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蛮妃,有种上榻 > 第399章,长长久久
    少女看向自己的同时,明珠也在看着她。

    她似乎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模样,穿着华丽而富贵,似乎也不像是小户人家的女子。身后跟着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小丫鬟,拿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

    在雨里,显得格外的艳丽。

    “小公子可有家室?”那少女带着一丝羞涩地笑意看着明珠小声的问道。

    明珠惊讶得下巴都快要掉地上了,拿着伞是手微微颤抖,没有想到竟然会遇到这样一个直率而大胆的告白。

    “抱歉,我……额,有未婚妻了。”

    “你没有骗我?”少女并没有放弃,而是穷追不舍的问道。

    那双明亮的眼睛里写满了失望,有那么一刹那,明珠很想告诉她自己是女儿身。但是转念一想,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让她彻底死心或许才是对她最好的方式。

    看着自己家小姐因为一个男性而伤心,一旁的小丫鬟顿时火了。指着明珠骂骂咧咧道“你知道我们家小姐是谁吗?我们老爷可是这江州太守,我们家小姐也是江州第一美人。看得上你,那是你的荣幸。你不感恩戴德就算了,竟然敢说自己有未婚妻。有也没有关系,退婚!”

    明珠虽然赞赏这丫鬟的忠心,但是,哪里有叫别人退婚的?“这位小姐,你是不是过于霸道了些?你们家小姐是江州第一美人也好,不是也罢。与我有什么关系?萍水相逢,我凭什么就要抛弃未婚妻而娶她?”

    再说了,这天下第一美人是她皇嫂顾蔓蔓。

    明珠见过的人里,还没有一个能比的上皇嫂的。

    “就凭我爹是江州太守,你今日要是不答应,保证你出不来这江州城半步!”少女骄傲的抬头看向明珠。

    后者丝毫没有惊讶和害怕的神色,红唇微微扬起“抱歉,我还是不答应!”

    “你……为什么?难道,你就这么讨厌我?”少女气得脸色发白,不甘心的看着眼前的人道。

    明珠摇摇头“不,我对你并不厌恶,自然也没有一丝欢喜。因为我们根本是陌生人。”

    这可真比厌恶她还叫人难过,少年丝毫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明珠终究是心软了,摘下了自己束发的玉簪“因为,我也是女生。”

    “哇”

    那一主一仆瞬间傻眼了,眼睁睁看着刚才恍若神仙公子的白衣少年,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绝色姿容的女子。那眉心的鸢尾花点缀着她娇媚的容貌,却又不会让人觉得风尘艳俗。

    这样的女子,只怕是万万人中也脱颖而出的。

    相比之下,自己这个“江州第一美人”就像是井底之蛙一般都可笑。

    感觉到自己被愚弄了,少女满腔的愤怒无处安放。毕竟,是她自己对人家一见钟情的。

    “我……我恨你呜呜!”

    她猝然推开了丫鬟的伞,自己一个人跑向了雨中。

    明珠拿着伞追了上去,却被那追上来的小丫鬟瞪了一眼“你还是别去的好,我们家小姐自己会冷静一下的。”

    明珠苦涩一笑。

    这怎么到成了她的不是了,被那粗蛮的丫鬟这样一撞。冷不防的整个人倒向了一旁冰凉凉的墙壁。

    眼看就要撞上了,明珠慌乱之中丢开了伞。长发被雨水淋湿,顿时整个人都显得狼狈不堪。

    就在这时,一只强而有力的胳膊抱住了她的肩膀。稍稍用力便将她整个人带到了一片温暖的胸怀中。

    接触的那一刹那。

    似乎,那颗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跳动了起来。

    明珠下意识的想挣扎开那人,男子却固执的将她紧紧的禁锢着。雨水滴落在伞面上,清晰入耳。

    伴随着他嘶哑的声音,磁性十足的在她耳边响起“你为什么总是这么狼狈的出现在我眼前”

    “君……君大哥!!!”

    那一瞬间,明珠似乎找道了自己一直寻求的精彩是什么了一般,孑然一生走在江南,却没有想到会遇到。

    君棠镜紧紧的抱住她,低声笑道“给了你机会让你跑,这一次,又是你自己送上了门。明珠,我已经舍不得再放你走一回,怎么办?”

