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可是,我只想宠着你 > 53、结局(6)
    谢予念反应极快地躲到浴室, 没一会儿竟听到秦祐在外面喊“你不是怀了吧”, 当时她眼皮子都跳了几下,不知道他那脑回路是什么居然能想到这上头,旋即又被秦祐发现她躲到里面,很快咚咚咚的拍门声就响起。

    “予念, 予念!”

    他把门捶的震天响,她不免有些害怕,厉声质问:“秦祐你想干嘛?”

    “你到底有事没事啊?”他语气焦灼, “刚刚把我吓死了你知道吗?”

    “谁让你刚刚闹我?”

    “看样子你是没事, ”秦祐似乎舒了口气,但下一刻又吼,“我不是就想抱抱你吗?你躲我躲成这样有必要吗?”

    “我例假来了,真的不能让你乱来。”

    “那你就跟我说啊,我又不会强迫你。”

    “你没见你自己刚刚多较劲, 我说的话你根本听不进去, 疯起来谁都拿你没办法,我一早就说回家,你非要来这里开房,你打的什么心思你自己说。”

    “是,我是有那种心思, 但现在我也知错了啊。”他紧紧贴在玻璃门上。

    “知什么错?”她用好听的声音拷问他。

    “刚刚不该激动,乱来。”

    “还有呢?”

    他叹了口气,“予念你出来,躺床上好好休息一下, 我保证什么都不干,然后四点钟一到,咱们准时出发好不好?”

    谢予念听完,紧绷感果然有所缓和,她抬起双手,指尖轻触玻璃门,“现在知道错了,刚才一副骄横样子,就知道欺负人,你就不能改改这毛病吗?”

    结果秦祐掷地有声,“这不是毛病。”

    “喜欢你才欺负你,太爱你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谢予念听完,无语了好一阵。秦祐等不及,开始撞门,一下一下的,“别捂在里头,出来啊予念。”

    她听到那砰砰的声音,感觉心惊肉跳的,唰一下干脆把门打开,秦祐正蓄着那撞击的姿势,差点就卯她身上去了,还好扶着她两条胳膊稳住了自己。

    谢予念果然还是关心他的,一来就问:“那么用力地撞门,你自己不疼啊?”

    他本来就握住她胳膊,这下不仅不松开,还顺势把她一抱,“不是跟你急吗?哪还顾得上疼不疼。”

    “你例假期?”他一面问一面捧起她的脸,又心理作用地感觉她虚弱很多。

    她低声回一个“嗯”。这下子他是真在心里叹气,做不成了做不成了,饶是他再怎么“禽兽”也不会在这个时期为所欲为。他弯下腰,一手穿过她腿弯。她知道他要抱自己,温顺地任由他来,双手环上了他脖子。

    “现在真乖了?”她问。

    秦祐无奈地看她一眼,“可不是么,在你面前,我乖的心服口服。”

    “那待会儿不许动手动脚。”她显然已经卸下防备,声音都变得有点儿撒娇,听得他心里酥了大半。

    他口是心非地应和,“全都听谢小姐的。”

    她很满意,嘴角弯了一下。伴随他俯身的动作,她被他放到床上,但她一时并没有松开环住他脖子的双手,“秦祐,你刚刚是不是喊我怀孕了?”

    他先是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开始编排她:“你摔倒不是捂着肚子么?不觉得那很像孕妇吗?”

    她沉脸看着他:“秦祐……”

    他一笑,“我当时急啊,乱想想到的,你别生气。”

    “你那一声吼的,把我都吓到了。”

    “还不是担心你?”他在床边坐下,将两个枕头垫在她腰下,让她靠起来舒服点。

    她往旁边挪了挪,“你要不也休息一下?折腾一天你就不累吗?”

    “被你这一说,我感觉累了。”

    在她身边躺下后,他可算感到一丝满意,又侧身搂着她。她一动不动,安谧地假寐,没一会儿又听到秦祐贴在自己耳边讲话:“予念,我们领证吧。”

    “你户口本带了吗?”她一翻身,窝在他怀里。

    他抬起一只手抚摸她柔顺的发丝,“我全部家当都在行李箱,随要随取。”

    “我的户口本是爹妈保管,你得过他们那关才行。”

    他把玩着她的一绺头发,用指尖去缠绕:“这话的潜台词就是你同意?”

