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强婚厚爱:霸道顾少惹不得 > 第576章 最美好的时光
    第576章 最美好的时光

    婚礼后半年,夏初心便怀孕了。

    而且,还查出了竟是双胞胎。

    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顾南骁自然是喜不自禁的,毕竟,从他和夏初心领证的时间开始算,到现在已经三年半了,等待了这么久终于有了孩子,而且还是一次两个,他哪里能不高兴。

    对于这个结果,何怀礼自然也很高兴,何怀礼这一生孑然一身,打拼下偌大家业,又只有夏初心这么一个外孙女,虽然如今何氏集团交给顾南骁打理着,也打理得很好,但总有那么点不得劲。

    然而,夏初心这一胎若是生下两个的话,那么以后两个曾孙一个顾氏集团,一个何氏集团,安排得明明白白,何怀礼觉得甚好甚好。

    这样想着,何怀礼便命令厨师每天做很多好吃的,只要夏初心想吃什么就得做,拼命的给夏初心补,生怕她身子虚了,生怕她吃的不好影响胃口,只求她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

    人都说一孕傻三年,刚怀孕的时候,夏初心对各种美食来者不拒,待真正意识到自己体重超标了,不能再这样子吃下去的时候,夏初心已经怀孕七个月了。

    由于双胞胎的缘故,夏初心的肚子本来就比一般的孕妇还要大,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她的肚子都已经很大很大了。

    这天,夏初心产检完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没拿稳,手里的产检报告掉到了地上。

    她很想蹲下去捡起来,却发现自己蹲不下去,而当她低头去看的时候,又发现由于肚子太大的缘故,她已经很难看到脚下的地面,也没看到那薄薄的产检报告掉到哪里了。

    对于这个结果,夏初心非常的心塞,同时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竟然这么胖了,一直到医生帮她把产检报告捡了起来,她整个人还有些空落落的,心情复杂。

    回到家里以后,夏初心第一时间便去了洗手间,看着镜子倒映着的肚子巨大的自己,甚至脸上身上都有些浮肿,不复从前的清瘦纤细,脸色反倒是红光满面的自己,夏初心的心情实在是沉重得很。

    以前的她,不说是风华绝代的大美女,但小美女也算得上吧,镜子里这个憔悴的妇人,这是谁?

    夏初心心塞得不得了,盯着镜子里的自己闷闷的看了许久,她这才从洗手间里出来。

    而接下来,她的心情便一直都不好了,一直到顾南骁下班回家,她的心情都没能好起来。

    顾南骁下班回来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做什么的夏初心,他如往常一样笑着迎了上去,可是,当走近了,看到她耷拉的脸色时,顾南骁就有些担忧了。

    “怎么了?是哪里不高兴吗?”伸手揽住了夏初心的肩膀,顾南骁小声的问道。

    “没有!”夏初心含糊的摇头,心里尴尬的很,自己嫌自己丑这种话她能说得出来吗?更何况她也不知道顾南骁会不会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所以她实在没心思搭理他。

    见夏初心不吭声,顾南骁就更加的担忧了。

    “你跟我说说啊,你到底怎么了?”他抓住了她,一脸的焦急,固执的问道:“是不是有人惹你生气了?”

    他说着,就做出了起身要去问话的架势。

    夏初心连忙喊住了他:“你站住!”

    顾南骁定住脚步,回过头来,有些心思啊,可见夏初心面色不豫的样子,却又不好把话说得太重气着了她,只能回到她身边,小心翼翼的抓住了她的手,低低的问道:“初心你跟我说说,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也会好一些,是不是?”

    闻言,夏初心顿了一下,因为身子太过笨重没能挣开男人的掣肘,只是抬起眸来,有些懊恼的看着男人。

    她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呐呐的问道:“南骁,我问你一个问题啊!”

    “什么问题?”顾南骁立马昂首挺胸,很严肃的问道。

    夏初心皱着眉,很郁闷的问道:“南骁,你有觉得我最近变了很多吗?”

    “变?”顾南骁眉头皱了皱,他微微眯了眯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目光掠过她硕大的肚子,定格在她的胸口,眼睛里放着光:“嗯,是变了不少!”

    察觉到男人的视线,夏初心感到十分无语,她条件反射的抬手挡在胸前,懊恼的瞪了眼男人:“你乱看什么呀!”

    “我自己的妻子,我还不能看吗?”顾南骁得意的昂了昂下巴,情绪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再说了,初心如今变得很好看,浑身上下充满了母性的光辉,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我怎么就不能看了呢?”

    “真的吗?”夏初心的声音,一下子就美滋滋了起来。

    不得不说,怀孕的女人还是很好哄的,只要他哄一下,她自然就会很高兴。

    “当然是真的!”顾南骁哼了哼,指尖在夏初心肉肉的小脸上戳了戳,又一路下来停在夏初心的肚子上,爱怜的轻抚了一下,神情十分的温柔:“这些日子以来初心你的变化,我都看在眼里呢,我很心疼你的辛苦,等你把两个小家伙生出来,我可要督促他们好好的疼爱你这个妈妈呢!”