    他的话里似乎饱含了深情,明珠仰头,正巧迎接上那炙热的吻。

    一时间,忘了彼此。

    这一次,她选择了留下。

    三年后

    风雨初歇,屋内明亮雪光的反射更显得一片清冷。

    娇艳的女子慵懒的伸了下腰,将手里的针线放下。外面的丫环红衣掀开了帘子,盈盈的笑道“皇后娘娘,沈氏来看你了!”

    “喔,快请她进来。”

    明珠爬下了床,穿了鞋子揽镜一照。今日穿的是一身明黄色的齐腰襦裙,长发披散在脑后,那黑眼圈有些突兀。实在是最近孩子生病,她也睡不着。

    逾时,红衣领着几个人进来了,走在前面的女子一身桃花色的印花长裙,纤腰如素,披着件豆绿色洒金边芙蓉斗篷,再看看那典型的大家闺秀的气质。

    行走间,温柔贤静,让人心生好感。

    “民妇给皇后娘娘请安”方雨郡主行礼间悄悄打量了一下榻上的女子,明珠公主嫁人后似乎张开了,现在的容貌更是美得惊人。

    这一眼,首先是惊讶于她的年轻。其次,她出生在美女如云的燕京城,见过的美人不少。但是像明珠皇后这样纯净精致的却从来没有过。

    “不必客气,看座吧!”声音,也是娇柔可爱。

    方雨郡主刚坐下,她身边的小丫头递上了一双绣花鞋“手艺不佳,还望皇后娘娘不要嫌弃,我做的不好。”

    红衣接过鞋子捧到来明珠的面前,这鞋子华美而雅致,上头点缀了许多碎玉宝石价格不菲。

    “谁说的不好?我很喜欢。”明珠留她一同用膳,中午上的是金丝玉酥肉卷,炸雀,酱香八宝鸭,还有一锅乌鸡红菇汤。

    方雨郡主小口的托着碗喝汤,油而不腻带着蘑菇的鲜美,心下暗想:皇后娘娘这个长辈可真是毫无架子,人也天真率性落落大方,打扮肆意不戴任何釵环。再看一旁的书桌上泥塑娃娃,纸风车都是一些孩童的玩意儿。

    方才路过看了一眼,纸张伤明显两种字体。龙飞凤舞,凌厉而大气的应该是皇上的。而空隙处照着模仿,学得扭七扭八的应该是明珠的字。

    就是刚学的水平……

    学识渊博,能文能武,雄才大略,城府极深的陛下竟然取了个这样的夫人。

    方雨心里颇为不屑,想来这明珠果然是如外面所说。年纪轻轻,却不学好靠着美色上位。

    明珠还不知道对方在心里这样看待自己,反而大手笔的送了人家一套红宝石的头面。

    饭后,两人在屋檐下对弈,明珠刚学没有多久,自然是惨败告终。方雨的内心是奔溃的,似乎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

    “等等我又后悔了,改在这里!”

    “皇后娘娘,第六次了。”说好的只让她三次。

    明珠脸上颇红,虽然两人年纪差不多。但是自己好歹是姨母辈分的,在晚辈面前如此失礼。

    正尴尬呢,好在秋霜姐姐过来了。俯身道“娘娘,陛下回宫了。”

    “知道了,回来就回来啊。”不耐烦的招了下手,咬着一口银牙,正纠结落在哪里好。

    “皇后娘娘,要不明日再继续吧。”皇上似乎已经进院门了,正朝着两人走来。

    “不行,都说不到长城非好汉,我虽然是个女子,也明白做事需要坚持的道理。”明珠摇头拒绝,正欲落下一子。

    一只温热的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啪”棋子落在了棋盘上,充满磁性的低沉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就你这两下子,别让郡主看笑话。还有,无谓的坚持就是愚蠢,不用谢我了,谁叫我们是夫妻呢!”

    方雨错愕的看着棋盘,明明已经胜券在握,但是拿一子又让局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峰回路转,运筹帷幄。

    君棠镜不愧是当今天下的王者,逐鹿天下的弄潮儿。

    她连忙起身行礼,顺便看了一眼来人,青年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俊美刚毅。一身黑色烫金的宽袍,带着一种无言的压抑气息。

    与自家夫君有两分相似,但是君棠镜更为成熟冷峻,上位者的气息更让他显得尊贵不已。

    这更是让她好奇,这样的人一看便不像是一个重女色的人,怎么会娶了明珠。

    明珠也没有一点当人家妻子的规矩,不仅不起身反而是让君棠镜给她披上衣服“你这又是什么奇怪的打扮?”

