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农门寡嫂:厨娘供出状元郎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后记 (10)
    体插着的管子推入她的胃里去。

    二十二楼的高度,往下俯仰,薄薄的晨雾覆盖着医院的四周。

    韩越眸色渐渐晦暗起来,像是怎么也亮不起来一样。

    就在这时,打扫病房的阿姨突然在门口叫他道:“小伙子,小伙子,你家人醒了,快叫医生来看看。”

    韩越回头,眼眸在一瞬间聚焦着夺目的光。

    他快速地返回病房,只见心慧已经把氧气罩脱落了。

    她难耐地在床上动着,喉咙里传来细微的轻哼。

    “疼,好疼。”

    “医生,医生……”

    韩越确定心慧已经醒了以后,慌乱地喊着。

    很快,值班的医生匆匆赶来。

    一番检查后,护士给李心慧喂了镇痛药。

    病房外,值班医生跟韩越道:“她现在的生命体征都是正常的。”

    “而且醒来就意味着她的情况有了好转,接下来好好治疗就可以了,过几天我们再给她做一套全身检查。”

    韩越点头致谢,心里悬着大石总算是放下了。

    他又询问了吃食和注意事项,这才返回病房。

    病床上,那静静躺着的人此刻不停地叫着:“疼,疼……”

    她的眼睛紧闭着,根本睁不开。

    医生说了,这样的情况几天内会有缓解,现在还不敢肯定是不是后遗症。

    可他却已经开始担心了。

    “心慧,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韩越坐在床边,拉着她的手。

    可这时,她却忽然把手缩回去。

    “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是在地府吗?”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眼角有眼泪滑落。

    韩越看得心口抽痛,连忙道:“没有,你还活着的。”

    “别怕,是我,韩越!”

    韩越再次抓过她的手,握得紧紧的,想要给她一些力量。

    她抽不动,疼痛让她的面容扭曲着,看起来很不好。

    “你是谁?”

    她喃喃地问,声音很小很小。

    韩越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警惕地道:“心慧,我是韩越,你不记得了吗?”

    “不是的,我不是心慧!”

    “我不是,我不是她!”

    病床上,李翠花慌乱地摇着头。

    她悬梁自尽了,她死了。

    这里一定是地狱,她在受苦,她做错了事情,她抛下了青云……

    李翠花哭得更伤心了,脑袋疼得厉害,重得她眼皮都睁不开。

    眼缝里偶尔透进一些光,所有的景象都是天旋地转的。

    坐在床边的韩越一下子站了起来,他猛然想起那位主任说的,神经错乱,后遗症。

    “别慌,你不是。”

    “先养好身体,你伤了头,手术虽然成功了,可还需要好好治疗。”

    韩越说完,看着啜泣不安的心慧,感觉心里沉得厉害。

    过了一会,他发现她根本不理会他,而是一个人沉浸在自己悲伤的世界里。

    哭了大约半小时以后,她就睡着了。

    韩越立即往医生办公室走去,值班医生见他来了,连忙站起来道:“是不是出现什么症状?”

    韩越凝重地点了点头,神色复杂道:“她不认识我了,也不知道我是谁?连她自己是谁也不知道?”

    值班医生闻言,当即道:“这种情况别的病人也是有过的,昏迷了几天几夜以后,人的大脑不可能一下子就能正常运转。”

    “轻微的半天就好了,重的三四天,一个星期也是有的。”

    韩越心里也一点也不踏实,他总觉得,现在的心慧脆弱得像个半大的孩子。

    她的哭声羸弱固执,像是要将他隔离在外。

    他再次返回病房,她眼角的泪痕还是湿的,眉头皱起,就算睡着了,脸色也有些凄然。

    韩越突然觉得,这样的她特别让他心疼。

    向来强势又骄傲的她,突然变得如此脆弱无助,让他深深有一种被需要的感觉。

    或许这是他报答她最好的机会了。

    韩越站起来,走到楼梯间里打了个电话,然后将自己的手机关机。

    他再次返回病房,自己打了热水,然后帮她擦拭手脚。

    医院里专门安排人送了早餐过来,韩越随便吃了一点,便一直等着床上的人儿醒来。

    她身体实在是虚弱,哭了一顿以后,整整睡到了下午三点。

    人是醒来了,可眼睛依旧睁不开。

    她那手微微一动,注视着她的韩越便出声道:“醒了吗,还疼吗?”

    李翠花的身体微微一僵。

    疼啊,怎么不疼呢?

