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温柔像羽毛一样 > 第50章
    他这种自信法, 让许爸爸心焦得很。从挂了电话,就烦躁地在家里走来走去。

    许妈妈倒是很想得开, “又不是说出了国就一定很有前途,不出就完蛋了。以后要是改变主意, 还随时能走嘛。”

    “再说了, ”她忽然一笑, 冲丈夫挤挤眼, “外面大环境那么开放,他去的话,我还得整天担心我儿子的性取向呢。”

    许爸爸:……

    “所以你不准强迫他,听见了吗?”

    “听见没?!”

    “哎!听见了!你别拧我肉!疼!”

    于是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兵荒马乱的高三生活正式开始了。

    温羽毛还又问过许傲几次。

    许傲眼皮都懒得抬,伸手把她脑袋按下去, “把这道算完再跟我说话。”

    他们坐在那间没有人的旧教室里。

    高路平充分履行要承包两个人成绩的诺言,每晚下自习后,都要把周明明掂过来, 监督着她坑坑巴巴地做会儿卷子。

    大概是有陪伴,温羽毛并没觉得传说中的高三有多难熬。

    除了缺觉。

    她是真的睡不够,但也不敢多睡。倒计时上的数字每天都在变少, 成绩提高的速度远远赶不上时间。

    这天晚上, 实在是撑不住了。

    风油精咖啡浓茶眼药水轮番上阵,都没能拯救她。她笔尖在书上歪歪扭扭了几下, 啪嗒一声,栽倒在模拟卷上。

    许傲手里的笔没停, 侧过头瞧她一眼,笑了起来。

    高路平抻过来脖子,看了看她脑袋下的试卷,不满道:“这么半天了,选择题还没做完!”

    说着,伸手要推她。

    许傲挡了,“让她睡一会儿。”

    他把椅子上搭着的外套取下来,披到温羽毛背上,低声说了句:“看把我媳妇儿给困的。”

    高路平对这个称呼十分不满,“十八岁生日还没过,媳妇儿个屁啊你媳妇儿。”

    许傲没搭理他,摸摸温羽毛的头,继续做题。

    周明明哼笑,“你什么时候才能接受现实啊。”

    “闭上嘴写你的!”高路平凶她,“你还没毛毛做的多!”

    周明明扁扁嘴,不吭声了。

    几个人把动静弄得小声,温羽毛便埋头一直睡了下去。

    她迷迷糊糊做了个梦。

    梦到高考那天早上迟到了,被关在外面不让进。

    她抱着校门口的柱子,哭得涕泪齐下嚎声震天。

    保安大叔说她干扰考场环境,又赶不走她,只好气愤地报了警。警察一人拉着她一边胳膊往外拽,她宁死不屈,就是不松手。

    然后听到有人说,哎呀这么烦人,直接击毙了吧。

    声音好熟悉,她扭头一看,是赵圆娜。她嫌弃地指着这边,话是对身旁的人说的。手还娇滴滴地挎着身边人的胳膊。

    温羽毛似有所觉,颤颤巍巍地顺着裤脚看上去,许傲。

    她的惊讶来不及转成气愤,许傲先一脸冷漠地说了个“行”。

    他抬起手,手里举着一杆枪。

    枪口黑洞洞的,对准她的时候还自动放起了歌。铃儿响叮当。

    行什么行啊什么玩意儿啊快停下!

    温羽毛想喊却喊不出声音,眼看许傲的手指就要扣动扳机,她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教室里一片静寂。

    日光灯的光冷冷清清的。

    对面一男一女趴在一起睡得正香,是高路平和周明明。周明明嘴角还挂着一串透明的口水,口水无声地滴在高路平手背上。

    温羽毛缓慢地接上了睡前的片段。

    手机上显示是一点十五分。这时间,宿舍早熄灯了。怎么保安没来赶人。

    她揉眼睛,转着脑袋去找许傲。

    他没在教室。

    走廊上洒着月光,暗淡的夜,有一点红光在一明一灭。

    温羽毛踩着板凳爬出去,慢吞吞地走到他身边,“你又抽烟。”

    “醒了?”许傲把烟掐了,揉了揉她脸上被压出的红印儿。

    温羽毛睡意还没褪尽。

    她没骨头似的往他身上一靠,迷瞪半天,“许傲你有时候真过分。”