    “嘻嘻,是不是显得我更年轻了?”

    君棠镜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顶,没好气的道“是更丑了!”

    “扑哧”

    方雨闻声,不小心闷笑了出来,察觉道自己的失礼。她立刻闭嘴,站在了一旁小心翼翼低首。

    君棠镜到也没有怪罪她,面无表情的说着客套话“辛苦你陪她下棋了,她的水平我再清楚不过。”

    “没没有”

    君棠镜不可见的蹙眉,转身对着明珠“我先失陪了,书房还有事情。”

    “好,呆会我再陪你吃晚饭。”

    被君棠镜这一打断,明珠也没有再继续下棋了。再说了,原本也就是为了打发时间避免尴尬罢了。

    “要不,一起去看看我的药地如何?”明珠真诚的邀请。

    方雨没有想到她堂堂一个皇后还自己种草药?不好拒绝于是便点点头“好呀,我也挺想看看药材没晒干之间是什么样子的?”

    两人走在小路上,天吹起了风,她看着女子微扬的裙角,流光溢彩的颜色。这是上好的月光缎吧,明珠身上这一条马面裙至少也要一匹布料。

    看得出来陛下是真的很宠爱她,这样华贵的东西都让她拿去做衣服。同样的年华,明珠获活自在又幸福,而她

    从花园回来,她便直接到了御书房。君棠镜正俯头作画,倾身间笔走墨洒好不风雅。几笔勾画,屋檐下,女子青衣如莲。两根辫子映衬着白皙的脸颊,低首沉思的姿态跃然纸上。

    “夫君”

    “进来吧,顺便把那本《奇志录》给我一下!”

    明珠单脚小跳着蹦跶到他身边,看到纸张上的人影时突然侧首再他脸上一吻。

    君棠镜眸中尽是宠溺的笑意,一边画画,一边看着拿软榻上盘腿开始吃橘子的某人。

    这样相处的时光很是安宁,明珠随口提起“你看那方氏如何?”

    “不如何”他眼里,只看的见她。

    “敷衍,白天你可是盯着她看了好几秒呢,我都看见了!”明珠颇为吃醋的哼了哼。

    君棠镜冤枉,他拿是在看棋盘好吗。

    “行,我举得人家进退有礼,举止高雅行了吧!”

    “哟,印象这么好挺上心的吧,要不我和她换换位置算了。”

    明珠话还没有落下,男人怒瞪了她一眼“你竟然对我侄子起了心思?”

    “你瞎说什么呢?”

    “我对谁上心你还不知道吗?”君棠镜放下了笔,将画纸捧到了明珠的勉强。上面的人,俨然是她。

    像一朵青莲出水一般,天真纯洁。

    明珠心里像是吃了蜜糖,傲娇的将橘子塞到他的唇边,讨好的道“夫君,吃橘子”

    这会叫夫君了?

    君棠镜看着她如花一般娇嫩的容颜,红唇噙着一抹笑意。手抬起了明珠精致的下巴,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

    低沉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比我小了十岁呢。以后,我注定是要走在前面的那个。明珠,我一想到要离开你,我就会很难过很害怕。在生命最美的时间里,我不会把感情浪费在不必要的人和事上了。剩下的日子,好好爱彼此,过我们自己的日子好吗。”

    明珠鼻头一酸,被他认真而严肃的话语感动到了,泪水突然滑落“不会的,你每天都在锻炼身体,不会比我早走的。要真的是那样,我陪你一起。我才不要活在没有你的世界里!”

    “傻瓜”

    “我会一直一直在你身边,再说了,我们的连儿还小,我们还有很长的余生来相爱和照顾孩子们。”

    他放下了画纸,双手捧着明珠的脸,薄唇含住了她的柔软。

    岁月静好,莫不温柔。

    ------题外话------

    本文到此完结了,感谢大家的支持和不离不弃。我一直很内疚,因为学业的缘故总是晚上更新。

    番外写了明珠,至于下一代的故事,我字里行间也透露了哟。

    鱼鱼爱你们

    愿小仙女们和我的这章标题一样

    爱情长长久久,生活也长长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