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玄幻小说 > 妖禁 > 149. 一念地狱,一念天堂!【终章】
    另一边,帝后发现莫燃竟然弄出那么大动静之后,大怒!她飞快结印,从天而降一个黑色的笼子,猛的将黑龙罩在其中!

    血月囚笼!那是灭龙一族的顶级秘术,没有龙能够从血月囚笼之中逃脱!

    黑龙怒吼着,当初他看着族人被这样的牢笼困杀,可悲的是,他如今也被困在其中!

    黑龙震怒的吼声令莫燃侧目,一看之下气血也瞬间上涌!她道:“司徒允潇,你去救梵篱!”

    司徒允潇却是不动,他道:“小天,我救不了他。”

    “为什么!”莫燃不相信,那个牢笼只是用很强的能量结成,她不信司徒允潇打不开!

    司徒允潇却道:“血月囚笼不是单纯的囚困法术,这个法术也是诅咒的一种,诅咒的媒介是龙族的血,所以,困住梵篱的不光是帝后的法术,还有龙族的力量。”

    “又是帝后,那就杀了帝后!”莫燃扔下鼓槌,就要杀向帝后,可是被司徒允潇和鬼医一左一右拉住了,“我知道你们担心我,但是这是在战场,我不可能躲在你们身后。”

    “莫燃,血月囚笼只是困住了梵篱,要不了他的命,你别冲动。”鬼医道。

    “小天,帝后急了,你要静观其变。”司徒允潇道。

    莫燃抿唇,“我没有你们这么好到定力,为什么要静观其变。”

    鬼医沉稳带着凉意的声音落入莫燃焦急的心里,“因为还有一个人没出现。”

    莫燃抬眸,“谁?”

    司徒允潇道:“天帝。”

    “天帝?他会来吗?”莫燃愣了一下问道。

    “一定会。”

    司徒允潇和鬼医同时道,两人相视一眼,又都瞥开。

    鬼医道:“只要青门还是青门,天界还是天界,不管帝后做什么,天帝也许都不会出现,可若是青门将覆,天界将颓,天帝就一定会出现。”

    莫燃看向血月囚笼中的黑龙,牙关紧咬,低声重复着:“青门将覆,天界将颓,是吗?”

    那她是不是应该再添一把火才行!原来是这个阵仗不够,所以天帝不出现吗?

    “别拦着我,无涯,司徒,帝后必须死。”莫燃看向二人,他们怕她在帝后手上吃亏,要寸步不离的保护她,可是她不可能乖乖等着,“我是莫家人的,她是我的仇人,你们要阻止我报仇吗?而且,我是总帅,你们想违抗我的命令吗?”

    两人不语,但显然不愿意让步。

    莫燃深深叹一口气,许是以往那些意外让他们不敢放手了,她说:“我的力量或许弱了一点,可我想要守护的心并不弱,你们应该相信我,我能够无往不胜。”

    莫燃忽然想着,她也应该相信王,信她说过的话,强者不是用力量来衡量的,而是心。

    对峙许久,鬼医率先败下阵来,他轻轻摸了摸莫燃的鼻梁,即便他面上看上去多冷漠,也从来拒绝不了莫燃的恳求,就算这个恳求会让他心惊胆战,他也无法禁锢她,她的冲动,她的热血,她睥睨战场时的骄傲,她撕碎敌人时的血性,那才是真正的她,会咬牙坚持,会浴血奋战,唯独不会袖手旁观。

    她嘴上说着无法胜任总帅,可实际上她比谁都做的出色,无间界这把天平,只有她能端得稳,也只有她会如此认真的对待。

    “都已经走到今天,别再做让我承受不了的事,保护好自己,行吗?”鬼医说道。

    莫燃心中也疼,鬼医何曾如此请求过她?她犹豫过,挣扎过,她也告诉过自己能忍则忍,可想到跟见到是两码事,让她亲眼看着她爱的人们战斗,浴血,所有的犹豫和挣扎便瞬间消失了,并肩作战,那才是莫燃!

