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穿越小说 > 家有拜金娘子 > 第239章 大结局
    炎热的热天给人一种闷闷的感觉,可梅霜在地理的听到一个爆炸性的消息的时候,却让她吃惊不已。

    南宫琰居然当皇上了!

    南宫焕暴毙了,俗话说就是死了!

    一瞬间,让她有种被五雷轰顶的感觉,她完全的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过后也是嗤笑一声,既然南宫琰做了皇上,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他们夫妻两个可以甩开膀子干活了啊,这下子真是太好了。

    十月一过,皇上登基的第三个月,狄家村又迎来一个好消息,那就是皇上下了一道圣旨,居然传唤狄春雨和梅霜夫妻两个进京,去面圣。

    整个镇子上的人都沸腾起来,这还是百年来第一次村子里接到圣旨的人家,镇长也笑嘻嘻的前来,就连远在县城的温旭阳也急忙的赶来,祝贺他们夫妻俩,这下子,做生意,居然也惊动了皇上,可温旭阳心里门清,这以前住在他们家的那个邓墨寒就是邪王,至于怎么当上的皇上,这他们也是无从得知,很风平浪静就已经登基,这着实的让人感到了压抑。

    狄春雨暗暗的长叹,这老天可这是造化弄人,没想到邓墨寒……不,南宫琰居然时隔一年,不但领兵打仗,还顺利的登基,真是好,微微的点头。

    说是让他们夫妻进京,可他们俩也都清楚,这狄飒,是南宫琰的种,这前半生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做太子是早晚的事情,丫蛋狄夭夭便是长公主了,从商人之女一下子变成了公主,这差距不是一般的大,梅霜瞅着两个孩子十分的不舍,这一进京就意味着,从此以后,春雨和梅霜以后再也见到他们了,等到以后见到,兴许……还得像他们下跪,听他们说话,想想那种情况……她宁可不要看见。

    这次上将,梅霜把三个孩子都带上,家里面春雨把事情全部交给邓鑫全权负责,而他们拉则是把狄一带上,要是京城那边发展的好,兴许她们就在京城分一杯羹,要是不好,就当是旅游算了,反正宝宝和相公也是没有来过京城。

    正在收拾包袱的春雨,想起了上半年,娘子几乎都在书房里,写着什么书,说是要等那边的园子开了之后,给戏园子里说书用的。

    “娘子,你那些书是不是要拿上,这次正好一并的也给捎过去吧。”省的在麻烦一次,就算是他们不去,那也是要派人去,浪费时间还来浪费人力,着实的有些不妥。

    正在检查银票的梅霜听到相公这一提醒,瞬间的想起来了:“对对,我写的那些这次全部带上,可是不落下了。”说着话,放下银票,直接朝着书房去了。

    不但是那些书,还有一些关于养颜面膜的房子,也一并的带上,这是她和南宫琰之间的约定,收了人家十万两的银子,总归也是要出点诚意的不是么?

    日一次,春雨和梅霜坐上了皇上派来的专用马车,孩子们则是在后面的一辆马车里,有着京城里最精锐的御林军护驾,一行人在村子人和镇子上人的眼中,越行越远。

    有着御林军的宝航护驾,这一路很顺利,用了不到十天的时间就到,不过照着他们的速度并不快,甚至说还很慢,御林军看在眼里也急在心上,可是对他们夫妻俩不敢催促,任由他们边走遍玩,谁叫皇上在传旨的时候,已经言明了,他们是免贵,不但如此,就算是见到皇上本人也是不用下跪的,这一份恩宠可是很少人,不……从未有过人享受过,可见这些人在皇上的眼中也是很是重要的人。

    高高的城门,城门上还有很多的士兵,不但如此,进城门的时候,还是和原来如此,一样查清身份,才允许京城。

    春雨第一次到京城,瞅着那城门,和县城一样,都是用石头砌成,只是比县城的城门可是要高的很,人多,盘查的很严格,这是县城那些守门的人做不到,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却别。

    这京城的们在他眼睛里是这个样子,但是在守城门的眼里简直是完全的不同,只是有道是,狄春雨就是一个门外汉。

    进了京城,一行人直接去了邪王府,南宫琰登基之前住的地方,此时的邪王府已经改名,成为狄府,这一举动,当时震惊了整个朝野,一般的情况下,这皇上以前的府邸,都是赏赐给有作为的皇子们的,可皇上就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可皇上居然谁也没有给,竟是给了外人,而这个外人,他们都不知道是谁,所以都纷纷的好奇,这即将要住进狄府的人会是谁,所以在第一天皇上下旨的时候,朝中大臣们就已经遣拍出自家的小厮,盯在狄府,只要人一道,他们就会立刻的知道。

