了有些急:“说什么呢!我们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诚信,说是你就是你,快拿着。”

    盛情之下,简易连连谢过的接过,戴瑞在旁边贼贼的摆弄着笑着,她刚想把花放回店里再出门,电话就响了,又手忙脚乱的翻包接电话,是荆涛导演。

    “您好导演。”简易礼貌的问好,“小简啊,是我,还得拜托你个事情。”电话里导演热情的跟她说话,“您说导演。”“是这样的,甜蜜恋爱吧已经播完,收视率非常好,所以我们想拍个番外花絮做个收官,这期缺了个镜头,想让你帮忙补一个祝福视频,可以么?”荆涛导演笑呵呵的请求她。

    在工作组的时候荆涛导演对她很照顾,只是个举手之劳,简易欣然同意,刚应下荆涛导演就大笑的说道:“我就知道你能同意,我们工作组的车马上就到,在这先谢过你了。”

    挂了电话简易一头黑线,这个导演真的好急性子。还没等说什么呢,戴瑞就指指旁边,果然当时节目组的广告用车已经停在旁边,玫瑰花都没时间放的简易捧着这老大一束娇嫩欲滴的白玫瑰上了车子。

    “简小姐,我们给您准备了礼服,需要您换一下。”参加过节目的简易知道流程,道谢过后也没再多问,一向话多的戴瑞今天光满脸笑的看着自己的好朋友,不时的玩下手机,简易忙忙叨叨的也没有往这上面注意。

    工作组停在一个通往城市阳台路上的一个门店前,很安静,里面装饰也很淡雅,带着自己的那束花进去,就看见已经有化妆师准备好了,挂了很多礼服。

    简易打过招呼后,看大家都笑的很高兴,戴瑞替她拿着花催她去换衣服,说想看她穿礼服的样子。

    工作人员拿出了一条烟灰色长裙,高收腰的设计让简易显得楚腰纤细,看上去很素雅的裙子,胸围处细致的镶嵌的细钻又拉升了她的层次,领口处有同色系缎带的蝴蝶结又让穿礼服的简易不过分年龄化,季节原因,裙子唯美的设计成了喇叭袖。

    化妆师做造型的时候,戴瑞贼兮兮的说道:“果然是大台大手笔啊,我抠颗钻偷偷带走,朋友你会不会嫌我丢人。”搞笑的声音让工作人员跟着笑。

    做好造型的时候站起来的时候,简易在闺蜜脸上看到了惊艳。

    “美死了!小可爱!你是全世界最美的小公主。”戴瑞激动的上去抱了下,还好,她记得保护好那束玫瑰。

    披上披肩,戴瑞助理一样给她带着东西催她上车。

    看着去的地方越来越熟悉,简易跟工作人员询问:“是去城市阳台上次拍写真的地方?”工作人员笑笑没有多搭话。

    等停好车之后,下车戴瑞把花递给她,简易看着白雪、陈歌同样身穿礼服,拿着花束在沙滩上站着,而他们身后竖着唯美的纱幔花架的时候的时候,真的以为节目组又来补录环节了。她笑的甜甜的跟两个伙伴说:“这是要干什么?重温第一期么?”

    这个场景确实跟她以素人的身份去参加第一期节目的时候似曾相识。只不过这次的布景更加唯美,素雅的摆花甚是符合简易的审美。看得出很用心。

    说话间拿着话筒的荆涛导演从纱幔后面出来,跟以往随意休闲的装扮不同,这次导演西装革履带领结,像是要上晚会现场的主持人,简易心里表示理解,收官之作嘛,还默默可惜了一下,陆臻不在。

    导演看到简易后拿着任务卡开始活动:“感谢大家来参加橙子卫视甜蜜恋爱吧番外篇,根据我们第一期时候的游戏规则,再最后一期,我们采取同样的方式收官,但是这期我们换个形式,之前是女生提问抽取自己的男朋友,那么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之后,男女主角也有了足够的了解,这次!我们让男生反转猜女主角!”