    莫燃看着鬼医,似乎要将心里的话剖给他,“我不会忘记,还有人等我的,让你伤心,也是我承受不了事。”

    说罢,莫燃看向司徒允潇,而司徒允潇还在挣扎,“小天,我去杀帝后。”

    莫燃却道:“我说了,她是莫家的仇人,是我的仇人。”

    帝后必须死,除了他们之间的宿仇之外,还有狐玖附在她耳边说的话——轮回井是诅咒,帝后死则诅咒除。

    司徒允潇深深看了眼莫燃,“好。”

    莫燃这才笑了,转身一句“你们也保护好自己”便飞向了帝后。

    “等你多时了!还以为你只能躲在那些男人身后叫嚣。”帝后高傲的看着莫燃,眼中满是杀气,曾经那么多次都让这个女人逃脱了,帝后不屑亲自动手,但对于莫燃,只有亲自动手,她才能放心。

    “怎么,我是不是令你畏惧了?让我猜猜,杀不了我,留着我这个‘莫家余孽’,是不是让你寝食难安?”莫燃不无嘲讽的说道。

    帝后的表情有些扭曲,她一甩手中的鞭子,那鞭子几乎化作一道影子向莫燃追来,“很快,你就能永远闭上那张狂妄的嘴了!黄毛丫头,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你是怎么死的!”

    莫燃也祭出灭神剑,躲过了鞭影,冷声道:“我也不想跟你浪费时间呢!”

    说罢,莫燃飞快掐诀,一个奇特的阵法忽然出现在莫燃脚下,而莫燃的修为瞬间提升到了归仙境!这是王曾经教她的禁术,她已经用过一次,第二次竟是轻车熟路,这样的禁术本来对身体伤害极大,可莫燃上一次用过之后,竟然反常的晋级了,亏得王当初还嘱咐莫燃这种禁术最好不要使用,若她知道结果是这样的,恐怕也会惊讶吧。

    “不入流!”帝后发现了莫燃竟然用禁术提升修为,冷哼一声,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即便是提升了修为,也不过归仙境而已。

    帝后的修为早已是神阶,而且灭龙一族的功法极为霸道,从她跟黑龙那一战中便能知晓。

    莫燃现在感觉很好,浑身仿佛有用不尽的力量,“那也请帝后睁大眼睛看清楚,看看我是用怎样不入流的功法打败你的!”

    话音未落,莫燃的招式已出!一招“破空斩”,令天地变色!

    可帝后竟然用她那条鞭子结成的虚影,化解了莫燃这雷霆一招!

    “这就是你的本事吗?看来,那本圣级功法‘妖禁’也不过如此。”帝后轻蔑的说。

    莫燃回身看着帝后,红色的披风被风掣起,她道:“刚才只是热身而已!帝后,你想要的在这里!”

    说完,莫燃再度掐诀,同时太虚册嗖的一下飞入空中,那长卷展开,又是空白的一卷!

    帝后心中一惊,因为她刚刚可是亲眼见到这个法器把戒门僧众封印的!诡异的很!不过她很快就冷静下来,轻蔑道:“故技重施吗?你没机会了!”

    帝后飞向莫燃,人还未到,鞭子已经先到!那鞭子缠到莫燃胳膊上,看似普通的鞭子上裂开无数尖锐的利刃,莫燃的胳膊瞬间皮开肉绽!白森森的骨头从血肉中露出来!

    莫燃冷汗瞬间流下,却硬是一动未动!口诀也未曾中断!

    “受死吧!”一边控制着莫燃,另一只手挥出一掌,用了十成的法力!她是真的想要一击杀死莫燃!

    那封印卷轴是厉害,但帝后已经看出,只要比莫燃快,不给她完成法术的时候,便能破解!

    帝后信心满满,想的也不错,但她怎么会知道,莫燃用的不是吞噬之镜,而是天雷地火!

    就在她的掌风就要落下之时,只听上空雷怒吼!一道色的电网瞬间出现在她和莫燃之间!帝后那一掌落在电网之上,噼里啪啦的巨响过后,竟然逐渐消弥于无形!

    而后,地面上腾起灼热的异火,电网低垂,异火升腾,毁灭的气息充斥在这一小片天空之下,雪白的卷轴还在空中停着,这般惊人的一幕,让混战中的无数人都心有所感的看了过来,又不禁心生畏惧!

    那是什么样的力量!什么样的招式!那雷和异火之中,仿佛任何东西都会被残忍的粉碎一样!

    “帝后!”一众青门白刃震惊大喊!

    想要来救人?不可能!没有那个时间,莫燃更不会给他们那个机会!

    “天雷地火,破!”莫燃大吼出声。

    一瞬间,雷与异火纠缠在一起,刺眼的火光、震耳欲聋的轰鸣,众人看不到,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过了许久,等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众人看去,刚刚那片地方只留一个巨大的深坑。

    帝后呢?她死了吗?天界众人无不惊慌的寻找,可很快,他们便找到帝后了!她没死!而且,正在被一个男人抱在怀中!

    而莫燃,她站在空中,一只手拿着太虚册,另一只手却垂在身侧,鲜血滴滴答答的顺着五指流下,莫燃整个手臂都在微微颤抖着,她,也在紧紧盯着深坑对面的人!