    有的聪明人,得知皇上下了一道圣旨,下旨的对想还是远在千里之外的狄家村,有的人已经开始乔庄的去打探,春雨和梅霜还没进京城,她们的底细已经被有些人调查清楚,有一家知道,后面的人也跟着陆续的知道,一个京城,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

    下了马车,瞧着上面写着竟然是狄府,这让梅霜有一瞬间的惊讶,扭头看向狄春雨,微微的拧眉,抬脚走进这府里,当再次住进这府邸,她有一种旧地重游的感觉,以前是南宫琰的,现在是自己的,这中间的诧异很大。

    “狄老爷,狄夫人,皇上交代过,这府邸已经赐给你们,这里的一切都是归老爷和夫人的,若是两位有什么不满意的,大可以找府内的管家调换,知道满意为主。”御林军的首领董贺龙到。

    春雨听到这话,紧忙的摇头:“不不,不用换,很满意,这一路倒是有劳你了,谢谢。”

    董贺龙拱拱手:“既然无事,那属下要回宫像皇上禀报。”没有笑容的脸上,依旧很恭敬的道。

    狄春雨颔首:“成,那你去忙吧。”

    瞅着出了院子的人,这下子春雨算是松了一口气,回身开始打量这府邸,还别说,不是一般的大,和狄家村正在建设的邓宅比起来还要大,不愧是古安国的首富,很是敬佩。

    晚上,冷不丁换了个地方住,还认床,一整晚都是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反倒是身边的娘子谁的很踏实,无奈的摇摇头,侧身,单手撑住头,看着娘子的睡颜,很久很久,久到什么时间他不知道,后半夜不知不觉的睡着了,此时他倒是有一个新的发现,说不着的时候,看娘子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娘子现在又曾加了一个功能,那便是,催眠。

    次一天,两人熟悉过后,穿上崭新的衣服,对着铜镜是看了又看,觉的没有不妥,才和春雨坐着府内的马车进宫,宫里的安公公非常和蔼非常恭敬的把两人引领到了御花园,此时虽然是十月金秋,但是御花园里的花儿开的那叫一个鲜艳。

    女人似乎天生就是喜欢花,梅霜的两只眼珠子都已经黏在那牡丹花上,对着亭子里的人视若无睹,身侧的春雨拽了又拽,还是没有把梅霜的眼神拽回来,最后无奈,只好随着她去吧,反正他是知道南宫琰是不会怪罪她的。

    进了凉亭,梅霜和春雨见到南宫琰穿着一身明黄色的龙袍,墨发上带着一颗硕大的龙珠,很耀眼,只是看在梅霜的眼里,此时的她还是不感原来穿的常服好看,这一身衣服就是枷锁,一个锁住自由的人的枷锁,无形就是关在龙在里的鹦鹉,每天听这下面的人说,而自己看见的紧紧的只是这偏大的天空,无疑就是坐井观天的青蛙,还不如做邓墨寒来的自在。

    “坐下说。”

    南宫琰也没有让他们行礼,而且他们也没有要行礼,梅霜是真的不想给他行礼,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就是像一个人下跪,她是真的做不出来,兴许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她,是真的把自尊心看的极重,春雨则是完全的不好意思,但最大的原因是他也不想跪,因为他对娘子心怀不轨,怎么可能像自己的情敌下跪,所以,见梅霜没下跪,他也装傻充愣的不跪。

    三人坐下后,安公公很有眼力见的把早准备好的糕点和茶水,全部端了上来,之后领着下人全部退了出去,站在外面,守着,不然任何人进入。

    “春雨兄,一眨眼,竟然有一年没有见面了,最近可好?”

    “托皇上的福,很好。”春雨含笑的道。

    对皇上的问话,他是有问有答,说话的时候都小心翼翼,但话里还是有点损人的意思,听在南宫琰的耳朵里只是轻笑,对他的话里的意思完全的置之不理,不过他到也能理解春雨的苦楚。

    “梅霜,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谢谢你给我传信,你的那封信可是就了我一名。”说完举杯,仰头,一口喝进。

    女人也举杯,一口喝进,喝完还暗自腹诽,这茶多亏是温的,要是烫的,这一口下去,估计一直能热到胃。

    对这件事情,梅霜自是承受的住南宫琰这一句谢谢,也没有多余的话要说,其实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以前两人倒是平等,可现在……完全的是不是,人家是九五之尊,他说那可数是花,下面的没人敢否认,也都跟着符合,指着树叫花,可她不一样,此时她是小小的老百姓,她说那花是树,别人一定当割屁听听,所以这是做人的差距。

    南宫琰没想到再次见面,居然会是这个样子,急着见他们的心情一下子也都落了下来,瞅着梅霜和春雨半晌,之后轻轻的道:“难道我做了皇上,你们都这样敬畏我吗?”

