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吧 > 都市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五十一章 月光照故里(3)
    谁也不知道当时三楼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听到枪响,看到二少爷和大少奶奶坠下高楼,砸碎了整张桌椅。不论是台上台下,还有二楼,都瞬息静下来。

    幸好有林叔在楼下守着,马上就上前,看时宜和周文川。

    “林叔,”周生仁从一楼的东南角走出来,十几岁的男孩子,脸上却比别人都要镇静的多,“你去楼上,楼下的事交给我。”

    他没有说楼上发生了什么。

    大哥的枪是有消音器的,他不知道周文川是否开了枪。

    而他真实地,听到了两声枪响,除了自己的……他的视线落在了杜风身上,他的枪仍旧握在手里。没想到关键时刻,竟然是外人出了手。

    整个周家乱了套。

    不管是同时进行抢救治疗的周生辰、时宜,还是已经确认死亡的周文川。所有的变故都太突然,整个老宅的彻夜通明,再不是为了寿宴,而是这一连串的意外。

    所有的人,包括周母、叔父周生行,甚至是周生仁,都不被允许靠近抢救的人。

    叔父终于在后半夜出现,匆匆让人料理周文川的后事,让身边的心腹将周母带回了山下的大宅子。周母眼神完全已经涣散,不停流着眼泪。

    周文川身中两枪,不论周生仁的那枪是否中了要害,他都开枪了。

    车子里,周生仁就坐在前座。

    周生行关上了隔音玻璃,重重叹了口气:“婉娘,我不知该如何劝你。”

    周母双眼尽红,缓缓扭头去看他:“我的孩子,我的两个孩子……如果你肯帮文川,他就不会这么拼命一搏……”

    “周生辰会在十年后把周家交给小仁,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文川也是你儿子,”周母哽咽得说不下去,“他也是你儿子……”

    周生行微微闭合双眼,不再去看周母:“就算所有人都知道了文幸、文川的身世,我也不能承认,你在周家这么多年,还不懂吗?就像大哥他多么不甘心,也要娶你进周家,就为了给他第一个儿子,最爱的那个儿子一个名正言顺的母亲,因为只有你配得上。”

    那年,婉娘带着“未婚先孕”的传闻嫁入周家,只为给周生辰这个早产又丧母的大少爷一个名分。他和婉娘年少相识,却不得不为周家放弃。可朝夕相对,终究情难自己,有了这对不该有的同胞兄妹……

    因果循环。

    没有当日因,何来今日的果?

    若不是他为了周家清理内鬼,亲自命人在十年前的游轮上追杀小仁的母亲,她又怎会因为爬上高温锅炉,服毒自尽?

    若能将周家在十年后交给小仁,也算是补偿。

    这一生谁无过错,又如何偿还的清,所有的人情亏欠。

    周生辰在深夜醒来。

    他中枪的位置并非要害,而是手臂,或者说原本是要害,子弹却因时宜的阻挡而偏了。身边有人给他做着检查。

    周生辰要起身,所有的医生都慌了,却又不敢劝说他。

    林叔忙走上前,周生辰用完好的那只手臂,撑起自己的身体:“时宜在哪里?”

    林叔略微沉默。

    “时宜在哪里!”他一把抓住林叔的手臂。

    伤口瞬间爆裂,有血慢慢从纱布里渗出来。

    “时宜小姐……一直没有醒。”

    他手指紧扣住林叔,紧紧闭了闭眼睛,掀开身上的白色棉被,下床。有医生要上前阻止,被林叔挥手都挡下来。他推开门,带着周生辰走向时宜的房间,为了防止再有意外,所有的医护人员都被安排在这里,她的房间已成了病房。

    他走到门口,竟然就止步了。

    手臂的疼痛,远不及蚀心入骨的恐惧和痛苦。

    一而再,再而三。

    他护不住她。

    他手撑在门上,渐渐握成拳,有温热的眼泪夺眶而出。

    林叔和走廊上的人都不敢出声,就看着他慢慢将头压在自己的手臂上。长久地,就这样隔着一道门,紧紧靠着门,却不敢入内。

    忽然,房间里有人说了话:

    “她手指是不是动了……”

    周生辰猛推开门,里边的医生都停住,回头看向他。

    而他,只是看着床上躺着的人。

    心电诊断装置的跳跃……非常平稳,慢慢地消融着,他血脉中蔓延的恐惧感。

    她活着,他亲眼看到了,才敢相信,她还活着。

    他记得她说过的每句话,是那些话慢慢地渗入他的心。

    如今说话的人,在睡着,却像是随时都会醒过来,和他说话。

    她对他,像是永远都小心翼翼,唯恐失去……

    ……

    “等等我,我需要和你说句话……”

    “我一直很好奇,研究所是什么样子,方便带我看看吗……”

    “你相信前世吗?我或许能看到你的前世……”

    “你今天的样子,感觉上非常配你的名字。周生辰,应该给人感觉,就是这个样子。”

    “有好感……就订婚吗?”

    “你妈妈……喜欢女孩子穿什么?”