    “小天!”司徒允潇瞬间飞至,温柔的声音变的不稳,“你受伤了。”

    他垂下眼帘,手中覆着一层温柔的白光,在莫燃血肉模糊的手臂上拂过,很快,玉骨生肌,全无受伤的痕迹,他又用手帕仔细的擦干净留在她胳膊上的血丝,这才抬头,也看向对面。

    天雷地火竟然放空了!莫燃拼尽全力的一招,竟然空了!她握紧了太虚册,又飞快收入轮海,狭长的眼睛变得凌厉,眸色越来越深沉,她看着对面那个男人,不甚怜惜的把帝后丢在一旁,面无表情的整理了一下衣服。

    而帝后,那一身华贵的衣服在刚刚的绝境之中已经被弄的破破烂烂,再加上发丝凌乱,活像个乞丐一般!脸上妆也花了,可一双眼睛却急切又充满爱慕的看着身边的男子,仿佛有无尽的思念,还有任谁都能看出的惊喜。

    “他,就是天帝吗?”莫燃问道,她没有意识到,自己正紧紧的攥着司徒允潇的手,把两人的手都抓的泛白。

    “嗯,他,就是天帝。”司徒允潇眼眸也微微变了变,他靠近莫燃,似乎想把自己的温度传达给她。

    与此同时,刑天闪身而至,立在莫燃身边,袖子下的手拉住莫燃,而鬼医、鬼王、血杀、苏雨夜、魂落、离火、唐烬、厉鸣犴、江潮、张恪、柳洋、狐玖、白矖、沐风、伽蓝,都弃了对手站在了莫燃身边。

    一众青门白刃自是激动,青门众人更是欣喜若狂,只见那些青门白刃和高阶修者纷纷飞到天帝身后行礼,“恭迎天帝陛下!”

    莫燃仍然死死的盯着那个所谓的天帝,他刚刚将帝后从她的‘天雷地火’中救了出来,他的力量已经毋庸置疑!鬼神莫测!可她现在更为心惊的是,那张脸、那个人,她见过!而且熟悉的很!

    居恒!

    为什么天帝跟居恒长的一模一样!

    “不可能,你是天帝?”莫燃说道,难道世上真有这样的巧合?长相如此酷似?

    “大胆!你也配跟天帝说话!”帝后顿时冲着莫燃大喊。

    “呵呵……”莫燃冷笑,她也看着帝后,嘲笑的说:“我劝你还是照照镜子吧,你知道你现在多丑吗?像乞丐,像妒妇,不,你连他们都不如。”

    帝后表情阴狠,但不知为何,还是眼神慌乱的看了看天帝,手忙脚乱的整理起自己。

    莫燃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刑天问道,声音罕见的有些宠溺。

    莫燃道:“我在笑,帝后那样的蛇蝎心肠、手段狠毒的女人,做出一副娇羞的女儿家作态,可笑,太可笑了!”

    帝后听到了,她看向莫燃的眼神真如蛇蝎,如果眼神能杀人,莫燃肯定已经在她眼里死了无数次了。

    刑天把落在莫燃肩上的银发拂在身后,笑着说:“是不是觉得这个天帝有点眼熟?”

    莫燃止住笑,瞬间看向刑天,是阿,刑天也认识居恒!“眼熟,怎么不眼熟!刑天,你告诉我,这个天帝是谁?”

    刑天道:“他是居恒,但也不是居恒。”

    “什么意思?”莫燃顿时追问。

    刑天道:“小燃,还是想跟老朋友打声招呼吧。”

    莫燃抿唇,看向对面的‘天帝’,老朋友?除了那张脸,可没有一点像她的老朋友。

    “好久不见。”低沉的声音,几乎没有起伏,可那双眼睛直视莫燃,让莫燃知道,这四个字的确是对她说的,更何况,随后他还点名道姓了,“莫燃。”

    那四平八稳的模样,倒是跟居恒像了,这次不用莫燃怀疑,天帝相当于自己承认,他们认识了。

    莫燃顿时一笑,“呵,你以前可不是这么叫我的,你都是恭敬的唤我一声、王。”

    天帝看着莫燃,那放空的眼中,似在追忆,“那时你的确是王。”

    听他话外的意思,便是今日不同往日呗。

    “陛下,你、你怎么会跟这个妖女认识?她就是莫家的余孽,她想毁了你到心血!你怎么能跟她这么客气!”帝后有些歇斯底里,此时不是像,而是完全化身一个妒妇。

    任谁都想不到,帝后能把天界都玩转手中,却会在天帝面前全无理智吧?