    “对啊,要是对你不尊重,那我们这颗项上人头岂不是朝不保夕?那可不行,这脑袋上还有一张嘴,只好我还是需要它吃饭用。”梅霜瞧着他失落的那种深情,有些不惹,还是半开玩笑的道。

    “怎么会,你可是我的大恩人,我怎么会杀你呢。”要不是因为要保护她,他何苦给自己套一个枷锁,不过看着她平安,他就高兴。

    转眸看向春雨:“狄兄,我们以前什么样,以后还是什么样,在你们面前我不是什么所谓的皇上,我还是那个我,邓墨寒而已,说话什么都不需要谨慎,想说什么就说,我都不会怪罪的。”

    “当真?”狄春雨拧着眉,味道对面的人。

    南宫琰狠狠的点头:“对,君无戏言。”

    春雨瞧着他不像是说假的,在看看梅霜,见娘子朝着自己点头,最后他还是装着胆子说了一大堆,想起什么就说什么,慢慢的气愤缓缓的回升。

    三个人一聊就是一上午,要不是肚子饿,此时他们还在畅谈,不过这中间梅霜也说了很多关于私塾这方面,南宫琰听的非常认真,也时不时的讨论下,而春雨也把他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有的事情春雨看的还是很准,一个是现代的眼光看着私塾,一个是古代看,他们两者想交替一下,就是一个可取意见。

    中午三人吃了一顿午饭,梅霜坐在桌子前,瞧着一张大桌子上都是菜,目测下来没有一百道也就五十道不止,一个盘子一个盘子摆放的很规整,看上起去色香味俱全,不但这才做的精致,口感还是不错,但唯独一点不好,那就是这才几乎都是凉的,暖乎乎的菜也少之又少,关键是,远处的菜他们够不到,还需要后面的人布菜,这让他们吃个饭很麻烦的。

    梅霜撇撇嘴,起身,看向殿里的人,摆摆手:“你全部下去,这里不用你们伺候。”

    殿里的宫女和太监面面相斥,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南宫琰点点头:“她说的话就是朕时候的话。”

    随着皇上的一句话,大家顿时更加的懵逼,这皇上说的话和这女的说话都是一样算数?那这个女的是何方神圣,竟然有着这样的权利。

    很快,宫女和太监全部下去了,梅霜拿着盘子奸笑半天,冲着南宫琰直摇头:“你这个皇上做的真可怜,估计你吃个饭都保护吃饱。”

    南宫琰含笑的点头,这句话倒是说出了他心里的话,现在的他根本就不知道饿和饱,以前在狄家村的时候,还能吃上可口的饭菜,在邪王府也勉强的能吃上一口热乎的,可现在,这地位越来越高了,可是吃的却是越来越冷,也越来越不合口,自我嘲笑了下。

    “可不是,想吃上一口热乎的都是不可能。”

    梅霜端着盘子,绕着桌子走,看见什么就加点放在自己盘子里,现在的她就是把这桌子上面的美事当成了自助餐,听这南宫琰嘴里说的话,很无奈,她则是完全的不懂。

    “要说你们活的真累,你一个人每天都要吃这么多的菜,可又吃不完,那剩下的菜不是倒掉了就是让下面的那些人吃了,为什么不每次减少点,这样节流开支,你想想,你这一顿剩下最好一百两的银子,那一天可就是三百两,那一个月呢?是不是一万,一年呢?十二万两的银子,你知道这十万两的银子可是多少老百姓一年的用度吗?”