    脑袋里像是有人在敲敲打打,疼得她想要吐,可脑袋实在是重得厉害,好似牵扯她上半身都不能动了。

    她抬了抬手腕,刚刚抬起便无力地跌下。

    这时,突然有一双温热的大手托住她的手腕道:“没事的,医生说了,醒来了就会慢慢恢复。”

    “你想不起来我是谁也没有关系,你只需要知道,我不是坏人,我是你最信任的人便好。”

    李翠花沉默良久,魂魄离身的那一刹那,她并不是什么都不知晓。

    只是……这世间真的有借尸还魂吗?

    “我……是谁?”她小声地问,紧张得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韩越听她主动问起,当即开心道:“李心慧,你姓李,一颗心的心,智慧的慧。”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韩越。”

    “心慧么?”她呢喃,嘴角溢出一丝苦笑。

    “所以,我还活着的,对吗?”她问道,声音透着疲惫无力。

    韩越只觉得心里一警,当即握紧她的手道:“你还有我,就算这个世界上,你挂念的人都走了,可你还有我。”

    “心慧,好好活下去,我会陪着你的。”

    她久久不语,沉默中,所有的苦涩都涌入心窝里去。

    她爱的那个人,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她在乎的那些流言蜚语,永远伤不了她了。

    可她却永远地抛下了,那个将她视作唯一亲人的小叔。

    她一点也不想活下去了,倘若真的有重生,为什么不在她自己的身体里重生呢?

    那样至少,她可以跟青云说一声对不起!

    “你走吧!”

    “我想一个人,静一会!”

    眼泪默默地滑过她的眼角,打湿了她的枕头。

    韩越站在一旁,只觉得心里难受得厉害。

    是想起来了,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为什么要哭呢,还哭得这么悲伤绝望?

    他不明白,只是站远一些,佯装他已经走了。

    ……

    四天后,“李心慧”终于习惯了韩越陪着她,给她擦手,擦脚。

    起初她极不愿意,可她动不了,说出的话软弱无力。

    渐渐的,她知道他只是照顾她,并没有什么不妥的举动以后,她才稍稍放心一些。

    眼缝里的光渐渐明朗,虽然看的时间不长,可至少她不会感觉天旋地转。

    房间里的摆设,干净整洁,是她从未见过的那种洁白和雅致。

    在她身边不远处,有一张简单的床铺。

    此时正有一个疲倦的男人躺在上面……干涩的眼睛突然有些疼。

    李心慧连忙闭上,缓解片刻后,她再次睁开。

    只见那个靠在床头,连被子都没有盖的男人侧身,面朝着她。

    那张脸……

    李心慧简直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她那嘴巴张着,不敢置信地深深吸气。

    是他,竟然是他!

    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几天没有哭过的眼睛一下子泛滥得厉害。

    眼泪哗啦哗啦地掉,压抑的哭声悲腔而酸涩。

    韩越一下子被惊醒过来,只见他扑到床边,心急地问道:“怎么回事,是不是哪里又疼了?”

    “别怕,我马上就叫医生来。”

    韩越按住床铃,李心慧以为他要走,连忙一把抓住他的手。

    她抓得紧紧的,像是害怕他会突然消失一样。

    韩越以为她是害怕,连忙将另外一只手也给她。

    就这样,在她的哭声里,一遍又一遍地响起他的安慰声。 而她呢,却哭得更惨了。

    番外八十五:重生只为他(全文完)

    “李心慧”说不出心里的那种感觉,像是忽然间就明白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她自尽的时候,想的是在地府跟青山重聚。

    怀着那样的念头,所以不曾害怕过死亡。

    醒来后,本以为一切都不可能了。

    可现在她竟然看到了“青山”,他说他叫韩越,他是“她”最信任的人呢。

    他日夜照顾着她,从没有一句不满和抱怨。

    纵容墨发已剪,轮廓已深,可她就是知道,是他。

    那样漆黑的目光里,深邃,明亮,看人的时候,眼角带着一丝缱绻的温柔。

    李心慧哭得很伤心,可这种伤心却不像之前那样沉闷,好似让人透不过气来。

    韩越明显感觉到她似乎有了变化,尤其是对他的态度,已经从排斥到依赖了。

    医生很快就来了,可还是检查不出什么。

    没有人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失控,好似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那眼泪如何也停不了。