    她安安稳稳的,把脸颊贴在他胸口,低声喃喃:“我可没说这话。”

    秦祐笑逐颜开:“只要我搞定你父母,你就跟我领证,是这个意思对吧?”

    她还是小声的,“没有……”但明明是娇嗔的意味居多,话音还没落,鼻梁就被秦祐刮了一下,“我今天下午就把你父母搞定,晚上咱们就送入洞房。”

    她在他怀里轻拧,“把我放平,这样会漏的,待会儿漏到床上。”

    “那你把背贴着我,漏也漏在我身上,反正我是一定要抱你的。”

    谢予念想了想,还真翻了个身,轻轻压在他身上,他双手从她腰侧绕过,扣在她前面。

    他在她幽香的发间磨蹭,嗅了一会儿后又把她头发撩起来,拨到前面去,慢慢低头,嘴唇轻吻着她后颈。

    俩人就这样亲昵地躺了一个小时,又准备起床出发。

    这虽然是秦祐第一次来谢家吃饭,但谢予念的爸妈对他并不陌生,知道他是女儿的男朋友。谢予念很乖的,这些事都从不隐瞒,她跟秦祐发生什么,偶尔也会对爸妈讲。谢母当时就听俩人约会的事,知道除了每晚视频,秦祐逢时过节还会飞回来,她以为一人飞一次呢毕竟这样才公平,但谢予念说,从来都是秦祐来这。经过这些事情后,谢母就笑着说,这个男孩真的喜欢你,至少是超过他自己了。

    女儿把男朋友带回来,爸妈当然非常高兴,热情招待。

    第一次见家长,秦祐也搞得很隆重,还买了好几份礼物。谢家所在的小区,里头全是花园小洋房,S市中心城区,已经没有这种户型。而想而知,谢家是S市很早的富贵人家。秦祐暗暗发誓,以后给予念买的新房绝对不能比这差。

    谢予念跟家人讲话肯定是方言,但吴侬软语晦涩难懂,外人真的听得一脸懵逼。但那天他来,她和父母全程都讲普通话。而且来之前,谢予念肯定跟家里厨娘交代过,所以那天的口味都是秦祐喜爱的。

    秦祐从记事起,爹妈就是分开的,陪他最多的是佣人,每年逢时过节爸妈都会打钱,他能收到两笔,也就仅此而已。以前他真的很讨厌放假,因为意味着又要孤零零一人。现在他长大了,有时候傲的觉得自己不需要人陪,可第一次受到这么多人的体贴待遇,他还是克制不住地眼眶有些发热。

    这时候的他应该是八面玲珑的,却罕见地说不出任何话。他心里很感动,甚至都有些细微的酸涩。

    谢予念见他一直没动筷子,以为他紧张不自在,主动给他夹了一块肉。

    秦祐抬眸看她,她笑着打趣:“没想到你也有这么拘谨的时候,下午那拽样呢?”

    他被她说的有点窘。

    谢妈妈开口:“小秦,你就把这儿当自己家,不用客气。”

    他使劲抑制住波动的情绪,用力点点头,“谢谢妈。”

    一旁的谢爸爸听到这话笑开了,“这么快就改口叫爸妈?”

    谢予念一听,脸红了。

    秦祐不好意思地咳了咳,但下一秒又露出认真脸,“伯父,我来提亲的。”

    谢爸爸不徐不疾,端起酒杯喝了口,“把饭吃完再说。”

    他发现谢父很喜欢喝酒,可惜妻子跟女儿都不怎么沾,每次只能独酌,秦祐投其所好送酒,现在又陪着喝,还说自己酒量很好,以后可以随时过来陪他老人家喝。

    他真是使出浑身解数,想要成为谢家的女婿。

    谢父跟秦祐喝完酒那气氛也就放开,他拍着秦祐的肩,语重心长:“我们家予念脾气好,很讨人喜欢,从小就有男生主动黏她,你是她第一个男朋友,我希望也是最后一个。我跟她妈很疼她,从小没让她受过一分委屈,如果你没好好待她,我会找你算账。”

    这话还好,没什么,但下一句谢父就有点犀利,“秦祐,你的原生家庭不太好,母亲去世,你跟父亲关系也不好,我挺担心你性格的。”

    谢予念一听,轻轻扯扯父亲的衣角:“爸……”

    但谢父执意继续,他看着秦祐,眼神很平和,语气也并不重,但就是透着一股长者的威严,“我女儿要是在你那儿受了一分委屈,我就不允许你再靠近她,说到做到。”