    梅霜瞧着南宫琰竟然选入沉思,肯见他还算是一个好皇上,也就多说了一些:“要是把这些银子生出来,做些有用的事情,比如放在私塾上,多半几所免费的私塾,这样就让那些穷苦家的孩子也可以有学上,再比如,要是有学好的学生,可家里没有银子攻他们上学,你这银子可以无偿的贷款给他们,等到他们以后有能力偿还的时候,在慢慢的换给你,这样,既不会让那些孩子上不起学,也不会让一些有才之人流失掉,这岂不是一举二得。”

    春雨听着娘子说的话,有些头晕,他几乎都没有碰见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南宫琰似乎明白了一些,但是对按个贷款还是有些迷茫,随后又问了关于这个问题。

    梅霜瞧见他就像是一个一块海绵一样,随后也不吃桌子上的美事,直接把盘子放在桌子上,一点一点的跟他说这贷款是个什么意思,一个多时辰后,南宫琰总算是清楚了这贷款的意思,微微的颔首,这贷款要是弄的好了,也不止这件事情上,还能用在别的地方,其实说白了,就是高利贷,只是这高利贷的利息小了很多。

    梅霜瞧见他已经都清楚了,也就没有必要在纠缠这件事情,当拿起盘子想去吃东西的时候,却发现,这桌子上的美事已经完全的激发不出来她的食欲了。

    对着盘子长叹,真是,这一顿美好的饭,竟然被这样给打搅了,哎……

    下晌出宫之前,梅霜又把彩票这种事情告诉了南宫琰。

    说白了,这彩票也是赌博,一张彩票两文,要是种了最后的一个数,那就能得到五文,以此类推,这种赚银子的方法是明目张胆的,可若是掌握里面的技巧,那日进斗金都不成问题,所以,这个是一本万利,每年赚的金满盆那是不成问题的。

    南宫琰朝着梅霜直竖起拇指,这女人简直是……是他的福星,现在的他更加的渴望那个世界是什么样子了。

    出宫的第二天,皇上的另一道圣旨忽然的降落到狄府,圣旨上的内容就是让狄春雨做皇商,这下子狄春雨愣住了,梅霜也惊呆了,不过女人很快反应过来,皇商,那可是多少商人梦寐以求的,这好事竟然落在他们头上,一下子,狄府,人满为患,好多人都慕名而来。

    狄春雨没见过这架势,直接坐起了幕后老板,把事情全部的交给梅霜,而他则是偷偷摸摸的听从梅霜的指挥,两个人配合到也天衣无缝。

    十一月,京城十里坡,那个院子经历一年的时间终于完工,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梅霜高兴的都快要挑起来,和南宫琰商量了个时间,他们仨坐着马车去了十里坡,走到那一抽,院子外面那半山坡上建设的还是不错,种着一些树木,虽然现在是已经进入到了冬季,树是光秃秃的,不过还是能想象的道以后到夏天,那一准儿是清脆一片。

    院子里建设还真是不错,完全的是按照她设计的弄的,三人把院子转悠了一个遍,发现这一下午竟然就这样过去了,而且这里还有的地方没有去仔细的看,着样的规模当真的是让人震惊,叹为观止。

    梅霜想了想,现在这个院子也没有提名,这个倒是不着急,有现成的,只要皇上大手一挥写上一个牌匾,那这园子定义完全的是不同了。

    只是现在这园子里都弄好了,就差一些人上岗,这些人虽然都是南宫琰找的,但是为了能更加的专业,她还是打算在年前这三个月的时间,做一个试营业,让京城里的人全部在知道这里有这么一个地方,一遍试营业,一遍看看这些院子里哪里还有不完善的地方,正好趁着年后正式营业的时候,统一的更改。

    南宫琰对她这注意感觉超好,当时就同意了,他回到宫中,站在御书房的龙案前,想了想这园子叫什么,这吃喝玩乐都聚集到了一起,似乎就是一个休闲,娱乐集一提的地方。

    挥动手中的毛笔,很快写下了,逍遥园,三个红色的大字。

    这天下也只有皇上敢用红色的朱砂笔,这么明显的御笔,就是想不让人看见都难,写完之后命人去装裱,之后直接送气了狄府,而梅霜却是在策划试营业前的宣传。

    经过三天的时间,宣传的事情已经全部的想好,前思后想,发现没有什么遗漏,才让府中的人全部出府,把手中的宣传单,往外递送,定下了一个光棍节的日子。

    十一月十一日,试营业正是开始,开园的第一天,完事园子里消费的东西全部免费,大家一听,几乎全部绕着园子逛了一大圈,逛的最多的地方还是温泉,而温泉里专门有按摩的,每个人限时间,一个人最多也就是十分钟,既让他们尝到甜头,也让他们想着,这样她才能赚到银子不是么?