    好不容易她不哭了,韩越发现她变得非常黏他。

    他除了在床边陪着她,什么事情也不能做。

    韩越发现心慧从一个自立自强的大女人,突然变成了孤单脆弱的小女孩。

    最让他苦笑不得的是,晚上的时候,她也不许他离开床边。

    最后无奈之下,她将病床的一半让给了他。

    心里有了希望,心慧的恢复也快了许多。

    醒来后的第七天,她已经可以下床了,虽然不能走动,可至少能坐起来了。

    第十天的时候,她便能扶着床和墙壁慢慢地走到楼道里去了。

    来来往往的行人,与她相知甚远。

    医生,护士,护工……她学到了太多太多新鲜的词汇。

    开始的慌乱过后,她渐渐沉下心来。

    无论这是个怎样的世界,只要有韩越在,便是她的归宿。

    她是因为他才来的,她心里清楚,能有重生,能再遇见他,这是上天赠予她的福运,她不能排斥。

    韩越慢慢地扶着她走,起先是在楼道里来回走着。

    可后来她走到了窗边,往下看去,那笔直而下的高度让她眩晕着,心里万分震撼。

    她什么都闷在心里,也不说话。

    韩越见她脸色不好,以为她受不得累,连忙将她扶回病房。

    呆呆地坐在病床上,李心慧思虑良久,还问着身边的韩越道:“如果我永远都想不起来,你会丢下我吗?”

    她那澄净的眼里堆满了迷茫和害怕,像是孤孤单单的小鸟找不到回家的路一样。

    韩越的心软成一团,握紧她的双手道:“说什么傻话?”

    “那些记忆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过去的事情记得记不得又怎样?”

    “只要你现在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李心慧的心暂时安定下来,她不怕那些记忆,不见了就不见了,反正也不是她的。

    可是她怕适应不了他的世界,怕他会丢下她。

    就这样又过了一周以后,李心慧出院修养了。

    韩越带着她回了自己的别墅,他请了一位张阿姨照顾着她,每天尽量都陪在她的身边。

    刚开始的时候,李心慧根本不想韩越离开。

    可是后来她发现很多事情她都需要学习,她迫切地需要了解这个世界,于是她便趁着韩越离开的时候,便请张阿姨教她。

    就这样,她在家里修养三个月以后,便大致明白了,自己身处于一个类似于未来的时代。

    而这时,她也明白自己和韩越的关系,其实只是好友而已。

    她现在的年纪,“很大了”。

    张阿姨说,追韩越的小姑娘多得很,她要主动一些。

    可她明明就是他的妻子啊……

    李心慧感觉自己很委屈,她怕韩越嫌弃她,又怕韩越不要她,思来想去还没有结果呢,她自己到是先病了。

    她这一病,韩越又推掉了所有工作在家里陪着她。

    看着韩越对她关怀备至,李心慧又觉得是自己心思狭隘了。

    于是在韩越放心不下,夜晚守在她的房间时,她便小声地试探道:“我昨天看到我的身份证了,原来我都已经有32岁了。”

    “比你还大两岁呢。”

    韩越觉得她的语气有些黯然,女人都很在乎自己年纪的,这个他还真不知道如何安慰?

    他想了一会,然后道:“这个年纪不是女人最美的年纪吗?成熟,知性,从容。”

    “可我还没有结婚啊,我怕再不结婚,以后就不能生小宝宝了。”李心慧认真道。

    她那澄澈的眼眸灼灼地盯着韩越,韩越的脸倏尔就红了。

    只见他眼眸微闪,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道:“怎么突然就想这个问题了,以前你……”

    他的话没有说下去。

    她不再是以前的她,有结婚的想法也不奇怪。

    只是……怎么会突然想结婚呢?

    难不成是想起自己喜欢的人了吗?

    韩越突然觉得心里有些酸涩,很不舒服的感觉。

    可他忍了下去,轻声问道:“你是不是想起自己喜欢的人了?”

    李心慧颔首,莞尔一笑道:“我从来就没有忘记过他。”

    韩越觉得自己的嘴角僵了一下,突然就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从前她不会依恋他,这些话可能会跟他说,但他绝不会干涉她的选择?

    可自从她出事以后,这些日子两个人一起相处,她像个女孩儿一样事事都要依赖他。

    而他呢,他也习惯于照顾她,安慰她。

    她流着眼泪,红彤彤的眼睛看向他的时候,仿佛会抓他的心。

    那种奇妙的感觉是从前没有过的,他知道那是什么,只是不敢表露出一丝一毫的异样。

    因为他知道,如果有一天她想起过往,一定会冷静地跟他分开。

    “所以,你想跟他结婚?”