    直到此时,夏初心终于彻底的眉开眼笑起来,她知道她不用询问了,也不用试探了,反正,这个男人总不会辜负她,也不会给她不好的答案。

    看着夏初心终于重新笑起来的眼睛,顾南骁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无论她刚刚是因为什么而不开心,但只要她能重新笑起来,只要她能好好的吃饭睡觉,哪怕他奔波劳累,也觉得一切都是美的。

    时间一闪而逝,一晃又是两个月过去。

    怀孕九个月以后,夏初心的肚子更是大得不同寻常,她连走路都不太方便,而这个时候,顾南骁便安排了人每时每刻的盯着她,生怕她出一丁点的意外。

    于是,在佣人的照顾下,夏初心彻底就成了只会吃只会喝的废人,而对于这个结果,她又有些懊恼,总觉得这样无所事事下去实在是不行,只觉得无聊的紧,见她天天喊无聊,顾南骁又没法时时刻刻陪着她,想了想,便拿出了一本字典,将取名的重大任务交给了她。

    夏初心在取名上倒是有极大的热情的,因为不知道肚子里孩子是男是女的缘故,为了随时准备好合适的名字,她便绞尽脑汁,足足取了两男两女四个名字。

    取名并不是个轻松活,为了取好名字夏初心也费了不少劲,等取好名字以后,又是半个月过去了,而这个时候,夏初心也离预产期越来越近了。

    随着预产期的临近,为了在夏初心生产后能腾出更多空闲时间来,顾南骁这些天也愈发忙碌。

    这天早上,顾南骁和往常一样和夏初心吻别过后,便到了公司,却没想才刚在办公室坐下,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先生,太太提前发动了,请先生尽早赶到医院吧!”

    听到这话,顾南骁没来由的一慌,他怎么也没想到,夏初心会在这个时候发动,他也以为,这么多天的等待,他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直到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他才明白,对于她,自己永远都放不下心。

    顾南骁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何怀礼还有外婆都已经赶到了,而手术室的门已经被合上了。

    “顾总请放心,我们会照顾好顾太太的。”

    看着焦灼不安的顾南骁,走来走去眼睛发红,倒像是随时都要冲进去似的,医生有些发慌,连连劝道。

    顾南骁被拦住了,没有办法,却还不忘威胁性十足的叮嘱道:“无论什么时候,一定要以我太太为重,也一定要保护好她和孩子,若有什么情况,你们知道后果!”

    是的,在顾南骁的心中,自然是老婆比孩子更重要的,而对于这个答案,外公外婆当然非常的满意。

    一连几个小时的等待,顾南骁一直都是揪着的状态,他很想放松一点,想要不那么紧张,可他怎么都放松不起来,只要一闭上眼,脑子里就是这些天来在网上查到的各种各样的画面。

    怕啊,他是真的害怕,活了近三十年,第一次将妻子送进手术室,第一次做父亲,他如何能不紧张?

    他想,如果夏初心的这一胎能安安稳稳的生下来,那么他的人生,也许就圆满了吧!那么以后也不用再生了,是吧?

    这样的担忧,他再也不想经历下一次了。

    正想着,却忽然,眼前一晃,只看到那手术室上的灯暗下去了。

    一个护士走了出来,顾南骁自然也是第一时间迎了上去。

    摘下了口罩,小护士满脸喜悦的说:“顾总,恭喜您,顾太太已经顺利生产,两个男孩,母子均安。”

    闻言,顾南骁悬了许久的心,终于落了下来,顾不上失控与否,他难掩喜悦的喃喃:“做爸爸了,我又要做爸爸了!”

    说话间,他脸上带着满满幸福的味道,甚至眼角隐隐约约都是泪光。

    看着他这副傻样,外公外婆也是感慨:“是啊,你又做爸爸了,还是两个孩子的爸爸,开心吧?”

    开心,顾南骁当然是开心的,他眼中满满的幸福,这样的幸福,是无法用任何精确的词汇去形容的。

    仿佛只是眨眼睛,胖乎乎的两个小婴儿就抽条似的拔高长大,长成了一对五岁的英俊小正太。

    这两小正太长得很像,当然也有些不相像,兄弟俩一动一静,一个活泼一个绅士,一个爱笑一个高冷,还是很容易分出来的。

    兄弟俩五岁生日来临之际,恰逢这个时候夏初心不小心有了二胎,虽然顾南骁不太乐意,总觉得这样的话又要送妻子去经历一次危险,而且这就意味着自己的好日子也暂时结束了,可能再有一个血浓于水的小孩子,他说到底还是很高兴的。

    毕竟,不只是外公外婆,还是夏初心,他们都想再要个美丽可爱的女儿呢,好吧,既然这样的话,那就随了他们吧,反正顾南骁绝不会承认这是因为自己在家中排名倒数,没有话语权。

    豪华而又温馨的餐厅里,宽大的桌子上,围着温馨的一家人。

    蜡烛吹灭,顾南骁正准备切蛋糕的时候,却没想,较为活泼的弟弟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趋势,迅速的抓了一块蛋糕,朝哥哥脸上抹了一下。

    温柔又绅士的哥哥顿时皱起了眉头,很是不满:“弟弟,蛋糕是拿来吃的,不是拿来抹的,你这样浪费的话,爸爸妈妈会不高兴的。”

    “反正我只抹了我的那份!”弟弟昂着下巴,一脸的傲娇:“再说了,爸爸才不会对我不高兴,反正他不高兴也没有什么用,至于妈妈,哼,妈妈那么喜欢我,才不会对我不高兴呢!”

    小家伙奶声奶气,却又气势十足的样子,惹得餐桌上的其他人都哭笑不得。

    尤其是夏初心,更是摸了摸暂时还没有隆起的肚子,笑着道:“是呀,妈妈最喜欢你了,喜欢到想要揍你!”

    说着,她还朝小家伙磨了磨牙。

    “哎呀救命啊!”小家伙装出很害怕的样子,连忙躲到了外婆的身后,大声的叫喊道:“外婆你帮帮我,你才是咱们家的老大,妈妈揍我,你就帮我揍妈妈好吗?”

    一席话,惹得餐厅里其他人又都笑了,不论是外公外婆,还是顾南骁夏初心夫妻俩,亦或是那高冷的哥哥,都忍不住露出了一点笑容。

    笑声飘出了很远很远,充满着蛋糕甜甜的味道,甘甜又温馨,随着春风飘扬荡漾,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