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 > 第二章 开什么玩笑?
    黄河文艺出版社的几个员工今天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这都快十二点了,若是依照往常,主编江东流早就从办公室里出来赶赴食堂了,今天却不知怎么回事,自从进了办公室之后,就一直没有出来。

    几个小编都有点担心,一脸雀斑的年轻女编辑邵燕秋担心道:“江老师今天怎么有点不对劲啊!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瘦高个,留着长发带着金丝眼镜的高占谷笑道:“别疑神疑鬼的,江老师今天开会的时候还好好的,在哪里有什么事情?我估计应该是审稿太累,睡着了!”

    旁边矮矮胖胖的贺春生脾气急,“想那么干嘛?午饭时间到了,把老江喊出来吃法!”

    贺春生资历老,年纪也大,与江东流是多年的同事关系,他根本用不着像年轻的编辑们那样胡乱猜测,直接就走到江东流的办公室门前,伸手敲门,“老江,出来吃饭了!”

    他敲了两下后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老贺你来啦!”

    坐在办公桌前的江东流把眼睛从电脑上移开,抬头看向贺春生,“来来来,你过来看看这个稿子!”

    他脸色微微发红,语气兴奋,站起身来不住搓手,“我要跟社长商量一下,这本书一定要大力宣传一下,这个季度的主推就是它了!”

    贺春生见他神情亢奋,喜不自胜,不由得有点迷糊,“老江,你这是怎么了?”

    江东流摆手道:“我没事儿!我好着呢!”

    他在对贺春生说道:“你呀,快看看我电脑里的这份稿子!你看看这本书可不可以做这季度的主打书籍?”

    贺春生笑道:“老江,你开什么玩笑?咱们出版社主打的书不是已经都定下来了么?白清颜先生可是早就与咱们社长定好了的。”

    不过他见江东流如此说定然有其原因,当下坐到电脑前仔细看去。

    此时电脑文档里的已经被江东流拖动了一部分,贺春生从新将文档拖到开头处,的名字便出现在他的眼前。

    “射雕英雄传?”

    贺春生将这几个名字不自禁的念出声来,“这写的是什么故事?神话传说?历史故事?”

    江东流道:“我先不给你说,你自己看!”

    贺春生笑骂道:“装神弄鬼!”

    但话虽这么说,他还是继续看了下去。

    这的第一章,风雪惊变,就这么一句句在他眼前出现:“钱塘江浩浩江水,日日夜夜无穷无休的从临安牛家村边绕过,东流入海。江畔一排数十株乌柏树,叶子似火烧般红,正是八月天时。

    村前村后的野草刚起始变黄,一抹斜阳映照之下,更增了几分萧索。两株大松树下围着一堆村民,男男女女和十几个小孩,正自聚精会神的听着一个瘦削的老者说话。那说话人五十来岁年纪,一件青布长袍早洗得褪成了蓝灰色。只听他两片梨花木板碰了几下,左手中竹棒在一面小羯鼓上敲起得得连声。唱道:“小桃无主自开花,烟草茫茫带晚鸦。几处败垣围故井,向来一一是人家……

    “咦?这人的文字功底很深啊!”

    在看到“小桃无主花自开”这首诗诗时,贺春生双眼一亮,“这首诗朗朗上口,我怎么没有看到过,难道是这个作者自己写的?”

    他喃喃自语,“这首诗不错,就不知故事写的怎么样。”

    他嘴里说着,双眼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电脑屏幕,过了好半天,贺春生意犹未尽的抬起头来,一脸兴奋的看向江东流,“老江,武侠还能这么写?”

    他站起身来啧啧称赞,“我也看过不少武侠大家的作品,但他们写的都是大被同眠的,一男数女,再加上什么武林秘籍,都是一个套路,看多了也就厌了,这也是武侠被人诟病之处。”

    贺春生一脸赞叹,“这本书不一样!我虽然只看了三章,但格局之大,气魄之足,绝非如今的武侠所比肩。”

    江东流见他如此说,笑道:“情节是一方面,关键文笔也好,虽然只是平铺直叙,都是白描的手法,可行文排句,顺畅无比,便是平淡之极的事情被他写出来,也能让人看得津津有味,欲罢不能。”

    他对贺春生道:“这份文字功力可不得了!”

    两人都是说了几句话后,互相对视一眼,贺春生道:“你刚才的提议我觉得可行,这本书肯定有前途!”

    江东流道:“那好,咱们一起去找社长去,力求让他将这本书大力宣传一下!”

    何春生道:“那白清颜先生的书怎么办?”

    江东流道:“大不了同时宣传呗!”

    贺春生道:“资源平分,恐怕白先生会不高兴。”

    江东流道:“那就让他看完这部书再说话!”

    两人聊了一会儿,齐齐走出办公室。

    门外几个看热闹的员工见他们两人一脸兴奋的走了出来,都暗暗纳闷,“江老师与贺老师两人平时都多稳重,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像中了几百万的大奖似的。”

    “哎,老江,这个郭大路是哪个知名作者?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啊!”

    贺春生从离开电脑后,就一直在脑子里回想“郭大路”这个名字,但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按说这种文笔的作者,圈子里可不多见啊!”

    江东流听到贺春生问询,脸上露出一种极为古怪的表情,“那个,嘿嘿,这位作者是新人!”

    “新人?是第一次写书的人么?你跟他熟悉么?”

    江东流脸上古怪之情愈发的明显,“何止熟悉,简直天天见!”

    贺春生大喜,“那你可要替我引荐一下,这位先生是哪所高校毕业的?是国内的大学还是国外名校?是搞文史研究的么?他现在什么地方工作?公务员还是教授?”

    在贺春生心中,能有这种文笔之人,必定是饱学之士,若是自身没有文学底蕴,是绝不可能有这种厚实简洁的行文。

    这是心中有丘壑,腹内有锦绣之人才有可能写出来的东西。

    所以他才猜测这个“郭大路”一定是从某个高校毕业,而且必定还有一份稳定的工作。

    说来也是,能有如此文笔,如此才情之人,还能找不到一份体面的工作?

    江东流看着一脸热切的表情,一时间有点不知道怎么将郭大路的身份说出来。

    他斟酌了片刻后,对贺春生说:“这郭大路既不是公务员也不是专家教授。”

    贺春生问道:“那是做什么的?”

    江东流嘴巴张了几下,挤出了几个字。

    “他只是个菜市场卖猪肉的小贩!”

    “什么?”

    贺春生双眼鼓起,“开什么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