    “嗯?”许傲垂着眼睛看她。

    竟然要击毙我。

    温羽毛在心里愤愤地说。

    许傲见她不作声,搂着她靠到栏杆上。

    夜风很凉爽。

    校园里又黑又静,因为是郊外,偶尔还有那么几声虫鸣。

    在那一年被拉得又急又忙的时光里,这晚上流淌得格外缓慢。

    温羽毛难免有些对未来的不安,心里满满涨涨,想说什么,又觉得说什么都会破坏掉这会儿的气氛。

    她安静片刻,仰头看许傲的下颌。

    真不想分开啊。一定要努力,考去一个学校才行。

    “怎么了?”许傲低头问。

    她的眼睛在月光下亮闪闪的,“我有点想亲你。”

    许傲笑,“好。”

    温羽毛咬住下唇,“那你低下来一点呀,够不着。”

    许傲看她一会儿,俯下身,一手揽住腰,一手环住腿弯,抱孩子一样直直抱了起来。

    然后碰了碰她鼻尖,“亲吧。”

    温羽毛脸很烫。

    转念一想,这么暗,脸红也看不出来的。

    她揪住他衣领,翘起下巴,小心地找到他嘴唇,吮住,细细地舔吻着。

    许傲胳膊收紧了些,懒洋洋地回应她。

    教室里,高路平板着脸看两个人又难分难舍地亲到一处。下意识地要气,想把手攥起来。

    “你干嘛……”周明明枕着他手睡得正沉,被闹醒了。

    高路平收回被压麻的手。发现上面亮晶晶的液体,嫌弃地拿了张纸擦。

    周明明愣,怎么也想不起来是怎么枕到他手上去的。

    生怕高路平得理不饶人,她红着脸抢占先机,“我就说脸怎么疼呢!咯死我了!”

    高路平皱着眉头瞅她一眼,也有些不自然。

    见他表情僵僵的,周明明急起来,口不择言地想撇清干系:“手上都是骨头!一点也不肉了!还没肉乎乎的时候讨人喜欢!”

    然后猛地住嘴了。

    高路平看她一眼,耳尖有些热。

    他把纸团了团,扔到桌上。

    两个人眼观鼻鼻观心,看着桌上的书陷入默契的沉默。

    许是怕那个噩梦真的成真了,高考那天,温羽毛老早就爬起来了。

    他们几个的考场都分在本校。

    温爸爸给她第N遍交代完注意事项,老赵才到,招呼着把班里的人聚到一起分准考证。

    分完又拿出一沓,“理一的!也过来!”

    “我们老班呢?”一群男生围了过来。

    老赵撇着嘴,“重感冒,来不了了,求着我帮他忙。”

    下午照旧。

    进考场前,高路平沉默许久,忽然出声:“等会儿!”

    他一手拽住温羽毛,一手拽周明明,“第十套模拟卷倒数第二题,你俩还记着吗?”

    温羽毛跟周明明对视一眼。

    记住个屁,全糊在一起了,谁还分得清楚哪道题是哪来的。

    许傲在一旁对温羽毛笑,“认真听。你表哥在我们班有个外号,叫猜题王。”

    高路平白他一眼,然后三言两语把这道题涉及的考点和答题过程概括了一遍。

    等拿到卷子,温羽毛往后一翻,看到压轴的那道题,眼里闪过一道惊喜的光。

    门口的周明明扬着嘴角,扭头跟她交换了个眼神。

    ……原来高胖胖还是个迷人的吉祥物。

    两天的考试,她们都答得行云流水。

    最后那天下午,考场外却出了个意外。

    “追尾了吧!”许爸爸瞪了妻子一眼,从副驾驶麻溜地下车。

    前面那辆车靠边停着,尾巴上凹进去个小小的坑。

    他拿手按了按,“让你往左边拐!左边左边左边!”

    许妈妈慌忙也跟下来了,“我哪知道那是右边!”

    她在家里向来是说一不二,难得犯个错,羞愧极了。

    许爸爸叹了口气,语气又和缓下来:“等着吧,等人家车主回来,跟人道个歉。”

    没想到车主夫妇很和蔼,说都是过来等考生。没太计较。

    许妈妈这下又活泼起来了,没管人家的推辞,把人拉到附近的咖啡店里,说是一块等,等接到俩孩子,再一起去修车。

    俩孩子下了考场。

    一个孩子还摸了摸另一个孩子的脑袋,“怎么样?”