    “你太吵了,注意一下你的身份。”天帝语气平淡的提醒,但是那暗暗的警告却令帝后浑身颤抖。

    “你们这是在表演什么?天帝家中似乎并不和睦阿。”莫燃说道,不看脸色铁青到帝后,只问天帝,“我应该叫你天帝还是居恒?不论如何,既然你都承认我们相识一场,是不是先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天帝似乎并不介意多说几句话,他道:“我曾以很多身份存在过,居恒便是其中之一。”

    简单的一句话,莫燃便明白了,所以,她竟然还曾见过天帝,不过,那时的他还不是天帝!

    莫燃有些心惊,那时她只觉得居恒心思埋的很深,密不透风,她丝毫窥不到他的丁点心事,但她也没放在心上,她不可能怀疑妖域虎相的忠心,而她也不会长久的做妖王,当然没必要去好奇居恒。

    而就是这个人,竟然会成了天帝!他到底是以怎样的野心变换身份,而后横扫三界的?!

    “有件事我挺好奇的,当你还是居恒的时候,你心里有没有妖域?”莫燃问道。

    天帝回答的很快,“有。”

    莫燃不禁道:“那你为什么还会对无间界赶尽杀绝!”

    天帝的语气依旧那么理所当然,“这世上,不是光明蚕食黑暗,就是黑暗吞噬光明。”

    莫燃却听不懂,现在的天帝在她眼中,已经是个行为奇怪的疯子,光是居恒和天帝这两个身份,莫燃就无法将他们混为一谈,她侧头看向刑天,“他是不是疯了?”

    刑天微微一笑,“他一直都是个疯子。”

    刑天比莫燃更早的知道,他与天帝之间的战斗不下十次,一直不分胜负,直到二十四星宿出现,他终于决定沉睡,等他心里的那个人。

    “天帝,你看看我,你交给我的事情我都做的很好,天界很好,青门很好,你看看我啊,你看那个妖女干什么!你看我啊!”帝后受不了的大喊,似乎被莫燃跟天帝之间平静的交流给刺激到了。

    帝后抓着天帝的袖子,不断的摇晃,而天帝眉宇微微一皱,手臂一震,帝后便被无形的力量推了出去!

    无情!莫燃看不透居恒的心事,也看不透天帝的心思,但此时此刻却清晰的意识到,这个人多么的无情!不管他跟帝后之间怎么回事,那也是几百万年的夫妻!

    可自从他把她救出来之后,连正眼都没看过一眼!

    这时,人群中忽然飞来一人,落在双方之间,他左右看了看,竟匆匆忙忙向莫燃跑来!

    是白夜!

    在莫燃警告的眼神下,白夜渐渐停住了脚步,可他脚下慢慢的蹭着,还想接近,将手伸入怀中,白夜取出了那张保证书,展开在莫燃面前,白雪似的眼睛殷切的看着莫燃,他道:“莫燃,这个一直都做数,我怎么可能会与你为敌,我是你的白夜啊!别说三个心愿,就是三千个、三万个,我都愿意为你做。”

    莫燃皱眉,而刑天等一众男人听着这赤裸裸的告白,就更不悦了。

    白夜眼里却只有莫燃,他怕不莫燃不信,急急忙忙解释,“我找齐了影身,想去找你,可那个老女人让我给她做打手,如果我不留下,她就会找回天帝,而我不能让她找回天帝,那对你太不利了。”

    之前他面对莫燃却不能说出实情,是因为有帝后的要挟,可现在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天帝自己都出现了!

    “莫燃,姐姐,我是你的白夜啊,你不要我,那我怎么办?”白夜望着莫燃,手放在心口,“我这里痛死了,在你跟我说那些绝情的话的时候。”

    空气都仿佛静止了,白夜旁若无人的诉说着心事,紧张的对峙中生出一丝奇怪的氛围。

    莫燃也有些傻了,这前后的转变令她措手不及,之前的白夜头脑简单,现在的白夜头脑也太复杂了些!她怎么可能想到他跟帝后有什么交易?!又怎么知道,白夜也会考虑到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所以,她误会了白夜?

    看着白夜一脸伤心欲绝的样子,莫燃却感觉无数草泥马正在她心里奔腾。

    “莫燃,姐姐,我……”白夜又道,莫燃的沉默令他更加伤心。

    莫燃却一把将白夜拉到身边,道:“我知道你是我的白夜了!别再说了。”

    白夜看着莫燃,快要沉寂的心在复活,他激动的问:“你没有讨厌我,没有不要我,是不是?我是你的宠物,我是你的白夜,永远是你的,对不对?”

    莫燃看着白夜,冷汗岑岑,她现在四面楚歌不说,自家的男人站了一排,还要面对白夜的咄咄逼问?那模样,好像如果她不点头,他会立即心碎而死一样!