    秦祐听完缓缓抬手,将手掌放在自己左心房,“我会用生命爱她护她,一辈子不离不弃,如果没有做到……”

    谢予念觉得没必要发毒誓吧,正想打断他,谢父先出了声,“这种话不用讲,拿实际行动证明。我不会把女儿这么早嫁给你,这样做不靠谱。你们等到25岁再看,在此之前,你们倒是可以同居,就是一些注意事项……”

    谢予念听得脸上直发烫。

    而对于这些条件,秦祐全都应了。

    她没有想到,秦祐居然愿意等到二十五岁。他先是答应她,等到毕业,毕业后又是四年,四年后又有三年,他毫无怨言。

    “你不是也等了我四年吗?”他就是这么回答的,“我再等你三年又怎样。”

    她嘴角弯了起来,同时也轻轻靠进他怀里。她抬起头,目光柔柔的,那样望着他,眼睛明亮清澈。每到这时候,秦祐心里都会软成一滩水,想要把她纵容到天上去,她要什么都满足,只要她能开心,能继续这样笑。

    “秦祐,我喜欢你。”她一如既往地赤忱。

    他的眼眶一下就湿润了,毫不怀疑三年后一定会结婚的,而且是在众人的祝福声中。

    出国之前,他把那猫交给谢予念,四年后它变成了一只大胖猫,也不认他了,格外黏着谢予念,总是打扰他跟她亲热,他就想把它赶走,但它居然还冲他龇牙咧嘴,然后从他身边一窜,又蹦到谢予念的怀里。

    “我记得当初它挺不待见你,怎么现在这么黏你?”

    她抱着给它顺毛,“养出感情了吧。”

    “它跟在我身边也久,但感情可没养成这样。”

    “有一次它生病,”谢予念娓娓道来,“可能是我陪它熬过来了吧。”一场猫瘟被她说的轻描淡写,当时很严重的,在兽医院耗了小半个月。她一直不离不弃,猫咪恢复后就疯狂地爱上她,每天都要跟她发嗲。

    “你怎么这么喜欢捡病人?”他笑着调侃,回忆起跟她的初遇,那个雨夜。

    “生病时有人陪在身边会好的快。”她温柔细语,就跟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那你自己呢?”他揽着她肩,猫咪在她怀里小声叫唤。

    “我?”她眼睛一弯,“很少生病啊,都是陪人的那个。你看,主人跟猫都折在我手上。”

    秦祐忍不住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

    她抱猫的手松了,他趁机拎着猫脖子,猫咪惊叫一声被他提了起来。

    他把它往门外一扔,然后飞快地关上卧室,并且落了锁。

    “喵喵喵。”外头是连绵不断的叫声,同时还有爪子挠门的声响。

    她说他:“稍微温柔点,你可是它爸。”

    “你跟我还没进洞房,我能升级当爸?”

    她横他一眼,“又不正经。”

    他一把抱住她,打横公主抱,目的地是床。

    “秦祐,它还在叫唤呢,我得出去哄哄。”

    他很不满,将她往床上一压,封住她的唇,“你先管管我成不?把这只大猫安抚了再去安抚小的。”

    谢予念幽微地轻哼,动作更是欲拒还迎,“我……我例假呢。”

    他嘴角一勾,“骗我吧?这是你的缓兵之计。”

    “是真的。”她还在坚持。

    他一语戳破,“首先,你的日期不是今天,如果是,那你可提前了半个月,其次,我刚去卫生间翻了,并没有看到那个。”

    她脸上一热,“变、态!”

    他根本不甚在意,抱着她往上面一滚,俩人紧紧搂在一起。停下时,她在上,他在下。

    她轻轻眨了眨眼,对上他幽深的目光,“予念。”一字一句,无比缱绻。

    她微微一笑,低下头吻住了他……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是高中校园,收敛和纯洁是必须的,且不能提倡早恋,希望给大家带来的阅读体验也是正面积极的。如果出版的话,会有几万字网络版没有的内容(不是作者要这么做,是业内规定)对实体书感兴趣的宝宝请关注文案第一句话,到时候可能也会送书,笔芯你们。这文正式完结了,感谢你们一路陪伴,千言万语化成勤奋日更!新文《全世界唯一深爱的你》已经开了,欢迎移步专栏。不是校园是娱乐圈主播,考虑到后者我目前更好发挥,于是借坑先开,司遥的故事欠着,以后会给大家还债的,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