    “感觉挺好的。”笑出两个小酒窝。

    高路平和周明明已经等在外面了,身边是表情不太好的老赵。

    “赵圆娜弃考了。”周明明小声跟温羽毛说。

    温羽毛已经很久没见过赵选手,对她的最后印象还是那个莫名其妙的梦,“她怎么了?”

    周明明跟她咬耳朵。“你还记得那个广播站站长吗?高一的时候他俩谈恋爱,后来分手了。”

    “不是都毕业去上大学了吗?”

    “嗯,”周明明说,“说高考是人生大事,要回来陪着她一起,结果路上出车祸了。”

    温羽毛一惊,“人没事吧?”

    周明明摇了摇头,“具体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是没出人命,然后她知道后,就没考试,直接去医院了。”

    温羽毛下意识地去瞄许傲。

    “乱看!”许傲往她头上拍一掌,“跟你说了,她不是真喜欢我。”

    不是喜欢你干嘛要跟我宣战。并且她跟那个学长不是早断了么。

    温羽毛一肚子都是问题。

    可没处问,那是别人的故事了。

    走之前,她挤在四散的人堆里,回头看了眼大门上烫金的校名。

    彻底解放的轻松感这才涌上来。

    想起沈乐,又想起赵圆娜。

    她慢慢地想,青春生涩多味,各人有各人的选择,都不负初心就好。

    “晚上出去玩吗?”周明明走路都是蹦跶着的。

    “我先去找我爸妈,”温羽毛晃了晃手机,“就在附近的店里等着我呢。”

    “你呢许傲?”高路平问。

    许傲也看手机,“我爸妈也在附近。”

    “那我俩先找个地方呆着,”高路平说,“待会儿电话联系。”

    “行。”

    咖啡店还有一段距离。

    许傲跟温羽毛跟着人群,边聊着天边往那处走。

    温羽毛低头看着两个人的鞋子。

    一模一样的款式,迈的步子也是一样的。左脚和左脚,右脚和右脚。

    她瞧得心头痒乎乎的,想笑。

    许傲一手抄在口袋里,一手牵住她,“晚上不跟他俩玩。”

    温羽毛晃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那要去哪儿?”

    “谈恋爱去。”许傲说。

    “好。”温羽毛毫不犹豫地就背叛了她表哥和闺蜜。

    许傲把她的手机拿下来,“现在别跟他们说。”

    “为嘛?”

    许傲低着眼睛笑,捏了下她的鼻子。然后温羽毛也明白过来,跟着笑了。

    五分钟之后,咖啡店里。

    许妈妈看着窗外笑了起来:“我儿子和儿子的女朋友!”

    温妈妈跟着望过去,脸色一秒几变。

    “女朋友?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早在一起啦!”许妈妈可开心,“感情非常深厚!”

    “早?”

    “高一,”许妈妈看向丈夫,“是高一吧?”

    许爸爸点头:“嗯,高一下学期刚开学就在一起了。”

    温妈妈深呼吸,隐忍不发。

    待温羽毛一进门,她腾地站了起来,“温羽毛你居然敢给我早恋!”

    “我没有!”温羽毛脱口而出。

    话音刚落,刻意落后两步的许傲推门走了进来。

    温妈妈的视线落在他鞋上,再看自己闺女脚上的那双情侣款,“你没有?”

    眼看她就要火山喷发,温羽毛眼睛一转,迅速冲到爸爸身边,“我没故意瞒着!我爸知道的!”

    “嗯?”温爸爸挑起眉稍。

    温羽毛作乞求状,“爸爸!”

    江湖救急啊爹。

    温爸爸终于父爱如山了一回。他放下手里的咖啡杯,“狗儿跟这男生在谈恋爱。我知道。”

    在温羽毛眼巴巴的注视中,他多补充了句,“很早就知道了。”

    继续注视……

    又继续,“是怕你担心才没让她告诉你。这俩孩子挺有分寸的。”

    “真的?”温妈妈脸色稍微放晴。

    许妈妈一瞧,赶紧上来搅和,“哎呀我就说呢!怎么你家车停在那儿不动我就能往上撞,这可能就是缘分的吸引力!”

    许傲:……

    你还撞人家车了?