    “是,你是我的宠物。”莫燃只选择了其中一个回答,但白夜没听出来,他就要扑到莫燃身上,可莫燃已经被刑天先一步抱住了。

    只见刑天看向白夜,道:“白夜,你不去见见你父亲?”

    白夜这才把注意力从莫燃身上移开,不悦的说道:“他不是我父亲,我没有父亲,他是天帝,我是白夜。”

    莫燃看向天帝,他似乎一直在静静的看着这边,莫燃很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于是她问:“做居恒的时候,你很成功,想必其他身份应该也做的很好,但是,天帝,作为父亲,你好像很不成功,魂落,离火,白夜,你只给过他们数不清的伤害。”

    然而,她的话音落下,紧接着魂落就道:“莫莫,他不是我父亲。”

    离火也哼了一声,“蠢女人,他不是我父亲。”

    莫燃顿了顿,这三人倒是整齐。

    意外的是,天帝也道:“他们不是我的血脉,你说过,以后妖兽的传承会断,我将睚眦、凤凰、天禄、黄鸟、旱魃的血脉重塑,只可惜都没成功。”

    太过震惊,莫燃一时竟无法消化这个事实。

    而魂落道:“我原本该是睚眦。”

    白夜看着莫燃道:“我本该是天禄,可重塑的身体承载不了我的力量,所以才被迫分出三个影身。”

    离火哼了一声,没说话,但显然,他就是那个凤凰了,至于旱魃和黄鸟,应该是龙阎和青门的那个公主了。

    天帝的眼神在离火身上掠过,竟然道:“我将离火神凤的情魂放在了他身上。”

    “多此一举。”离火似乎并不领情。

    莫燃终于消化了这些事情,她不解的看着天帝,“为什么?你要灭了无间界,为什么还会记得我的话?”

    天帝还是刚刚那句令人难懂的话,“光明和黑暗是不可能同时存在的。”

    莫燃还想刨根问底,可这时,帝后却忽然嘶吼一声,那声音简直不像是人发出来的,她站起来,凌乱的发丝飞舞,看着天帝的眼神爱慕而疯狂,可很快,又浮现彻骨的恨意,爱恨交错着,只听她嘶哑的大笑:“不!他们都是我跟你的孩子!我是你的妻子,我为了你杀光了我的族人,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啊!

    天帝,我的君王,我的夫君,你不看看我吗?你看我把你的江山守护的多好!那个莫家的余孽,她还想动你的江山!我怎么能让她那么做呢?

    我早有准备,你想看看吗?”

    说着,帝后脚下忽然出现一个血红色的阵法,阴森诡异,而她双手张开,像是抓到什么东西一样,仔细一看,竟是无数比头发丝还要细的红线!无数那样的红线凭空出现,被她紧紧抓着。

    “快阻止她!她要毁了整个三界!”忽听一声大吼,一个男子执剑而出,斩向帝后!可他的剑却像是被卡住了一样,落在那血红色的阵法之间,竟然砍不下去!

    “师父!”莫燃惊道,来人正是离心!

    而离心回头看了莫燃一眼,大声道:“她手中的线连着血海诛天大阵,一旦她将这些线拽出,灵气抽空,恶灵尽出,三界都会被颠覆!这是灭龙族曾对龙族用过的禁阵!”

    离心的话将所有人都震的不轻!莫燃也无暇去想离心怎么忽然冒出来了,她心中一动,道:“血海诛天大阵,难道是、蜘蛛门!是蜘蛛门的血池!”

    离心立即肯定了她的猜想,“没错!她蓄谋已久。”说着,离心沉声对天界四门道:“这就是你们的帝后,在几百万年前就已经安排你们的死期了!”

    青门之人都震惊的求助天帝,“天帝陛下,是这样吗?”

    “天帝陛下,救救苍生啊!”

    莫燃瞬间飞身出去,灭神剑也劈向帝后,然而,同样被卡在了那个诡异的阵法之中!

    莫燃眼神变了几变,迅速抽出了灭神剑,同时抓住了离心的胳膊,道:“师父,跟我走!”

    虽然情况变的非常糟糕,但是莫燃的脑子很清醒,帝后疯了,但她用了几百万年弄出的阵法不是闹着玩的,斩不断,她便不费力气了,起码她还能把她的人都笼在身边,不管发生什么,他们都在一起!

    “跟我走!死我们也能死在一起!”莫燃又道。

    离心猛的看向莫燃,望进了那漆黑的眼眸深处,“好,死也死在一起!”