    “到我家坐坐?我想……给你泡杯驱寒的药。”

    “我不知道……你习不习惯吃这个,挺好吃的。”

    “为什么你会做科研,真是因为想还能做什么,才随便选择的吗?”

    “柳公权的字,太过严谨,会不会不适宜订婚的请柬……”

    “那戴完戒指……需要吻未婚妻吗?”

    “只要你让我和你在一起,我会无条件相信你……”

    “我累了……你拉着我走,好不好?”

    “周生辰……你和太太睡在一张床上,很为难吗?”

    “对不起……我真的从没遇到过枪战……”

    “所以……我不会配不上你,对不对?”

    “除了怕我有事,有没有一些原因,是因为……想我了?”

    “如果我先死了,就委屈你一段时间,下辈子……我再补偿你。”

    ……

    “你肯定想错了,周生辰,想错了我的意思。

    我想的是,等到你想要做的事情做完,你只需要每天去研究你的金星,余下的都交给我。我给你做饭、泡茶,妥善照顾,免你累,免你苦,免你四处奔波,免你无人倚靠。”

    有阳光,隔着白色窗帘,落进来。

    在时宜身上留下斑驳的光影。

    她看上去并没有任何痛苦,只是闭着眼睛,像是每次他凌晨四五点醒来,她躺在他身边的样子。从不为俗世烦恼,连睡着,都是这么安然。

    她安静地,就这么躺着。

    ********************************

    “十一,一会儿走上高台的,就是你以后的师父哦。”三哥哥抱着她,她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边,微微动了动身子,有些激动。

    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只是望着城外。

    从这里,只能看到天边有晨光,慢慢渗入黑暗中,融成了青白色。

    城下的高台上,空无一人,却有数面大旗在狂风下,翻卷在一起,已不见字。

    她觉得手冷,却只能继续扣住城墙,否则三哥哥也抱不住她……若不是这个师父的传闻太多,她怎么都不会随着三哥哥只带了四名随从偷跑出来,只为看看这个三日后就能见到的小南辰王。

    周生辰。

    听起来儒雅清贵,彷佛饱读诗书。

    他应该是书房中,长身而立,眉目清润的王爷。

    而非……

    这城门外的数十万大军,都风尘加身,静默地立着,远看上去彷佛一片死寂。自远处有数匹马前来,为首的男人看不清面貌,只看得出那身白色,着实晃人眼。

    “来了来了,十一,”三哥哥哎呦了声,“小丫头别乱动。”

    马上人行至高台前,骤然勒马。

    几声嘶鸣下,为首的男人跳下马,一步步走上了那空无一人的高台。

    长夜破晓,三军齐出。狼烟为景,黄沙袭天。

    他立于高台,素手一挥,七十万将士铿然跪于身前,齐声喊王。那冲天的声响穿破黄沙,透过所有的雾霭,穿入她的耳膜……有人用手捂住她的耳朵。

    这就是真正的周生辰,家臣上千,手握七十万大军的小南辰王。

    是色授魂与?还是情迷心窍?

    六七岁的她,并不懂得这些,只是被眼前所见震慑。双手紧紧扣住城墙青砖,心跳若擂。

    很快,天就彻底大亮。

    清河崔氏的小公子,自然知道此处不能常留,看时辰差不多了,拉着十一的小手,从城墙的另一侧走下去。十一人小,步子也小,又因着不愿离开,自然走得更慢。

    “哎呦,我的小祖宗,”三哥哥都带了哭腔,一把抱起她,“你哥哥我才十二岁啊,你都快七岁了,竟然还要我抱着到处走……”

    她搂住哥哥脖子,用脸蹭了蹭,小小地笑了。

    “……”三哥最疼这个妹妹,看她如此模样,心都酥了。

    也不再抱怨,抱着她就三步并着两步地,往外走。清河崔氏算来算去,就十一这么个女孩,又早早定了太子妃的身份,当真是金贵的很,比他这个妾生的可要紧多了。

    这样是被爹发现他们偷溜出来,保不准又是一顿家法。

    三哥走得急,十一怕他被风吹冷了,还不住拿手去拉扯他袍帔。

    两人在四个护卫的围拢下,顺利下了城墙,还没走出两步,就被人喝止了……

    十一吓了一跳,眨着眼睛看三哥。

    “不怕,有三哥。”三哥拍拍她后背。

    有十几匹马近前,仍旧在轻轻喷着鼻息,历经沙场的战马,也当真自带着煞气。

    她紧抓着三哥的衣襟,仰头去看马上的人。在两人身后的那个人,手握缰绳,背对着日光,略微仔细去看他们两个半大的孩子。

    那一双漆黑清润的眸子,越过了四个护卫,悄无声息地望进了她的眼睛里。

    十一小心翼翼地回望着他,四周好静……静得只有她自己的心跳。

    醉卧白骨滩,放意且狂歌,一匹马,一壶酒,世上如王有几人?