    ……

    于是,在温羽毛同学的日记本里,高考和见家长是记在同一天的。

    后来再翻阅,她总觉得神奇。

    几个破旧的本子,就把她这些年的暗恋和初恋全写进去了。

    倒回第一页。笔迹稚嫩:

    我今天见到许傲了。

    他还说张浩洋喜欢我。

    我觉得他跟大家说得一点也不一样,他好像很温柔。

    尾声

    【然后呢?】

    屏幕上, 一条条弹幕往上飞。

    沈乐盯住这一条,随口答:“然后就毕业了, 然后上同一所大学了,再然后大学也毕业了。”

    【哈哈哈哈】

    【沈哥哥不要皮】

    【你呢, 高中真的没上完吗?】

    “嗯, 退学了。”沈乐简单回忆了下。

    【我知道我知道!是高一参加市里的电竞杯, 直接得了冠军, 后来就开始走这条路了,一路赢赢赢,带队打的比赛就没输过。】

    沈乐看到自己被夸,咧嘴笑了。又赶紧纠正:“你们有在上学的, 还是要好好学习啊,别跟我学。”

    【嗯嗯嗯】

    【好温柔好温柔】

    【学也学不会啊沈哥哥大概是天才吧】

    沈乐被说得老脸一红, 把手机镜头换了个方向。

    屏幕里是一个河堤临岸公园,空无一人,还飘着雪花。

    “嗯, 不是上海,”沈乐说,“回我家了。比赛不耽误, 待会儿就去机场了, 晚上就能到基地。”

    “为什么回家啊。”他笑,“因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不跟你们说。”

    “冷?不太冷。”

    说话间, 弹幕里已经有人解答谜题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又知道,今天很特殊哈哈哈哈】

    【求告知!】

    【怎么了怎么了】

    沈乐也没阻止, 不作声地看弹幕继续往上蹦。

    【今天是沈哥哥这个初恋结婚的日子】

    【因为我看了帖子。就是被扒出来的高中贴吧,他在里面一直记录的那个帖子啊哈哈哈哈】

    【不是不是,真没在一起过,记录的是人家女孩和男朋友什么时候分手的】

    【从高一记到现在,每晚都记的,一天也没落下】

    【然后昨晚上我们沈哥哥最后回了一贴】

    【新婚快乐】

    沈乐嘴角往上翘起来。

    屏幕里一排排的【惨惨惨好惨】以及【好深情】【好温柔】里,有几个不相信的,问真假。

    “嗯,是真的,”他回答,“第一个喜欢的女生吧。”

    “婚礼啊,发了请帖的,但没去。”

    “我去了才是真惨吧?”

    弹幕又【哈哈哈哈】起来。

    沈乐垂着眼睛想了想,“你们别去打扰人家啊,其实都很少联系了。后来一直没交女朋友,不是因为这个,是太忙了,顾不上。”

    【知道,我们最乖啦】

    【不会打扰哒】

    【但是居然会有人看不上我们沈哥哥吗?请来我怀里!】

    沈乐笑起来,“好,你伸手,我蹦过去。”

    【调皮】

    【调皮+1】

    【调皮+2】

    雪越下越大,沈乐被冻得手指冰凉。他合在一起搓了搓,“其实除了这个,还是另一个特殊的日子。”

    “让你们猜会儿。”

    【生日?】

    【不是,沈哥哥生日是夏天,你怎么这都不知道】

    沈乐看着她们刷了会儿,才说:“我上高中的时候,大家有个十年之约,说今天下午再回这儿聚的。”

    然后抬眼望了圈只有他一个人的雪地,“不过好像并没有人记得啊。”

    手机里瞬间又一整屏的【惨惨惨】和【哈哈哈】交替着刷起来。

    沈乐也跟着乐了会儿,“也正常,都挺忙的吧应该。”

    又聊了几句,他看时间,“行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我该去机场了。”

    【一路顺风】

    【不要太难过回来打比赛吧哈哈哈】

    【明天稳赢】

    他关掉直播间。然后打开微信朋友圈,往下翻了会儿,停在一张照片上。

    许傲昨晚上发的,温羽毛试结婚礼服的样子。

    配了四个字:恋爱十年。

    礼服很漂亮。因为是冬天,没有露肩膀和脊背,温羽毛头发挽起来,低着头笑。

    有点害羞,但很甜,和记忆最初让他心动的那个表情几近重合。

    沈乐点开,看了很久。最后笑了一下,退出去。

    他把手机扔回羽绒服兜里,又扯了张口罩出来,把下半张脸挡严实。

    转身离开之前,最后回头望了眼。

    大年初六,河面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白色的雪花在半空中打着卷。

    十年过得可真快。

    他想。

    再见啦,温羽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