    说罢,离心也将龙脊剑抽出,与莫燃迅速飞离。

    “哈哈哈哈……”帝后依然在嘶哑的大笑,她疯狂的看着天帝,道:“陛下,我为了你什么都可以做,这个血海诛天大阵,是会要了我的命的!但那又如何,我愿意把命给你!你不是说,光明和黑暗只能有一个存在吗?

    我做不到让光明蚕食黑暗,但是我能让黑暗吞噬光明啊!只要大阵开启,一个月?一年?十年?之后,所有人都会死!三界都会沦为地狱,哈哈哈……我爱你啊,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啊!”

    “她真的疯了。”莫燃道,她飞快的思考起来,如果真的无法挽回,那须弥界便是首当其冲!爹爹娘亲他们……“我要去昭阳城!”

    刑天却拉住了莫燃,安慰道:“别怕,还有我在,小燃,把弓给我。”

    莫燃眼睛微微一亮,瞬间祭出了灭神弓。

    刑天接过去,那灭神弓在他手中发出一阵长鸣,似在兴奋一样!只见刑天轻松的拉开弓弦,气势却是无人能及,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们脸色都瞬间发白,刑天从来都是、箭无虚发!那只箭,能轻轻松松取走神阶修者的性命!

    而他现在对准的,是帝后!

    没有人阻止,没有人说话。

    然而,天帝却在这时说道:“你杀了她,血海诛天大阵也停不下来。”

    “既然如此,那就更该杀。”刑天说了一句,黑色的箭羽飞出,带着清越的啸声,那只箭射进了血红色的阵法,停顿了!就在众人以为那只箭也被卡住的时候,“轰!”的一声!那阵法剧烈的激荡,黑色的箭又进一步,直直的射进了帝后的眉心!

    嘶哑的笑声戛然而止!帝后的身躯倒地,可她依然紧紧的抓住那些丝线,而很快,那些丝线忽然变长,在阵法中飞舞,而那阵法也以光速蔓延!

    瞬间铺满了整个无极战场,似乎,还在往更远的地方延伸!

    所有人都慌了,因为他们已经从那血红色的纹路中嗅到了毁灭的味道!

    莫燃看了一眼天帝,他竟然还是那么冷静!帝后死时没看一眼,现在血海诛天大阵失控,他也毫无反应!

    可莫燃没心情再看他了,她必须阻止这个阵法!可是要如何阻止?她虽跟着王学过阵法,但是也还没有到什么阵法都能破解的程度!

    “血海诛天大阵是以邪气铸成,如果能封印这些邪气,便能让阵法停止!”鬼医忽然说道。

    “封印邪气……我可以封印!只需以至圣之气镇压便可,对,至圣之气,可是哪来的至圣之气!”莫燃的暴躁无处发泄。

    “我啊,小情人,我不就是至圣之体?”唐烬牵着莫燃的手,呵呵的笑,“只需把阵中的邪气放入我体内便是。”

    莫燃愣了一下,她看向嬉笑的唐烬,忽然怒道:“你让我牺牲你来保全大家吗?你不是最讨厌被封印吗?不愿意就不愿意,装什么大方!我就是真的死了,我们都死了,那也是生同衾死同穴!生死本就是常事,难道你怕吗?!”

    唐烬也愣了一下,口中呢喃着“生同衾死同穴”,忆起他第一次见到莫燃时的情形,就是这句生同衾死同穴,他的视线便没离开过她。

    “不怕,怎么会怕呢?小情人,若有来生,你可一定要再爱上我。”唐烬说道,笑的无比开心,是阿,他本想做一回圣人呢,还是莫燃了解他,他明明就是个恶人。

    “至圣之气……”莫燃翻遍了记忆,竟也想不到她有什么可以用来吸纳那些邪气的东西,就连藏音四弦环和阴阳笛,也是至阴之物!

    现在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打仗?无数将士竟自行飞走了,他们还有各自牵挂的人、牵挂的事,都争分夺秒的离开了。

    一时间无极战场混乱不堪。

    连那些青门白刃也蠢蠢欲动,其它神阶修者也面露焦急,却都因天帝就在眼前而不敢妄动。

    说来惊奇,天帝竟是所有人中,最冷静的人,冷静的可怕,更像是一个机器!

    “洪荒巨鼎,星空裂。”天帝忽然说道,在莫燃看过去的时候,天帝清晰的说:“洪荒巨鼎是至圣之物,星空裂可以连接所有血池。”

    莫燃一顿,瞬间取出了洪荒巨鼎!众人希冀的眼神投向莫燃,可在看到她手里的鼎时,又瞬间失望!

    原因无它,洪荒巨鼎名字叫的响亮,可它在莫燃手里也就那么点!哪有点洪荒巨鼎的风采!