    试营业的两个月搞的还是不错,最起码园子里的事情也没人给宣传出去了,比如酒楼里面的菜是外面的人吃不到的,还有一些酒吧,里面劲舞,看的人热血沸腾,青楼,里面的曲子和外面唱的都不一样,风格大相径庭,就是有人故意学也是学不会,不知道要听多少遍才能记住里面的歌词,至于台上挑的舞蹈,那更就别说了。

    不够有一个地方倒是让梅霜觉的震惊,也是园子里最赚钱的地方,那就是茶楼。

    大家几乎都是奔着说书去的,什么白娘子,西游记,西厢记,每天有两场,没一场都说的不一样,而且收费和外面都是一样,不但有说书的,就连这些说书的东西都排练出了戏曲,每日的人都是络绎不绝,甚至还有人高价请去唱躺会,可这个戏曲班子,就是不去,一天也只哼唱一曲,剩下的就是休息,要是没看够,麻烦明天再来!

    南宫琰在皇宫只是听说这逍遥园有多么的火,可他根本就没有亲眼的看见,趁着过年封笔的时候,休闲一日,坐着马车去了,到了园子一瞅,可真是人山人海,细细打听才知道,这是过年前,试营业最后一日,等到过完年之后在开园的时候,就要正式的营业,里面还有加开一些园子,比如锦鸡园,大家也没有听到过这种东西,只是吃过这东西的肉,不过挺好吃,可就会一盘太贵了。

    过年,狄春雨和梅霜一起去了皇宫,陪着孩子和南宫琰过了除夕和大年,孩子们高兴大人们也都高兴。

    梅霜瞅着天空生气的烟花,想想自己似乎来到了这异世界也有小十年的时间了,从一无所有,到现在赚的金满盆,风风雨雨里,身边都有一个守护神,扭头看向春雨,小声在他耳边轻语:“相公,这辈子嫁给你,是我最大的荣幸,我爱你。”

    狄春雨听到这声久违的我爱你这三个字,激动的差点掉下眼泪,伸手搂着她的肩膀,问着她墨发上出来香香的味道,深情的也会了句:“我更荣幸,能娶到你做娘子,今生我无憾。”

    远处看着他们的南宫琰,嘴角缓缓的勾起,回眸看向太空,低头瞧着十三岁的太子,南宫狄飒,含笑的摸摸他的头,所有人里他都问心无愧,可唯独自己这个儿子,跟在他身边时间少之又少,现在能给他最大的就是在外来这十年的时间里,把自己治国之道全部交给他,到时候就是他走,也走的安心。

    日子过的飞快,转眼,狄春雨和梅霜到了京城三年,这三年的时间里,他们只回过狄家村一次,回去还是把村子里的事情处理了一番,顺势的把狄一给留在了狄家村,做邓鑫手下的管家,而邓鑫直接成为梅霜手下的人。

    逍遥园,在京城被称之为消金窟,里面的东西是整个京城里最好的,价格也是比外面的贵,但胜在他们这服务太多好,即便是这样,可每日里慕名而来的人不计其数,狄春雨看到这园子每日里赚很多的银子,都恨不得在开上一家,可梅霜的心思太小,野心太大,有时候会适得其反,就想现在这样。

    他们是皇商,而现在生意也有很多涉及,有的是南宫琰留下的,有的是自己添加的,一直梦想着弄的青菜和水果深加工的事情也终于办成了,现在每个州府都有工厂,足够每个州府自产自销的,也为了自己赚了一大笔银子。

    对南宫琰的承若,她也做到了,每亩地可以产水稻一千斤,而且还是一年两季,当然这水稻也不是每个地方都能种的,但是保证产量已经有两年了,这让南宫琰高兴怀了,凡事能种这种两季稻子的地方,皇上出银子,让农民开始种,而且还是减免粮税,只限一年,这消息无疑是好的,大家也都积极的去县衙领种子,每个县衙也都有人专门指导这稻子怎么种,一传十,十传百的,普通的老百姓也都会种,当年就迎来了开门红,虽然有的地方没有达到一千斤,但最少也有七百斤,这七百斤可是足足的,不用上税,种多少都是自家的,而且还是两季,在这一年,看似国库里少收了不少的粮食,可百姓们却是富裕了,不但种的了粮食,他们也跟着学套养技术,有的养鱼,有的样龙虾,甚至还有样泥鳅的,这一年看似国库少收了不少的粮食,实则是百姓们更加富有了,百姓强大了,国家就跟着强大,国库充盈,而南宫琰自是也不敢忘记梅霜说的话,不管国家怎么强大,军队比对要有过硬的素质,不论是集体进宫,还是单方作战,都要硬,所以,看似盛世,但军队是不能松懈,盯着的古安国的人可大有人在。