    现场是大家赞同的鼓掌声,简易有些慌张,她今天刚联系过陆臻,陆臻还在外地工作没回来,而且导演说的是祝福视频,这样跟说起来的有出入,简易担心电视台的剪辑让陆臻这个大醋坛又燃起来。

    可是工作组没有给她询问的时间,眼睛被缎带蒙上,别人带着走到了纱幔后站定。

    黑暗里的未知让简易很是忐忑,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她有些紧张的握着手里的玫瑰,非常担心自己的冲动为陆臻带来麻烦。

    前奏进完,响起的是陆臻的有一点动心,一个烟花响起,眼前的缎带跟纱幔同时落下,初春的暖阳不刺眼的撒下来,服装妥帖,面容俊冷的陆臻朝她绽了一个温暖的笑容,简易想,这大概就是紫霞仙子说的那个踏着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了。

    之前的种种相处像胶片回放一样在眼前闪过,不知道为什么,简易眼泪就掉了下来,是庆幸、是感动。

    出席过各大颁奖典礼的陆臻唯独在这里紧张的声音有些干,一步一步坚定的走简易面前,用自己最真挚的感情跟男人气用那最庸俗却最动人单膝跪地向她说道:“我预想过人生无限的可能,但是没有一种是有你,可见遇见你是我人生中多大的幸运,谢谢你简易,未来的日子、不论贫穷或富贵,疾病或健康,你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一直走下去,相互偎依。”

    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心里却像炸开了花一样,白雪海陆、张昕戴瑞和陈桥陈歌还有工作人员不停的鼓掌高喊:“答应他!答应他!”

    简易把脸往花里埋了一下,可上扬的嘴角是止不住的笑,旁边的呼喊声更胜。

    从花里抬起脸的时候,满脸都是幸福的笑,满满的都要溢出来,先是小声的说了声:“我愿意!”看到陆臻惊喜的俊脸,笑意更胜,更加大声的喊道:“我愿意!!”

    走过大风大浪的陆臻眼眶也有些热,没有第一时间给她戴上戒指,而是将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金黄色缎带拿了出来。

    “第一次见面,你用它绑住了我,这一次,我用它绑住你,一辈子。”单膝跪地,修长有力的手指有些发抖的给她系在手腕上才站起来,将戒指给简易戴上。

    两个人相拥的时候,几个女生纷纷眼泪汪汪,而男生像张昕这种熊孩子已经高兴的满场点烟火。。。

    “可是妈妈,这里并没有讲到婚纱啊?”一个软萌的扎着羊角辫的可爱小女孩窝在简易怀里翻相册,相片上是陆臻求婚现场的留念。

    “讲到那里需要时间啊,可是宝宝你今天睡觉的时间已经到了。”简易亲亲小女儿嫩滑的脸蛋儿,“好吧,那等宝宝睡醒妈妈要接着给我讲哦。”小女孩有些迷说道。

    “好的,乖乖的睡吧,妈妈一直在。”温柔的跟女儿说着,等她睡沉了之后,简易才轻轻的关了房门回自己卧室。

    床上陆臻看她回来,把书放旁边桌上,“宝宝睡了?”简易上床:“睡了睡了,天天缠着我翻照片讲故事,好奇心旺盛。”

    陆臻抱住她,吻落在她身上,缠绵的说道:“那我可要加把劲儿了,不能让你没故事讲给我女儿听,下一个故事是如何有弟弟妹妹的故事。”“不正经。。”灯熄了,两个人却爱意交叠的纠缠在一起。

    娱乐圈总是带有新人出,各种新闻热点层出不穷,但是婚后的陆臻再也没有一次绯闻上线,一年一部精选的题材拍摄更多的内容投向了幕后,把自己更多的时间留给了家庭。

    他跟橙子卫视合作的各个题材真人秀好评不断,微博上偶尔的能窥探一点动态,今天是个羊角辫,明天是个小脚印。一路跟随的粉丝觉着这是偶像的最好归宿,以前是催婚,现在是催他晒宝宝。

    又到了一年2.14情人节,陆臻晒出了一家三口,哦不。。是四口,还有一个小调皮在简易的凸起的肚子里,配文字:“感恩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此生才能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