    莫燃将所有的异火都打入其中,可洪荒巨鼎并没有出现奇迹,它依旧没动!莫燃看向天帝,“我还驱使不了洪荒巨鼎。”

    天帝却上前一步,看似一步,实在直接走出几十米,对莫燃道,“过来,我与你合力。”

    是阿,天帝也以身育火,两人合力,没准真的能催动洪荒巨鼎!但是天帝有那么好说话吗?他从出现开始,逼死了帝后,现在竟然跟她一起收拾残局?

    不等莫燃整理那些凌乱的质疑,司徒允潇就带着她走到天帝面前,司徒允潇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小天,我助你。”

    说着,司徒允潇忽然使出星空裂!星袍飞起,而星空一般的深色忽然在脚下蔓延,覆盖了那血红色的阵法,同样向更远的地方延伸而去!

    星空裂可以祭祀,也可以杀人,现在司徒允潇便是用来祭祀!多面星空可以无限延伸,并且所到之处都会掌握在他手里,那个星空便是他的地盘,血池的数量和方位只有帝后知道,而那些红线已经断了,可有了星空裂,司徒允潇也能准确的知道那些他想知道的事!

    见此,莫燃眼神一凛,重新将所有异火打入洪荒巨鼎之中!而天帝也随后将手放在洪荒巨鼎上,灼热的异火一股一股的注入,在他们二人的异火都进入其中之后,洪荒巨鼎颤动起来,忽然!它‘嗖’的飞入空中!

    那小小的鼎瞬间变的奇大无比!而且腹内异火烧的极旺!

    当真唤醒了洪荒巨鼎!

    莫燃欣喜之余没忘了正事,她也飞入空中,飞快掐诀,六字真言打入洪荒巨鼎,那巨鼎纹丝不动,倒是无数邪气蜂拥而来,汇聚成无数股细流,都流入了洪荒巨鼎之中!

    也不知道吸收了多少,洪荒巨鼎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

    莫燃一刻都不敢松懈,掐诀守在一旁,这一守,竟是过了三天三夜!

    那日,莫燃睁开眼睛,洪荒巨鼎的口中浮着沉沉的黑气,显然都是这三天来吸收的邪气!司徒允潇撤去法术,多面星空消失,而那诡异的红色阵法也消失了!

    莫燃回身看去,眼前司徒允潇温柔的笑,再远一些是等着她的男人们,他们看着她,眼里都是她。

    “血海诛天大阵,是不是已经破了?”莫燃问道。

    “没错,亲爱的主人,你拯救了三界呢,开心吗?”鬼王一笑,眼角的泪痣妖异之极。

    “呵呵……”莫燃也笑了,她道:“虽然我不怕死,但是我更想跟你们一起活着,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白夜反应过来,飞快跑过去,弯下腰搂住莫燃,“回家,我们回城堡吧!”

    血杀面对莫燃时,神情也柔软许多,“你先回去,我随后便到。”

    “小朋友先回。”苏雨夜也道。

    是阿,他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善后。

    莫燃转身,看向天帝,而天帝的视线还停留在洪荒巨鼎上,察觉到莫燃的视线,他开口了,“洪荒巨鼎会炼化这些邪气,但是异火需要定期补充,至少一个月,你要来一趟。”

    莫燃道:“听你这意思,是不想跟我打了?”

    天帝道:“你是说无间界吗?你们想打,我也奉陪。”

    莫燃是真不知道天帝怎么想的,但是无间界和天界之间打不打,她不能替无间界决定,最终她道:“就算要打,也不是今天的事了。”

    说着,莫燃深深看一眼天帝,转身离开。

    ……

    三个月后。

    浩淼之城,城主城堡。

    莫燃穿好衣服从卧室夺门而出,明明在自己家,却搞得像是逃亡一样!

    不,她就是在逃亡!要是再慢一点,也许就被拖回去这样那样吃了!莫燃不由的哀叹,这些天日子越来越难过了,三个月前大战之后,她用了禁术之后身体渐渐恢复,善后事宜也渐渐妥当,妖孽们一个接一个回来了,她现在是走出这个城堡都困难!

    今天她要去无极战场,洪荒巨鼎内的邪气刚刚炼化一半,她还得再去添把火,虽然不太想见天帝那张扑克脸,但是能逃离家里这些妖孽的话,哪里都好,见谁都行!

    “莫莫,带我一块去吧。”魂落追了过来,可怜兮兮的看着莫燃。

    “小黑,你去干什么?乖,你还是就在家里吧,我很快就回来。”莫燃道。

    魂落却知道莫燃这个很快根本没谱,“我当你的司机啊,我可以给莫莫跑腿。”

    就是不想让你跑腿!那样的话来去一眨眼,她还指望放松什么!“不用不用,我没什么要你跑腿的。”莫燃连忙说道。

    这一耽搁,白夜找到空隙凑了过来,“莫燃,我陪你去,万一天帝要害你呢。”

    莫燃道:“他要害我早害了!”