    所以军队的军权一直在他手上攥着,而前些年打仗,他也收到了一些人的追捧,甚至有的人暗自封他为战神。

    时光如驹,转眼狄飒已经长大,十五的年纪已经张的和南宫琰差不多高,而在狄飒十五生辰那日,南宫琰居然把皇位传给了古安国唯一一个皇子也是太子的南宫狄飒。

    自己然而坐上了太上皇,这让众人无法理解,皇上年纪才到中年,可为什么却是做出了这样的举措,即便是大家心有不甘,可也不敢公然的去质疑皇上的决策。

    狄飒登基,把持朝政,立时一年的时间,南宫琰都在不间断的指导,狄飒也是一个爱学的皇子,对上,他孝敬,对下,他是个好皇帝,每日他都会把梅霜写给她的出师表都要仔仔细细的念上一遍,去理解话中的含义,现在的他都一字不差的倒背如流,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勤勤恳恳,记住娘亲的话,亲贤人远小人。

    南宫狄飒登基,年号改为元泰年。

    元泰五年,云游的智慧大师回来了,依旧在皇家寺庙主持开坛讲课,狄春雨闻言,似乎总是有什么事情牵引着他,拽着不情不愿的梅霜去了寺庙,说是要听主持讲课,边走还便劝着她,说智慧大师是一个得到高僧,听他讲课那可都是看缘分。

    梅霜心里却是腹诽,得到高师?她看着可一点都不想,完全的想象他和得道高僧联系在一起,不过还是听从相公的话。

    而这一天,皇宫里,南宫琰把狄飒叫道一边,说是要去远游,至于何时回来则是不定,而这五年的时间里,狄飒已经完完全全的能独当一面,所以他走的安心。

    狄飒见挽留不住父皇,只好目送他远走,可是看着他的背影,飘忽不定,疏忽随时想被风吹走一遍,心里莫名的升起了一股剧痛。

    智慧大师开坛讲课,说的一些法语她根本就听不懂,听着听着就要睡了,春雨瞧娘子这神态,眉头微蹙,伸手拽醒她:“你去后面厢房里去睡上,我听完去找你。”

    梅霜这一听是好事,顿时点头,起身,瞧瞧的离开了会场,而智慧大师则是看了个正着,随后的讲课也都是草草了事。

    厢房里,梅霜睡的深沉,床榻边上坐着的南宫琰,专心的瞅着梅霜的美颜,这些年来,她的容貌一点都没变,不知道……

    咯吱,们响了,智慧走进来,瞧见了南宫琰,轻轻的道:“来了。”

    “恩。”

    智慧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见他专注的眼神盯着自己看,智慧还是不免的问了一句:“真的想好了?”

    南宫琰笑了,很开心:“师傅,我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我是真的想好了。”

    智慧瞧着他已经心意已决,长叹一口,这都是命,微微的点头,袖子一甩,三人瞬间掉到一间密室,里面摆放着莲花台,莲花台四周全都是不灭灯,智慧示意他把梅霜放进去,而他自己则是躺在梅霜的身边。

    “闭上眼睛,不管中途遇见什么都不要正眼,我什么时候告诉你睁开,你变睁开就是。”

    南宫琰还想问,可见智慧已经闭上了眼,最后还是乖乖的闭上嘴巴,闭上眼,伸手紧紧的拉着梅霜的手,只感觉顷刻间,他的身体很轻很轻……似乎已经飘起来了,可下一秒便感觉陷入无底的黑洞……

    讲坛全部结束,春雨走向厢房,推开门,瞧见梅霜还在床上睡的很香,上前轻轻的推了推她:“娘子醒醒,回家了。”

    床榻上的女人微微的蹙眉,撅着小嘴很是不高兴,张开迷蒙的眼睛看向身侧的男人,顿时吓了一条,伸手捂着自己的胸前,惊讶的问着他:“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我的屋子里。”

    春雨一懵,娘子这是怎么了?

    “我是你相公啊,我是春雨啊,娘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梅霜的眉头拧的更紧,扭头想了想,梅霜……是在叫她吗?他是自己的相公?可为什么一切的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啊!

    “那我是谁?”他叫春雨,那自己呢?

    春雨:“……”

    ------题外话------

    今天完结,亲们明天看公告,大结局完结后有实物奖励,今天太晚,小篮子明天上传公告,亲爱的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