    “可是他知道吗?”

    韩越知道自己的目光一定有点冷,脸庞也僵硬得厉害。

    可是该死的,他还是想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李心慧怔怔地望着韩越,摇了摇头。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他,他不知道我死了一次也忘不了他,他也不知道,在我的心里,他其实早就是我的丈夫了。”

    韩越受不住她那样的目光,悲凉之中带着希翼,坦然之中带着决绝。

    那种感情浓烈得让他心颤,可他知道,那不属于他。

    苦涩地勾了勾唇,低垂的头掩盖着他眼中的失落和难过。

    “他是谁,告诉我,我可以替你……找到他。”

    韩越没有抬头,他的心疼得厉害。

    这些日子相处的点点滴滴,一幕幕地在眼帘中闪过。

    她的悲伤,她的柔弱,她的依恋,仿佛如梦一般。

    而他可以拥在怀里的她,就要离他而去了。

    很多年以前,他听过一句话。

    有时候爱上一个人,或许只是在某一瞬间,你发现她并没有你认为的那么坚强,那么完美,你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那一面,懂得了她的脆弱。

    韩越想,他就是在她醒来的那一个瞬间,看到了她让人疼惜的柔弱。

    于是,他的心便慢慢地沦陷了。

    李心慧很失落,心里空荡荡的。

    她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说出口,她喜欢的那个人是他。

    她磕下眼眸,有气无力地道:“你替我找到他啊,好啊。”

    “可如果他不想跟我结婚呢,我该怎么办?”

    韩越闻言,突然抬起头来。

    迷离的黑暗中,突然惊现一丝曙光。

    只见他突然倾身靠近她,然后出声道:“如果他不愿意,那我呢?”

    “如果你愿意嫁给我,我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的。”

    他说完,惊觉自己唐突了。

    可是向来绅士的他突然失了所有风度,只是固执地道:“你不考虑一下我吗,或许我比他好呢?”

    “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你应当知道我是怎样的人,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李心慧原本沉寂的眼眸突然亮了起来,她有些惊喜地望着他,哑然无话。

    她心里悬而不落的答案,终于得到了。

    看到他紧张地靠过来,她觉得背脊僵得厉害,可莫名却想主动靠近他。

    她的手捏在被子上,紧紧的。

    心里的勇气如潮水袭来,她知道自己该把握了。

    微凉的红唇落在他的眉宇间,很快就离开了。

    “傻瓜,没有别人,那个人就是你。”

    “那个被我视作丈夫的人,是你。”李心慧说完,低下头去,脸颊红得厉害。

    韩越懵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

    他不敢置信地握紧她的手,灼热的视线直视着她的眼睛道:“所以,你想要结婚的那个人,是我?”

    李心慧微微颔首,小声道:“张阿姨说,追你的小姑娘很多很多,我怕你会不要我了。”

    韩越闻言,只觉得心里软得厉害。

    湿热酸涩液体充斥着他的眼眶,他受不住地拉她入怀,紧紧地抱着她道:“傻瓜。”

    “小傻瓜。”

    “噗,我也傻,我是大傻瓜。”韩越愉悦地笑着,眼里闪着晶莹的泪光。

    幸福的满足感充斥着他的内心,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

    三个月后,韩越和李心慧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缠绵悱恻的洞房花烛夜让李心慧累极了,这一夜,她做了个让她惊悸不安的梦。

    梦境里,青山仰面看着她,眼睛瞪得大大的,脖子里的血喷涌而出,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她哭得厉害,知道他有很多的话想跟她说,他那双眼睛怎么也闭不上的时候,她感觉到绝望的悲凉充斥着她的内心。

    她惊醒过来,泪水湿透了枕头,压抑哭腔还在喉咙里哽咽着。

    睡在身边的男人牢牢地紧箍着她的腰,下巴抵靠在她的颈窝,他的气息热乎乎的,从她的肌肤一路烫到她的心里去。

    她转过身,抱着他的腰,贴近他的胸膛,就这样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声,直到再次入眠。

    这一晚,她又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自己牵挂的小叔幸福地抱着一个女子,那个女子有着她曾经最熟悉的面容,可青云却唤她:“心慧”。

    有两个像仙童一样好看的孩子奔向他们,嘴里欢快地叫着“爹”“娘”。

    原来,竟是如此吗?

    真好,我终于可以放心了。 还在睡梦中的“李心慧”嘴角勾起,自然而然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