    “小朋友这么着急去见天帝……是吗?莫非天帝长的俊俏,能让小朋友如此殷勤?”身后传来苏雨夜的声音。

    莫燃回头一看,却见许多人都慢悠悠的出现了,此时似乎都在等着莫燃的回话。

    莫燃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告诉警惕,“天帝俊俏吗?我可没仔细看过!我是为了洪荒巨鼎去的,跟他有什么关系?”

    苏雨夜笑道:“没关系自然好,你想自己去也行,叔叔帮你算好行程,去时一天,返回一天,在无极战场最多停留半天,两天半,够了吧?那你去吧,叔叔等你回来。”

    莫燃看着苏雨夜,欲哭无泪,你算计的这么清楚,她还怎么偷偷去玩?“两天半……太少了吧……”

    “嗯?少吗?”苏雨夜似乎不解。

    莫燃抽了抽嘴角,意识到辩解也没有希望了,两天半,她别想给自己延长时限了。

    心灰意冷,她拉着魂落往出走,“小黑,你还是来给我跑腿吧。”

    魂落自然高兴,“好啊莫莫。”

    走了几步,莫燃忽然停下,回头看着自家妖孽们。

    “是不是不想去了?那便不去,也不差这一两天。”江潮笑着说。

    莫燃却是忽然正色道:“你们……我看你们最近一个比一个悠闲,扔下了军务,难不成是不打算再战天界了?”

    一提到这个,男人们倒是罕见的沉默了,话也不多了,过了一会,才听鬼医道:“小燃,你的仇已经报了。”

    莫燃点头,帝后死了,她的仇已经报了,如今三界没有人再敢对莫家说个不字,“所以呢?”

    只听鬼王笑了一声道:“我的傻主人,你的仇便是我们的仇,既然大仇得报,不回家守着媳妇,还要干什么?”

    莫燃一愣。

    唐烬道:“看来,小情人还不知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比跟你相守更重要的了。”

    莫燃似有话说,但被刑天抢先一步,“虽然不知道天帝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变了,只要他不犯无间界,无间界和天界便井水不犯河水,莫燃,你不明白吗,还是说,你真忍心去打天界。”

    莫燃瞬间泄了气,被说中了,她是不忍心打天界,也不希望再有三个月前那样的战争,可是她不能替他们决定放下那些仇恨,但没想到,他们竟然早就放下了!反而放不下的就只是她而已!

    至于天界,虽然乌烟瘴气,但不是无药可救,况且,离火的肉身守护着南天结界,莫燃是不会让战火烧到天界的,她哪能让离火去死……

    “真不打了?”莫燃问道。

    “真不打了。”血杀说道。

    莫燃顿时笑了,“那也不错!我们或许可以计划一趟全家出游!”

    她自己出不去,大家一起出去总可以吧!越想越觉得可行。

    莫燃拉着魂落,转身时步调都轻快了许多,又走没几步,却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不由的驻足,随即惊讶道:“咦,是冥狼?”

    说着,她跑了出去,大门一开,冰封万里,那宽敞的眺望台上,冥狼威风凛凛的站在那里,灰白色的毛发在风中飞舞,一双眸看向莫燃。

    “冥狼你来……”莫燃刚刚还挺高兴的声音戛然而止,脚步也瞬间顿住,她看着冥狼口中迎风招展的那块白色布料,越看越觉得眼熟。

    ——这个就留作物证,它日我好讨债。

    依稀记得地狱之主是这么说的。

    ------题外话------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这是金刚经中的偈语,也是我对这本书的态度,妖禁书中所有人都有执念,莫燃的执念是家人,有了鬼王他们之后,她的执念多了爱人,而鬼王他们起初的执念是不甘,是恨,可有了莫燃之后,温柔蚕食了那些那些恨,到最后都已经不必选择,一定是跟莫燃厮守,他们真正想做的,其实是给莫燃一段轰轰烈烈的修行吧,毕竟对于拥有无限生命的他们来说,没有什么能比让莫燃也拥有足够的力量和心性陪伴他们来的更重要了,历尽繁华,才能体会平淡的可贵……

    妖禁也是我的执念,终章落笔之后,也就该放下了,诸位看官也可以到此为止了,我会写番外,但是番外已经不是我的义务了,所以不会定期更新,我倒希望你们不要等候,以后,江湖再见吧。

    爱你们的二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