    若非我,你本该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王。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倘知因果,你可曾后悔收我为徒……

    56尾声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雨水淅淅沥沥的,把西安弄得如同烟雨江南。

    明明是三秦大地,却已不见长安古城。

    米家泡馍,非常小的店面,人挨人,环境嘈杂,却生意格外好。

    有人男人坐在角落里,眉宇间书卷气极浓,面容普通,说不上难看,却是过目即忘。他穿着实验室内通用的白大褂,却没有系上钮扣,只是这么敞开着,露出里边的素色格子衬衫和长裤。

    非常整洁,没有任何的不妥,就是和周围的环境极不搭调。

    他不紧不慢地收回手,坐下来,把手腕搭在桌子边沿,说:“好巧。”

    话音未落,就对老板轻轻招了招手。

    “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待老板应了声,他这才又去看时宜,“这话不错。”

    泡馍端来,男人拿了副一次性筷子,掰开,把两个筷子相互摩擦着,去掉上边的碎木毛刺,安静地吃着午饭。

    身边有年轻人在讨论着,长江三角洲地区,忽然有大区华侨注资。

    年轻人讨论的,无非就是那些企业的背景,还有诱惑人心的工作机会。

    周生辰吃饭的习惯很好,从开始落筷就不再说话。

    他随便听着,这些都是梅行最擅长的,交给他来运作,完全不需要他来费心。

    “周生老师。”

    有人从门口跑进来,收了伞就往这里走,是何善:“我每天负责给您手机充电,好不好?只求您为我二十四小时常开,”他估计一路是走得急,牛仔裤角都湿透了,“我都跑了好几个地方了,要不是看见研究所的车,还不知道要找多久。”

    何善话没说完,周生辰口袋里的手机就响起来。

    何善忙停住话,他知道这是周生辰的私人手机,只有师娘有事情的时候,才会响。

    周生辰听着电话那边说的话,忽然就站起来。

    他向外大步走,竟然无视了站在自己桌旁的何善。

    直到他上了研究所的车,何善才转过身子,看着扬长而去的车,哑口无言。

    窗外,有风雨。

    他坐在她的床边。一如两个月以来的模样,她始终是这样睡着,活在自己的梦境里。倘若不是午后的电话,他甚至不敢相信她曾经醒过来几秒。或许是因为没有看到他,她又睡着了,他不急,他等着她醒过来。

    周生辰眸色清澈如水。

    静静地看着她。

    过了很久,时宜的睫毛微微动了动,像是感觉他在,手指也略微动了动。

    “时宜?”他握住她的手,俯□子。

    她听到他的声音,努力想要睁眼,可是眼皮太重,竟然一时难以睁开。

    “不急,慢慢来。”

    她从漫长的黑暗中,终于看到了一线光。

    他怕她醒来不适,将整个房间的光线调的很弱,弱到她起初只能看清他的轮廓,渐渐地适应了,才看清他的眉眼。她想告诉他,自己从梦境中醒来,是因为想见他,这次的梦像是前世的轮回,很美好,可是她……想见他。

    她怕他等,等到不耐。

    时宜想说话,但太久的昏迷,让她一时难以开口,只是轻轻动了动嘴唇。

    “这里是西安,”他声音略低,平稳温柔,“我们以后就住在这里。”

    西安?长安……

    她眼睛里,有难掩的情绪波动。

    他微微笑起来:“想在城里骑马很难,不过,我还是可以带你走遍这里。”

    她愣了愣,视线瞬间就模糊了。

    他握住她的手,引着她的手,去摸自己的脸。

    她的手指从他的眉眼,鼻梁滑下来。

    每一寸,都很慢。

    这样的细微曲折,鼻梁和眉骨,没有丝毫改变。

    ……

    “上林赋,我写完了,一字不落。”他轻声说。

    她笑,眼泪流下来。

    “美人骨,有骨者,而未有皮,有皮者,而未有骨。然,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他的声音,清澈如水,重复着她写在书扉页的话,“时宜,叫我的名字。”

    她眼睛模糊着,早就看不清他。

    却被他声音蛊惑着,开口叫他:“周生辰……”

    他应了一声,低声说:“我想,我应该是用一身美人骨,换你的倾国倾城,换你能记得我,换你能开口,叫我的名字。”

    她笑,如此煽情,太不像他。

    他也笑:“似乎,不算太亏。”

    “那……,”她佯装蹙眉:“下辈子呢……”

    他忍俊不禁:“你继续倾国倾城,这个……我不太需要。”

    时宜轻轻笑着,看着他。

    她听到他说:

    “我不记得,但我都相信。时宜,你所有写下来的,我都相信。”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千载荒凉,白骨成沙,独有时宜,为我所求。

    —— (网络版)全文完 ——

    作者有话要说:长出口气,这个故事,算是至此终年后,我的心头血。

    不敢写的太快,怕字句用错,也不敢写的太慢,怕心境改变,文也变了味道……

    谢谢你们陪我,下篇文见。

    虽然偶有断更,更得略慢……阿宝坑品还是很好的,哈哈。

    至此,网络全文结束。

    书版里结尾会加长,会有几篇番外,全文的逻辑和语言bug也会重新修订。

    番外大概有:两人的前世(我很喜欢古风师徒,想详细写一些),两人之后的生活,会有……应该会有三胞胎?(这个不确定)……

    上市应该很快,现在已经开始去做封面了,具体上市会在微博/文下通知……

    ---------